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115章 对付祝烽的办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接下来的时间,整个鹤城都安静了下来。

    老百姓不再像之前那样暴动易怒,而是纷纷坐在路边,或者也有回到家中的;而守城的士兵不敢怠慢,仍然尽忠职守,守护着城门。

    城楼上,几乎一夜没合眼的闻夜,在众人的苦劝之下,终究还是走进了谯楼去休息了一下。

    但是,他的心还是挂着外面。

    今天是个阴沉的天气。

    头顶乌云密布,好像整个天空都被什么东西笼罩了起来,那种封闭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而同样的,空中连风都没有了。

    却是慢慢的,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闻夜长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口中,不安的喃喃道:“日落之时……日落之时……,日落之时,究竟能如何呢?”

    这种不安和疑惑,也同样弥散在金楼别苑。

    秦若澜站在屋檐下,背着手,眉心微蹙的看着头顶阴霾的天空。

    虽然这个时候,看不到天顶云聚云散,甚至也看不到太阳缓慢的脚步,但她心里很明白,时间在一刻不停的慢慢的流逝。

    几个时辰,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可是,这一眨眼之后呢?

    鹤城城门是否真的要开启?若真的开启,鹤城又要面临什么?

    “唉……”

    她不由自主的轻叹了一声。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不用回头,那种淡淡的香味飘来,她也知道,是秦若澜来了。

    过去,她的身上很少会闻到这种脂粉的香味,因为对自己的容貌足够自信,也因为她一直以来的冷清态度,不必涂脂抹粉的取悦皇帝,所以,她总是淡淡的模样,身上也总是散发着淡淡的味道。

    那个时候,即使她清冷,自己反倒愿意跟她说说话。

    可这一次,自从找回了祝烽,众人重逢之后,她反倒开始为自己涂脂抹粉,身上也出现了这样的香味。

    虽然,她比之前更明人的几分,美人的魅力,也的确令人刮目相看。

    但不知为什么,许妙音反倒不是太想理她了。

    此刻,她已经走到了身后。

    “皇后娘娘在担心吗?”

    “……”

    许妙音沉默了一下,也并没有回头,只淡淡的说道:“担心什么。”

    “当然是担心,到了日落之时,若城中再无应对之策,鹤城就要遭遇的事了。”

    似乎和过去一样,秦若澜的口气中,带上了几分清冷。

    但这种清冷,跟过去那种对一切都不在意,漠然的感觉不同。

    有一点讥诮,甚至,看好戏的冷傲。

    许妙音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转过身去看着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身为一国之后,本宫当然担心这里的黎民百姓。”

    秦若澜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笑。

    “可惜有的人,身为贵妃,却不懂得这个道理。”

    “你是说司南烟。”

    “不是她,还有谁呢?”

    秦若澜的目光冷冽,带着一点针尖般的刺意,说道:“她只是一个后宫的嫔妃,甚至,身上还背着罪孽,凭什么去跟老百姓做下这样的承诺?若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差池,引起百姓暴动,祸及皇上与皇后,她承担得起吗?”

    许妙音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件事,她的确是自作主张。”

    “那”

    ”但,“不等秦若澜说完,许妙音又说道:“既然皇上都没说什么,对这件事默认了,想来,应该是贵妃的做法正合了皇上的意思。”

    “……”

    “既然皇上有他的打算,后宫不可干政,这件事,就不要多说了。”

    秦若澜蹙起了春柳般的眉尖。

    明明是司南烟破了“后宫不可干政”的规矩,可现在,她却又用这话来压自己,连说都不能多说。

    看来,他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

    秦若澜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多少,眼瞳中透出了一点冷意。

    “是。”

    说完,转身离开了。

    许妙音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大事乱,小事乱,这天下,何时才能风平浪静呢?”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忍不住苦笑。

    “人海阔,无日不风波啊……”

    时间慢慢的流逝,一转眼到了酉时。

    阴霾了一整天的天气,到了傍晚时分,反倒在西边的天空中出现了淡淡的金光,大家终于能看到夕阳了。

    却是最不想看到的样子。

    迎着夕阳,祝烽走出了堂,而在金楼别苑外,已经有英绍带着一队人马守在外面,准备护送他。

    南烟也紧跟着。

    虽然在叶诤的眼中,两个人已经“黏糊”了一整天了,可这个时候,祝烽却板起了脸:“回去。”

    南烟望着他:“妾不要。”

    “你敢抗旨?”

    “皇上,日落之时的协定是妾与那些老百姓定下的,妾又怎么能不去呢?”

    “朕还没怪你自作主张,你还敢乱来?”

    “……!”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没想到这个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之前还说不在意,可这个时候,就要算自己自作主张的账了?

    她咬了咬牙,伸手抓着他的袖子:“就不回去。”

    “你”

    祝烽待要发怒,可感觉到她的指尖轻轻的挠着自己的手,一时间又有些发不出来。

    一旁的叶诤他们都纷纷的别开了眼。

    而看着祝烽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发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感觉,南烟却在心里轻笑了一声。

    前尘尽忘,也有一个好处。

    祝烽比过去,更藏匿不住自己的情绪,与好恶。

    就算脸上风平浪静,但眼中,已经泄露了大半。

    她发现,只要自己这样靠近他一点,或者轻轻的弄一弄他,很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为什么以前没发现呢?

    眼看着祝烽一脸纠结,仿佛要发火,可嘴角又有点抽搐的样子,南烟上前一步,轻声说道:“妾定下日落之时这个承诺,是因为对皇上有信心,那皇上又岂能对自己没信心呢?”

    “……”

    “妾相信,在皇上身边,谁也伤不了我。”

    “……”

    这句话,就彻底将祝烽的嘴堵住了。

    他瞪了南烟一眼,虽然做出有点凶的眼神,却又分明透着一点无奈。

    “你啊!”

    南烟立刻笑了。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