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731章 是朕,轻敌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他用力的握住了胸前的那只小手,道:“多亏了你。”

    “……”

    南烟一听,仓惶的抬起头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只见祝烽的面色沉郁,眼角都有些发红,道:“朕今夜,原本是打算走那条路的。”

    “……”

    “但,幸好你送来的那个香囊。”

    “……”

    “虽然里面空无一物,但朕明白你的心思。”

    说到这里,祝烽抓着她的手扣在了自己的心口,感觉到胸膛下的那颗心在有力的跳动着,那是无比鲜活的,活着的证明。

    他说:“朕知道,你让朕在分路的时候打开,里面空无一物,就是要让朕再想一想,分路的问题。”

    “……”

    “所以最终,朕没有选任何一条路。”

    “……”

    “而是留在外面,等候他们的消息。”

    事实上,做出这个选择的祝烽,无比的不甘,甚至在等待的那段时间里,都无数次的想要策马冲进入,去加入里面的战斗。

    但,他最终没有那样做。

    却在听到夜空中传来的鸣金收兵的声音时,感到了自己选择的正确。

    如果今夜,没有南烟的那个香囊。

    如果今夜,没有顾以游的拼死报信。

    随便哪一个如果,都足以让今夜,成为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他想要在未出世的孩子面前打一场胜仗,却没想到,大大的失了皇家的颜面,更失了做父亲的尊严。

    更有可能,让这个孩子还未出生,就失去庇护。

    更可能,让南烟失去依靠。

    想到这里,他也感到了心里的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南烟抽泣着,轻声说道:“希望皇上不要怪妾。”

    那也是杨黛来找了她之后,她的无奈之举,毕竟,连她也看出来了,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祝烽就有些被这件喜事冲昏了头脑的迹象,只是,他在都尉府中乱来是没有问题的,但在战场上,那就是生死立现。

    幸好……

    幸好……

    祝烽低头看着她:“朕如何会怪你呢?”

    “……”

    “是朕不好,让你担心了。”

    这时,南烟稍稍的平复了一下情绪,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皇上,那李来带路的那一条路呢?”

    “……”

    祝烽看了她一眼。

    然后说道:“英绍带着人过去,说是——可行。”

    “可……行……?”

    南烟神情复杂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这,似乎已经不出意料了。

    自从她知道,以弩箭射伤叶诤的竟然是不露声色的薛灵的时候,李来的话,就值得他们再回味。

    而他给出的那条路——

    竟然真的可行。

    南烟想了想,又问道:“那,可有打草惊蛇?”

    “并没有。”

    祝烽抱着她,轻声说道:“英绍带着御营亲兵的精锐进入,沿途都留下了记号,他自己也让人暗暗的记下了那条路,而且一直提防着,只怕路上会出现伏兵。”

    “……”

    “但,一直到李来所说的那块巨石,都没有。”

    “……”

    “后来,他一个人进入了那个巨石的缺口,果然进入了热月弯的内部,也看到了

    几个沙匪在那里看守。”

    “……”

    “他原本想要有所行动,但就在那个时候,听到了杨黛那一路发出的鸣金收兵的声音,他想着要留下那一条路作为将来进攻热月弯的道路,所以,就没有打草惊蛇。”

    南烟松了口气,轻声道:“英大人果然机智。”

    祝烽却叹了口气。

    道:“他们这一次,都表现的很好,遇险的,能迅速撤离;未遇险的,能留下一条路,甚至……连你那兄弟,都能及时出现,挽救那么多。”

    “……”

    “反倒是朕。”

    说着,他的眼中又闪过了一丝冷光。

    “是朕,轻敌了!”

    原以为一个小小的热月弯,就算有些手腕,对付了叶诤,只要自己探查清楚了地形,就能挥军而入,将他们一举歼灭。

    现在看来,不能小瞧了这个热月弯。

    里面的水,结成了冰,看不透。

    冰化了,水还深着呢。

    他将南烟抱在怀中,轻轻的安抚着,眼中的神情比之过去,少了几分狂热,却多了一丝冷静和深幽。

    |

    第二天,天快亮了。

    一整夜的时间,汪白芷都守在顾以游的床边,到了凌晨的时候实在熬不住,勉强闭了会眼。

    头一晃,就撞上了床柱。

    他立刻醒来,揉了揉眼睛,再低头一看顾以游的脸色,苍白褪去,可脸颊上又有些微微的发红。

    却是病态的嫣红。

    伸手一摸,果然烫手。

    身上那么多的伤,又在寒风中吹了那么久,失血过多,果然是伤寒了。

    他急忙起身,顺手拿起放在小几上的茶杯,一口喝下放了一整晚,早已经冰凉的茶水,那温度倒是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而跟着他的办事的小太监方平正蜷缩在床脚睡得香。

    汪白芷踢了他一脚:“起来!”

    方平立刻醒来,抬头一见他,忙起身:“大人。”

    汪白芷道:“快去拿纸笔来。”

    “是!”

    方平打着哈欠,急忙拿了纸笔过来,汪白芷几下开出了方子,道:“立刻让人去抓药,熬了给顾公子送来,这是给他祛风除寒的。”

    “是。”

    方平立刻下去忙了,不一会儿,药煎好了送上来。

    给顾以游喂下去之后,过了一会儿,他的热度稍微的退了一些。

    却还是没醒。

    方平捧着空碗站在一旁,轻声说道:“大人,这顾公子什么时候才能醒啊?他,他能醒吗?”

    汪白芷面色沉凝,一言不发。

    这时,外面又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有人匆匆的走过,翻找什么似得。

    汪白芷往外看了一眼,当然,大门紧闭,他什么都看不到。

    只听着那嘈杂的声音,忍不住问道:“外面怎么了?”

    方平道:“在找韦良呢。”

    “韦良?”

    “嗯,”方平轻声道:“听说,是韦良去给两位公子传信,让他们回来,可如今,两位公子却一个回来了,一个还没消息,甚至有可能——”

    “……”

    “所以,府里上上下下的找他,杨大人都派人到外面去找了。”

    “……”

    “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