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466章 她死了就死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可是,今天,气氛有些不一样。

    南烟一走近,就看到几个守着这里的嬷嬷站在门口,一脸惊恐的表情,南烟不解的道:“怎么了?”

    “贵妃娘娘。”

    那些人看到她,都立刻跪了下去。

    南烟道:“出什么事了吗?”

    其中一个嬷嬷一只手颤抖着指向那大门洞开的房间,轻声道:“她,她——”

    “……!”

    南烟的眉头一皱,立刻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上前去。

    刚一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身影从房梁上吊下来,在眼前晃荡。

    “啊——!”

    南烟吓得发出了一声惊呼,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一只脚踩在台阶口,差一点仰倒下去,幸好身后的冉小玉一个箭步冲上来,伸手护住了她。

    “娘娘小心!”

    “凤姝,凤姝——”

    南烟的脸色骤然苍白,睁大眼睛望着里面。

    冉小玉也抬起头来,就看见凤姝竟然在房中上吊,一条用破布连起来的绳索越过房梁,结束了她的一生。

    南烟的手脚发软,几乎都要跌倒下去,幸好冉小玉一直扶着她,又回头对周围的人说道:“还不赶紧把她放下来!”

    “是,是。”

    那些人立刻进去,搭着凳子将凤姝解了下来。

    她的尸体,已经僵硬。

    南烟颤抖着走了进去,看着她苍白中透着青灰的脸色,眼睛睁得很大,好像还在不甘的看着世间她留恋的一切,但是,现在,不管是什么出现在她的眼前,她都不知道了。

    南烟哑声道:“怎么会,这样?”

    冉小玉立刻回头对着那几个守着的人说道:“怎么回事?快说!”

    几个老嬷嬷跪在眼前,其中一个领头的颤颤巍巍的说道:“回贵妃娘娘的话,奴婢们也是每天早上过来给她送早饭,顺便看看她有没有乱闹,结果一开门,就这样了。”

    南烟道:“昨晚,有没有人来过?”

    “这——”

    几个人面面相觑。

    南烟立刻就明白过来。

    昨晚那么大的雪,他们自然不会冒雪到这里来看护凤姝,自然都是躲在自己温暖的房间里度日的。

    而凤姝……

    她就在这样寂静,有寒冷的夜晚,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不一会儿,收尸的人就来了。

    祝烽也来了。

    原本,冷宫里死一个罪妇,对他而言根本是无需知晓的小事,只是,因为贵妃也在场,旁人才跟玉公公说了一声,而玉公公一说,祝烽立刻就丢下政务来了。

    看到雪地里南烟僵冷的样子,他走过来。

    “怎么了?”

    南烟急忙回头看向他,目光还有些呆滞的:“皇上……”

    祝烽转头看了一眼。

    已经有人来验了尸,验明正身之后,拿了一床破旧的褥子裹着尸体,匆匆的抬走了。

    这个地方,连死气都不剩下,只有雪地上凌乱的脚步。

    和一地的荒凉。

    风吹过,卷着雪沫吹到了他们的脸上,带来的细碎的痛痒,再一会儿,就有些麻木了,祝烽伸手牵着南烟的手,道:“这里冷,先回去再说。”

    “……是。”

    南烟有些僵硬的,被他拉着往外走。

    走到外面的大路上,南烟又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不是看凤姝的房子,而是看后面不远处,秦若澜住的那一间房。

    大门虚掩着,里面,仿佛有人影晃动。

    可是,祝烽连头也没回,就带着她出了冷宫。

    祝烽一直牵着她的手,出了冷宫之后,也没有回翊坤宫,而是到了他的寝宫。

    里面的地龙烧得很暖,南烟刚刚在冰天雪地里,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冻成冰了,一走进去,蓦地有一种从地狱回到人间的感觉。

    她哆嗦了一下。

    祝烽按着她坐到卧榻上,小顺子腿脚快,立刻捧了热茶过来。

    南烟却连手没抬一下,只愣愣的坐在那里。

    一双眼睛有些发直。

    小顺子站在旁边,看着她这样,担心的说道:“皇上,娘娘刚刚到那个腌臜地方去,不会——不会撞客了吧?”

    听到这话,南烟顿时抬起头来,苦笑着道:“胡说什么。”

    小顺子立刻低下头去。

    “娘娘恕罪。”

    “好了,你出去吧,别进来打扰朕。”

    “是。”

    小顺子将茶放到一边,乖乖的退了出去。

    祝烽这才伸手捧着她被冻得凉透了的脸颊,道:“吓到了,还是——”

    南烟摇了摇头,要说死人什么的,她是跟着祝烽上过战场的,什么样的死法没见过,只是一个上吊的,对她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可她昨天才见到凤姝,而且,她的身上还有自己想要的答案,今天,凤姝就上吊了。

    只是一个晚上。

    她到底是自己上吊的,还是——

    南烟有点不敢往下想。

    感觉到她的战栗,祝烽又捧着她的脸,轻声道:“嗯?”

    南烟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他,努力的掩藏自己眼中的疑惑和矛盾,只轻声说道:“也不是,只是,昨天才看到她,今天她就死了,妾有些,有些——”

    南烟虽然不会为凤姝难过,但在震惊和疑惑之外,也的确,有些感伤。

    也许是——

    兔死狐悲?

    又或者,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消逝,身而为人,总还是会有一丝恻隐之心的。

    南烟一时间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只觉得心里千头万绪,而祝烽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个当一件事,对他而言,眼前的才是重要的,至于其他的人,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说道:“好了,她死了就死了,别再多想了。”

    “……”

    “朕正好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南烟抬起头来:“皇上有什么事要交代?”

    祝烽道:“马上要到心平的生日了,这阵zi gong中一直都是死气沉沉的——”

    说到这里,看了南烟一眼。

    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死气沉沉的。

    “朕打算办一场宴,给她热闹一下。”

    南烟一听,急忙说道:“这不行。”

    祝烽皱起眉头:“为什么?”

    “她才多大,这么小就办宴席来庆祝生日,皇上也不怕折了她?”

    祝烽沉着脸:“朕的女儿,自然是有福气的,怎么就折了她了?”

    “……”

    “她难道不是大炎王朝的公主,不应该得到宠爱吗?”

    南烟又是一阵头疼。

    他们两如果说还有什么矛盾,大概就是在女儿的这件事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