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404章 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冯千雁咬着牙,说道:“你们说,是不是冷宫里那个jiàn rén搞得鬼?若不是如此,她又怎么会被皇上接出来,现在,还住到皇上的寝宫里,一直都不离开?”

    含香到底还是更小心一些,她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

    确定外面没有人,这才又走回到宁妃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这两天,宫里宫外的人都在议论,大家都说,是贵妃在搞鬼。”

    “”

    “她故意让人把药换了,这样,她就好装病,让皇上把她接出来。”

    “”

    “这个女人,可真的好心机。”

    听到她这么说,冯千雁更是怒火中烧。

    倒是一旁的琴儿,小小声的说道:“不过说起来,咱们娘娘运气也真是好,若不是御药房的人玩忽职守,让那碗附子汤里没有附子,娘娘现在就”

    “浑说什么?!”

    听到这话意味不祥,含香怒瞪了她一眼,琴儿吓得立刻缩了缩脖子。

    含香又急忙安抚冯千雁道:“娘娘这是吉人自有天相。”

    “”

    这一回,冯千雁倒是冷静了下来。

    她想了想,冷笑道:“自然也是本宫吉人有天象,不过,怕是也有人看不惯那个jiàn rén,想要暗害她才是。”

    “娘娘的意思是”

    “附子汤附子汤,一副药里最要紧的就是附子汤,少什么都可以,怎么会独独少了附子呢?”

    “所以,那个潘德义是故意的?”

    “只怕是有人交代,才会这么着。”

    含香眼珠转了转,立刻明白过来:“惠妃娘娘他们”

    冯千雁道:“看来,也不能小瞧了他们。惠妃现在的品级原本就不低,听说,她的兄弟现在又得皇上重用,只怕她还要嚣张一阵子。”

    想到这里,她又一阵暗恨。

    自己的父兄也在朝中任职,偏偏都是在些无关紧要的位置上,也没机会立功,所以,没有办法进入皇帝最核心的内阁当中。

    否则,自己一定还有机会再上一层的。

    现在,别人都靠不上,唯一能靠的,就是自己了。

    她伸手轻轻的抚向了自己的肚子已经五个多月,她的肚子已经显怀,现在,她真的巴不得明天就分娩,立刻生出一个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皇子出来。

    可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让她心有余悸。

    更有一点不安,始终留存在心里。

    正在这时,小多子从外面跑了进来,说道:“娘娘,太医来为你诊脉了。”

    一听这个,冯千雁的眼睛亮了一下。

    她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自从那次的事之后,太医院也随之整顿了一番,现在来给自己诊脉的,是太医院院使邵仁。

    此人四十来岁,医术高明,刚刚被提拔到太医院不久。

    急于立功表现,却苦无机会。

    他手里提着药箱,走进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冯千雁行了个礼。

    “微臣拜见宁妃娘娘。”

    “邵太医,劳烦你了。”

    “微臣分内之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熟练的拿了小软垫给冯千雁垫着,又用一块丝帕小心翼翼的覆在她的手腕上,为她诊脉。

    冯千雁微笑着看着他,说道:“这些日子,可辛苦邵太医了,本宫有东西要赏你。”

    “啊?”

    邵仁愣了一下,只见冯千雁对着含香递了个眼色,含香急忙转身到内室,不一会儿,拿了一张银票出来,放进了邵仁打开了盖子的药箱里。

    一看那银票的额数,邵仁的眼睛立刻亮了一下。

    但他还是推辞道:“这,无功不受禄,微臣岂敢受娘娘这么重的赏?”

    冯千雁又对着含香他们使了个眼色。

    含香会意,立刻领着琴儿退了出去,内室便只剩下他们两,冯千雁微笑着说道:“当然,不会让你无功受禄的。其实,本宫想要知道一件事。”

    “娘娘有什么,尽管问。”

    “附子汤本宫若真的喝了附子汤,对本宫,对本宫腹中的孩儿,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一听这话,邵仁的心微微一动。

    抬起头来,对上了冯千雁暗藏深意的眼睛。

    另一边的延禧宫。

    这几天几乎都没什么动静的左殿,总算门窗敞开了,小宫女弄琴出去转了几圈,回来之后对着秦若澜笑道:“娘子,没事了。”

    “哦?”

    “奴婢打听清楚了,换药的事御药房的人没有一个人承认,皇上龙颜大怒,将御药房的人全都处置了。”

    “这样的吗?”

    秦若澜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点喜色。

    但下一刻,又慢慢的皱起了眉头。

    小怜捧了一杯茶送到她手里,轻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了了,娘子还在担心什么呢?”

    “”

    秦若澜沉默了许久,喃喃自语般的道:“这,不是皇上的处事风格。”

    “什么?”

    “皇上出身行伍,任何事情都要弄得一清二楚才会处置,又怎么会没查出什么来,就直接将整个御药房的人都处置了呢?”

    “”

    “这太不像往常的他了。”

    小怜和弄琴都有些疑惑。

    半晌,弄琴俯身下来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娘子,皇上是不是知道了,这件事是娘子做的,所以,有意包庇娘子啊。”

    听到她这么一说,秦若澜的心都跳了一下。

    她抬起头来:“是吗?”

    弄琴原本也只是这么一猜,但见她这样又惊又喜的表情,尤其想到这些日子,皇帝几乎都没到延禧宫门口走过一趟,她难免心中又是寂寞,又是落寞。

    如今一句话就让她欣喜若狂,弄琴便索性安慰她:“一定是这样。”

    “”

    “要不然,皇上还能对其他的哪个人这样宽容呢?”

    “”

    “也只有对娘子你,才会如此了。”

    听到他们这么说,秦若澜又喜又悲,哽咽着说道:“若真是这样,那倒罢了。我也不求别的,只要他心中还有我,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心满意足了。”

    弄琴和小怜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松了口气。

    弄琴又轻声说道:“那接下来,娘子打算怎么做呢?”

    “”

    一提起这个,秦若澜满眼的柔情似水渐渐化作了寒冰,更化作了寒冰凝结的zhēn ci,冷冷道:“没想到这一次,阴差阳错的,竟然让宁妃逃过一劫。”

    “”

    “可我,不会死心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