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342章 你,会杀他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这一次的冷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残忍。

    “怎么,难道女人真的如此愚钝,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还不愿承认?”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南烟突然暴怒,她一把将手中的盒子和那张重于泰山的纸片用力的丢开,像是丢开烫手的火炭,她大声道:“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

    对面的人却不放过她,透过屏风,目光如剑,死死的盯着她。

    “你真的看不出来?”

    “……”

    “可是刚刚,你拿到这张纸的那一刻,你分明就已经看出来了。”

    “……”

    “你甚至都不用看后面高皇帝做了什么,派什么拱卫司,又去了什么地方,你只用看前三个字,你就已经完全明白了,对不对?”

    “……”

    “高皇帝一直在寻找博望侯,即使他远避西域那么多年,高皇帝也没有放弃搜寻他,只是,博望侯也非等闲之辈,那么多年来,他一直将自己的行踪隐藏得很好。直到——”

    南烟颤抖着,轻声道:“癸丑年……”

    “不错,直到这一年,高皇帝终于得到了他的下落。”

    “……”

    “而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吗?”

    南烟还想要说什么,但喉咙梗住,让她不仅说不出话,甚至有些无法呼吸。

    她,当然清楚。

    当年在大祀坛,召开迁都仪式之前,她曾经用从湖中捡起的那把钥匙,打开了放置祝烽玉碟的那只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他的玉碟。

    在他的玉碟上,出生年月,只记录了三个字——

    癸卯年。

    癸丑年,便是十年之后。

    也就是祝烽……

    她一下子伸出双手用力的抱住了自己的头,不敢再想下去。

    屏风那个神秘人用冷冷的声音说道:“你不想知道,但事实就在你的眼前,你的皇帝陛下是在十岁之后才回到中原,回到高皇帝的身边,他一回来,高皇帝就知道了你父亲的下落,派遣拱卫司前去剿灭他。”

    “……”

    “你,和他,不该有情,”

    他一字一字,如同命运在宣判:“有的,是血海深仇!”

    南烟蜷缩在一起,拼命的摇头。

    她不想听,她什么都不想知道!

    那人冷冷的看着她,这个时候,突然冷笑了一声,道:“看来,这份大礼,是本座自作多情了。”

    “……”

    “既然你不想知道,那,你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更可以当这张起居注上的东西并不存在。”

    说完,便要起身离开。

    就在他刚一动作的时候,南烟突然道:“等一下!”

    “……”

    那人停下,转头看向她。

    南烟抬起头来,声音沙哑的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那人起身,站定,仿佛低头看着她。

    “你说,为什么?”

    “……”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虽然这一刻,她的心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但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她不至于崩溃,而继续与这个人对话:“难道,只是为了帮我而已吗?”

    对方淡淡的一笑。

    他说道:“这样的话,我倒可以用你之前的话回答你,每一份好处的背后,都有明码实价的借据,是要还的,我与你——算不上亲厚,我当然不是白帮你。”

    南烟的呼吸更沉了:“那,你为什么?”

    对方一字一字,郑重的道:“因为我跟你一样,与皇帝有仇。”

    “……!”

    南烟的心猛地一颤。

    她的声音微微的颤抖:“什么仇?”

    “不共戴天之仇。”

    “……”

    南烟道:“我怎么能够相信你?”

    “这,还用相信吗?”

    对方冷笑道:“你虽然不知道我的身份,但你肯定已经猜到了,我就是简若丞在金陵背后的势力,也是我,以火箭奇袭重恩塔,想要将皇帝烧死在里面!”

    “果然是你!”

    “所以,你还需要我证明什么吗?”

    “……”

    南烟咬着下唇,过了许久,说道:“那,你给了我这份‘大礼’,你要什么?”

    对方这个时候慢慢的蹲下身来。

    他凑到屏风前,隔着一层半透明的屏风,两个人仿佛对视上了。

    他说道:“我要——杀祝烽!”

    “……”

    南烟的心跳都沉了一下

    她说道:“你,你要杀他,可是你告诉我这些,你是——你是要——”

    她已经语无伦次了。

    对方冷笑着,像是在帮她整理思路一般,声音缓和,循循善诱:“我要杀他,难道你不想?”

    “……”

    “还是你认为,你不用?你不该?”

    “……”

    “他不该死吗?”

    “……”

    “你做了他的贵妃,你拼死为他做了那么多事,可是他是怎么对你的?在你流产的当天晚上,他就去宠爱别的女人,更让那些人都踩到你的头上,对你百般凌辱。”

    “……”

    “这一路上,你的日子过得猪狗不如,他可曾对你有过一丝怜悯?”

    “……”

    “又或者,你对杀父之仇可以一笑了之?”

    “……”

    “若真是这样,你仍然可以当今天的事都没有发生,本座还是可以将你送回去,也许,他看到你回去,对你旧情重燃,又重新宠爱你,到那个时候,你还是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听到这讽刺的话语,如同锋利的刀在骨头上刮过去。

    南烟咬着牙:“你可以不用说这些。”

    “……”

    “若你真如你自己所想的了解我,那么就应该知道,我司南烟,不是一个会被激怒的人。”

    “哦?那你想要如何?”

    “我要证据!”

    “刚刚的起居注,难道还不足以证明?”

    南烟冷静的说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孤例不为证’吗?”

    对方沉默了一下,看着她,像是重新审视了她一遍,然后轻叹了一声,道:“看来,我真的是小瞧你了。”

    “……”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如此冷静。”

    南烟道:“如你所说,杀父之仇,而且事涉皇帝,我不能不冷静,更不能只听片面之词。”

    对方道:“如果,还有证据证明,那你会如何?”

    “……”

    南烟的呼吸一窒。

    对方步步紧逼的追问道:“你,会杀他吗?”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