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130章 皇上大人大量,饶了妾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半晌,南烟看向他:“啊?”

    祝烽的脸一下子铁青,耳朵尖都红了,低吼道:“朕说的,不是那个‘快’!”

    “……”

    不知道为什么,解释了,好像比不解释还糟糕。

    尤其看着身下这个小女子,睁大眼睛一脸茫然的望着他,然后,这具小小的身子开始颤抖,她的嘴憋着,最终,憋不住,爆发出了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竟然,就在他的身下,在这样原本旖旎的气氛中,狂笑了起来。

    而且,一边笑,一边抡起小拳头砸他的胸口。

    渐渐的,眼角都笑出泪了,一滴泪水滑落下来,倏地落在她凌乱的青丝间,便消失无踪。

    原本是一副绝美的画面。

    可现在,却让祝烽火冒三丈。

    他一只手还捏着她纤细的脚踝,眼看着这个小女子笑得越来越肆无忌惮,自己都快看到她的小舌头了,忍不住一用力。

    “哎唷!”

    笑声戛然而止。

    南烟痛得惊呼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将脚缩回来,却被祝烽用握住,仿佛铁钳一样,让她挣脱不能。

    祝烽咬着牙道:“再笑啊!”

    哪里还敢?

    他虽然不再用力,但脚踝处那种酸痛的感觉却让人难受不已,南烟立刻敛起笑容,软声求饶:“皇上饶了我吧,我,我再也不敢了。”

    可祝烽却还是不肯轻易的放了她。

    一只手又伸到她的脸上,捏着她脸颊用力一拧:“朕看你,敢得很啊!”

    “不敢不敢!”

    南烟两只手原本就捶在他的身上,这个时候抓着他凌乱的衣襟,像一只小猫咪似得靠在他的胸前:“妾不敢了,皇上别生气。”

    “哼!”

    “妾知错了。”

    “哼!”

    “皇上大人大量,饶了妾吧。”

    “哼!”

    虽然不肯理她,不过,手上的力道,倒是不自觉就卸了下来,南烟总算收回了自己的腿,却还是软软的贴在他的身上,两个人相拥着侧卧在卧榻上,虽然卧榻并不宽大,但两个人这样紧紧的相依偎着,反倒显得很宽松的样子。

    不过,身体里那种火热的温度,倒也褪去了。

    这一闹,那种旖旎的气氛早就荡然无存,加上,外面却是天光渐亮,已经有人在外走动做事,他们两也真的不可能“白日宣淫”。

    便,作罢了。

    祝烽在心里,沉沉的叹了口气。

    而南烟依偎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轻声说道:“皇上还有什么要担心的吗?一切不是已经尘埃落定?妾和皇后娘娘都希望,就此能安定下来了呢。”

    “……”

    祝烽一时没说话。

    其实,谁都知道,不可能。

    就算是安定,也只可能是短暂的,甚至,短暂的安定对一个皇帝来说,也是奢望。

    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更何况他掌握着,是这个巨大的大炎王朝,每天有多少事发生,又有多少有心人,想要搞事?

    但,他还是在她耳边沉声道:“放心吧,安定下来了。”

    他不仅要这个天下安定,更要护着她,让她安定。

    这是他最想要做的事了。

    听见他这么说,南烟立刻便出了笑容,小脑袋在他的怀里拱了一下,原本就有些凌乱的头发这一下更散到了脸上,看着她这样,祝烽叹了口气,伸手将她的乱发都捋到了耳后去。

    都是一个当娘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于是笑道:“你多大了,睡个觉还这么蓬头垢面的。”

    南烟撅起嘴:“妾比皇上小十岁,还小呢。”

    “哦……”

    看来,自己是还能宠着她。

    最好,让她一直都这么孩子气,才好。

    祝烽心里想着,用下巴轻轻的摩挲着她的额头。

    两个人就这么靠在一起,黏黏腻腻的说了一会儿话,也都是一些孩子气的,没头没脑的话。

    外面的天光更亮了。

    南烟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皇上,皇上打算如何处置宁王呢?”

    “嗯。”

    提起处置宁王,祝烽的眉心微微的蹙了一下。

    昨夜,让他一整晚都驱散不去的阴霾当中,似乎也有这样一个问题。

    南烟说道:“之前,靖王谋反,皇上留了他一命;这一次皇上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活捉宁王,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打算?”

    对于之前靖王的事,祝烽记忆不清,只是在醒来之后,听叶诤他们提过一两句。

    但一些细节,他们似乎都不太清楚。

    这一次宁王的情况,跟靖王不太一样。

    祝烽说道:“没错,朕这一次的确是有意活捉他,因为有些事,只有他知道。”

    南烟从他怀里抬起头。

    祝烽说道:“现在天底下,知道朕小时候的事的人已经不多了,他是仅有的几个之一,朕当然要留着他。”

    “……”

    南烟微微怔了一下。

    所以,祝烽还是要弄清楚之前的事。

    可是,上一次在大祀坛,就是因为宁王提起那件事,让他神智紊乱,到了后来,鹤衣他们不得不已太上忘情让他前尘尽忘。

    难道,还要再经历一次吗?

    可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甚至连母亲是谁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又实在很可怜,这大概也是祝烽不论何时,都一定要去探知一个事实的原因吧。

    谁愿意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呢?

    南烟想了想,轻声说道:“不过这件事,还是等回北平之后再处理,好吗?”

    至少,有鹤衣他们在,事态还能得到控制。

    祝烽道:“当然,宁王受了伤,现在也还不能说话。”

    “嗯。”

    南烟点点头,又问道:“那皇上,我们什么时候回宫呢?”

    祝烽道:“鹤城这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收尾,等过两天吧。”

    说着,低头看向她:“你也可以在这里休息两天,等养足了精神,再启程不迟。”

    想到可以在这里跟他单独待在一起,南烟也很高兴。

    笑着道:“好啊。”

    祝烽又说道:“还有,朕的那几个表兄弟,说起来他们的年纪也不小了,而且,又不是真的出家人,朕打算看看,在朝中给他们找一点事情做。”

    “哦。”

    “今天,朕安排一场家宴,你和皇后都出席,你也帮朕看看,他们是否是可用之才。”

    “是。”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