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210章 我,不是什么简二公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差一点就认错了。

    而就在这时,马车上的帘子微微撩开了一些,露出了里面的半张面孔。

    一看到那半张面孔,南烟顿时整个僵住了。

    她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呆的望着窗帘下露出的那半张面孔,许久,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简……”

    可也只说了这一个字,后面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她的嗓音已经完全沙哑了。

    因为在马车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简若丞!

    简若丞!

    所有的人都在找他,所有的人都想见他,现在,他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南烟几乎认为自己置身在一场梦中。

    冉小玉也看到了。

    她的眼力比南烟更好,却比她更晚看清,但一旦看清,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两个人站在街口,目瞪口呆,完全失去了反应。

    这时,那个马车上的车夫像是听到了什么,对着车厢里点点头,帘子放下了,而车夫走了过来,对着南烟说道:“夫子请尊驾到车上一叙。”

    “……”

    他要见自己。

    南烟的心止不住的波澜,立刻就点点头,但这时,旁边的冉小玉却皱起了眉头,说道:“娘娘”

    南烟回头看了她一眼。

    冉小玉道:“我要保护你。”

    听到她这句话,南烟才有些回过神来,对方是只请自己过去叙旧。

    不过

    她刚要说什么,抬头一看,他们的马车正要也驶了过来,于是便对冉小玉说道:“小玉,你上车去,跟着这辆马车就好了。”

    “可是”

    冉小玉有些犹豫。

    南烟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的。”

    “……”

    这句话,冉小玉也不能反驳。

    她可能会怀疑任何人,但简若丞的人品,还有他对南烟的好,她还是相信的。

    于是,便点点头,又说道:“娘娘,又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立刻叫我,奴婢会让车夫跟紧一点。”

    南烟应了她,然后转身,跟着那个车夫朝他们的马车走去。

    她准备登上马车,但,不知道是这马车太高,还是自己因为激动,手脚有些发软,脚一滑,竟然差一点跌下去。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帘子里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

    南烟惊了一下。

    而那只手并没有放开她,一用力,直接将她拉上了马车,拉进了车厢里。

    车厢内,有些暗。

    毕竟周围的帘子全都放下来,阳光没有办法直接照射进车厢里,可南烟还是一眼就看清了眼前的人

    他,变了好多。

    脸颊消瘦得已经脱了形,颧骨高高的怂起,额角上几乎能看到突起的青筋,下颌的棱角也显现了出来,已经完全不是当初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那种俊朗温润,光风霁月的样子了。

    只看这一眼,南烟的眼中就涌起了一阵滚烫。

    她坐在他面前,看着他一身蓝布长衫,虽然还是俊美的,也掩饰不住他天生的气质,但那种心如槁灰的沉重,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

    南烟的声音都哽咽了起来。

    “二公子……”

    对方慢慢的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沉默了半晌,松开了拉着她手腕的那只手,他的手也消瘦了很多,骨节都凸了出来。

    他将手锁回到袖子里,然后说道:“贵妃娘娘,还是不要这么叫我了。”

    “……”

    “简家已经没有了,我,不是什么简二公子了。”

    “……”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刀,直直的扎进了南烟的心里。

    她看着他,只觉得心头千头万绪,有太多的话涌上来想说,但这一刻,却是眼泪先落了下来。

    吧嗒吧嗒的滴落在车上。

    她说道:“二公子……”

    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她简直不敢想象这些日子简若丞经历了什么,可只看了他这一眼,就好像什么都明白了,她也恨自己,为什么还没有为简家的人找出凶手,还他一个清白。

    这些眼泪,不是为他而流,而是自己的愧疚。

    简若丞安静的看着她,过了许久,还是用那只消瘦如柴的手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手帕,凑到她面前,但犹豫了一下,只递给了她。

    “别哭了。”

    南烟接过手帕,却没有擦拭自己的眼泪,而是抬头望着他,哽咽着说道:“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

    简若丞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知道。”

    “……”

    “我们,在海上分开之后,我就病倒了。”

    “病?”

    南烟愣了一下。

    她恍惚的想起在海上的那个可怕夜晚,那也是她这么久以来不敢去触碰的噩梦,木屑碎片割开喉咙的那一瞬间,她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地府。

    现在,喉咙上的那道伤已经看不到了,她也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但心上的伤,却是愈合不了的。

    但简若丞却说,他也病倒了?

    那个时候的他,应该已经上了他自己准备的船,应该是安然无恙的,怎么会病倒的呢?

    南烟望着他。

    而简若丞似乎也不想再说什么。

    那个夜晚,对他来说,也是噩梦。

    尽管他并没有亲眼看到她被割伤喉咙,被海水吞没,消失在汹涌巨浪当中的那个场景,可是当别人告诉他之后,他就晕倒了。

    之后,重病了一场。

    整整一个月,他也几乎是一条腿迈进了阎王殿,若不是因为自己身上还肩负着重责,他强迫自己好起来,去完成最后的事,也许,他也倒下了。

    就不会知道,原来,她已经死里逃生。

    可是,也正是因为病重的那一个月,让他完全无法动弹,甚至没有办法立刻回到北平。

    而当他终于好起来,终于赶回到北平的时候,却是

    一看到简若丞脸色骤然变得苍白,南烟知道,他一定想到了简家的事。

    她急切的说道:“公子,简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知道真相吗?”

    “……”

    简若丞安静了下来。

    他脸色的苍白,在这一刻,像是凝结了寒霜。

    连那双惯常温润的眼睛里,也淬了冰,抬头看向她,目光森冷。

    他一字一字的说道:“真相?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