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1397.第1397章 吃错药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南烟望着他,乖乖的张口。

    咕噜的一声,刚刚喝进去的药又被吐回了碗里。

    等到她吐出来,祝烽一直绷着的一口气才总算松缓了下来,这时,汪白芷他们也急匆匆的赶了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皇,皇。”

    祝烽又瞪了南烟一眼,这才松开了拧着她脸的手。

    头也不回的道:“汪白芷,你过来尝——过来看看,这是什么药!”

    “是。”

    汪白芷立刻前,接过药碗,当然也不可能像之前一样还去尝,也不用尝,他只一闻闻出来了。

    “皇,这是安胎药!”

    “什么?!”

    他的话音一落,跪在地的念秋惊得低呼了起来;而正好,刚刚还在外面忙碌,看到祝烽他们突然回来,也急忙赶过来的彤云姑姑,刚刚走到门口,也被这句话吓得瞪大了双眼。

    她连请安都忘了,急忙奔过来。

    “这——”

    望着汪白芷手的药碗,再一闻。

    顿时大惊失色。

    这碗药,真的是安胎药!

    彤云姑姑这个时候人都有些懵了,看看那药碗,再看看脸色苍白,眉头微蹙的南烟,不安的道:“怎么会这样?娘娘喝的不是附子汤吗?怎么会变成安胎药?”

    祝烽和汪白芷对视了一眼。

    别人还不知道,他们两现在,已经明白过来。

    贵妃的附子汤,和宁妃的安胎药,被换过了。

    彤云姑姑急忙又走到南烟的身边,焦急的问南烟:“娘娘,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南烟摇摇头:“没有啊。”

    安胎药虽然不是她需要的附子汤,但里面的药材对身体无害,所以即使喝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只是——

    彤云姑姑还有些不知所措,而汪白芷已经前一步,沉重的问道:“贵妃娘娘,你这些日子喝的‘附子汤’,都是这样的吗?”

    南烟说道:“我,我不通药理,也不明白。”

    祝烽看了她一眼。

    汪白芷想了想,道:“附子汤味道辛苦,也是说,很辣嘴;但这一副安胎药,杜仲、菟丝子,还有阿胶的用量较大,所以味道较甘甜。”

    南烟想了想,说道:“我这阵子喝的药,是较甜。”

    “……!”

    汪白芷倒抽了一口冷气。

    彤云姑姑也白了脸:“娘娘,你喝的,一直都是安胎药啊!”

    “真的吗?”

    南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安胎药?怎么会呢?”

    “……”

    “安胎药怎么会送到我这里。”

    祝烽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众人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刚刚被玉公公他们带过来,已经吓得全身筋骨酸软,跪在地瑟瑟发抖的御药房的小太监。

    祝烽道:“说,这是怎么回事?”

    那小太监已经吓得快要厥过去了,连连磕头:“皇,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只是在御药房负责送药的,每次药煎好了之后,会放到桌,奴婢是按照托盘里的牌子来送。那牌子,的的确确写得很清楚,是贵妃的药啊!”

    他一边说,一边磕头。

    咚咚咚的声音,震得整个寝宫都在响,不一会儿,额头磕出了血。

    看他的样子,好像的确不知道。

    可祝烽心头的怒火,不会因为他们的“不知道”,此熄灭。

    他寒着脸,先对汪白芷说道:“这副药对她有什么影响?”

    汪白芷急忙说道:“回皇的话,虽然药不对症,但安胎药的药剂大多都是对女子身体有益的,所以贵妃娘娘喝了那药,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那她怎么还病成这样?”

    “药不对症,附子汤才是驱寒止咳的良药,这副药并没有这样的药效;再加,娘娘前些天又受了风寒,病加病,——”

    祝烽的脸色一沉。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皇后娘娘驾到。”

    听到这个声音,寝宫内的众人都纷纷起身,南烟也抬起头来,只见许妙音带着几个宫女,从外面款款走了进来。

    众人立刻跪拜:“拜见皇后娘娘。”

    许妙音径直走进来,一眼看到南烟躺在床,但她还是先对着祝烽跪拜下去。

    “妾拜见皇。”

    祝烽低头看着她:“平身。”

    “谢皇。”

    “皇后今天怎么过来了。”

    “哦,妾一大早听说,贵妃到了皇的寝宫,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说着,她走到床边:“妹妹,你怎么样?”

    南烟抬头看着她,刚要说话,又止不住的轻咳了两声,好不容易止住,才轻声道:“妾失态了。皇后娘娘,妾没什么要紧的,只是——吃错药了。”

    “什么?”

    “御药房弄错了妾的药,妾一直喝着安胎药。”

    “安胎药?”

    许妙音眉头一皱,立刻明白过来什么:“宁妃的安胎药?”

    “正是。”

    南烟说道:“刚刚太医才说,药不对症,所以妾这些日子一直为寒症所苦。”

    “这,怎么会这样?御药房的人也太马虎了,连这样的错都犯!”

    许妙音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满面怒容,回头瞪着跪在地的那个小太监,怒道:“你是御药房的人?”

    那小太监额头的血都流到脸了,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面对皇后的愤怒,更是吓得全身颤抖如筛糠一般,连连道:“皇后娘娘饶命,奴婢真的不知啊。”

    许妙音怒道:“把御药房的人给本宫叫来!”

    一听这话,那小太监倒是松了口气。

    毕竟,如果自己继续留在这里,错的是自己,但让他去把御药房的人叫来,查的是别人。

    于是,立马从地站起来,要往外走。

    但祝烽却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不过,不等他的话出口,一旁靠坐在床头的南烟已经说道:“皇后娘娘是该治一治御药房的人,连这样的错都能犯。若那一天送来的是毒药,妾岂不是死得冤枉?”

    “……”

    那小太监更是一溜烟儿的跑了。

    而听到她这么说,祝烽后面的话有些说不出来,只微微蹙眉,转头看了她一眼。

    却见南烟不动声色,只掖了掖被角。

    那小太监跑出去,到御药房去传了话。

    但消息更快的,在宫各处传开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