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485章 不能在这个时候发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冉小玉也感到了什么,道:“怎么了?”

    南烟道:“刚刚,你看到了没有。”

    “什么?”

    “……”

    南烟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低头浅浅的啜饮了一口茶,茶水的滋味微苦,倒是让她原本因为疲倦而有些涣散的精神集中了起来。

    她再三确认,自己刚刚有没有眼花,自己有没有看错。

    但,的确无误。

    她看到了……

    刚刚,当祝烽牵着襁褓中伸出来的那只冰冷的小手,用拇指揉着掌心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小小的掌心里,有一个很淡,淡得几乎不可见闻的胎记。

    月形胎记!

    听到她这么一说,冉小玉吓得顿时瞪大了眼睛,道:“什么?胎——”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意识到了,急忙捂起了嘴。

    南烟也对着她摆摆手,又冲门门口努了努嘴,冉小玉急忙走过去,打开门来往外看了一眼,偏殿周围倒是没什么人,夜深了,除了在延春阁那边还有几个守卫,其他的嫔妃都各自回宫去了。

    冉小玉急忙将门关紧了,然后走回来。

    她神色愕然的道:“娘娘说的是真的吗?”

    南烟苦笑着看了她一眼:“这种事,我骗你做什么?”

    “那之前——”

    “之前,皇上进去的时候,只是远远的看着小公主的尸体,他自己悲伤过度,大概也没想起这件事——不要说他,我也想不到。”

    “……”

    “但刚刚,那嬷嬷抱着小公主离开,皇上牵着小公主的手的时候,我才看到。”

    “……那,皇上看到了吗?”

    “他,当然。”

    冉小玉再一回想刚刚祝烽的反应,也有些明白过来。

    她一时间有些茫然。

    这件事算好还是不好呢?

    但就在她这样一想的时候,立刻又回过神来,高兴的说道:“娘娘,这,这算不算真的为你洗刷冤屈了呢?”

    南烟看了她一眼。

    冉小玉道:“从宁妃怀孕开始,奴婢虽然生气,但也一直希望她能顺利生产,最好就是生个女儿,为娘娘你洗刷冤屈,现在倒好,真的成真了。”

    看着她一下子又转悲为喜的样子,南烟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

    但,只高兴了一会儿,冉小玉又疑惑了起来。

    “可是,不对啊。”

    “什么?”

    “那胎记……咱们心平公主手心里的胎记,刚刚出生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到几个月上也都是黑漆漆的一团,一岁的时候才看到是月亮的形状,为什么这一次——”

    南烟道:“我刚刚也觉得奇怪。”

    “……”

    “不过想一想,宁妃这几个月来一直在用烧艾之法催产保胎,又吃了那么多的药,这孩子的胎记,怕是因为这样,才早早显形的。”

    “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里,冉小玉又叹了口气:“这才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

    南烟听到这话,没说什么,只心里轻叹了一声。

    有的时候,连她也不能不承认,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有些事,不管他们怎么挣扎奋力,到最后,似乎也很难逃过命运的安排,有的时候,明明以为自己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但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所走的,仍然是命运既定的路线。

    这,实在让人感慨。

    至于祝烽……

    一想起刚刚祝烽仿佛被烫了一下手似得,一下子松开了小公主的手,就知道,这件事对他的震撼有多大。

    之前秦若澜告诉他的,都是污蔑自己的话,什么掌心有胎记的女儿拥有倓国皇族的血统,所以自己是与倓国皇族的男子私通生下了心平,心平公主是一个耻辱的象征。

    而现在——

    还正如之前冉小玉所期望的,冯千雁的女儿生下来,真的为自己洗刷冤屈了。

    因为冯千雁从怀孕到生产,宫中都没有倓国皇族的男人出现过,她就算罪恶滔天,也根本不可能有这样与人私通的机会,这个孩子,就是祝烽的亲骨肉。

    也就洗刷了自己的冤屈。

    但同时,也告诉了祝烽,他自己的身世。

    想到这里,冉小玉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说道:“娘娘,皇上知道了这件事,那,那他,他会不会——”

    南烟知道,她一定想起了当初,在大祀坛上,宁王当众攻击祝烽,宣布他的身世,最后差一点将他逼得入魔,也是因此,鹤衣他们才bèi po对他使用了太上忘情。

    而这一次——

    冉小玉道:“娘娘,这就是你今晚要留在这里的原因?”

    “……”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不论如何,他也不能在这里,这个时候发疯。”

    “……”

    “有些事,我还没问清楚呢。”

    听到她这话,冉小玉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这样想,还是嘴硬,可刚刚,当她离开延春阁,看向祝烽孤独寂寥,极度悲伤的背影的时候,她还是清清楚楚的看到,南烟的眼中,流露出的同情。

    大概如她自己所说,人,都是有恻隐之心的。

    不管她和皇帝之间的恩怨如何,可她的心,还是温柔的。

    冉小玉说道:“还是娘娘想得周到。”

    南烟看了她一眼,大概也感觉到她的话中别有深意,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轻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但只怕,也很难做到万无一失。”

    说着,她道:“小玉。”

    “娘娘有什么吩咐?”

    “你随时准备着,若皇上这边的情况有异,不好控制,要立刻把鹤衣大人传进宫来。”

    “那奴婢现在就去?”

    “先不急。”

    南烟抬手阻止了她。

    回想着刚刚在延春阁内,祝烽的反应,倒是要比之前在大祀坛上的时候,平静很多。

    说起来,大概也是因为当初秦若澜的那些话,早已经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一颗种子,现在这件事发生,倒也不算突如其来。

    所以,祝烽是有准备的。

    现在就看,他能否承受这件事带来的冲击了。

    正想着,外面传来了梆子的声音。

    五更了。

    南烟原本身体就不好,今晚闹成了这样,脸上也露出了疲态,头更是隐隐作痛。

    她皱起眉头,轻轻的shēn y了一声。

    “啊……”

    冉小玉急忙说道:“娘娘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些头疼。”

    “娘娘一定是累着了,还是早些shàng g休息吧。”

    “可皇上——”

    “娘娘放心,奴婢听着外面呢,若有任何动静,奴婢会立刻叫醒娘娘的。”

    “……这,也好。”

    南烟听话,便稍事洗漱了一下,shàng g去休息了。

    她原本心事重重,但熬不过身体虚弱,躺shàng g不一会儿便沉沉的昏睡过去。

    整个建福宫立刻安静了下来。

    可是后宫之中却是暗潮涌动,有的人更是彻夜难眠。

    譬如离建福宫不远的重华宫中,就还点着一盏灯。

    惠妃吴菀坐在灯下。

    一旁的高玉容看着他,这样疑惑的问道:“娘娘怎么了?有什么忧心之处吗?”

    她不太明白,今晚的事也算是顺利解决,虽然贵妃没倒,但宁妃生下一个死了的公主,这个麻烦去掉也好。

    “……”

    吴菀难得没有什么喜怒的情绪,只淡淡说道:“你先下去吧。”

    “……”

    高玉容疑惑的看着她,也只能起身告退。

    等到她走了之后,吴菀仍然坐在灯下,只是眉心间的褶皱越来越深。

    她很少有过这样忧虑的神情。

    连一旁服侍的小宫女荷香都走了上来:“惠妃娘娘怎么了?”

    吴菀沉默了一会儿道:“你给本宫把小棋子叫进来。”

    “是。”

    不一会儿,跑腿的小棋子走了进来。

    “惠妃娘娘有何吩咐?”

    吴菀低头看着他,沉声说道:“天亮之后,你想办法传消息给本宫的哥哥。”

    “吴大人?娘娘有话要跟她说?”

    “跟他说,本宫要见父亲大人。”

    “国公?”小棋子愣了,一下说道:“可前阵子国公刚刚离开京城了。”

    “本宫当然知道。”

    内阁建立之后,吴定入阁,吴应求便以年老多病为由,离开京城回了老家,但也才刚走几天,恐怕还在路上。

    吴菀说道:“让他想办法把父亲大人追回来。”

    “……”

    小棋子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这么着急,但看着吴菀难得脸上露出凝重又严肃的神情,也不敢多问,立刻答应道:“奴婢知道了,即可去办。”

    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吴菀坐在卧榻上一动不动,手边的小几上虽然还放着一盏烛台,但那烛光摇曳,反倒让这偌大的重华宫显得更阴暗沉寂。

    吴菀眼中的阴霾也更深了一层。

    |

    夜更深了。

    万籁俱静,建福宫的偏殿中连蜡烛也烧完了,伸手不见五指,冉小玉迷迷糊糊的,只听着南烟绵长而轻柔的呼吸声。

    这呼吸声让她感到安心。

    渐渐的,她也迷迷糊糊的开始打瞌睡。

    就在这时,她听见有人推开了门,随着脚步声一点一点的靠近,一个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在黑暗中响起。

    那呼吸声,带着一点野兽低咆的气息。

    好像一头老虎,慢慢靠近自己的猎物。

    敏锐如冉小玉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忽地直起身来,对着漆黑的大殿沉声道:“谁?!”8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