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524章 为什么会这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就在这时,司慕兰突然说道:“皇上,民女并非只是发现了这个,民女还发现,贵妃她——她还买了一些朝廷之前明令禁止的东西!”

    “……!”

    她的话音刚落,南烟的心忽的一沉。

    祝烽的眉心也微微皱了一下,说道:“朝廷明令禁止的东西?”

    “是的。”

    见皇帝发问,司慕兰兴奋得脸颊通红,好像自己又绝处逢生一般,连眼睛都有些红了,急忙说道:“民女亲眼看到,贵妃她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着,跟陌生的人说话,然后,还在一个小摊贩的手里买了一种香料。”

    “香料?什么香料。”

    司慕兰急切的说道:“安息香!”

    “……”

    祝烽的气息也是微微的一沉。

    他下意识的看了南烟一眼,而司慕兰自以为抓到了南烟的把柄,急忙说道:“皇上,安息香可是之前朝廷明令禁止,不允许私下买卖的,可贵妃娘娘她,她竟然自己去买了那样的东西。”

    “……”

    “皇上,这可是民女亲眼所见!”

    南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而祝烽听到“安息香”三个字,虽然也露出了一丝诧异的神情,但,并没有愤怒的情绪。

    反倒转头看向南烟,道:“安息香?”

    “……”

    “是——那个香囊吗?”

    “……”

    “你已经弄清了?”

    南烟用力的咬了咬牙,这个时候,她紧盯着司慕兰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但当祝烽来询问自己的时候,也只能承认道:“是的。”

    “……”

    祝烽又深吸了一口气。

    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件事,显然他没有忘记,但,却是南烟暂时不想提起,更不想让他想起的。

    就是先陈皇后留下的那个香囊。

    自从祝成轩辨认出了那个香囊里面含有安息香,而南烟又在金陵街头找到了那种香,自己将香囊复制出来了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告诉祝烽,一来,是因为当时他忙于大慈恩寺开启的大典,二来,也是因为南烟的心中,尚有顾忌。

    到了后来……

    那一段日子,她当然更没有办法,去向他诉说。

    之后,在回京的途中,她被黎不伤劫走,又遇到了那个神秘人,他告诉了自己祝烽与父亲之间的旧怨,并且,告诉自己,她还有一个杀手锏,可以引导祝烽赶往玉门关。

    就是那个香囊!

    可是,自己的心里,却始终没有办法下定决心。

    以至于,在冬至那天,祝烽带着她外出游玩,在那家酒楼中见到了那个神秘人,他催促自己赶紧将祝烽引到玉门关的时候,自己还是用冯千雁尚未产子的借口,拖延了下来。

    到了现在,她仍然摇摆不定,仍然没有下定决心。

    并不仅仅因为,一切真相大白。

    也不是因为,祝烽对她,又如过去一般的温存体贴。

    这一切,并不能构成她的心被挽回的理由,虽然,她的确贪恋他给与的温暖,活了这么多年,能进到她的心里,让她心动,两个人纠缠了这么久的,也只有他。

    更重要的是——

    她没有忘记过,祝烽除了是她的男人之外,更是整个大炎王朝的皇帝。

    他,统治着这个天下,正雄心勃勃,励精图治,想要将大炎王朝带上强盛之路,最终,达到他们两个人的梦想。

    那个关于盛世的梦想。

    所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犹豫拖延,也几乎让自己的心,撕裂粉碎。

    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司慕兰——该死的司慕兰,她竟然当着祝烽的面,提起了安息香,自己又不能再隐瞒下去,只能告诉他。

    祝烽只怕——

    想到这里,南烟愤怒不已,她咬着牙,低头瞪视着司慕兰。

    从小到大,司慕兰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愤怒的司南烟,即使小时候那样的欺辱她,即使当初,自己破坏了她册封贵妃的大典时,她都没有这样愤怒的眼神,就好像,好像恨不得将自己撕成碎片。

    她立刻哆嗦了起来。

    而祝烽这一次,没有再控制自己的怒意。

    若说之前,他还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蠢得可笑,当然,也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她的愚蠢,贵妃的册封大典上的事,自然有人告诉过他,他也想起了不少。

    但现在,当司慕兰像一条疯狗,开始乱咬人的时候,他的眼中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一天,冯千雁跪在自己脚下的样子。

    他们,都一样。

    为了自己的目的,为了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的加害身边这个女子。

    她,原本是受自己保护的。

    却有这么多疯狗,在不知死活的咬她。

    想到这里,祝烽咬着牙,冷笑了一声:“你好大的胆子,连贵妃都敢诬陷,你是不是认为,朕的眼中,容得下你们这些人?!”

    一听到这话,司慕兰顿时僵硬了起来。

    她脖子梗着,睁大眼睛望着祝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说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是在禀告皇帝,贵妃的不端之举,为什么他不责怪司南烟,反倒这样说自己?

    她傻傻的道:“皇上,民女,民女是为了皇上,才把这些真相告诉皇上,民女是不想皇上被她——”

    “住口!”

    祝烽怒道:“你还敢血口喷人,诬陷贵妃?!”

    这一下,在场的所有人全都跪了下来。

    尽管顾亭秋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再为这个外甥女说一句话,求一个字的情,但,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会不会被这个蠢钝如猪的女人带累。

    更担心,身为母亲的顾亭春,要犯傻。

    幸好,司慕云一直站在母亲的身后,这个时候,他用力的牵着顾亭春的手,拉着她跪下来,并且不断的低声道:“母亲,若不想我们满门抄斩,千万不要开口!”

    顾亭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就在这时,南烟的声音在大堂上响起。

    “且慢。”

    她的声音,冷得彻骨,让人一听,不由得就从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众人将头埋得更低了。

    只听南烟道:“皇上,这件事,可否交给妾发落?”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