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164章 这个人,步步为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鹤衣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觉得,还有一个人,可能也会有一些影响。”

    “谁?”

    “贵妃。”

    “贵妃?”

    许妙音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道:“可是上次,皇上失控的时候,贵妃也差一点就死在他的手里。”

    鹤衣沉默了一下,没说话。

    叶诤也看了他一眼。

    事实上,他也隐隐的感觉到,似乎当贵妃在的时候,对祝烽的确是有一些影响的,包括他之前吓唬南烟的时候所说的“梦中好杀人”,在遇到南烟之后,也改变了一些。

    可是,谁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他们的错觉,还是真实。

    而贵妃,也经不起第二次生死关了。

    三个人站在御书房门前,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

    这时,前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转头一看,是玉公公。

    他也看见他们三个人站在这里,立刻上前来行礼。

    看他行色匆匆的样子,许妙音说道:“玉公公,你刚刚去哪里了,怎么没看到你在皇上身边服侍?”

    玉公公道:“刚刚宫外有传消息进来。”

    “什么消息?”

    “……”

    玉公公沉默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确定周边都没有人,才压低声音说道:“皇上派人,快马加鞭感到凌天山,去寻老国舅。”

    “老国舅?”

    “是的。”

    “那——”

    “可是消息传回来,老国舅已经离开真武观,四处游历去了。”

    “什么?”

    三个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愣了一下。

    要知道,才在前些日子,陈紫霄他们三兄弟才跟着守真道长过来,可现在,老国舅就已经离开真武观。

    感觉就像是——

    像是,特地避开似得。

    难道,他还能未卜先知吗?

    而叶诤也惊了一下,说道:“皇上什么时候派人去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玉公公叹了口气,道:“就是在宁王殿下走的那天晚上,皇上连夜就发出旨意,让他们快马加鞭,这一次,跑死了好几匹马,才把消息带回来,结果——”

    说到这里,玉公公摇了摇头。

    这一下,即使他们站在外面,也感觉到御书房内那种紧绷的气氛透到了外面来,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他们的心里,都无声的想着——

    皇帝,果然还是在意。

    事实上,也没有办法不在意。

    所以,当那天晚上宁王说了那些话之后,他即使面对了那么多的问题,还是立刻就让人去真武观寻老国舅,显然就是为了应证宁王的话。

    可是这样一来,谁能保证,这件事最后会对他影响到什么地步?

    鹤衣想了想,便回过头去,对玉公公低声说道:“公公,劳烦在皇上身边,多费些心。”

    玉公公道:“大人哪里话。”

    许妙音道:“你也知道,皇上上一次的情况,若这一回又出现了之前的状况,就立刻来通知本宫,不得有误。”

    “是。”

    玉公公说完,便转身回了御书房内。

    许妙音这几天也几乎没能合眼,到这个时候精神不济,也回永和宫休息了。

    等到他们都走了,叶诤问道:“那你现在去做什么?”

    鹤衣道:“还有一个人,我要找到他。”

    叶诤愣了一下:“你是说,简若丞?”

    “不错。”

    “我就觉得奇怪,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出现,到底是在想什么?”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

    鹤衣说着,神情中难得透出了一丝阴郁,转身朝前方走去,叶诤急忙跟上去:“这还不要紧?那什么要紧?”

    鹤衣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北平城能有多大?禁城六军,连同锦衣卫已经全都出动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找到他,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呃?”

    叶诤一愣,才像是回过神来:“你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了。”

    “……”

    “这么多人,居然找不到他一个人。”

    鹤衣苦笑着摇了摇头。

    叶诤急忙说道:“不过,他有心避而不见,也很难找到他。”

    鹤衣说道:“有心避而不见,可以躲一时,但我算准了,最多三天的时间,是完全可以找到他的。可是,这几天一直没有动静,加上简家那天晚上出了那么大的事,之后我加派人手在简家周围看着,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那,是怎么样?”

    “我怀疑,有人在帮他。”

    “什么?!”

    叶诤惊了一下:“有人帮他?可是,他现在的身份这么特殊,一边是曾经在宁王府做过事的人,而且,皇上派了那么多人要找他,谁敢帮他?谁又能帮他?”

    “敢不敢,都很难说,但是,能真正做到让禁城六军和锦衣卫在城中搜索了那么多天,都一无所获,这才是最重要的。”

    叶诤的目光一闪:“你是说——”

    鹤衣沉默着,慢慢的往前走,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宁王被毒杀,大理寺的人被灭口,包括我们在北平遍寻不获简若丞,可见,我们这一次面对的,是一个无形的,却无比强大的敌人。”

    “……”

    “对方的手,已经伸到了朝堂上,而我们,却都还不知道。”

    叶诤的冷汗都出来了:“谁,又这么大的能量?”

    鹤衣没有说话,只默默的往前走着。

    过了许久,他又停下来,回头看向已经非常远的御书房,即使已经远得快要看不到了,但仍旧能感受到那种沉闷的气息。

    他沉声道:“这个人,步步为营。我只希望,皇上不要再受影响,否则——”

    |

    这个夜,格外的长。

    可是,祝烽几乎是没有闭眼,就这么坐在御书房的椅子里,在这个漫漫长夜中煎熬着。

    好像,曾经经历过的一个长夜,深黑而漫长,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

    空旷的御书房,第一次让他感觉到窒息。

    只要一闭上眼,他就好像陷入了一种混乱的境地里,好像——狂乱的飓风,卷着漫天黄沙在周围,逼得人无法呼吸。

    好像,一场过于漫长的噩梦。

    一直守在一旁的玉公公见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心里也越来越不安,轻声说道:“皇上,皇上要回去休息吗?”

    话音刚落,只见祝烽猛地站起身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