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454章 皇后来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你说什么?!”

    消息传到建福宫,冯千雁的脸上,因为听说秦若澜已经被打入冷宫,在里面吃尽苦头的消息而浮起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就听到了邵仁重伤的消息,顿时了脸色大变。

    她猛地起身:“怎么会这样?!”

    小多子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听说,邵太医进宫来了一趟,正要离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从东门那边一个石阶上滑了下去。腿摔断了。”

    “那,他还能够动吗?”

    “刚刚太医院的人把他抬过去了,说是骨头伤着了。”

    “”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几个月,都得在家里歇着了。”

    “这”

    冯千雁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哎唷!”

    她扶着肚子,露出了痛楚的表情。

    身后的含香和琴儿吓坏了,急忙上前扶着她坐下,含香说道:“娘娘,你怎么了?”

    冯千雁咬着牙,额头上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疼!”

    “这,这该怎么办?”

    含香顿时慌了神。

    原本之前,她的胎儿就一直不稳,因为这些日子邵太医以烧艾之法为她催产保胎,才一直稳着,可是,秦若澜来建福宫大闹过之后,那几天为了不引人疑心,邵太医一直没过来。

    烧艾之法一停,宁妃不时的就会感到腹痛,但也只能忍着。

    原本想到风头过了,再让邵仁来看看。

    没想到,今天就传来了他受伤,需要养病的消息。

    眼看着冯千雁痛得冷汗直冒,嘴唇都有些发白了,含香吓得急忙说道:“娘娘,要不要再让太医院派人过来看看。”

    “不行!”

    虽然痛得钻心,但冯千雁还是坚持着,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绝对不行!”

    她跟邵仁合谋,使用烧胎之法催产保胎,在宫中是禁忌之法。

    如果让别的太医来为她请脉诊治,立刻就会查出来。

    到那个时候,只怕她的罪名不小!

    她咬着牙道:“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可,可是”

    含香还想要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外面又匆匆的跑来了一个守门的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说道:“皇,皇后娘娘领着汪太医来了。”

    “什么?!”

    他们对视一眼,顿时都慌了神。

    冯千雁眼珠一转,急忙说道:“扶我shàng g。”

    “是,是。”

    含香他们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但她怎么吩咐,他们自然怎么做,立刻扶着她上了床,连衣裳都被脱就把被子拉上盖好,冯千雁又让他们放下帷幔,然后说道:“就跟他们说,本宫睡了。”

    “是。”

    做完这一切,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皇后许妙音,身后跟着两个宫女,还有太医院的汪白芷走了进来。

    含香他们急忙上前行礼:“奴婢拜见皇后娘娘。”

    许妙音说道:“宁妃呢?”

    含香道:“娘娘她,她还在睡。”

    “还在睡?这个时候了还在睡?”

    “皇后娘娘恕罪,自从那天秦娘子到我们宫里大闹之后,娘娘气得动了胎气,几天都没有睡好。今天,今天好不容易躺下补眠,睡得有些沉。”

    “哦”

    “奴婢立刻去叫醒她。”

    听到她这么说,许妙音也只能抬手阻拦道:“罢了,她好不容易睡一会儿,就不要吵醒她。”

    含香在心里松了口气:“是。”

    于是,又退了回来。

    许妙音慢慢的走进延春阁,看了看里面,床帏都垂了下来,安安静静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轻声道:“睡了多久了?”

    “睡了大概有,有一刻钟了。”

    “嗯。”

    含香急忙扶着皇后坐下,又奉上了热茶,轻声道:“不知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皇后自然不会和她说话,坐下之后,只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站在许妙音身后的宫女淳儿上前说道:“今天邵太医进宫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要在家里养伤一阵子,之前一直都是邵太医为宁妃娘娘安胎的,今天不能来了,皇后特地换了汪太医,今后为宁妃娘娘请脉,今天,也特地过来看一眼。”

    这时,旁边传来“哐啷”一声。

    大家转头一看,却是小宫女琴儿脸色苍白,不小心撞到桌角了。

    许妙音蹙起了眉头。

    含香立刻道:“你怎么的,这么美规矩呢?”

    琴儿急忙跪下:“奴婢该死。”

    含香也跪在许妙音面前,说道:“皇后娘娘恕罪,她不懂事,也常惹宁妃娘娘生气。”

    “”

    许妙音看了他们一眼,倒是淡淡的:“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

    大家再起身,含香对着琴儿摆了摆手,琴儿立刻退到角落里去,不敢再有动作。

    气氛,有些冷了下来。

    许妙音没有再问他们什么,也不再说话,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喝茶,看样子,好像是要等着宁妃醒来似得。

    含香满头大汗,转头看着里屋的床。

    床帏仍然是纹丝不动。

    刚刚宁妃痛得那么厉害,现在一动不动的睡在床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形。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许妙音一直坐着,含香为她的茶杯续水了两次,连茶叶都喝淡了。

    当含香又一次上前来添水的时候,一边倒水,一边心乱如麻的看着床帏,突然手一抖,茶水泼到了桌上。

    她吓得急忙跪下:“奴婢该死,皇后娘娘恕罪!”

    许妙音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晃荡的茶水。

    半晌,只淡淡一笑。

    “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起来吧。”

    含香这才小心翼翼的起身,却见许妙音也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袖,说道:“看来,你家主子是太累了,本宫也等不到她醒来。汪太医,咱们就先走了吧。”

    汪白芷一直没说话,只静静的站着,这个时候才开口:“是。”

    含香又小心的送他们到了门口。

    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都走远了,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急忙跑回延春阁,一把撩开床帐,就看见冯千雁脸色苍白,汗水几乎将衣裳头发都浸透了,虚弱的卧在那里。

    “娘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