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第五卷第五卷VIP卷 第1738章 严明军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冷青衫 书名: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当南烟走到书房外不远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仔细一辨认,是成国公和他的儿子。

    她的眉心微微一蹙,暗道:“他们来做什么?”

    她稍微放慢了些脚步,等到两人的背影看不到了,她才慢慢的走过去,小顺子一见她,立刻上来请安:“贵妃娘娘。”

    南烟点了点头,轻声道:“进去通报一声,本宫要见皇上。”

    “是。”

    小顺子进去,不一会儿就出来请她。

    南烟走进书房的时候,看见祝烽坐在椅子后面,一见她进来,脸上立刻浮起了一点笑容,似乎是想要让她安心的笑容。

    但,刚刚那一瞬间,南烟还是看清了他没来得及敛起的阴郁之色。

    她也并不多说,便走过去请安:“妾拜见皇上。”

    “起来吧,你怎么又过来了?”

    祝烽一边说,一边起身过来,伸手握着她的手,捏了一下,道:“还好,手还不算冷。”

    南烟勉强笑道:“妾怀着孩子,体温是比常人高些的,倒是不用怕。”

    “你也不要这样说,你的身体自己还不知道吗?”

    “……”

    “之前亏了些,已经不能和以前比了。”

    祝烽说出这话,自己都愣了一下。

    南烟也愣了一下。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初,她是为什么,所以身体“亏了些”。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滞。

    但南烟还是立刻就忽略了过去,只淡淡道:“妾明白了。”

    祝烽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才问道:“你脚上怎么还沾了这么多泥?”

    “妾去看了以游。”

    “他如何?”

    “还昏迷着,下人们说,半夜开始发烧,早起的时候吃了汪太医开的药,热度退了一些,但没多久,又烧起来了。”

    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是正常的,受了伤,又失血过多,还是在这样的苦寒之地,是要吃点苦头的。”

    南烟看着他,道:“皇上这么说,显然过去是吃了不少这样的苦头。”

    祝烽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只是这一次,朕险些阴沟里翻船。”

    南烟知道,他还在介意自己差一点被那些沙匪算计的事。

    虽然,他没有大发雷霆,但心里肯定是窝火的。

    南烟便也不再提,只是想了想,道:“刚刚妾好像看到国公还有吴大人来了。”

    “嗯。”

    “他们来找皇上什么事?”

    “他们……是来找朕,向朕请罪。”

    “请罪?”

    “昨夜,朕出兵那么大的事,他们都不知道,也没能鞍前马后的效劳,更没能上阵杀敌,所以前来请罪。”

    南烟道:“这,是皇上没有通知他们,不算什么大罪吧。”

    “嗯,这也不是他们来的主要目的。”

    “主要目的?他们要什么?”

    “一来,是要请战。”

    “请战?莫非国公希望下一次出兵热月弯,他也要上阵?”

    “不错。”

    南烟笑了笑,道:“国公倒是,老当益壮。那第二个目的呢?”

    听到这个,祝烽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南烟今天先是被汪白芷用那么复杂

    的目光看过,现在又被他这样的目光一看,顿时感觉心里咯噔了一声。

    似乎有什么不祥之兆。

    便问道:“皇上,他们到底还要什么?”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道:“他们要朕,严明军法。”

    “严明军法……?”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有些明白过来:“是指,以游和斯年?”

    “不错。顾以游和佟斯年探查道路有误,又枉顾朕的旨意,擅自进入。”

    “……”

    南烟皱起了眉头。

    她想了想,然后看向祝烽,道:“那皇上……皇上是怎么说的?”

    祝烽看了她一会儿,道:“违抗圣旨,擅自进入,这件事还没有定论,尤其没有找到韦良,现在顾以游又还昏迷着,朕暂时不会定论。但——”

    “但,那条路。”

    南烟轻声道:“的确是他们的错。”

    “……”

    “原本以为可以探一条能通往热月弯内部的路,但没想到,却是别人的陷阱。”

    她说到这里,眉心蹙得更紧了。

    难怪,刚刚祝烽看到自己进来的时候,神情显得那么沉郁。

    违抗圣旨擅自进入这件事,还能等找到韦良之后再说,但探路有误,却是躲不过去的。

    南烟想了想,道:“那,皇上是如何想的?”

    祝烽看着她:“你觉得,该如何?”

    “……”

    南烟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虽然心中沉痛,但痛定思痛下,她还是只能实话实说:“违抗圣旨的事情,也许还需要详查,但探路这件差事,的确是他们没办好。皇上若要罚他们——”

    说到这里,她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一想到顾以游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更想到,那只血淋淋的断手。

    她突然起身,对着祝烽跪拜下去,说道:“皇上若真的要罚,请罚妾吧,是妾举荐了他们。”

    祝烽一把就将她拉了起来。

    沉声呵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南烟抬头看着他,愧疚的说道:“妾知道,皇上应该严明军纪,做错了事的就该罚,但看着他们两这样,妾私心里又实在不忍心。皇上就罚妾——不如,降妾的品级吧。”

    “……”

    听到她这么说,祝烽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咬着牙,几乎又要习惯性的伸手去拧南烟的脸,但看着她急切得眼角发红的样子,又有些下不去手。

    恨恨道:“你就这么想朕?”

    “嗯?”

    南烟一愣?

    祝烽用力的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气得眉心都拧成了一个疙瘩,道:“他们这件差事的确没办好,但有一些事,你与朕心知肚明,还跟朕打什么太极?”

    “妾,妾是真的——”

    “行了!”

    祝烽道:“他们两太年轻,又急于立功,出错是常事。”

    “……”

    “但,顾以游这一次,是拿着性命拼回了杨黛他们的命。”

    “……”

    “如果这样冒着性命危险出来救了杨黛他们,朕还要惩治,军心怕是都要乱的。”

    南烟的喉咙顿时一梗。

    她睁大眼睛看着祝烽,轻声道:“那皇上,皇上又要如何跟下面的人交代,跟国公交代呢?”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