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226章 你凭什么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半晌,祝烽转过身来,对着简若丞道:“夫子,可有茶?”

    众人原本以为他要谈这个学生的事了,所以大家都是精神比较紧绷的,但突然听到他说要喝茶,大家猝不及防,都愣住了。

    简若丞也微微一怔。

    但,立刻还是平静的说道:“在下准备了茶,只是不知道,阁下真的有这个心情在这里喝茶吗?”

    “当然。”

    “……”

    “我到哪里,都不会不自在。”

    “……”

    南烟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觉得这话有点气人,又有些好笑。

    这个天下都是他的,俗话说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走到哪里都是自己的地盘,怎么会不自在呢。

    而这句话,让简若丞的神情微微的一沉。

    他平静的说道:“请。”

    一旁的祝成轩还有些发愣,不知道怎么的,祝烽突然又要跟简若丞喝茶去了,他下意识的上前一步,这时,一只手横过来拦住了他。

    抬头一看,是司南烟。

    这一次因为听了玉公公的话,南烟从一进书院开始,就尽量缩起来,不说话,不发表意见,不作出任何引起祝烽注意的行动。不过这个时候,对着祝成轩,她还是可以动一动的。

    祝成轩轻声道:“娘娘?”

    南烟沉声道:“你先不要急,你父皇会解决的。”

    祝成轩想了想,眼看着祝烽已经跟简若丞一起走了出去,便又低声道:“那我昨天”

    ……

    出了这个房间之后,简若丞领着祝烽离开了学生的校舍,往另一边走去。

    这一路上,有许多学生都在往这里张望,祝烽却非常坦然,一边走一边说道:“躺在床上的那个,就是伤者?”

    简若丞道:“不错。”

    “他病了?”

    “令郎是这么说的。”

    “……那,他就是病了。”

    “……”

    “不过,诸位却认定,我的儿子杀了人。”

    “事实摆在眼前,我们并不知道他有病,却有人看见了令郎割开他的手腕,若不是发现及时,可能他现在已经死了。”

    祝烽转过头来看向简若丞,一字一字的说道:“在夫子的看来,所见,即为真相?”

    简若丞的眉心一蹙。

    这句话,显然不仅仅是说祝成轩的事,而还另有他指。

    他想了想,说道:“眼见若不能为实,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祝烽说道:“可在这个世上,有太多的阴谋诡谲,很多的事情,眼见也未必为实。”

    简若丞沉沉的说道:“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

    祝烽看着他那双幽深的眼睛,过了许久,说道:“你看到了什么?”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简若丞停了下来。

    他也停下脚步,下意识的往前一看,顿时,呼吸微微窒了一下。

    他们停在了一座精舍的面前。

    这是一座竹林环绕的精舍,非常的安静,也非常的简单,门前写着三个大字

    和光室。

    是简若丞的居所。

    南烟在刚刚那个房间里稍微拖延了一下,这个时候才急忙跟上来,当她走到这座精舍的门口,看到周围的景致,再看到“和光室”这三个字,不由得有些失神。

    如果说,这个书院给她的感觉,和过去的简家很相像,那这个地方,几乎就让她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到简家的时候,那段记忆了。

    一切,就像是午夜梦回一般。

    三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相同的情绪当中。

    过了许久,还是简若丞先抽身出来,他转过头去,吩咐几个辅修和学生:“你们就在外面等候。”

    “是,夫子。”

    那些人侧立在了一旁。

    祝烽也让跟随的人都留在外面,但他看到南烟的时候,迟疑了一下。

    原本,想让她也待在外面。

    可是,现在毕竟是盛夏,外面毒日头晒着,她的脸已经有些红扑扑的了,如果再晒下去,她的身体又不好,说不定会中暑。

    想了想,只能说道:“你也进来。”

    “是。”

    三个人便进入到这个空旷的房间里。

    这个精舍看上去很雅致,但里面的布置却是非常的简单,只有靠墙的一张床榻,靠窗的一张矮桌。

    而南烟看到床上铺垫的,竟然不是褥子,而是一层稻草!

    她惊了一下。

    简若丞已经走到矮桌边,跪坐了下来,对着他们说道:“请。”

    南烟迟疑了一下,也走到祝烽的身边,两个人一起坐下,简若丞便取茶,倒水,不一会儿,给他们沏了一壶茶,倒到了两个人面前的杯子里。

    “请。”

    祝烽没有说话,端起来便喝,南烟虽然也不至于怀疑这茶会有什么问题,但她还是迟疑了一下,才送到嘴边。

    一喝,她差一点呛出来。

    好苦!

    这是什么茶?

    这,简直就跟黄连水没什么区别,甚至,比黄连水还更苦!

    连祝烽也皱起了眉头,抬头看向简若丞。

    却见对方毫不动容的将那一杯堪比黄连的茶水喝了下去,平静的说道:“两位可还习惯?这就是在下平日里常喝的苦茶。”

    “……”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茶,的确是太苦了,喝下去之后,更是满怀的苦涩,南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简若丞又看向了祝烽,说道:“阁下刚刚问我,看到了什么。”

    祝烽看着他。

    看着他淡淡的一笑,但那双曾经光风霁月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笑意,甚至,像是没有生命一般:“不过,这似乎不是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吧。”

    “……”

    祝烽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脸上浮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慢慢的说道:“不错,这不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的目的,自然是我的儿子。”

    “……”

    “我要带走他。”

    一听这话,简若丞还没有反应,门外候着的几个辅修和学生听到,全都怒了,立刻说道:“不行!”

    “他杀了人,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还有没有王法了!”

    祝烽淡淡的抬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

    这些人气势汹汹,但不知为什么,对上他这一眼,却突然有一种好像在狭路上面对着一头猛虎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呼吸一窒。

    大家顿时都闭上了嘴。

    祝烽又将目光投向了简若丞。

    却见简若丞也淡淡的抬起眼来,看向他。

    “你凭什么呢?”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