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165章 冷宫中的温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一直守在一旁的玉公公见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心里也越来越不安,轻声说道:“皇上,皇上要回去休息吗?”

    话音刚落,只见祝烽猛地站起身来。

    玉公公吓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才刚站稳,却看见祝烽又朝外走去。

    一把推开大门,这个时候,外面夜色正深,好像一片漆黑的幕布蒙在眼前,祝烽沉沉的喘着滚烫的气息,看着前方,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夜色幽深,万籁俱寂,他的鼻息间,发出低沉的的声音。

    听到那声音,再看到他的眼神,玉公公的心都在发颤。

    那,就好像一头恶虎的眼神!

    他只觉得两腿发软,而祝烽推开门之后,已经飞快的朝前走去。

    “皇上……”

    玉公公想要叫住他,但根本叫不住,而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更是一阵一阵的发寒。

    难道,真如皇后娘娘和鹤衣大人担心的,皇上又陷入了之前那种混乱的情况中?

    上一次,他可是在宫中大开杀戒啊!

    但今晚——

    玉公公沉下一口气,急忙跟了上去,而刚一出门,正好撞上了外面一个小太监,正跌跌撞撞的跑过来,走到门口的时候腿一软,直接被玉公公撞倒在地。

    玉公公大骂道:“狗东西,不长眼睛。”

    “公公!”

    那小太监慌得一头冷汗,也顾不上挨骂,急忙说道:“皇上这是怎么了?”

    玉公公一听,心都凉了:“皇上,皇上在宫里,动手了?”

    “没有。”

    那小太监也是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却摇头说道:“皇上没有动手啊。动什么手?”

    “那你干什么?”

    “刚刚,奴婢看到皇上的样子,好吓人啊,眼睛都红了。”

    玉公公急忙问道:“皇上去哪儿了?”

    那小太监想了想,指着后宫的一个方向:“好像,好像往冷宫那边去了。”

    “冷宫……?”

    玉公公听到这两个字,神情一下子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急忙说道:“带我过去。”

    “是。”

    那小太监爬起来,慌忙扶着他往前走去。

    祝烽的脚步很快,他们两紧赶慢赶的,也没能赶上,走到前方,只看到冷宫的大门已经被推开,一扇门撞在旁边的墙上,被风吹得不断的晃悠着,发出单调,却令人心惊胆寒的声音。

    两个人都止步了。

    小太监望着一头冷汗的玉公公,轻声说道:“公公,皇上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

    “……”

    “要,要动手吗?”

    “……”

    “公公?”

    玉公公一直望着前方,脚下这条路在夜色中延伸向了某个不可知的地方,而他的心情,却又莫名的安定了一些似得。

    皇后和鹤衣大人都交代了,如果皇上再出现之前那一次的情况,要立刻通知他们。

    只怕,皇上又要经历一次……

    但这一回,看到皇上的样子,却好像又和之前不同。

    而且,他没有在宫中动手,而是到了冷宫。

    冷宫……

    “我,要去通知皇后娘娘吗?”

    他不自觉的就喃喃自语,而那小太监原本就怕事,听见他这么说,急忙说道:“玉公公,还是赶紧去通知皇后娘娘吧,让皇后娘娘来拿主意。”

    说着,便转身要往永和宫跑去。

    可是,就在他刚走出一步的时候,玉公公突然叫住了他。

    “给我回来!”

    “啊?”

    那小太监迟疑着,转过身:“公公?”

    寒夜风急,可玉公公却出了一头的冷汗,他脸色苍白的看着前方沉沉的黑色,过了许久,吩咐道:“谁都不用叫,就在这里候着。”

    “啊?”

    玉公公又重复了一句:“对,就在这里候着。”

    他的掌心满是冷汗,为自己的胆大妄为而胆寒,却又暗暗道:也许,这一次,会和之前有所不同。

    |

    外面的人心惊恐,惴惴不安,在一墙之隔的冷宫中,完全感觉不到。

    这里,只有冷清二字。

    自从那天从简家回来之后,南烟就只呆在冷宫里,哪里都没去,当然,也是不能去。

    就这么呆着。

    可是,带着寒意的风,还是会吹进冷宫来。

    而冉小玉走过来,看到南烟只穿着一身单薄的衣裳,坐在廊下,甚至还赤着脚,顿时就跳了起来:“娘娘,你怎么又这样?会着凉的!”

    说完,急忙进屋去拿了一条毯子出来给她盖上。

    冷宫中的房间没有烧地龙,屋子里和外面都是差不多的温度,毯子也是冷的,盖在身上的时候,反倒让南烟微微的战栗了一下。

    她回过头,看向冉小玉:“宁王的事,还是没有结果?”

    冉小玉道:“听说鹤衣大人亲自在查,但是,线索都断了。”

    “……”

    南烟轻叹了口气,又转过头去,将下巴枕在手臂上。

    漆黑的夜色,几乎要融入到她的眼中。

    要知道,鹤衣这个人是非常有能力的,既能在中书省左丞这个位置上,为祝烽处理国家大事,在一些小事上,也能兼顾得到,可以说得上是兼具大智慧和小谋略的一个人。

    但是,连他都不能解决这件事。

    可见这件事的棘手。

    而且——

    宁王,不是别人,他可是祝烽的兄弟,在大祀坛上,就是他提出了祝烽的身世问题,逼得祝烽几乎到了绝境,而也迫使鹤衣他们对他使用了“太上忘情”。

    难保这一次,他不会故技重施。

    如果真的是这样,祝烽还能全身而退吗?

    想到这里,她眉心皱得更紧了。

    冉小玉劝她进屋休息,可南烟始终不听,只让她先下去,自己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冉小玉知道她担心宁王和皇帝的事,也无法多说什么,只能叹了口气,退下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南烟蜷缩在廊下的长椅上,虽然寒冷,但她却一动不动,倦意渐渐袭来,她闭上了眼睛。

    毯子,慢慢的从身上滑落。

    寒意袭来,让她有些微微的战栗,可是,渐渐的,又有一股温热的气息靠近。

    那种气息,如此熟悉。

    让她感觉到又是温暖,却又在温暖当中,感觉到了一点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南烟蹙着眉心,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