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383章 娘娘这样子不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冯千雁眉头一蹙。

    “皇上,不是一直在御书房吗?”

    含香轻声说道:“前阵子皇上的确一直都在御书房里,可这几天,奴婢听说,皇上每天到傍晚的时候都会离开御书房,在后宫走一阵子。”

    “哦?”

    冯千雁一听,眉头就拧了起来。

    祝烽离开御书房到后宫来了,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而且,自己怀着身孕,他就算不留宿建福宫,至少也该来看看,可自从回到北平之后,他来看自己的次数少得可怜。

    他若没来这里,那他去了哪里?

    冯千雁道:“他去了哪个贱人那里?”

    含香轻声道:“皇上也没去别的宫,而是去——冷宫了。”

    “什么?”

    “奴婢听说,他每天过了酉时,就会到冷宫那边去一趟。”

    “……”

    听到冷宫两个字,冯千雁的手脚都凉了一下,她沉声说道:“他——皇上他,他进冷宫去见,去见那个女人了?”

    含香道:“就是这点奇怪,皇上虽然去了,但并没有进入冷宫。”

    “什么?”

    “他只是在冷宫门口站着,有的时候站一站就走,有的时候一连站几刻钟,动都不动。”

    冯千雁的面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含香轻声道:“娘娘,你看皇上这是要做什么,他是想要让贵妃出来吗?”

    “……”

    这句话,虽然只是她的一个猜测,却像是一个最可怕的噩梦。

    冯千雁原本已经手足冰凉,这个时候猛地打了个寒颤。

    绝对不行!

    他们好不容易,想了那么多办法,才将贵妃斗倒,好不容易她不在眼前,自己又怀上了龙种,连那位曾经的宁妃都对自己又嫉又恨却又无可奈何,也有皇后护着,正是前途大好的时候。

    怎么能让她再出来,碍自己的事呢!

    想到这里,她脸色铁青。

    因为靠得很近的缘故,含香都能听到她的一口牙咬得咯咯作响,两边额头上青筋都爆了起来,虽说女子怀孕之后,脾气会变得不好,但这位娘娘喜怒无常之外,更添了几分狰狞,让她惊恐不已。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冯千雁撑着扶手起身,狠狠道:“走,去冷宫!”

    说着,就要往外走。

    可含香急忙拦住了她,轻声说道:“娘娘去那里做什么,现在又不能进去。”

    “不能进去?”

    “是啊,皇上已经下了旨,除了皇后娘娘进过两次,其他的,就只有皇上身边的人能进出,别的人想要进出冷宫,都被拒之门外了。”

    说着,她附到冯千雁耳边,轻声道:“连惠妃娘娘有一次想去,都没能进。”

    “……”

    听到她这么说,冯千雁又咬着牙,扶着扶手坐了下来。

    她面色狰狞中更透着一点狠意,咬牙道:“难道就真的,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娘娘息怒。”

    含香出了一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护着她坐下,轻声说道:“不管怎么样,现在娘娘身怀龙种,就已经是这宫中最受宠的妃嫔了,还怕她一个在冷宫的贵妃做什么?娘娘最近,只管护好孩子,等再过几个月,皇子降生,到那个时候,皇上的眼里还能看到她们谁呢?”

    听到她这句话,倒是让冯千雁心安了不少。

    但她随即又皱着眉头说道:“可离生产还有好几个月,之前秦若澜那个贱人就想要暗害本宫,幸好皇后娘娘出现了,接下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盯着本宫的肚子呢,偏偏——”

    她说到这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肚子。

    偏偏,最近肚子又一直不安稳。

    含香不停的安慰她:“娘娘且放宽心,放宽心。”

    不过,就像是不管别人怎么劝慰,冯千雁的心中始终纠结不定似得,好不容易放晴了一两天的天空,这个时候又开始阴云密布了起来。

    到了晚上,哗啦啦的声音惊醒了不少人的梦。

    南烟裹着被子,听着窗外的瓢泼大雨声,虽然小扣子早就送了厚实的棉被进来,冉小玉他们也提前几天就晒好了被她铺上,但,在这样清冷的冷宫里,即使身上盖着厚实的棉被,她还是忍不住有一种寒意顿生的感觉。

    睡了一整晚,第二天早上起来,手脚还是冰凉的。

    彤云姑姑进来服侍的时候,就听见她又在咳嗽。

    而且,比前两天咳得更厉害,

    咳到最难受的时候,她拉过痰盂来,一吐就吐了半天。

    彤云姑姑坐到床边,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一边皱着眉头着急的说道:“怎么回事?前两天都好些了,怎么今天越咳越厉害了?”

    南烟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御药房给的药剂不对?”

    “这,总不会吧。”

    南烟自己拿出手帕来擦了擦嘴角,示意她给自己倒杯水来漱口,道:“再说了,再好的药也不是老君的仙丹,哪能那么灵验的?”

    听到她这么说,彤云姑姑叹了口气。

    但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

    南烟又安慰她道:“可能是因为我昨天晚上踢被子吧。”

    “踢被子?”

    “是啊,半夜被冻醒了,才又盖了起来,只怕是——”

    “娘娘你怎么搞的!”

    彤云姑姑看着她咳得两眼通红的样子,气得自己都在发抖:“这么大的人了,睡觉还踢被子?不行,今天晚上让奴婢来这里守着你。”

    南烟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只能苦笑着答应了。

    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瓢泼大雨慢慢的变成了绵绵阴雨,却是淅淅沥沥的下了两天还没停,屋檐下的青石板被雨水冲刷得一尘不染,可南烟的病,不但没好,反而加重了。

    到了第三天,她咳得嗓子都哑了,傍晚时分,发起了高烧。

    而且,这一病,就来得如山到。

    高烧烧得她全身滚烫,嘴唇苍白,整个人几乎都失了神智,昏迷不醒,却还一直喃喃的念叨着,仿佛在叫爹娘,又好像在叫什么玉。

    一看到她这样,彤云姑姑急了。

    红着眼睛跟冉小玉说:“娘娘这样子不对,得赶紧让太医过来看看,得去叫人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