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256章 大典前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ABL ali=ri><R><></></R></ABL>虽然身在后宫,也有协理六宫的权力,但南烟无法洞悉后宫中每一个人,每一时刻的细微变化。

    就像她知道人心易变,却无法预测,谁的心会变,会怎么变。

    一转眼,到了大典的前夜。

    夜色深沉,像一块厚重的黑幕,笼罩着原本静谧雅致的竹间书院,给这里增添了几分深重诡异的气氛。

    和光室内,一盏孤灯如豆。

    简若丞坐在桌边,看着那一盏摇曳的烛光,如同此刻自己摇摆不定的心情。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一阵风,吹得眼前的烛火微微的晃动,也将简若丞的目光映照得明灭不定,他沉声道:“谁?”

    “夫子,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简若丞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起身过去打开了房门,看见一个学生举着一盏烛火站在门前,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因为生病受伤,而引起了竹间书院一场风波的那个学生——钱修文。

    他对着简若丞恭敬的行了个礼:“夫子。”

    简若丞道:“修文?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学生看见夫子的房间里还亮着。”

    “嗯?”

    “这几天,夫子几乎都整晚不睡。”

    简若丞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只是睡不着而已,你进来把。”

    他说完,便转身走到桌边坐下,钱修文也跟着走进去,将手中的烛台放在桌上,然后规规矩矩的跪坐在他的对面。

    桌上有两盏烛火,将这个雅舍照得更亮了一些。

    可是,对着这样的两簇火焰,简若丞的眼神却仍旧清冷,甚至幽深得无光。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学生,温和的说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钱修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那里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但已经不痛了,加上这两天的调养,人好了很多。

    他说道:“学生没事。”

    “你这病,之前也有过吗?”

    “也有过,但每次都是晕倒一阵子,自己就醒了,不像是这一次这么严重,所以学生也没有在意过。”

    “这可不行,再怎么学文,身体也不能不顾。”

    “经过这一次,学生知道,再也不会马虎了。”

    “那就好。”

    钱修文看着他脸上的阴郁之色,轻声说道:“夫子是还在为明天即将举行的大典,学生们要去祭礼颂词而担心吗?”

    简若丞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们不担心吗?”

    钱修文道:“有一些师兄弟,是有些愤愤不平。”

    “……”

    “尤其,今天上午他们想要离开书院,又被外面的守卫阻拦了。我们好像在坐牢一样。”

    “……”

    简若丞淡淡的一笑。

    笑容中,有些无奈,有些苦涩。

    书院,原本应该是一个自由的地方,这些学生,只是来求学解惑而已,可现在,却因为他,因为他们的原因,变成了“囚犯”,甚至有可能,再将来,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待着他们。

    他的心里,不是没有重压。

    不过,他抬头看向眼前这个学生,发现他因为生病而过分苍白的脸上,倒是很平静的神情,便说道:“你看上去,倒是不怎么担心。”

    钱修文想了想,说道:“以前,是对朝廷的事非常的抵触,但这几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学生反倒有了一些想法,想要跟夫子谈谈。”

    简若丞知道,他今晚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便说道:“你说。”

    钱修文道:“那位救我的公子,其实就是魏王殿下,听说,也可能是将来的太子,是吗?”

    简若丞看了他一眼,迟疑了一下,说道:“只是有这个可能。”

    心里却又补了一句——但这个可能,正在变小。

    钱修文说道:“他的父亲,那天到书院里来的那个人,就是当今皇帝陛下了。”

    “不错。”

    钱修文深吸了一口气。

    钱修文神情复杂的说道:“之前,一直在听人传说皇帝的残暴不仁,亲手杀死了宁王——自己的兄弟;还有他行事乖张无端,而且,更说他根本不是皇族,不配继承大统。”

    “嗯,你怎么看?”

    “学生没有与他接触,说不上来。但,这一次,魏王被诬陷加害我,这件事不管放到什么地方,都是一桩大案子,再加上,之前我们书院一直发表对朝廷、对皇帝不利的言论,可他竟然没有对我们书院动手。这一点,还是让学生非常意外的。”

    “……”

    简若丞没有说话。

    钱修文继续说道:“当然,最让学生意外的,是魏王。”

    “哦?为什么?”

    “夫子可能还不知道,我发病之前,正在听从夫子的话,去格竹;但心里非常的烦乱,始终不得法,是他的一番话,让学生豁然开朗。”

    “哦?他怎么说的?”

    “他跟我说,竹子不变,万物不变,会变的唯有一样,就是人心。”

    “人心?”

    “对,他说,心生万物。”

    “……”

    “所以,我要格的,是我心中的竹子。”

    “……”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唯有心上蒙尘,竹子才不是本来的竹子。”

    听到这番话,简若丞原本静默无波的眼神也微微的震荡了一下。

    他喃喃道:“心上蒙尘……?”

    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在他的心里,不断的激荡着,好像有些东西在涌动,可他又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沉默了半晌,他喃喃自语:“这孩子,进步好快。”

    “嗯?”

    钱修文没听清楚,抬起头来看向他:“夫子,你说什么?”

    他急忙摇头,掩饰的道:“没什么,你接着说。”

    “哦。”

    钱修文又说道:“当然,他身为皇子,学识比我们更好,这也并不让人意外,不过他能看到这一点,还是很不容易的。”

    “……”

    “但,真正让学生没想到的是,他有那么好的医术,会不顾一切的来救我。”

    “……”

    “夫子,我们周围学医的人也很多,不过大多数人是为了生计,或者继承家学,但那位魏王殿下显然不是。他主动学医,表示这个人是个非常仁慈的人。”

    “……”

    “学生不由得想,若是这样的人能继承皇位,做了我们大炎王朝的皇帝,是不是将来的一切,会更好?”

    “……!”

    简若丞的目光,随着摇曳的烛火微微的闪了一下。

    他说道:“你想得,很长远。”

    “……”

    “难得你的目光不是只放在现在,看来这些日子的学习,倒是没有白费。”

    钱修文谦逊的笑了笑。

    随即,他又露出了一丝忧虑的神情,说道:“学生不明白的,是夏辅修。”

    简若丞道:“哦?”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

    “夫子,这个书院到底是属于夫子的,还是属于他的?或者,是属于别的什么人的?在来这里读书之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可现在,我们却觉得很奇怪。”

    “……”

    “回想起来,夫子在教我们学文,而一直以来,关于朝廷的一些事情,似乎都是夏辅修和他的人在传播,再说给我们听。”

    “……”

    “而学生听其他的师兄弟们说,这一次,夏辅修更诬陷魏王杀人,为了杀人灭口,他甚至对我下手——”

    他说到这里,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简若丞的眉头也拧成了一个疙瘩。

    钱修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夫子,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

    “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

    “我们书院经历了这一次的事,将来,会怎么样呢?”

    看着他认真,又忧虑的眼神,简若丞轻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你们大家都在担心的事情,对吗?”

    “……”

    “你睡不着,也是在担心书院的将来,是吗?”

    钱修文轻轻的点了点头。

    简若丞看了他一会儿,脸上浮着一丝淡淡的,难以察觉的笑意,说道:“你可以不用担心,这件事之后——”

    说到这里,不知怎么,他的喉咙哽了一下。

    钱修文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简若丞微笑着说道:“一切,都会尘埃落定的。”

    “……是吗?”

    “嗯。”

    “那——”

    不知为什么,虽然简若丞微笑着,但钱修文还是感觉到这位夫子身上透着一点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情绪,只是,他也没有办法多问,只能起身,对着他行了个礼:“那,学生叨扰了。夫子早点休息吧。”

    简若丞坐在桌前,点点头:“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的大典,会很累的。”

    “是。”

    钱修文转身走了出去。

    简若丞一直没有动,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风声渐起,吹得外面的竹叶沙沙作响,将这个原本寂静的夜晚,映衬得有几分躁动慌乱。

    如同此刻,他的心境。

    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起身,却是走到一个很隐蔽的柜子前,拉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了一只盒子,然后,又从贴身的地方取出了一把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只盒子。

    月光清冷。

    透过窗户的月光照在他木然的脸上,也照在那个盒子里。

    一本残破的书,以及上面,清清楚楚的三个字——

    起居注。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