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1399.第1399章 阴差阳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许妙音这个时候有些着急了:“那,那宁妃喝了这种药,她腹的孩子——”

    她最紧张的还是这个。

    不过,反倒是祝烽,显得很淡然,即使听到彤云姑姑和汪白芷说附子这味药是孕妇的禁药的时候,脸也没什么表情。

    众人看着这一点,心里都有些疑惑。

    这时,汪白芷立刻说道:“皇后娘娘,虽然附子汤是孕妇的禁药,不过,这碗附子汤里,几乎没有附子。”

    “什么?!”

    一言出,又惊得众人目瞪口呆。

    许妙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没有?”

    “没错,”汪白芷点点头,说道:“微臣刚刚闻过了。平日里附子汤的药剂里,附子的重最大,和这一碗药里,附子的用量极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

    “所以,每一天送到建福宫宁妃娘娘手的,都是一碗没有附子的附子汤。”

    “……”

    众人都相继倒抽冷气。

    一时间,大家心情复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眉毛官司打得火热,却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一会儿,许妙音才说道:“怎么会这样?”

    她说着,又看向已经瘫倒在地的御药房提督太监陈公公,怒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公公汗如雨下,这个时候反倒清醒了一下,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的确是接了太医院的单子,宁妃娘娘和贵妃娘娘的药单都发放下去,让他们两个人去抓药。这——怕是要问他们。”

    说着,伸手指了一下跪在自己身后的两个近侍。

    许妙音道:“你身为御药房总管,这些事情问你,你却只知道推到别人身,要你何用?”

    “娘娘恕罪,娘娘恕罪!”

    那陈公公连连磕头,而许妙音已经看向跪在他身后的那两个近侍。

    一个潘德义,一个从安平。

    这两个人此刻也是面如土色,跪在地瑟瑟发抖。

    许妙音寒声道:“你们不说,还要本宫来问吗?”

    话音一落,那从安平急忙磕头道:“皇后娘娘,宁妃娘娘的安胎药的确是交到了微臣的手,微臣每天都照着单子抓药,亲自守着熬药,不敢有丝毫懈怠啊!”

    “那药煎好之后呢?”

    “药煎好之后,放在御药房的桌案,从抓方子到药煎好,都有专门的牌子,微臣也是每天都记着把牌子放在面。”

    “附子汤呢?”

    “那附子汤,附子汤是潘大人在管。”

    他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叫潘德义的近侍的身。

    只见这个人生得尖嘴猴腮,一对老鼠眼,被人一看,他的冷汗如浆,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许妙音道:“潘德义?贵妃的附子汤,是你配的?”

    “是,是小人配的。”

    “那这附子汤没有附子,是怎么回事?”

    “……”

    “说!”

    许妙音平日里难得发火,这个时候低喝一声,吓得着潘德义差一点从地跳起来。

    他急忙磕头道:“皇后娘娘饶命,微臣,微臣平日里都是按照方子抓药,不知怎的——”

    “不知怎的?你以为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能免去你的罪过吗?”

    “不敢,微臣不敢!”

    “那你自己看看!”

    许妙音一边说,一边对着汪白芷递了个眼色,汪白芷立刻将那一碗没有附子的附子汤送到他面前,许妙音道:“给贵妃娘娘的附子汤里,为何会没有附子?”

    “这,这——”

    那潘德义慌张得一双老鼠眼四处望。

    目光一溜,溜到了站在前面不远的人群,惠妃吴菀和安嫔高玉容的身。

    两个人的脸色也沉着,对着他皱了一下眉头。

    那潘德义低着头道:“可能,可能是微臣,一时不察……”

    “一时不察?”

    他的话没说完,一直安静的坐在床头,一言不发的南烟冷冷道:“一时不察,也应该只是一时吧?那且问问建福宫那边,宁妃娘娘是不是只有今天一天才喝着这一碗没有附子的附子汤?”

    她一开口,众人都不敢说话了。

    毕竟,大家现在还有些弄不清楚皇帝的态度,之前明明已经将她打入冷宫了,现在突然又接出来,而且还是住在皇帝的寝宫里。

    更要紧的是,她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完全操纵着局面。

    贵妃这是要复宠了?

    若真是这样,只怕今天这件事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将来的后宫,还不知道要如何的翻天覆地呢。

    被她这样一问,那潘德义也不敢开口。

    汪白芷急忙说道:“贵妃娘娘说得是,刚刚微臣才从建福宫回来,也问清楚了,宁妃娘娘这些日子喝的,都是这样的汤药。况且——”

    “况且什么?”

    “况且,若真的按照正常的药剂,喝了这么多天大剂量的附子汤,宁妃娘娘此刻,只怕也不能这样平静了。”

    听到这句话,许妙音又是惊愕,又是庆幸。

    惊的是,居然有人在御药房内如此玩忽职守;幸的是,幸好这人的玩忽职守,阴差阳错,才保住了宁妃肚子里的孩子。

    在这时,吴菀凉悠悠的说道:“这么说来,阴差阳错的,潘大人还救了宁妃娘娘呢。”

    她这话,既是在劝解,口气又有些复杂。

    众人听到这话,都看向她。

    吴菀说道:“若不是潘大人不小心减少了附子汤里附子的剂量,只怕现在宁妃娘娘真的受害了。”

    “……”

    “这么说来,倒也是因祸得福,可以将功补过了。”

    她的话音一落,坐在床的南烟笑了起来。

    “惠妃这样宅心仁厚,真是难得。”

    吴菀的脸色一沉。

    她说自己难得宅心仁厚,也是暗说自己平日里都是铁石心肠,顿时有些恼怒,正要前反唇相讥,幸好高玉容一把拉住了她。

    高玉容陪笑道:“贵妃娘娘说得是,毕竟,万事以和为贵嘛。”

    南烟也笑了笑:“是啊,万事以和为贵。”

    “……”

    “可玩忽职守,是能和,能贵的吗?”

    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也都变得玩味了起来,大家也分明看出来,是两边在角力。

    惠妃在帮潘德义求情,而贵妃,要收拾潘德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