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正文 第1132章 外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看到祝烽惊愕的神情,秦若澜自己也咬了一下下唇。

    她当然知道,这件事,还没有人告诉祝烽。

    事实上,她也宁愿自己不要告诉祝烽,这样一来,前尘尽忘的他也就彻底的忘记了他们两之间曾经发生过的那段悲剧,那一段痛苦的回忆,原本就应该消散如云烟。

    可现在,她却按捺不住自己。

    一想到祝烽即使失忆了,仍旧对司南烟念念不忘,或者说,不是念念不忘,而是又一次的爱上了她,她就心如刀割。

    为什么不能是自己?

    明明,他过去爱的是自己,为什么司南烟一出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难道一个男人移情别恋,就这么彻底吗?

    而自己,却还一直保留着对他的感情,最初的感情,留在最初的地方,他又怎么能这样抽身离开。

    在看到秦若澜痛不欲生,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祝烽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刚刚那句话,好像一把刀,扎进了他的心里。

    他上前一步:“你说清楚,你的儿子,什么儿子?!”

    泪珠终于抑制不住,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从眼眶中滚落下来,秦若澜泪水连连的抬起头来望向他,凄然道:“什么儿子,还能是什么儿子?”

    “……”

    “我和你的儿子,我们唯一的儿子。”

    “……”

    “也是你,唯一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她再也忍受不住,捂着脸转身走了。

    祝烽如遭雷击,呆立在原地,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前方,都没有反应过来。

    脑海里只不断的回响着她刚刚说的那几句话

    “我和你的儿子,我们唯一的儿子。”

    “也是你,唯一的儿子!”

    ……

    自己唯一的儿子,他当然知道,醒来之后没多久,就有人告诉了他,魏王祝成轩,是他祝烽唯一的儿子。

    虽然,他感觉得到,这个孩子并不太亲近自己,甚至有一点害怕自己,可是父子天性,第一眼看到他,他似乎就有一种父亲的本能,认定了这个儿子。

    而他,也叫许妙音母后,并没有再说,他有别的母亲。

    所以,他也就认定了这个事实。

    可现在,秦若澜突然站出来,告诉自己,那是她的儿子!

    这其中,有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叶诤从另一边走过来,禀报道:“皇上,长清城那边发回消息,还望皇上继续派兵……”

    祝烽抬头看了他一眼。

    叶诤被这一眼看得愣了一下,道:“皇上,怎么了?”

    “……”

    这一瞬间,祝烽也是心念转动。

    似乎所有的人对魏王的事,都采取了缄口不言和默认的态度,似乎这件事的隐情,还很多,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是还没有处理完的叛军,这件事,的确不算是最要紧的。

    于是淡淡道:“没事。说吧,前方还有什么事。”

    叶诤立刻继续禀报。

    两人往前方走去。

    而另一边,一个小宫女匆匆的走到了益寿堂外,跟正好往里面送东西的大宫女淳儿说了两句话,淳儿一听,立刻走进去,向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头发的皇后禀报了。

    “哦……?”

    许妙音对着铜镜中的自己,眉心微微一蹙:“秦娘子她,自己跑去跟皇上说了?”

    “是,他们在园中偷听到的,立刻就来禀报皇后了。”

    “……”

    许妙音沉默了一会儿,道:“先看赏吧。”

    “是。”

    淳儿转身出去。

    碧荷站在她的身后,一边梳理她的头发,一边说道:“这个秦娘子,可真没规矩!”

    许妙音没有说话,连眼中也明显的多了一份阴郁。

    这件事,其实并不算什么秘密。

    宫中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只是不宣之于口,这一次祝烽前尘尽忘,她也并没有真的打算一直隐瞒,毕竟经过了这么多大小风波,她是个很清醒的人,纸包不住火这种真理,她看得很透。

    可是

    一层窗户纸,该捅破是一回事。

    谁捅破,又是另一回事。

    这桩事若是由她这个当皇后的来说,自己落个公正持平,秦若澜落个委屈,两个人都算得利。

    但偏偏,秦若澜要自己说。

    于是,自己就成了隐瞒不报,而秦若澜

    许妙音冷笑了一声:“这个后宫,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碧荷老早就看不惯秦若澜,这个时候又趁机说道:“娘娘对一些人,也太宽容了些。”

    许妙音的气息一沉。

    整整一天的时间,鹤城终于从叛军的包围当中脱困,一切算是恢复平静,城中的百姓兴高采烈,气氛好得不得了。

    可是,金楼别苑中,却反倒迷漫着一种不太愉悦的气息。

    祝烽一直在书房那边忙碌。

    南烟也并没有带着心平出来走动,只是留在房中休息。

    皇后,更是一整天都没露面。

    而秦若澜,在跟祝烽说了那些话之后,哭着回到玉兰堂,她的心中也后悔不已,可事已至此,她没有退路可言。

    泪水,更是连同这些年的委屈,止都止不住的滴落下来。

    她哭着睡了过去,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暮黄昏。

    一只手臂枕在脸下面,衣衫都被泪水濡|湿了。

    她抽泣着,伸手擦了擦还湿润的眼角,正要起身往外走,想着今天是皇帝设下家宴,宴请老国舅派来的人,她正要去看看,却见门口站着两个身材粗大的宫女。

    “秦娘子,请回。”

    秦若澜眉头一蹙:“你们,什么意思?”

    那两个宫女年纪都比较大了,一脸的横肉,看上去就是做粗活的样子,态度也很僵硬:“皇后娘娘吩咐,今晚是皇上设家宴,为了避免外人过去打扰,皇后娘娘特地让奴婢们过来,守着秦娘子。”

    “什么?!”

    一听这话,秦若澜的脸色沉了下来,但一想到是皇后的吩咐,她还是咬着牙,忍着气的问道:“除了我,皇后娘娘还让人守着别人了吗?”

    那宫女仿佛冷笑了一声。

    “皇后娘娘说了,这别苑里,也没那么多‘外人’。”

    “你”

    秦若澜气得脸都白了。

    许妙音这话,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要软禁自己!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