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693章 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而祝烽坐在上面,手里摆放着一些木块和旗帜。

    南烟走过去:“皇上,在摆什么呢?”

    祝烽只回头看了她一眼,仍旧转过头去,专心致志的摆弄着地图上的那些木块、小旗,口中说道:“你怎么就下来了?朕以为你还要睡一会儿呢。”

    其实,南烟原本还有些困倦。

    不过,刚刚听祝烽说了那些话,现在看到他又在摆弄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她还是强打起精神起来了。

    走过去,发现地上铺的是沙州卫和附近的地图。

    虽然没有之前的地图那么大,但还是不小,而且,只是沙州卫这一带的地形勾画在这么大的地图上,自然就非常的清晰准确。

    甚至能看到一些比较大的河谷,山峦。

    南烟走过去,探头一看,忍不住发出“哇”的一声。

    人常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今他们已经在沙州卫了,自以为对这附近都非常的了解,但一看这个地图,才有些惊觉

    原来这个地方是这样。

    这附近,其实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荒漠。

    而沙州卫,就像是荒漠上的一颗明珠,草地上的一朵鲜花,显得格外的珍贵,却也格外的危险。

    毕竟,群沙秽明珠,众草凌孤芳。

    不过这样精细的地图,上方却是一片空白,好像是一片沙漠,连一点标注都没有,南烟走过去,轻声说道:“皇上,这里就是热月弯?”

    “不错。”

    祝烽抬头看了一眼,眼中原本的喜悦的光芒,这个时候也微微的黯了一点下去。

    对热月弯内部,他们的了解仍然不多。

    不过,这一次顾以游和佟斯年能够找到一条通向热月弯内部的路,那么也可能,就是他们打开热月弯的契机。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又想到了李来画的那张图。

    但正好这时,南烟踢开了鞋子,赤脚走上了地图,轻轻的靠过来,被她身上温热的味道一熏染,祝烽的神智便是微微的一恍。

    随即将李来的事抛诸脑后。

    毕竟,那个人不可信,更不能信。

    南烟坐在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那皇上摆的这些,又是什么东西?”

    她指着他摆放的那些木块和小棋。

    祝烽道:“军阵。”

    “军阵?”

    “不错,行军大战是有阵法的,你来看看。”

    “阵法?妾听这个干什么?”

    南烟一听头就大了,就算自己并不认为女人一定就比男人弱,但行军打仗这种事,真的还就是男人才干得了。

    让自己听这个,简直对牛弹琴嘛!

    南烟立刻苦着脸:“妾听不懂。”

    “听不懂也得听!”

    祝烽虎着脸,吓唬了她一下,又放柔了声音,柔声哄她:“听话,你就坐着别动,让肚子里的孩子听听,他会懂的。”

    “……”

    南烟简直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便也只能安安静静的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摆弄着那些木块和小棋,告诉自己各种军阵的阵眼,破阵的要诀,听得她几乎都要打起瞌睡来了。

    却还得强打起精神。

    等到讲完了五虎群羊阵和六丁六甲阵,祝烽再一回头,见南烟听得索然无味,眼皮子都开始耷拉了。

    他咬了咬牙,伸手在她的脑门上一弹。

    “哎唷!”

    南烟差一点跳起来。

    祝烽道:“专心一点!”

    南烟委屈的摸着被他弹得有些发红的脑门,只能又打起精神来,却见祝烽在地图上又摆出了一个军阵。

    不过,这个军阵,就有些陌生了。

    南烟平时跟在他身边,也看过一些军阵的摆法,包括刚刚他讲给自己听的,都是书上有的,多少有些印象。

    可这个军阵,看上去却很陌生。

    她问道:“皇上,这是什么阵法?”

    祝烽道:“这个千钧阵。”

    “千钧阵?怎么没听说过?”

    “当然,这原本不是兵书上的阵法。”

    “那是”

    “这是鹤衣自创的一个阵法,原本是用来镇压邪祟的道家阵法,朕无意中看到,发现这个阵法有趣,就在这个阵法的基础上的改了一下,创出一个军阵来。”

    “还有这样的?”

    南烟暗暗称奇。

    要知道,能继承和演绎前人的阵法,用得好,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祝烽竟然还能从道家阵法中自创一个阵法出来。

    那,吴应求吹嘘他“神乎其神”的话,还真的不算拍马溜须。

    她看着祝烽摆好了这个阵。

    祝烽道:“这个阵法,有趣就有趣在,入阵的位置。你看得出来吗?”

    “这……?”

    南烟疑惑的看了半天,这个阵型有点像八卦,又结合刚刚他跟自己讲的那些破阵的道理,指着坎位道:“是这里。”

    祝烽笑了笑,道:“是吗?”

    南烟看着他:“不是吗?”

    祝烽笑道:“阵法启动起来,你看看。”

    说着,他伸手摆动了里面的几个木块,南烟再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那个自己认为是最好的入阵的地方,这个时候已经是众矢之的。

    任何人,如果从这个地方进入这个阵……只怕,连一根骨头都不剩下。

    她惊道:“这”

    祝烽随即指着另一边,阵法启动之后,却成了空门的地方,那里,正是刚刚看上去最凶险的地方:“你再看这里。”

    南烟再一看,顿时有些明白过来。

    她说道:“所以,这个地方,其实只是个诱饵,让破阵的人分不清方向。如果从坎位入阵,哪怕入阵时不死,从这边也找不到生门。”

    祝烽笑道:“嗯,还算不笨。”

    南烟道:“可这太难了。”

    祝烽笑道:“怎么会难呢,一点都不难,你看朕再解给你看!”

    他说是教给南烟肚子里的孩子,但这些军阵也是他的兴趣所在,一说起来就说得没完,好不容易将阵法的变换演示给了南烟看,他还不停,又接着说道:“现在跟你说如何出阵。”

    “……”

    “这个阵的生门可不好找,比入阵还难,若找不到生门那可”

    突然,肩膀上一沉。

    回头一看,发现南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脑袋搭在了他的肩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