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730章 多亏了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从顾以游手中跌落下来的,竟然是一只断手!

    南烟只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却掩不住那一刻的惊声低呼:“啊!”

    祝烽立刻伸手将她护在怀里。

    那断手鲜血淋淋的跌落下来,立刻将地上都染红了大片,眼看南烟吓得面色都摆了,祝烽急忙道:“赶紧收拾!”

    “是!”

    旁人立刻上前,将那只断手捡起来,自然也不敢丢掉,急忙那了一个银盘来奉着,汪白芷这才拉过了顾以游的一只手,血肉模糊的也来不及擦拭,立刻就为他诊脉。

    南烟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她问祝烽:“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烽皱着眉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阵低沉的,模糊的呢喃响起——

    “斯年……斯年……”

    他们一听到这声音急忙走到床边,原来是顾以游,他的手被人强行拉开,虽然没有立刻醒过来,但还是在昏迷中感到了不安,眉头紧锁,面露愁容,干涸开裂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不停的重复着那个名字。

    “斯年……”

    斯年,佟斯年?

    这个时候南烟才突然回过神来,急忙看了看周围,却并没有见到佟斯年。

    她急忙问道:“对了,佟斯年呢?”

    祝烽对她摇了摇头。

    南烟又看向杨黛,只见杨黛也露出了沉痛的神情,轻声说道:“微臣等,都没有见到佟公子,只怕——”

    “……!”

    南烟的心几乎都沉了下去。

    顾以游在热月弯里突然出现,手上又带着镣铐,只怕就是他们进入了热月弯,被那里的沙匪抓住,他不知用什么法子逃了出来,及时通知了杨黛他们逃过了一劫。

    可佟斯年……只怕是,没有逃出来。

    只这样一想,南烟只感到万箭穿心一般,痛得她呼吸都抽搐了起来,祝烽站在她的身边,一直关注着她的情况。

    一见她这样,急忙伸手护着她:“南烟!”

    南烟全身都在发抖。

    即使之前,跟薛灵在一起,对着冷风吹了那么久,吹得她肌骨透凉,她都没有感到这样冷。

    但此刻,她却冷得直哆嗦。

    感觉到祝烽的双手用力的护着她,她抬头看向他,声音都哽咽了:“皇上……怎么会这样?”

    祝烽的眉头紧锁,脸上也第一次露出的悔恨和不甘。

    为什么会这样?

    这也是他今夜,无数次问自己的。

    明明,这是自己想要大展身手,一举歼灭热月弯沙匪的好机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就在他感到无言以对的时候,汪白芷已经为顾以游诊完了脉。

    他轻声说道:“是受了惊吓,加上风寒和失血导致昏迷,幸好脏腑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

    说着,又回头对着祝烽和南烟道:“请皇上和娘娘不必太担心。”

    祝烽立刻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汪白芷想了想,道:“顾公子虽然没有什么致命的伤,但失血过多,今夜怕是难醒。”

    “……”

    祝烽的眉头拧了起来。

    他巴不得顾以游马上醒过来,让他好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现在这个样子,又不能

    硬生生的将他弄醒。

    只能说道:“你看着办,朕要一个完好无损的他。”

    “微臣明白。”

    说到这里,汪白芷又犹豫了一下,道:“顾公子的背后还有些刀伤,微臣还要处理,只怕——血腥气太重,会冲撞了娘娘。”

    祝烽一听,立刻明白过来。

    其实,他原本就不想让南烟知道,至少,不想让她过来看到这一幕,只是回到都尉府之后,还没来得及传话下去,她就来了。

    如今,看到她脸色惨白,失魂落魄的样子,的确也让她担心。

    于是伸手揽着她,轻声道:“你先跟朕回去。”

    南烟抬头望着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却也没说什么。

    祝烽知道她是应了自己,又叮嘱了几声,让他们好好照顾顾以游,若有什么变故立刻来通报自己,然后便带着南烟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这里不能休息,自然是要回南烟的房间。

    一路上,他紧紧的抱着南烟。

    而南烟,也靠在他的怀里,感觉到她细瘦的身子在不断的颤抖着,祝烽恨不得将她整个抱住,好不容易回到了她的房中,扶着她坐回到床上,就感觉腰上一沉。

    低头一看,是南烟伸手抓着他的衣带。

    祝烽道:“南烟……?”

    南烟还在发抖,连带着那衣带都在哆哆嗦嗦的晃悠,她说道:“皇上,怎么会这样的?他们不是,不是应该回来的吗?不是,不让他们进去的吗?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为什么以游会受伤?斯年又到底去了哪里?”

    祝烽的气息都沉了下来。

    他慢慢的挨着南烟坐下,感觉到她冷得厉害,更是将她整个抱进了怀里。

    沉声道:“朕也想知道。”

    “……”

    “朕,明明让韦良去传信,可现在,完全找不到韦良的踪迹,他竟然不见了。”

    “……”

    “朕已经派人去找,得找到他,才能知道真相。”

    “……”

    “若找不到——”说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光:“就只能等顾以游醒来,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听到这里,南烟更是难受。

    她将头靠在祝烽的怀中,眼泪无声的流下来,不一会儿就浸湿了祝烽的衣襟,胸口感觉到一阵湿冷。

    一只小手攀上来,用力的揪住了祝烽的衣襟。

    祝烽低头看着她。

    只见南烟泪水涟涟,哽咽着道:“幸好。”

    “……?”

    “幸好你没事。”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仿佛是在笑着,但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住的往下落:“刚刚,看到以游受伤的时候,妾虽然心痛,但居然,还有一丝庆幸。”

    “……”

    “幸好,你没事。”

    “……”

    “妾知道这样不对,可是——”

    她又是矛盾,又是痛苦,笑得比哭得更难受:“幸好,你没事。”

    悬了一夜的心,总算落下来,但却是落在荆棘密布的深渊里,这个时候的南烟,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伤心还是庆幸。

    而祝烽,也难受得咬紧了牙。

    他用力的握住了胸前的那只小手,道:“多亏了你。”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