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102章 还不退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一听到她的这话,秦若澜的脸立刻气得扭曲了起来,她咬了咬牙,沉声道:“司南——贵妃这话,意有所指。”

    南烟看着她,一字一字的道:“就是指你。”

    这让人听到这句话,像是被人一掌狠狠的掴在脸上,秦若澜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庞上立刻胀得通红。

    她瞪着南烟。

    “你——”

    而南烟目光更冷冽的瞪了回去,冷冷说道:“不必你呀我的,这话说的就是你,你也心知肚明,本宫为什么这么说。”

    “……”

    “而现在,本宫更要跟你说清楚。”

    南烟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后宫争风吃醋什么的,本宫从不在意,但若有人胆敢因为争风吃醋影响到前朝,甚至祸及无辜,本宫绝不会轻饶!”

    秦若澜的心顿时颤了一下。

    尤其对上南烟刀锋一般犀利的目光,她有些心虚的将视线撤开偏向一边。

    她怎么会知道?

    有谁去告诉她了吗?

    可自己跟祝烽说那些话的时候没有人在场,而祝烽——祝烽不可能告诉她。

    难道她还在皇帝的身边安排了眼线?

    就在秦若澜疑惑不解,眼神闪烁的时候,南烟看着她惊惶不定的表情,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的确去向祝烽下了自己的黑料。

    而且,就是关于简若丞!

    幸好皇后娘娘来告诉了自己,闻夜又因为关心简若丞的家人来讯问自己,否则,皇帝雷霆震怒,只怕治了简家人的罪,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南烟更是恨得牙痒痒。

    她咬着牙,瞪着秦若澜:“还不退下?!”

    “……”

    秦若澜咬着下唇,只能转头离开。

    站在一旁的小顺子目瞪口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贵妃发这么大的火,简直是雷霆震怒,要说秦若澜也是从燕王府就开始跟着祝烽,身份地位不言而喻,却连贵妃的衣角都够不上。

    看来这宫里的事还真的难说。

    一直看着秦若澜离开,南烟这才气咻咻的回过头,对着小顺子说道:“本宫要见皇上,烦请通传一声。”

    小顺子立刻道:“娘娘稍候。”

    说完也不敢怠慢,便转身匆匆的跑进去禀报。

    秦若澜走出了这个园子,沉重的脚步像是腿里灌了铅,她踉跄着扶住了墙壁,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刻,她只感到屈辱无比。

    司南烟竟然这样对自己!

    虽然这些年来,祝烽对自己冷漠,但后宫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之间有过特别的过去,即使身为燕王妃,后来又坐上了皇后宝座的许妙音,也对自己另眼相看,从来不敢稍假辞色。

    而司南烟,她竟敢这样对待自己!

    秦若澜的手握成了拳头,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暴起,用力的锤在了粗糙的墙面上,几乎磨破了白皙的肌肤。

    “你,怎么敢——!”

    她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来。

    他是属于我的,他是属于我的!

    这些年来,她心甘情愿的承受祝烽的冷漠,承受和祝成轩分别的痛苦,因为她知道,祝烽越冷,就代表他心中越恨自己。

    而这种恨,只来自于他过去对她的爱。

    恨的越深,就代表他爱的越深。

    在这种痛苦和甜蜜的挣扎撕扯里,她折磨自己,也折磨他。

    这种畸形的感情让她甘之如饴,甚至宁愿一直沉迷。

    因为她知道,除了自己,祝烽也没有能力爱上别的人。

    可是司南烟的出现,把一切都改变了。

    祝烽宠爱她,沉迷于她的温柔,甚至想要让她为自己生下子嗣,取代祝成轩。

    怎么能够?

    自己还在那个深渊里挣扎,为他而痛苦,而甜蜜,他怎么能就这样抽身离开?

    他们的痛苦和甜蜜,他们的爱与恨,不是相互交融的吗?

    若他抽身离开,那自己又算什么?

    秦若澜用力的握紧拳头,几乎将指甲扎进了掌心,那种刺痛让她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满足和甜蜜。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一字一字的喃喃重复着:“他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他……”

    |

    南烟走进六合堂的时候,祝烽正坐在窗边,手里拿着一卷书。

    看到她进来,握着书卷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

    说实话,他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她,因为对于周遭透露的一切,他怒气横生,但一想到要对她发火,又好像从心底里不愿意。

    这种矛盾,让他这两天的焦灼不已。

    下面的人还以为他为胶着的战事不快,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指望着贵妃这一次来,能降降他的火。

    南烟走到他面前:“妾拜见皇上。”

    “……”

    祝烽的喉咙微微的动了一下,说道:“你的伤,好了不少。”

    说完这句话,立刻就有些生气。

    都到这个时候了,自己竟然还能注意到她的声音平缓,脖子上的伤应该是好了很多。

    听到这话,南烟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笑意。

    急忙说道:“多谢皇上关心,妾这两天喝了药之后,伤好了很多。”

    “嗯。”

    祝烽板着脸,又将目光移向手中的书,不欲与她多说。

    而南烟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也能感觉到,祝烽的周身散发着一种沉沉的煞气,和过去在皇城中的时候一样。

    稍不留神,只怕身边的人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幸好,进门的时候,她已经事先让冉小玉候在外面,虽然冉小玉还不愿意,但她害怕冉小玉祝烽在盛怒之下,会提起冉小玉私自带着公主出宫的事,所以,还是强行让她留在了外面。

    只有自己一个人,来面对他了。

    想到这里,南烟又深吸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一步。

    听到她的动静,祝烽的心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从书本上抬起头来看她,就听见南烟说道:“也幸得这一次,伤好得这么快,妾才有机会来皇上跟前,把之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