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二十一章战(6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        “大胆,小子,你是哪座学院的弟子,竟敢跟我如此说话,你是不想活了么?”听到纪东的回应,李牧云更是怒不可遏,眼底的杀意越发的浓烈起来。

    “李师兄,跟这小子说那么多干嘛,大家一起上,先抢了他们的猎物再说。”

    “对对对,李兄无需跟这小子呈口舌之争,等会儿夺了他们的猎物,绑了他们的手脚,看他还敢不敢对李兄无礼。”

    “就是就是,大家一起上,先把这些人制服…………”

    眼看着李牧云有些动怒,一旁的其他人马上开始煽风点火,倒也无形中拍了李牧云的马屁。当然了,他们更多的还是想快些抢夺了纪东等人的猎物,也好快些坐地分赃。

    他们此番没有进入镇狱山深处去狩猎,却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抢夺他人上面,所以自然希望能够有个好的收成。

    “哼,一群乌合之众,真不知道什么叫丢人现眼!”

    就在一众年轻人吵嚷之时,秦都大学的队伍当中,一直被护在后面的韩冷情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满脸冷色地怒斥道。

    作为东都城的大小姐,韩冷情曾经做过不少仗势欺人之事,以前的她并没觉得有什么,可在经历了这次的镇狱山之行,她深刻认识到了自己从前的错误,眼下见到李牧云等人为非作歹,她就像是看到了昔日的自己,而对于昔日的那个韩冷情,她现如今简直打心眼里感到厌恶。

    “恩?”

    眼看着韩冷情突然上前,李牧云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目光微微有些闪烁。

    “有点儿意思,竟然连女人都敢教训本少爷了,看来本少爷还真是对你们太过仁义了啊!!”

    目光在韩冷情的身上打量了一番,李牧云倒是感觉有些眼熟,只不过,回想了半天,他也没有想起自己究竟在哪里见到过对方。

    说起来,韩冷情之前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可以说是大彻大悟,痛改前非,原本的那种大小姐的气势和架子都不在了,而之前受伤之后,她又换下了原本的华服,穿上了并不扎眼的普通衣物,别说是跟她并不怎么熟悉的李牧云,就算是她的熟人,恐怕都会认不出来。

    “兄弟们,这几个家伙的骨头比较硬,兄弟们受累,给他们松松筋骨,给我上!!”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再说其他的都是多余,面色一冷之间,李牧云陡然一挥手,终于下达了出手的命令!

    而随着他的指令下达,所有人的眼底都是闪过火热之色,二话不说,二十个年轻人便是一齐开动,手里的刀刀一起朝着秦都大学的众人招呼了上来。

    “找死!!!”

    眼看着李牧云等人突然出手,本就怒气上涌的韩冷情也是一下子被点燃了所有的情绪,一抬手,一柄冰冷的长刀直接出现在了她的手里。

    “死!!!”

    长刀在手,韩冷情就像是被激怒的母老虎一样,刀光一闪,直接朝着距离她最近的两个黄金段之人斩了下去!

    这两个黄金段之人一直都在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这二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此时动手,这二人一马当先冲在前面,而且正是对她围攻而来。

    “刷刷!!!”

    伴随着一道刀光闪过,韩冷情的身形直接从两个黄金段男子的中间穿了过去,只是,当她掠过两个男子之时,两个男子的身形却是直接定在了那里,眼睛都是瞪得老大,眼底尽是一片的难以置信之色。

    “扑通!!!”说话之间,两个黄金段的天才年轻人,便是纷纷倒了下去,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气息。

    韩冷情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这会儿,其他人都还只是刚刚作出前冲的动作,却是尚未真正的出手,两个黄金段的天才,便是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

    从进入镇狱山开始,韩冷情其实就憋了一股子劲儿,虽然她想通了很多事情,但东都学院的巨大损失,还是让她一直耿耿于怀,胸中的那股郁郁之气久久难以发泄出来。

    眼下,李牧云等人跑出来为非作歹,她简直就是找到了最好的宣泄对象,几乎连想都没有多想,她便是直接斩杀了两人。

    “这………这…………”

    随着两个黄金段天才倒下,刚要向前发起冲击的一个个年轻人就像是被霹雷击中了一般,每个人都是直接定在了那里,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谁也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见到韩冷情的身形一闪而逝,紧接着,他们这边的两个黄金段强者就倒下去了,整个过程,恐怕也就是一眨眼之间罢了!

    “怎………怎么会这样?!!”

    李牧云的瞳孔猛地放大,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的实力相对还要强上一些,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看清韩冷情是如何出的手,而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的女子,竟然是一个隐藏极深的超级强者!

    “全都给我去死!!!”

    这个时候,刚刚完成了双杀的韩冷情似乎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一声低喝之间,她手里的长刀再次闪过一道厉芒,而随着厉芒闪过,又是两个年轻人瞪大了双眼倒了下去,而这次倒下的两人,同样都是黄金段的境界!

    看来,她倒是没打算对那些黄金段以下之人出手,而至此,七个黄金段的天才,段瞬之间便是倒下了四个!

    在经历过生死考验之后,韩冷情的修为虽然没有提升,但她的实力却是进步了一大截,黄金段一段之人在她面前,根本就是没有还手之力!

    等到四个黄金段的天才当场殒命之后,周围的所有人简直都被吓得肝胆欲裂,每个人的身体都剧烈的颤抖起来,愣是连逃跑都忘了。

    李牧云倒是很想逃跑,可这会儿的他同样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因为刚刚倒下的四个家伙,正是因为动的比较多,这才招来杀身之祸的。也就是说,韩冷情分明就是谁动就杀谁,却是连招呼都不会打!

    “冷情姑娘,差不多就好了!!!”

    瞬间斩杀了四人,韩冷情似乎是开启了嗜血模式,说话之间,她手里的长刀微微一震,竟是又要对着另外两个黄金段一段之人出手。

    不过,就在她刚要出手之时,一直没有动作的纪东突然身形一闪,瞬间便是来到了韩冷情的身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没有让她的这一刀斩下去!

    韩冷情这次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了一些,坦白讲,包括纪东在内的秦都大学众人,都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暴起,并且瞬间斩杀四个黄金段天才,这会儿,除了纪东之外,其他人看向她的眼神,都是有些说不出的惊诧。

    “纪东公子…………”

    手腕被纪东抓住,韩冷情的眼神猛地一清,浑身上下的杀气也是猛地一收,这才从嗜血的情绪当中脱离了出来。

    她之前什么都没想,就直接开始了大杀四方,此时被纪东阻止,她这才意识到,自己适才的行为好像有些过于激烈了。

    “冷情姑娘,给他们一些教训就好,倒是没必要伤了这么多的性命!!”

    纪东的眉头微微皱起,一边说着,这才放开了韩冷情的手臂,示意对方稳一稳情绪。

    说心里话,他是真的没想到韩冷情会突然出手,而对于韩冷情瞬间斩杀了四个黄金段天才,他的心下不禁有些不妥之感。

    韩冷情的心情,他多少能够理解,可韩冷情的做法,他还是觉得有些欠妥。眼前这些人虽然可恶,但也的确罪不至死,韩冷情连悔过的机会都不给他们就直接将人斩杀,说起来多少有些不近人情了。

    “我………”

    听到纪东之言,韩冷情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慌乱之色,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适才只顾着发泄怒气,根本就没有过多去想,眼下回过神来,她也知道自己怕是有些过了。如此的残忍嗜杀,这跟以前的她又有什么分别?

    “好了,你先稳一稳心神,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纪东也不过多苛责对方,说话间对着后面的简清清招了招手,示意简清清安抚一下韩冷情。

    “全都给我跪下!!!”

    等到韩冷情跟着简清清退下之后,纪东的目光陡然一冷,一声低喝之间,他的身上陡然释放出一股骇人的气势,这气势犹如实质,直接将周围的所有人笼罩其中。

    “扑通扑通…………”

    随着气势荡漾开来,本就被吓破了胆的众人如遭雷击,说话之间便是全都跪倒在地,一个个尽是面无血色!

    “这………这…………”

    李牧云的身体同样跪倒在了地上,而这会儿的他就像是见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看着眼前的纪东,他仿佛看到了一座山岳,而在这座山岳面前,他渺小的就像是一只蝼蚁,可笑的是,就在刚刚,他竟然还想抢夺对方身上的猎物!!

    一股由内而外的惊恐情绪,让他的浑身上下都在剧烈地颤抖,原本还想说几句求饶的话,可到了嘴边,他却是发现自己的舌头有些僵硬,愣是一个字也没能说得出来。

    “哼,欺软怕硬的废物,不给你一些教训,却也对不起死去之人!!”

    眼看着所有人全都跪倒在地,一个个都是吓得抬不起头来,纪东连出手的欲望都提不起来,不过,有些事情该做还得做,否则实在是对不起那些被伤害的无辜之人。

    “刷!!!”

    一抬手,两道超能力便是化作了厉芒,瞬间出现在了李牧云的两只手腕处,厉芒一闪,李牧云的双手筋脉直接被斩断,一时半会儿却是再也不可能作恶了。

    “啊!!!”筋脉被斩断,李牧云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剧烈的疼痛加上惊恐的情绪,他这个黄金段二段的天才,竟是直接吓晕了过去。

    看着倒在自己面前晕死过去的李牧云,纪东不禁有些无语之感。

    他并没有对李牧云下重手,至于手腕的手筋,想来只要其回去之后调养个十天半个月,辅以一些灵丹妙药,倒也能够恢复个八九不离十。

    当然了,作为惩罚,这位黄金段二段的天才,这次怕是别想加入内院了。

    “你们两个,把你们手上的储物戒指,连同另外两枚储物戒指全都给我拿过来。”放倒了李牧云,纪东的目光不禁段向了仅剩的两个黄金段之人身上,语气森冷地道。

    这剩下的两个黄金段之人明显不属于同一座学院,每个人的手上都是戴着内院派发下来的储物戒指,显然就是各自队伍的领军人物。

    “是……是是……”

    听到纪东的吩咐,早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的两个黄金段之人二话不说,赶忙将各自手上的储物戒指摘了下来,又拔下了李牧云以及另外一个已死之人的储物戒指,然后一同递到了纪东的手上。

    在见识过了韩冷情的出手,又感受过了纪东的恐怖气势之后,他们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二人一不小心让纪东等人不爽,然后直接步了那四个倒霉蛋的后尘。

    “恩?看来这些家伙还真的没少打劫别人!”随手将四枚储物戒指接过,纪东的精神力微微一扫,便是将里面的东西看了个清楚,这四个家伙的储物戒指里面都不是空的,尤其是李牧云的储物戒指,里面竟然还有一头黄金级二段的凶兽,也不知道是哪座学院之人猎杀的。

    黄金级二段的凶兽,这对于很多学院来说都是很难猎杀的存在,说不定为了猎杀这头凶兽,那所学院怕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却不成想最终还是为眼前这些人做了嫁衣。

    “实在是可恶,这等投机取巧之人,死了也是活该!!”暗暗地咒骂一声,纪东毫不客气地将这些人的储物戒指全都清空,这才将四枚储物戒指随手抛了回去。

    “全都物归原主吧!!”将戒指抛回给二人,纪东冷哼一声,语气冰冷地吩咐道。而听到他的吩咐,两个黄金段之人颤颤巍巍地将自己的储物戒指戴好,又将另外两枚储物戒指物归原主,这才继续乖乖地跪在了地上。

    “刷!!!”

    就在这时,纪东的身形猛地一闪,突然消失在了原地,说话间的工夫,他的身形瞬间掠过两个黄金段男子的身旁,对着二人的后背一人赏了几掌!

    “啪啪啪啪!!!”

    瞬间挥出几掌,两个黄金段之人却是根本没能反应过来,甚至不知道纪东对他们做了什么,等到他们抬头去看之时,纪东却是已经回到了原地,就像是从未动过一样。只是,后背之上那隐隐的痛感,却是让他们很清楚适才发生了什么!

    “好了,你们全都可以滚了!”做好了一切,纪东却也不再继续为难这些在他眼里根本不入流的小角色,猛地一跺脚,一股超能力便是荡漾开来,直接将这些人掀翻开去。

    “跑啊!!!”

    被超能力震得倒了一地,这些被吓破了胆的各大学院之人如蒙大赦,一个个全都是爬了起来,夹着尾巴四散奔逃,生怕自己跑得慢了,再被纪东抓回来灭掉。

    转眼之间,十几个家伙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那等速度,怕也是生平仅见。

    “纪东师弟,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了么?”眼看着纪东将这些人放走,后面的简清清似乎还觉得不够出气,赶忙上前一步问道。

    “这些人罪不至死,给他们一些教训就好,倒也没必要赶尽杀绝。”摇了摇头,纪东倒是并不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心慈手软,事实上,他收缴了这些人的猎物,让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加入到内院,这其实已经是巨大的惩罚了。

    七个黄金段之人,四个身死,一个被他挑断了手筋,还有两个被他赏了几掌断魂掌,一身力量怕是连十分之一都难以发挥,想要弄到猎物已经是奢望,可以说,这几个不走正路的家伙,这辈子怕也难有成就。

    “冷情姑娘,你感觉怎么样?”

    放走了众人,纪东的目光不禁看向了韩冷情,略带关切地询问道。

    “我没事,多谢纪东公子及时出手制止,否则冷情怕是要一错再错下去了。”见到纪东看向自己,韩冷情赶忙正了正神色,对着纪东欠了欠身道。

    她适才属实比较危险,如果不是纪东及时制止了她,一旦让她杀红了眼,恐怕很有可能就会在心底埋下嗜血的种子,到时候恐怕就真的要很难办了。

    当然了,即便如此,她回去之后也一定要认真地调理情绪,以免影响将来的修行。

    “冷情姑娘没事就好。”点了点头,纪东倒也不再多说。韩冷情的问题,恐怕还得她自己去解决,就算是他也帮不了太多。

    “走吧,这里还是留给圣院之人来收拾好了。”

    短暂的小插曲,纪东根本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说心里话,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有些看不惯这些人坐享其成的心态,他甚至都懒得对这些家伙出手。

    说着,一行人便是再次开动,倒是都没有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

    “纪东师弟,你现在究竟到了什么境界?我看你适才的出手,恐怕黄金段四段之人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吧?!”

    继续上路,一行人看向纪东的目光再次变得不太一样起来,最终还是陆盛华没能忍住好奇,对着纪东询问道。

    纪东适才简单的一跺脚,就把那么多人尽数震飞,如此威势,他们还真的从未见过,可以说,现如今的纪东一举手一投足,都能体现出超级强者的气势。

    尤其是经过了这次的内院之争,他们更加的能够感受到纪东的不同,每个人都很想知道,纪东现在究竟修炼到了什么境界!

    “我修炼的功法有些特殊,说起来,我的境界倒也并不是很高,更多的都是借助功法的力量罢了。”

    听到陆盛华的询问,纪东挑眉一笑,虽然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但也的确没有说谎。

    “厄,这样啊………”

    得到纪东的回答,众人都是心下一凛,却也不好继续追问,只是,被纪东这么一说,大家对于纪东的真实修为,反倒是越发的好奇起来。

    镇狱山之外,一队队身披轻甲的皇室护卫不断穿梭往来,这些皇室的护卫全都精神矍铄,而且实力非凡,一看就是精英中的精英!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这些皇室的精英护卫都在此进行守卫和巡视,每一个护卫都清楚自己的职责和使命,他们都明白,如果因为他们的疏忽而让不相干的人打扰到中央大帐里面的那些人,那么他们离死也就不远了!

    话说回来,能够有幸为大秦王朝最强大的一批人效劳,这何尝不是他们的荣耀?

    一支六人编织的巡逻队巡视到镇狱山的山脚之下,这个位置距离帐篷区已经很远,也只有到了这里,他们才会稍稍有些放松的感觉。

    “明日一早,这一届的内院之争就要结束了,可直到现在,归来的学院也只有寥寥几个而已,而且还都是损兵折将,看来这一届的内院之争,还真是凶险得很哪!”

    “谁说不是呢?这都已经过了晌午了,各大学院的队伍竟然依旧迟迟未归,依我看,恐怕有不少的学院,都已经被凶兽给吃了吧?”

    “这个绝对不无可能,前阵子镇狱山深处的凶兽叫得多欢哪,我猜一定是各大学院之人被那些凶兽发现,然后被那些凶兽当成大餐了。”

    “哎,真是为那些年轻人们感到不值,放着大好的清福不享,非要跑来参加什么内院之争,这下把命都搭进去了,何必呢?”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这些人当初不也都是想方设法想要加入圣院么?只不过最后都没能成功罢了,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我也愿意冒这个险。”

    “这个………好像也是这么个理儿…………”

    六个青年男子一边沿着山脚巡视,一边不由自主地聊起天儿来。他们在此守候了半个月之久,单单是整日听着镇狱山深处的兽吼声,就让他们感觉到心惊胆战了,而联想到直到现在都没有多少学院归来,他们对于众多学院的弟子们,都是越发的同情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