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348章 你给朕过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他咬着牙,声音都哑了。

    “你,去哪儿了?”

    面对他几乎要暴怒的样子,南烟却一点都不惧怕,甚至比之前更冷静了一些,说道:“没去哪儿。”

    “没去哪儿?那为什么你——”

    “妾只是落水了。”

    “什么?!”

    祝烽几乎快要按捺不住胸中的怒意,却听见她轻描淡写的几个字,顿时僵住,周围的人也都大吃一惊,纷纷瞪大了双眼。

    落水?

    南烟平静的重复了一遍:“落水了。”

    “……”

    “前天晚上太冷,冻得睡不着,所以妾晚上去捡拾柴火,结果没看到路,不小心跌倒河里去了。”

    祝烽道:“落水?那你为什么,你的衣裳——”

    他说到这里,又不能明白的说下去,生怕真的说出什么来,一切就无法挽回。

    南烟也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被撕裂的衣襟。

    当她再要抬起头来的时候,目光却无意中落到了祝烽的手上,才发现,他的手里一直捏着什么东西,火光一闪,原来是几条衣服的碎片。

    好像是,自己这件衣裳的碎片。

    连祝烽自己都没有发现,从拿到这些碎片之后,他就一直紧握在手中,即使策马到周围去搜寻了一番,也没有放开。

    南烟沉默了一下,说道:“妾落水之后,黎指挥使跳到河里将妾救起来,一不小心——就这样了。”

    “不小心?”

    祝烽听到这两个字,眼睛危险的眯了一下,

    他的目光如刀,即使黎不伤心性沉稳,也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低下头去。

    南烟却平静的看着他,目光淡然得连一丝波纹都没有:“落水挣扎,自然是要搏命的,黎指挥使为了救我,也顾不得什么。”

    “……”

    “还是说,比起一条人命,皇上更吝惜这一件衣裳?”

    “……”

    祝烽咬了咬牙。

    自己当然不是吝惜这一件衣裳,而是她的衣裳被撕裂,这一段时间自己所有的胡乱猜测,简直比身陷地狱更煎熬。

    可她,偏偏要那样说。

    就好像故意要惹自己生气。

    祝烽怒意蒸腾,可南烟淡漠得,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得。

    她越是这样,越让祝烽有一种拳头打进棉花堆里的无力感,他心中烦躁不堪,却又不能发出来。

    他沉声道:“那,这艘船又是怎么回事?”

    “船?”

    南烟微微挑了一下眉毛,回头看了一眼夜色中已经化作一团黑影的船,只有火光摇曳的时候,能勉强照亮那艘船的轮廓。

    那,也几乎是她的一场噩梦。

    尤其看到黎不伤还站在船头,那一夜,他覆在自己身上,如野兽一般侵犯自己的样子,令她一下子闭上了双眼,握紧了拳头。

    祝烽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光。

    他上前一步,几乎已经要抵到她的身上,低头看着那张在火光中显得有些苍白的小脸:“为什么这里,会有一艘船?”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回头望着他:“我们也不知道。”

    “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妾落水之后,黎指挥使就跳到河中来救我,但夜里河水湍急,我们被冲了很远,等到他将我救起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这里。”

    “……”

    “这艘船,就在这里了。”

    “什么?”

    眼看着祝烽的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南烟却平静的对着他,一脸“睁眼说瞎话”,却又“你拿我怎么样”的无辜表情,说道:“难道皇上认为,这艘船是妾的,还是黎指挥使的?”

    “……”

    “我们在这里准备一艘船做什么?”

    做什么?

    结合之前,宁妃冯千雁和惠妃吴菀他们的话,谁都知道是做什么的。

    但这个时候,看着祝烽铁青的脸色,又有谁敢说话。

    大家都闭紧了嘴,生怕呼吸的声音都会惊扰到他们,全都低着头,只希望自己的身子缩得越小越好。

    祝烽咬着牙:“那你们刚刚又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船里没有人?”

    南烟道:“刚刚,是下船去晒干衣裳,顺便找路回去。”

    “……”

    “不过没有找到,眼看着天色晚了,就又回来,打算休息一晚,明天再找路回去。”

    祝烽眯着眼睛看着她:“你,还想着回去?”

    南烟平静的一笑:“当然。”

    “……”

    “毕竟,心平还在营地里,妾当然还想要回去的。”

    祝烽的拳头都握紧了,平整的指甲硬生生的掐着掌心,原本不痛,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刺痛。

    他脱口而出:“若没有心平,你是不是就——”

    “……!”

    南烟一怔,抬眼望着他。

    而祝烽自己也意识到说了什么,立刻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为什么,别的嫔妃,哪怕是还在得宠的嫔妃,出现这样的事,在自己的面前一定是谨小慎微,生怕一句话不对惹得自己生气,可她,却像是完全不在乎。

    反倒自己,像是被她拿捏着。

    这种感觉,让祝烽又愤怒,却又无法不压抑。

    他只能拼命的控制住自己:“真的是这样吗?”

    南烟说道:“难道,皇上认为妾与黎指挥使还做了其他什么,欺瞒皇上吗?”

    “……”

    “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妾万万不敢。”

    “……”

    “请皇上明察。”

    她口中说“万万不敢”,但眼前,却完全是淡漠和不屑,仿佛就算真的在这里砍了她,她也不会再有什么情绪。

    难道,那一晚,她将那把短剑还给自己,就真的——

    真的,要断了吗?

    越是这样想,祝烽的心中越是无法宣之于口的烦躁,连眼睛都有些发红。

    幸好这个时候,叶诤上前一步,轻声说道:“皇上,既然贵妃娘娘已经回来了,也是一件好事,就不要再多计较了。”

    “……”

    “现在天色已晚,周围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野兽出没,为了皇上的安危着想,不如就赶紧回到营地去吧。”

    祝烽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围的人。

    半晌,哑声道:“起驾!”

    “是。”

    周围的人领命,都纷纷翻身上马。

    南烟看了周围一眼,便转身往队伍的后面走去,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祝烽的声音。

    “你给朕过来!”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