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161章 一封密信,一段秘辛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当初父皇,也是用这个办法,骗你,也让你骗了天下人这么多年!”

    “……”

    祝烽坐在桌案前,没有一点反应。

    只是放在桌上的两只手,用力的握紧,指关节都已挣得发白。

    而玉公公站在旁边,听到这句话,脸色已经煞白,他下意识的想要往外走,去通知外面的鹤衣和许妙音,毕竟皇帝之前被逼得凶性大发,不得已使用了“太上忘情”让他前尘尽忘的事,他跟在身边,是都知道的。

    事情的严重性,他也明白。

    所以,他们也让他注意到这一点。

    若祝烽再有之前的状况发生,就要立刻通知皇后和鹤衣,让他们进来阻止。

    可就在他刚要移动的时候,祝烽突然沉声道:“哪里都不准去!”

    玉公公一惊:“皇上!”

    祝烽却不看他,更不再理他,只目光阴沉的盯着祝煊。

    “你说,父皇用这种方法骗我,也骗了天下人。”

    “……”

    “到底骗了什么?”

    这一回,祝煊自己沉默了下来。

    他的脸上,竟然也浮现出了一丝茫然,或者说一丝淡淡的哀伤。

    他已经是宁王,心机城府深不可测,在任何时候都喜怒不形于色,甚至,惯常用他的笑容来掩饰心中所思,但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眼中的神情,却是非常真实的。

    好像,一个寂寞的孩子。

    捕捉到这一瞬间的祝烽眉头都拧了起来,他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而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祝煊再度抬起头来看向他,脸上又恢复了之前那种不羁的,对一切都已经毫不在乎的冷笑。

    一字一字说道:“先陈皇后,无所出。”

    这一句话,因为受了伤,其实他说得并不大声。

    甚至,他的声音也有些异样的沙哑。

    可是,却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甚至,仿佛整个御书房都被震得动荡了起来。

    祝烽原本握成拳头放在桌上的两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桌沿。

    好像,连坐,都坐不稳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祝煊,道:“你说什么?”

    “我说,”祝煊说道:“我们的‘母后’,先陈皇后,其实,一个儿子都没有。”

    “……”

    祝烽看着他的眼睛,呼吸全乱了。

    难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连祝煊的神情也有了改变,因为这件事,不仅仅是跟他有关,是事关他们所有人。

    可是——

    祝烽拧着眉头,沉声说道:“这不可能!”

    祝煊冷笑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就连我,我一开始,也不相信。”

    “是谁告诉你的!”

    “我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祝烽觉得可笑,但这个时候,却笑不出来,只盯着他:“连是谁告诉你的都不知道,你居然会相信这种鬼话?”

    祝煊沉沉的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告诉我的,但记录下这件事的人,却是我们的父皇!”

    “什么!?”

    祝煊说道:“当初,老七在邕州边境被你抓起来之后,我就收到了一封密信。”

    “信上说什么?”

    “其实,信上什么都没说,只附上了一页很陈旧的记录,却是高皇帝登基之初的一段起居注。”

    “什么?!”

    祝烽大吃一惊。

    起居注,那不用说了,是专门记录帝王起居言行的,也就是说,宫中一些不可告人的秘辛,都会在那上面有所记录。

    哪怕不是详尽的记录,也会留有痕迹。

    祝烽的呼吸紧绷了起来:“上面写了什么?”

    祝煊看着他,又好像是看着自己,慢慢说道:“我们的幕后——先陈皇后,因为膝下无子,在后宫中非常的孤寂,高皇帝便将后宫数个妃子所生的孩子都一一夺过来,记在了她的名下,作为她的孩子,而她,也一直悉心的教养这些孩子。”

    祝烽只觉得头脑一阵混乱。

    过了许久,他伸手捂着头,咬牙道:“你也是——”

    “不错。”

    “……”

    “那封密信上写得很清楚,我们兄弟几个,都并非皇后所出。”

    祝烽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那你们跟朕,不是一样吗?”

    “……”

    “你又凭什么说,朕不是你的亲兄弟?”

    祝煊冷笑道:“我们虽然都不是先陈皇后所出,但我们从小都是在宫中长大,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是高皇帝之子,只是,我们的母亲,可能是不知道哪一个嫔妃,被逼不能与我们相认。”

    “……”

    “但,唯有你!”

    “我,朕怎么了?”

    “你根本不是在宫中长大的。”

    “你说什么?”

    祝煊说道:“你根本不是在宫中长大,你是突然出现在皇宫当中,就被当做了皇子。”

    祝烽僵住了。

    他沉默了许久,突然冷笑了起来,说道:“这,又是那个什么所谓的‘起居注’上写的?就是这个东西骗了你?”

    “不,”祝煊清清楚楚的说道:“并不是起居注上所写,也没有人骗我。”

    “……”

    “这件事,是我自己记起的。”

    “什么?”

    祝煊看向他,目光刻毒,道:“皇兄,我的好皇兄,我们几个兄弟,都是在宫中长大,从小就在一起。但因为这种事根本没有人在意,所以过去了,我也没有再去想过。”

    “……”

    “可那封信,那一页起居注却让我想起了。”

    “……”

    “你,你出现在皇宫的时候,已经十岁了!”

    “什么?!”

    祝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坐在椅子里,一瞬间,感觉到天旋地转,好像整个御书房都变成了一个漩涡,而自己,连同那一张椅子,就在漩涡的中央,被吸了进去。

    霎时间,天昏地暗。

    不知过了多久,祝烽才勉强回过神,但脑海里仿佛已经被那漩涡下的黑洞吸得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只凭着直觉问道:“我,我出现在皇宫中,已经十岁了?我怎么——”

    “你怎么不记得?”

    祝煊道:“还用问吗?”

    正是因为高皇帝当年第一次使用了太上忘情,让他前尘尽忘,而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自己醒来之后,所面对的一切。

    可是,周遭的人,却没有忘记。

    祝煊阴沉的冷笑着:“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相信船上的人吗?”

    “为什么?”

    “因为他们,就知道这件事,而且还向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