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509章 遗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前一晚祝烽离开之后,太医院的汪白芷倒是立刻来看了,只说是久坐不起,腰背有些劳损,倒也不是什么大事。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他让南烟这两天稍微走动一下,再辅以汤药,很快就能痊愈。

    于是,这一天,便在苦涩汤药陪伴下度过。

    第二天早上,刚一睁眼,汤药又送来了。

    看着青玉碗里冒出的袅袅轻烟,以及那轻烟弥散开来,散布到空中的苦涩的味道,南烟心里简直苦不堪言,吃过早饭之后,在彤云姑姑的监督下,一口一口的喝完。

    一张脸都皱到了一起。

    她说道:“再喝两碗这样的药,且别说我的腰能不能好,我的病都快喝出来了。”

    彤云姑姑立刻道:“娘娘真是的,哪有这样自己咒自己病的。”

    说着,摇了摇头。

    又转过头来,正要让冉小玉拿一点蜜饯来给她过口,念秋倒是已经很机灵的捧着一盘糖腌梅子上来,南烟急忙拿着吃了,才去掉了嘴里的苦味。

    顿时大松了口气。

    彤云姑姑又说道:“吃过饭之后,娘娘休息一会儿,念秋陪着娘娘在院子里走走吧,昨日汪太医也说了,娘娘这两天得稍微走动走动。”

    念秋立刻答应了,如今,她被南烟训导过几次,做事倒也机警又灵敏,彤云姑姑也能放心很多事情交给她。

    于是,自己便下去忙碌了。

    不一会儿,差不多时间到了,念秋便扶着南烟出了门,翊坤宫原本就不小,前面的院子十分宽敞,加上一大早就有人来清扫了积雪,道路干干净净的,走着倒也顺畅。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念秋便说道:“娘娘,太医说了,也不要走太长的时间,奴婢看娘娘的脚步也发沉了,再走半圈就回去歇歇吧。”

    “也好。”

    于是,两个人又绕着院子走了半圈,正好绕到翊坤宫大门口,就看到外面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好与他们撞上。

    那人急忙跪地叩拜:“奴婢拜见贵妃娘娘。”

    “你是——”

    南烟愣了一下,才辨认出来:“苏嬷嬷?”

    “正是奴婢。”

    “……”

    这位苏嬷嬷,便是当初在冷宫的那位嬷嬷,南烟之后几次出入冷宫,因为情况特殊,跟她也没怎么打过照面。

    却没想到,她居然来找自己了。

    南烟道:“你有什么事吗?”

    那苏嬷嬷道:“奴婢有些事,想要禀告娘娘,也有些东西,要交给娘娘。”

    南烟想了想,便对她道:“到里面去吧。”

    说着,便转身往里走,那苏嬷嬷也立刻跟上,进到了屋内。

    屋子里十分暖和,可苏嬷嬷的脸色反倒更苍白了一些,好像比在冷宫中还不自在似得,南烟脱下大衣裳,坐到卧榻上,然后说道:“嬷嬷今天怎么会突然来找本宫呢?”

    那苏嬷嬷站在她面前,低着头道:“娘娘可知道——秦娘子的事了?”

    “她?”

    一提起秦若澜,南烟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之前,她大闹建福宫,自己是保下了她,但并不代表自己喜欢她,秦若澜曾经做过的事,仍然让她提起这个人来,就有不悦的心情产生。

    她说道:“本宫知道,她被打入冷宫了。”

    “……”

    “不过,冯千雁事发,也算是为她洗清了冤屈,她现在不是应该可以出来了吗?”

    苏嬷嬷低声道:“秦娘子她——她没有离开冷宫,还留在那里。”

    “没有?为什么?谁不让她离开吗?”

    “是她自己。”

    “自己?”

    “她说,她愿意留在冷宫中,吃斋念佛,了此残生。”

    “……”

    南烟微微挑了一下眉毛。

    秦若澜这样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人,吃斋念佛了此残生?这可不太像她会做出的选择。

    不过,一想到魏王祝成轩,她倒也明白过来。

    想来,冯千雁生下一个死婴,让皇后断了念头,秦若澜也彻底清醒,想要保住自己的儿子,这是唯一的办法。

    她,算是向皇后讨饶了。

    南烟淡淡道:“既然是她的选择,本宫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嬷嬷来找本宫,又是要做什么呢?”

    苏嬷嬷道:“前些日子,冷宫死了一个宫人,这,娘娘已经知道了吧。”

    “……!”

    南烟的呼吸一凛。

    她当然知道,死的是凤姝!

    不过,她来说这个,干什么?

    难道,他们也跟宫中其他的人一样,认为是自己残忍无情,逼死了一个已经发疯的人吗?

    见南烟的面色一沉,苏嬷嬷急忙说道:“贵妃娘娘千万不要误会,奴婢因为在冷宫照看,所以,那位宫人的尸体搬走了之后,她的一些东西就是奴婢带着人过去收拾的。”

    “东西?”

    南烟的眉心又是一蹙,她去过凤姝的房间,几乎就是四面墙,连窗户和床帏都是破的,其他的东西一目了然,还能有什么呢?

    于是问道:“什么东西?”

    那苏嬷嬷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扁扁的包袱。

    那是个用一整块蓝布包好的包袱,虽然是个包袱,却是扁扁的,软软的,几乎没什么形状也没什么重量,难怪能塞进怀里。

    南烟有些疑惑——这,能装什么?

    苏嬷嬷将那包袱奉给了她。

    南烟接过来,也几乎就是一块布的重量,轻得快被风吹落了。

    南烟没有直接打开,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她,道:“你为什么拿来给本宫?”

    苏嬷嬷低着头道:“这些东西,原本应该清理的,可奴婢看着这一样东西,觉着奇怪,就收起来了。”

    “……”

    “后来,也给秦娘子看了。”

    “她,她怎么说?”

    “她说,让奴婢带来交给娘娘,只怕娘娘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意义。”

    “……”

    南烟的眉头又是一皱。

    秦若澜让她拿来给自己,她会那么好心?

    这又到底是什么?

    那苏嬷嬷将东西交给她之后,便退了一步,行了个礼:“奴婢告退。”

    说完,便退了出去。

    南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将那包袱放到膝盖上,慢慢的打开,一块肮脏的破布露了出来。

    像是从什么衣裳上扯下来的。

    仔细一看,好像就是那天自己见到凤姝,她身上穿的衣裳。

    那破布上面,还有一道一道的血印子。

    这是——

    南烟仔细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