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186章 软绵绵的小手在身上忙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许妙音道:“皇上给读书人礼遇,是知道读书人乃是国家栋梁,不管是朝堂还是什么地方,都少不了这些人,你这样乱议政,是要让本宫惩罚你吗?”

    黎盼儿吓得低下头:“妾不敢。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黎盼儿的品级虽然不高,但因为出身的关系,众人待她和康妃也差不多。她这样一被呵斥,周围的几个嫔妃也都站起身来。

    “皇后娘娘请息怒。”

    “是啊,惠嫔也只是为皇上的苦心不值。”

    “请皇后娘娘不要怪罪。”

    许妙音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

    然后摆了一下手:“都坐下吧。”

    黎盼儿这才和众人一起又坐回到了椅子里,许妙音说道:“知道皇上烦心,不要胡言乱语去给皇上添堵,其他的事情,你们还是要谨记一点——后宫,不得干政。”

    众人忙道:“是。”

    接下来的气氛也不太热络,大家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各自散了。

    黎盼儿走在路上,还有些不服气:“说是后宫不能干政,可那个住在冷宫的贵妃,已经跟着皇上跑了多少地方了,前朝的事,她也没少开口啊。”

    一旁的冯冯千雁小声的说道:“惠嫔娘娘还是少说两句吧,皇上待贵妃不同,这个,咱们也插不上话啊。”

    黎盼儿愤愤的将脚下的一块小石头踢飞了。

    她又说道:“往常,皇上虽然不怎么来我们这儿,但好歹平日里还能见一面,可最近,连见他一面都不容易了。每一次去御书房那边送茶水,玉公公也都拦着。”

    旁边的嫔妃说道:“惠嫔娘娘也是啊?”

    “我们都被拦回来了。”

    “皇上有那么烦心吗?”

    他们虽然说起了这件事,但到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相互的抱怨了两句,便各自回到各自的居所去了。

    |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不远之处的冷宫中,南烟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手上的劲一使岔,绣花针就戳进了指尖。

    “哎唷!”

    她低呼了一声,在一旁做事的冉小玉一听,急忙跑过来,捧着她的手一看,雪白的指尖上,一滴鲜血已经冒了出来,凝结成了一个小珠子。

    “娘娘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她一边说,一边麻利的拿出手帕给她擦拭,问道:“疼不疼,要不要奴婢去拿药过来?”

    南烟被她逗乐了,笑着将手抽回来,只在嘴里吮了一下,道:“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扎了一针还要拿药?我要是生一场病,你还不把这里给掀了?”

    话音刚落,彤云姑姑从外面走进来。

    忙说道:“娘娘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空口白牙的,不是在咒自己嘛。”

    念秋也急忙说道:“是啊,生病这话不能乱说的。”

    南烟被他们憋得没办法,接连呸了三声,才算过关,念秋走过来,看着她手里绣了一半的东西,说道:“娘娘这是要绣一个香囊吧?”

    “嗯。”

    “是,照着皇上拿过来的那只香囊绣的吗?”

    南烟没有说话,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半成品。

    有几分相像了。

    不过,外观是什么其实不重要,要紧的是里面的香料是些什么东西。原本要知道,拆开香囊就能看到,但那是先陈皇后的遗物,她当然不能随意的损坏,所以,只能靠闻里面的味道,来辨认里面的材料。

    偏偏,东西放了十几二十年了,香味已经很淡了。

    所以,这些日子她花费了不少时间,还没有完全的配好。

    就在这时,外面远远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已经非常的熟悉了,虽然最近几天来得不那么勤,可是一听就能辨认出来。

    念秋回头一看,忙说道:“皇上来了。”

    南烟一听,先是将手中的针线和香囊卷起来丢回到竹簸里,拿了一块帕子盖上,交给冉小玉:“去收好。”

    每一次都是这样。

    冉小玉也立刻接过来,放到另一边的柜子里,刚刚关上柜门,祝烽就走进来了。

    南烟已经起身拜倒:“妾拜见皇上。”

    彤云姑姑他们也都一起跪下行礼。

    祝烽的脸上还带着一点倦意,但还是立刻走过来,身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起来吧。”

    “谢皇上。”

    “你们也都起来。”

    “谢皇上。”

    众人起身,急忙沏茶的沏茶,端点心的端点心,看着祝烽拉着她的手臂坐到了卧榻上,手却是一直没松开,捏了两把:“怎么穿得这么单薄?”

    南烟笑道:“最近天又不冷。”

    “这里是北平,跟南方不同,春天的风大,你还是应该穿暖和一点。”

    “妾知道。”

    祝烽又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明媚春光,柳枝随风轻摆,远远的,能看到墙头热闹的红花绿叶,给这个春天更添了几分艳丽的色彩。

    他却说道:“说起来,北平也就是这一点,不如金陵。”

    “……”

    听到这句话,南烟不由得愣了一下。

    要知道,祝烽是在北平呆了十几年的,即使失忆,对这里的好感也已经深入骨髓,北平相当于他的故乡,人对自己的故乡总是偏爱的,所以在他的口中,北平就没有什么不好的。

    此刻,却突然说起这里的春天不如金陵,倒是让南烟有些诧异。

    他怎么了?

    她正看着祝烽俊朗的侧脸出神,祝烽却看着外面的春光出神,过了一会儿,转头看向她:“南烟,你想不想,回金陵去看看春天?”

    南烟更是一怔:“皇上,想要回金陵去?”

    祝烽靠坐到了垫子上,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让自己舒服一些,说道:“当然,也不是现在,还得一段时间,要等——再说吧。”

    “……”

    他像是在等什么。

    不过,既然他不明说,南烟也不去追问。

    只是看着他会这样靠坐在垫子上就知道,他肯定在御书房坐了一个上午,处理朝政就没有换过姿势,所以现在才会这么僵硬,平时,他坐在哪里后背都挺直得像一杆标枪似得。

    可见,是累狠了。

    南烟有些心疼,想了想,轻声道:“妾帮皇上捏一捏肩吧。”

    祝烽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你的手劲,够吗?”

    南烟笑道:“皇上别小瞧人。”

    说完,便挪到他身后去跪坐着,帮他捏肩膀。

    祝烽的肩背非常的宽厚,也很紧实,是常年习武,在战场上练出来的一身腱子肉,捏起来也是硬邦邦的,为了让他舒服一些,南烟用力的捏了两下:“皇上,怎么样?”

    “跟蚊子叮似得。”

    “……”

    南烟一听就不乐意了,索性抡起胳膊肘,使足了吃奶的劲,朝他的肩窝处钻了下去。

    自己已经这么用力了,祝烽却只是哼唧了一声:“嗯,还成。”

    南烟气得要打他。

    可手落下去,却是停在他的脖根处用力的揉捏。

    其实,她的力气还真的不算大,对祝烽这样皮糙肉厚的人来说,哪怕真的用力的捶打,对他而言也几乎没什么作用;但是,感觉到一双软绵绵的小手在身上忙碌,光是这种感觉,就让他舒服了不少。

    他轻轻的哼了一声。

    南烟趴在他的肩上,轻声问道:“皇上最近还在为南方的事烦心吗?”

    祝烽的气息微微的沉了一下。

    半晌,道:“这些人,不让人省心。”

    南烟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说道:“到底是些什么人在闹啊?”

    “……”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之前朕跟你说过,自从那件事——自从前些日子的变故,跟随简老到北方来的那些学生开始大量的离开北平。”

    南烟一听,顿时气息都沉了一下。

    “是那些学生?”

    “这两天南方的折子才上来,那些学生回去之后,在各地宣扬简家的事情……”

    说到这里,祝烽忍不住咬了咬牙。

    简家的事,完全是他自己“惹火上身”,当然,皇帝是不能承认自己的错误的,可是,心里却没有办法将这个认知抛开,以至于这件事越闹越大,他心里就越来越窝火。

    南烟自然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所以,是学生们在闹事?”

    “嗯。”

    “可是,这些学生回去之后,应该是都各自散开,会各自的家去了,他们又怎么会闹出那么大的事呢?”

    “……”

    “难道——”

    祝烽沉默了一下,说道:“南方那边,出现了好几个书院。”

    “书院?”

    一听到这两个字,南烟的心莫名的跳了一下。

    “什么书院?”

    “折子里列举了几个名字,都是在最近突然兴起的,民间自办的书院,据说完全不向学生索取束脩,甚至,家境贫寒的学生进入书院,还能得到补贴。”

    “有这样的事?”

    南烟惊得睁大了眼睛。

    这——虽说创办书院是为了传道受业解惑,不是为了做生意,但,也不应该让自己亏本啊。

    不向学生索取钱财,还给学生钱。

    这样的事,谁会做啊?

    而做这些事的人,又到底抱着什么目的呢?

    南烟说道:“所以,是这些书院里的学生们,在聚众闹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