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484章 稚子何辜,生天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他一下子放开了那只小手,就像是碰到了烧红的炭。

    那嬷嬷还不知怎么的,只跪在地上,有些愕然的望着他,轻声道:“皇上……?”

    许妙音坐在他的身边,看到他这个样子,也轻声问道:“皇上怎么了?”

    “……”

    祝烽没有说话。

    但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呼吸乱了,也许连心跳都乱了,那双从来都深邃无底,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睛,此刻闪烁着一点不定的光。

    这是大家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祝烽突然伸手,将这个襁褓从嬷嬷的手中接了过来,那嬷嬷有些愕然的道:“皇上?”

    祝烽道:“你们先下去,准备公主的后事。”

    “……”

    “准备妥当了,朕再把公主送来。”

    看他这意思,是要一直跟已经亡去的小公主待在一起。

    那嬷嬷,连同身后的太医,还有周围的一些妃嫔都有些愕然,按照礼节,皇帝是不应该这么做的,但现在,他却要一直怀抱着已经死去的小公主……

    难道,皇上对这个女儿的逝去,就悲伤至此吗?

    就在众人有些疑惑的时候,南烟上前一步,轻声说道:“皇上痛失爱女,的确是一件憾事,但也希望皇上不要太过悲伤,保重龙体要紧。”

    “……”

    祝烽没有说话,只看着她。

    那目光闪烁,仿佛有许多话要说,但他整个人,又沉默而压抑。

    南烟轻叹了口气,转头对皇后娘娘道:“皇后娘娘,咱们……先退下了?”

    她说的“咱们”,自然是指她自己,和延春阁中其他的嫔妃,但皇后若再一细想就会明白,这个“咱们”,也是包含着皇后自己的。

    这个时候,倒是她来主持大局了。

    许妙音看了她一眼,也会意过来,便起身对着祝烽行了个礼。

    众人也都跟着她叩拜行礼。

    皇后道:“请皇上勿要太过悲伤,保重龙体要紧。”

    然后,便带着众人往外走去。

    就在大家都走到门口的时候,安嫔突然道:“惠妃娘娘,你怎么了?”

    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吴菀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跌倒,幸好她身边的小宫女,还有安嫔伸手扶了一把,才将她扶住。

    许妙音转头也看着她:“嗯?”

    吴菀的脸色有些苍白,只摆了摆手:“没事。”

    说着,便往外走去。

    众人看着她这样,也不好多问,大家都纷纷的往外退去,就在南烟走到门口,正要出去的时候,身后又突然传来了祝烽的声音——

    “南烟。”

    “……”

    南烟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她回头一看,看到这个偌大的延春阁内,刚刚还站着那么多人,仿佛热热闹闹的场景,一下子就走得只剩下他一个孤零零的坐在椅子里,怀中抱着僵冷的,没有生命的小公主,这种凄凉的感觉,令人心碎。

    南烟轻声道:“皇上有何吩咐?”

    “……”

    虽然叫住了她,但祝烽却没有立刻开口,只是回头看着她。

    那目光,显得又复杂,又惘然。

    南烟也看了他一会儿,却是轻声说道:“皇上现在需要安静的待一会儿,妾就在外面服侍,若皇上传召,妾会立刻就来。”

    “……”

    她的意思也很清楚。

    你若不知道该对我说什么,我便不在你眼前乱晃。

    你若要找我的时候,我也会在。

    这样温柔的态度,让祝烽原本已经有些僵冷的心感到了一点俗世的温暖,他看了南烟一会儿,才说道:“你也累了很久了,好好休息一下。”

    这句“累了很久”,说得很沉重。

    南烟看着他,半晌,轻轻道:“……是。”

    她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等到她一退出去,延春阁的大门立刻关上了。

    小顺子守在门口,正在劝说各位嫔妃都先回各自的宫中等候消息,皇后便也下令,让各人回各人的地方。

    皇后自己也准备回永和宫。

    她临走之前,又回头看了南烟一眼,道:“妹妹你——”

    南烟道:“妾先在这边偏殿候着,若无事,妾再回翊坤宫去。”

    许妙音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就让妹妹费心了,皇上如今只怕也就听得进你的话,他若太伤心,妹妹多劝着些。”

    “是。”

    “对了,冯千雁的事……”

    说到这里,许妙音自己也有些迟疑。

    她知道南烟冰雪聪明,未必看不出来她是等着许妙音生下一个皇子,自己将来好有个着落,至于冯千雁,从来都不在她的计划里。

    只是现在说起来,有些尴尬罢了。

    南烟倒是坦然,只笑道:“她的罪行已经显露,只要刑部那边明正典刑,妾就无话可说了。”

    “这是自然。”

    “还有,就是那个太医——”

    “他自然更不会轻饶了,本宫已经派人过去捉拿了。”

    说着,许妙音拍了拍她的手:“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哪里,妾不敢言苦。”

    许妙音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等到她一离开,南烟站在台阶上,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又看见一个身影走到面前来。

    “娘娘。”

    低头一看,却是魏王祝成轩。

    他一脸感激的望着自己,只是这个时候,大概心有余悸的关系,脸色还有苍白。

    南烟笑着走下去,拍拍他的肩膀:“魏王怎么了,有话跟本宫说?”

    “我,我……”

    他们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等走到小路上,魏王一下子对着南烟跪拜下来:“多谢贵妃娘娘!”

    “哎呀,你这是做什么?”

    南烟说着,急忙伸手将他扶起来。

    祝成轩眼睛都有些红了:“多谢娘娘救我。”

    南烟笑道:“是你自己救自己。”

    这孩子已经大了,自己也不用把话说得太明白,祝成轩当然也知道,南烟那么留心延春阁内的东西,只怕早就想到了脱身之法,那个时候,若自己自私自利一些,为了脱罪而诬陷她,恐怕现在,就不是这个情形了。

    说起来,也的确算是——自己救自己。

    祝成轩道:“儿臣看得出来,父皇他,似乎也是这个心思。”

    “……”

    “他不会让娘娘受委屈了。”

    “……”

    听到这句话,南烟的神情微微一凝,只淡淡的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

    这时,心平又凑上来。

    看到她,南烟的心里有些感慨,尤其刚刚里面才死了一个小公主,这两个孩子,更让她感到这个宫中的生死无常,能活下来,已经是很好的事了。

    她对祝成轩道:“好了,天黑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是。”

    “带着妹妹回去,交给奶妈子们,别玩得太晚。”

    “儿臣知道。”

    祝成轩想了想,又问道:“娘娘是要留在这里吗?”

    南烟回头看了一眼延春阁,只点了点头,祝成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似乎是感觉到了她跟皇帝之间的关系有缓和,带着心平高高兴兴的走了。

    等看着她走了,南烟转过头去,玉公公上前来,请她到偏殿休息。

    南烟抬头一看,偏殿那边已经亮起了等。

    点点头,便过去了。

    走着的时候,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像是感叹一般的说道:“这些孩子,看上去活蹦乱跳的,现在看来,他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在这个地方,都像是一个契机。”

    “……”

    “稚子何辜,生天家啊。”

    “……”

    听到她这样的感叹,冉小玉轻声道:“娘娘,你也为那孩子难过啊?”

    “你不难过吗?”

    “这——”冉小玉迟疑了一下,才轻声道:“虽然奴婢讨厌冯千雁,但那毕竟是个小生命,奴婢心里也……”

    南烟轻笑了一声,笑容中虽有苦涩,却也带着一点欣慰。

    “娘娘?”

    “放心吧,你是不是以为,你为那孩子难过,我会不高兴?”

    “……”

    “我并不会不高兴,事实上,我也难过。”

    “……”

    “不管孩子的母亲是谁,那终究是一条小生命,且不说什么物伤其类的话,人之所以为人,与禽兽有别,最要紧的就是四端之心,对这样一条小生命,即使仇怨纠缠,仍能感到悲伤的,便是恻隐之心。”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冉小玉。

    心里笑道:你虽然平日里说嘴,霸王似得一个人,但内心还是很温柔的嘛。

    “嗯?”

    “有这样的心,才是人。”

    “……”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又看向延春阁紧闭的大门。

    连他们,都会感觉到心痛,此刻的祝烽,不知又是怎样的心如刀割呢?

    她叹了口气,慢慢的走到了偏殿里。

    这里倒是已经收拾好了,烧着暖炉,床上的被褥都准备好了,连座椅的垫子也是刚刚换上,崭新绵软,南烟坐下去,稍微叹了口气。

    可眉心,却还是紧蹙着。

    冉小玉给她倒了一杯茶过来,有些不解的说道:“娘娘你既然——”她原本想说,不打算跟皇帝和好,但这话不好说出口,只略了过去,接着道:“为什么又在这里候着?”

    “……”

    南烟沉默了下来。

    目光,却渐渐敏锐了起来。

    冉小玉也感到了什么,道:“怎么了?”

    南烟道:“刚刚,你看到了没有。”

    2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