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646章 枕边人的伤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他之前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失忆之前会那么喜欢这个小女子,即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一定要册封当时还可能是异国女子的她为贵妃。

    现在,有些明白了。

    她很聪明。

    一个人最大的聪明,不是什么都会,而是不要在自己不懂的地方指手画脚。

    也就是,不要自作聪明。

    南烟就是这样的。

    当然,他还没有想起来的是,南烟也曾经这样“自作聪明”,催促他去捉拿微服来到大炎王朝的炎国南蠡王,以至于他在国宴上被人奚落,还自嘲“色令智昏”。

    从那之后,南烟不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而且她也很明白一件事——

    大事,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人要知好歹懂进退,有敬畏心,才能走得更长远。

    祝烽道:“你说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盼着的,对吧?”

    南烟看了他一眼。

    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一点,妾不否认。”

    “……”

    “不要说初心,妾也很想知道,为什么那个叫江趣的男人会这么狠心。”

    “……”

    “明明是相爱的人。”

    “……”

    “是最亲近的枕边人,他这样做,到底为什么?”

    祝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朕说了,凡事有因才有果。”

    “……”

    “这件事,会有个因果的,朕也会尽快的制定出作战的方案,一旦时机成熟,朕就会出兵。”

    听到这里,南烟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他:“皇上对热月弯那边已经——”

    祝烽道:“你的两个兄弟回来,有些收获。”

    “真的吗?”

    ……

    祝烽大致将顾以游和佟斯年的话告诉了她,南烟听了半天,也只听了个似懂非懂。

    只明白了一点——

    “所以就是说,西北方有一条路,是可以通到热月弯内部的。”

    “照他们所说,应该是这样。”

    “可是……”

    南烟谨慎的说道:“有没有可能,是那边的诱敌之计呢?”

    听到她这么说,祝烽笑了起来。

    他说道:“看来,朕的贵妃也快变成红玉木兰了,你很狡猾嘛。”

    南烟知道他是在戏谑自己,但也并不跟他闹,而是认真的说道:“皇上不这么认为吗?”

    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才微笑着说道:“当然。”

    “……”

    “这当然有可能是热月弯的诱敌之策。”

    “……”

    “但,也有可能是我们的机会。”

    “……”

    “况且,按照顾以游和佟斯年的说法,整个热月弯是早年洪水冲击行程的河谷,那么的确应该是千沟万壑,有许多的出口才是。那些沙匪借地利之便,将那个河谷修筑城了他们的老巢,自然也是要堵塞那些大大小小的路口。”

    “……”

    “百密一疏,真的漏了那么一两个,也说不一定。”

    “……”

    “总之,查证了之后,朕才会出兵。”

    “那正是。”

    南烟靠在他怀里,轻声说道:“将兵之事,妾不懂,也不敢跟皇上多说。”

    “……”

    “只要皇上留心,千万不要冒险就是。”

    祝烽微笑了一下:“你忘了,朕答应过你的。”

    “……”

    “君无戏言。”

    南烟放心的点了点头:“我相信皇上。”

    祝烽笑了笑,忽的又想起什么,道:“朕今天到厢房那边,怎么听说那个李来受伤了?”

    提起这个,南烟叹了口气。

    将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你之前不是说,等到沙暴天气过去,就要请他们两个人离开都尉府。”

    “……”

    “如今李来受了伤,你还开得了口吗?”

    “这——”

    南烟其实也正为这件事作难。

    毕竟冉小玉是自己的人,搞出这样的事,连累无辜的百姓受伤,怎么样也开不了口把人赶走了。

    祝烽笑道:“若不忍心,可以先暂时留他下来。”

    “……”

    “至于那个女的,该让她离开还是让她离开。”

    南烟道:“那,这话还是让妾去说吧。”

    “这是当然。”

    祝烽笑道:“得罪人的事,朕不想干。”

    南烟笑着嗔了他一眼。

    说什么得罪人的事他不想干,他堂堂的皇帝陛下,又会怕得罪谁呢?况且还是两个平民百姓。

    分明就是奚落自己。

    于是说道:“好嘛,这一次就让妾主外好了。”

    两个人笑作一团。

    看着她心情好了一些,没有像刚刚听了那个初心的故事之后回来时那么失魂落魄,祝烽总算也放心了一点。

    于是,让人送来了热水,清洗了一番,两人便睡下了。

    不过,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怀里一阵震颤,将祝烽惊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一看,就看见南烟背对着自己侧卧着,蜷缩成了一团,两只手抱着膝盖,像一只受惊的小猫。

    嘴里,还低声的梦呓着:“不要……”

    “眼睛,不要挖我的眼睛。”

    “不要……”

    祝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平时两个人睡觉的时候,南烟都像是一只找到暖炉的猫一样往自己的怀里钻,可今天晚上,却是完全背对着自己睡觉。

    可见,那个初心的故事,给她带来了多大的阴影。

    来自枕边人的伤害,比任何伤害,都更致命。

    也更痛。

    听着南烟急促的呼吸声,感觉到她的后背冷汗涔涔,几乎浸透了衣衫,也沾湿了自己的胸膛,祝烽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将她抱过来。

    转过身,让她贴进自己的怀里。

    虽然梦中有着无限的惊恐和惧怕,但,感觉到熟悉的体温,闻到熟悉的味道,还是让南烟不由自主的就放松了下来。

    她轻轻的松了口气,乖乖的又钻进那个熟悉的怀抱里。

    就这样,两个人相拥着,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南烟又睡得很晚。

    大概是因为昨天吸入了一些煤烟和黄沙,嗓子干涩得厉害,她是咳嗽着从梦中醒来。

    可一睁开眼,却发现枕边人不见了。

    祝烽睡着的地方,空空如也。

    人呢?

    她伸手捂着嘴,轻轻的咳嗽着,从床上撑起身来,刚要叫人,就听见外间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

    似乎是祝烽在低声跟人说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