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178章 秦家的女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祝烽道:“那,那个时候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新晴愣了一下,抬头望着他,轻声说道:“皇上是想要知道,皇上小时候的事吗?”

    “……”

    祝烽想了想,说道:“朕好像记得他们说过,你从刚进宫没多久就一直跟在朕身边,是在朕身边服侍最久的人。”

    新晴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笑容:“是的。”

    “……”

    “那个时候,妾刚来癸水,就被选入宫中,和一群姐妹一起,听说是要分派到几位小王爷身边服侍的。”

    这件事,算是祝烽曾经经历过的,但现在,听到新晴这么说,却有另一种滋味。

    其实,新晴他们这一批宫女,并不是普通的宫女,而是他们兄弟几个年纪都见长了,身边就要有贴身的宫女,也就是俗谓的通房丫头,是专门服侍他们男女之事的。

    但,他似乎对这种事不慎热衷,一直到他迎娶许妙音之前,才真正跟新晴有了男女之事。

    因为照规矩,如果这样的丫头在迎娶了正妻之后还不收房,她就只能被赶走,但这样的下场往往会很悲惨,可她服侍自己又非常的尽心尽力,也不像别的丫头一样,一天到晚狐媚子的勾引主子,所以,他还是留下了她。

    一留,就留了这么多年。

    看着她,倒也有些感慨。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又看向她,问道:“那,在进宫之前,你听说过朕吗?”

    “这——”

    新晴有些讶异的望着他,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像,还真的没有。”

    “……”

    “妾跟一群姐妹一同进宫,大家都玩笑,不知道会被分派到那个主子身边服侍,大家有说靖王的,有说宁王的,但好像,的确没有提到过燕王。”

    “……”

    祝烽的眉心一蹙。

    新晴像是也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着他:“皇上?这,有什么问题吗?”

    祝烽摇了摇头:“没事,你继续说。你第一次见到朕,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那个时候,朕是什么样子?”

    “……”

    新晴更有些诧异了。

    祝烽这么久没有来见她,为什么一见面,就开始问这个?

    不过,她立刻就想到,宫中都在传说,皇帝陛下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已经前尘尽忘,现在他来找自己问这些,莫非是想要知道和自己的过去?

    想到这里,心里又升起了一点暖意。

    见她迟疑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回答,又不像是忘了,反倒像是在思索什么似得,祝烽道:“怎么,你不想告诉朕?”

    新晴抬头望着他,柔声说道:“不是的,只是,妾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其实,妾到皇上身边服侍的时候,并不是妾第一次见到皇上。”

    “什么?”

    “在那之前,妾第一次见到皇上,是妾刚入宫的第三天,那个时候才刚铰了头发,正跟着姑姑他们学规矩,宫中突然出了点事,来不及找人服侍,姑姑看妾还算伶俐,就带着妾过去了。”

    她柔声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有一些细节妾都记不太清,不过还记得那个时候,跟现在有些像。”

    “现在?”

    “对,”新晴笑道:“只是,那个时候生病的是皇上,妾是去照顾皇上的人。”

    “朕,生病了?”

    “是啊。”

    “朕生了什么病?”

    “什么病倒是看不出来,只是那个时候,皇上身上穿着很破旧的衣裳,而且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身都是灰土,身上还有很多伤。”

    “伤?”

    “是啊,幸好,不是致命伤,只是一些磕磕碰碰的伤处。高皇帝心疼得很,勒令太医院的人赶紧过来为皇上医治,妾也在旁边帮着递药送水拿绷带。”

    “朕,怎么会受伤?那个时候,朕多大?”

    新晴笑道:“大概也就是十岁左右。”

    “……”

    “不过,皇上的样子,比一般十岁的男孩子要健壮得多。只是,那个时候,你发着高烧,烧得人都不清醒了,一直在说胡话。”

    祝烽道:“朕在说什么?”

    新晴又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皇上说了很多,有些妾听不清楚,只听清了一句,是皇上说,让人不要离开你。”

    “不要离开……?”

    祝烽眉头皱得更紧,眉宇间的阴翳也更深了一些。

    新晴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担心,但又不像是失神的模样,迟疑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那个时候,妾刚好到了皇上的身边,准备帮皇上擦药,结果,皇上突然就伸手抓着妾的手,不肯放开。”

    “……”

    “当时,妾怕自己僭越,想要退下,可是高皇帝看到皇上这样,就让妾不要乱动。所以,皇上就一直抓着妾的手,一直在说,不要离开。”

    她说着的时候,又笑了一声,道:“那个时候,皇上的年纪虽然不大,可手劲真的不小。”

    “……”

    “妾的手腕,都被捏出了血印子。”

    祝烽沉默了许久,道:“你知道,朕在说,让谁不要离开吗?”

    新晴摇了摇头:“妾不知道。”

    “……”

    “后来,皇上清醒了一点之后,妾就被姑姑他们带走了,之后,又在后宫学了小半年的规矩,在那段时间里,就听说皇上被册封为了燕王。”

    祝烽微微挑了一下眉毛。

    原来,是那段时间。

    新晴又说道:“妾虽然没在皇上身边,但宫中还是有许多关于皇上的流言,所以,妾也经常能听到。听说那一次病好之后,皇上对宫中的人都非常的提防,寻常人很难近皇上的身,连选到皇上身边服侍的人,都很难。”

    “……”

    “但是,皇上对秦家的女儿,却是天生就有好感,一点都不排斥她。”

    “秦家的女儿?”

    祝烽的眉头微微一蹙。

    新晴也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当初是无意中听到宫中的几个姑姑在说话,都说燕王殿下自从醒来之后,对谁都不理不睬的,却偏偏对秦家的丫头有莫名的好感,好像天生似得,而新晴无意中也用他们的口气把这话说出来了。

    她急忙道:“就是宁——秦娘子。”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