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六十章皇城圣院(3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这里居然有一座丹炉,难道木长老你在炼丹?!!”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适才这木长老满脸怒气的冲出石屋,好像一直都在吵嚷着什么东西失败了,此刻联系到眼前的丹炉,还有那超高的温度,他这才意识到,这位木长老,似乎真的就是在炼丹!

    “不错,你这小家伙实在是聪明,本长老正是在炼丹!!”

    听到纪东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在做什么,木长老眼底的赞叹之色更浓,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没有看错人。

    “这………炼丹?据弟子所知,炼丹这种事情,不是只有丹阵师才能做么?难道木长老你是丹阵师?!!”

    得到木长老的肯定,纪东不由自主地扯了扯嘴角,看向对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怪异起来。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对方是在炼丹,可此刻得到对方的肯定,他还是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

    众所周知,炼丹炼器,那都是丹阵师才能做的事情,至于超能者,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得到的,因为炼丹也好,炼器也罢,都需要庞大的精神力运段神阵,并且以精神力的精密操控进行材料的分配和添加,而这些东西,都是超能者只能望洋兴叹的。

    眼下,这位木长老明显不是丹阵师,可他居然躲在屋里炼丹,对此,他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哈哈哈,谁说只有丹阵师能够炼丹?我木易偏偏就不信,凭借我的实力,就炼不出那些花花绿绿的丹药来!”

    见到纪东明显充满了怀疑的眼神,木易长老再次长笑一声,语气当中却是充满了自信和霸气。

    一直以来,他都对于丹阵师的炼丹炼器手段充满了向往,起初,他也觉得自己不可能做得到,但随着实力的不断提升,他最终还是萌生了炼器炼丹的念头。

    对于炼制武器利器,他考虑之后便是直接放弃了,因为武器利器的炼制,需要丹阵师直接将神纹刻画到兵刃当中,他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做不来。

    但炼丹就不同了,炼丹的过程,虽然也是丹阵师的手段进行主导,但他思来想去之后,貌似整个过程,未必就一定要有丹阵师参与其中,在那之后,他便是走上了炼丹的道路,而且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然而比较可惜的是,这么多年了,他虽然进行过无数次的尝试,但最终也没能炼成一炉丹药。时至今日,炼丹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执念,却是没办法放弃了。

    “木长老果然非同寻常,弟子心悦诚服!!”听到木长老如此张狂的话,纪东除了佩服之外也只剩下佩服了。

    一个超能者,竟然想要去做丹阵师才能做的事情,姑且不说他最终是否能够成功,单单是这份儿胆气,就让他不得不佩服了。

    “先别说那些佩服的话,本长老也不需要你的佩服。”听到纪东明显有些恭维的语言,木长老不禁摆了摆手,“小子,你之前打扰到本长老,使得本长老炼丹失败,作为补偿,我要让你再次给我帮忙,直到我炼成一炉丹药为止!”

    说着,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古怪的笑容,好像是要把纪东永远都拴在他的石屋里面一样。

    “什么?长老大人要把我留下来陪您炼丹?这…………”

    听到木长老之言,纪东简直心神一颤,脸色瞬间变得一片错愕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向后退了几步,险些直接夺门而走。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貌似有些玩大了。

    纪东是真的没想到,木长老竟然会对他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说心里话,对方的这个要求,实在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看着对方一脸笑容地盯着自己,纪东能够感受到,对方显然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只是,对于木长老的这个要求,他着实有些无语之感。

    “小家伙,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你不愿意留下来帮助本长老么?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恐怕由不得你,因为这是你欠本长老的。”

    看着纪东明显不怎么愿意的表情,木长老不禁眯起了双眼,甚至有了一丝威胁之意。

    难得见到这样一个年轻弟子,他是真的希望纪东能够留下来帮助他。说起来,对于他的炼丹,整个内院的所有长老都不看好,他倒是曾经请过其他人帮忙,但几次之后,就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去找别人了。

    至于年轻弟子,他倒是找过几个,但那几个小家伙要么就是连一会儿都坚持不住,要么就是坚持不了个把时辰,他就算是把刀架在人家的脖子上,人家也属实是爱莫能助。

    可眼前的纪东明显有些不同,至少,对方似乎能够扛得住石屋里面的高温,只此一点,就有资格成为他的帮手。

    “长老大人,弟子一个刚刚加入圣院的新人,要实力没实力,要身份没身份,恐怕真的帮不上长老大人的忙啊!”

    听到对方略带威胁的话,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的苦笑,随后摇了摇头道。

    对于炼丹,他倒也隐隐的有些兴趣,可问题是,他可不想跟在一个超能者的身边炼丹,因为就连他都觉得,对方这根本就是异想天开的行为,根本就不可能会成功。

    “小子,帮不帮得上不是现在就能确定的,本长老只想问你,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听到纪东之言,木长老的眉头也是皱了皱,随后摆了摆手道。

    他这会儿也不知道纪东是否真的能够帮到自己,但至少这是一次机会,说不定有了纪东的帮助,他真的有可能成功呢!

    “这…………”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木长老的眼睛,纪东突然发现,这位长老大人的眼底几乎是一片的血红之色,那是不眠不休、精力消耗过度的直接体现。

    另外,对方虽然在言语上有那么一些不客气,但说到底,其实还是在跟他进行商量,并不是完全命令他帮忙。

    可以说,这真的是一个执着之人,打心眼里,他其实是十分佩服这种人的。

    “长老大人,您看这样行不行,弟子还有两项任务要交,等我把这两项任务交付之后,我就会回来帮助长老大人,不知长老大人意下如何?!”

    到了嘴边儿的拒绝之言,却是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位在执念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长老,似乎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孤独,如果自己拒绝对方的话,姑且不说对方会把他怎么样,但至少,对方一定会十分的失望。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同意帮本长老这个忙了?!!”听到纪东的回答,木长老顿时大喜过望,因为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而事实上,如果纪东拒绝他的话,他也根本不会把纪东怎么样,毕竟,他可是堂堂的内院长老,又怎么可能为难一个新人弟子?

    “弟子愚笨,也不知道会不会给长老大人添麻烦,如果届时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长老大人多多提点。”

    微微一笑,纪东点了点头,算是真正的答应了下来。当然了,他绝对不会一直等到对方成功为止,如果对方真的没有一点儿成功的可能的话,他会及时退出,届时谁也阻止不了。

    “好,好,好,本长老的确没有看错人!”

    听到纪东如此说,木长老竟是有种感激涕零的感觉,坦白讲,他虽然天天被热浪所包裹,但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

    “长老大人可以暂且休息一段时间,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长老大人现在已经十分疲惫,这样的状态忙活起来,效率怕也不会太高。”整了整神色,纪东继续道。

    “好,本长老就暂且歇息一阵子,等你这小家伙回来之后,本长老再继续开炉炼丹!”他的确感觉到有些累了,眼下既然有了帮手,那么他大可等到帮手到位之后再重新开始,却也没必要急于一时。

    “既然如此,那弟子就暂且告退,等交付了任务,弟子会第一时间归来帮忙。”郑重地点了点头,纪东说话间便是对着对方拱了拱手,却是真的要离开了。

    “你先等一等,这块儿是本长老的令牌,你拿着这块儿令牌,就相当于有了本长老的所有权限,届时也就不会有人为难你了。”

    见到纪东要走,木长老赶忙摆了摆手,说话间,他便是取出了一块儿金光熠熠的令牌,毫不犹豫地抛给了纪东。

    “这是………长老令?”

    下意识地将令牌接过,纪东马上发现,这块儿令牌竟然就是木长老的长老令!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把这东西交给了他!

    “长老大人,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手里托着长老令,纪东不禁有种重于万斤的感觉,一时之间却是有些不敢收。

    “无妨,这东西对我来说一点儿的用处都没有,当然了,我也不是把这东西给了你,等你用完了之后,还是要还给我的。”

    摆了摆手,木长老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纪东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要是没有一点儿的表示,那可就相当的说不过去了。

    另外,他整日把自己关在石屋里面,这长老令放在他的手里,真的没什么用处可言。

    “拿着吧,你信得过本长老,本长老自然也信得过你!”见到纪东似乎还有迟疑,木长老不禁微微一笑,给了纪东一个惺惺相惜的眼神。

    有些时候,一件事做得是对是错,根本不需要翻来覆去地去考虑,只要第一感觉对了,那就跟着感觉走,最终即便错了,至少也算是不负初心。

    “既然如此,那弟子就不客气了。”

    见到木长老脸上的笑容,纪东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同样笑了起来,说着,他便是一抖手,直接将对方的长老令收了起来。

    收好了木长老的令牌,纪东却也并没有过多停留,而是直奔自己的下一处目的地进发。

    对于自己答应了木长老的事情,他是一定会遵守承诺去完成的,木长老的坚持让他有所触动。

    “下一项任务,将一部地阶以上的技能交到传功长老凌战的手里,也不知道这项任务能够给我带来怎样的报酬。”

    翻开圣院大典,他很快就确定了下一项任务的目的地,而一想到自己在木易长老那里获得的好处,他对于下一处任务点儿,便是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精简版的五行诀,也就是他所命名的无敌神功,级别上绝对没的说,而且这部神功,内院里面是绝对不可能会有,一旦他把这部神功交上去的话,说不定就能得到一部级别相当的技能进行修行。

    “却不知道那位凌战长老又是怎样的一个人………”舔了舔嘴唇,他也不再多想,顺着地图上标注的路线,便是直奔传功长老凌战的方位靠近过去。

    同样是掠过一条条甬道,穿过一座座拱门,最终,他的身形出现在了一座巍峨的塔形建筑不远处,这塔形建筑并不是很高,说来只有区区三层而已,而在这塔形建筑的中央位置,真武楼三个大字犹如九天真龙,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狂放感觉。

    “就是这里了,内院的传功长老凌战,应该就是在这真武楼当中吧!”

    按照圣院大典的标注,真武楼正是传功长老凌战的居所,同时也是内院一些技能典籍的存放之处,当然了,这里的技能典籍只不过是圣院庞大的技能典籍当中的一部分,而多数的高深技能,其实都是由内院的院长来保管的。

    整理了一下心情,纪东这便直奔真武楼的大门靠近而来。

    “来者何人?!!”

    等到靠近真武楼的大门,两个守门的圣院弟子第一时间上前一步,对着纪东沉声询问道。

    “新人弟子纪东,见过两位师兄。”见到守门弟子上前,纪东却也不敢怠慢,赶忙对着二人躬身一礼,同时递上了自己的身份牌。

    这两个守门弟子都是青年模样,不过,虽然年纪不是太大,但这二人的修为竟然全都达到了黄金段四五段的级别,可以说也是天赋不凡的天才了。

    圣院当中当然不可能会有庸才,想要在圣院当中找到一些资质平平之人,那基本上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为内院向来不养闲人。

    “新人弟子?”接过身份牌扫了一眼,两个青年男子点了点头,这才继续道,“你是来找长老大人交付任务的吧?”

    “正是如此。”点了点头,纪东实话实说道。

    “进去吧,长老大人这会儿就在一层的最里间密室,你直接去觐见就是了。”随手将身份牌还给纪东,其中一个青年男子回过身来打开大门,示意纪东可以直接进去了。

    区区一个新人弟子,他们也没什么可防备的,何况凌战长老已经吩咐过,前来交付任务的新人弟子,可以直接到里面去觐见。

    “多谢两位师兄!”收好了身份牌,纪东赶忙对着二人拱了拱手,这才幽幽的进了塔楼。

    “这个貌似还不赖,感觉根基蛮扎实的。”

    “的确如此,而且气质也颇为不凡,像是个高手……………”

    等到纪东进了塔楼,两个青年男子不禁下意识地交谈起来,倒是对纪东的评价还不错………

    纪东并没有去理会外面两人的谈论,这个时候,他已经顺着塔楼的廊道,来到了最里面的密室门前。

    来到门前,他发现,密室的门竟然是开着的,而此时此刻,一个看起来中年模样的男子正盘膝坐在密室的一方矮榻之上,静静地呼吸吐纳着。

    “好凌厉的男子!!!”

    一眼看到密室当中的中年男子,纪东的心神便是微微一颤,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忌惮的情绪来。

    眼前这中年男子星眉刀目,整个的脸部犹如刀割斧凿一般,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子凌厉之气,虽然对方此时是端坐在那里,但纪东似乎看到了一柄利刃插在鲜血淋漓的战场之上,说不出的荡人心魄!

    “这简直就是一个为战而生之人,真不知道这位长老究竟会有着怎样的战力!!”虽然从未见过此人出手,但他相信,这位长老大人的战斗力,恐怕还要在秦都学院的院长关岳之上!

    “刷!!!!”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的双眼猛地睁开,顿时,两道厉芒便是电射而出,似乎能够刺穿人的身体心灵,让人不敢逼视!

    “新人弟子纪东,见过凌长老!!”

    见到对方睁眼,纪东赶忙收摄心神,再也不敢继续打量对方,他知道,自己适才的观察,恐怕已经被对方察觉到了。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窥探本长老?!”

    凌战的眉头微微皱起,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疑不定的光芒。

    他早就发现了纪东的到来,原本,他还以为对方会第一时间乖乖上前见礼,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在那里窥探起自己来,虽然他没有见到纪东的表情,但仅仅是从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声中,他就听出了很多的东西。

    很明显的,眼前的这个新人弟子,貌似与之前来过的两个不太一样,至少之前的那两人都没有这般审视过他。

    “这………弟子初见长老大人,所以稍稍有些紧张,还请长老大人勿怪。”听到凌战长老之言,纪东不由得心神一凛,赶忙出言解释道。

    说心里话,他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就是简单打量了对方一眼而已,竟然就被对方感知到了,这可绝对不是他所希望见到的。

    看来,今后再跟圣院的这些长老强者打交道,他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万万不可有丝毫的大意,免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对于纪东来说,他跟其他年轻弟子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有着远超其他人的恐怖实力,其他的新人弟子见到圣院的长老,基本上都是又敬又畏,可打心眼里,他其实并不畏惧圣院的长老。

    所谓艺高人胆大,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其他人如果惹怒了长老,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丢掉性命,可在他的内心深处,自己即便惹怒了谁,也完全可以逃之夭夭,根本不担心会有性命之忧。

    “别说那么多了,小家伙,你的任务是什么?拿来让本长老一看。”

    凌战长老倒也不会跟一个新人弟子一般计较,他虽然贵为传功长老,但也不是谁都打量不得,如果因为这么大点儿的事就责罚弟子,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是,还请长老大人过目。”见到凌战并没有跟自己计较,纪东心下一轻,赶忙将自己的新人指南拿了出来,然后翻到任务一页递了上去。

    “恩?地阶技能的任务?”随手接过纪东递来的任务书,凌战长老的眼神微微一凝,原本还是十分淡漠的脸色,瞬间变得郑重起来。

    身为内院的传功长老,他的手里是掌管着不少的厉害技能的,只不过,地阶级别的技能,他只不过掌握了区区几种罢了,眼下见到纪东的任务书上面竟然写着地阶技能,他自然不会像是见到普通技能那般淡漠。

    “你来见本长老,难道是完成了这搜集地阶技能的任务?!”将新人指南合拢递还给纪东,凌战长老的表情已经十分郑重,眼底更是有着一丝期待。

    他对于技能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如果能够有一部新的地阶技能供他研究的话,当然是一件值得他开心的事情,也是内院的一大喜事。

    “不敢隐瞒长老,弟子之前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部神功,弟子见识浅薄,不敢确定这神功的级别,但想来应该是达到了地阶的级别,还请长老大人鉴别。”

    说着,他便是将自己总结而成的无敌神功取了出来,再次递到对方的眼前。

    “呵呵,是不是达到了地阶的级别,恐怕还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新人弟子所能确定的。”听到纪东之言,凌战长老不禁有些好笑的感觉。

    在他看来,纪东口口声声说自己拿来的技能应该达到了地阶,这八成就是纪东故意那么说罢了,要知道,地阶技能极其罕见,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遇得到的?

    心里想着,他便是将纪东递过来的兽皮卷接了过来,“恩?这兽皮还蛮新鲜的?”

    “长老大人明鉴,弟子发现的这部神功本是刻在石碑之上,弟子没办法收了石碑,所以只能把它临摹到兽皮上面。”

    纪东早已想好了说辞,赶忙出言解释道。

    “哦?石碑上的技能?!”听纪东这么一说,凌战长老倒是不禁来了那么一丝的兴趣,说着便是将兽皮卷展了开来,静静地观看起来。

    “无敌神功?啧啧,名字倒是蛮………”嘴角一挑,他不禁摇了摇头,这才继续朝着后面看了下去…………

    起初,他的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对这所谓的无敌神功不以为然,不过,随着他看到的内容越来越多,他脸上的笑容却是逐渐消失,然后渐渐变得有些肃穆,而差不多看到半刻钟左右的时间之时,他的脸色已经彻底的变了!

    “这………这………”

    随着他将整部神功全都看完,他的双眼早已经瞪得滚圆,嘴巴也张大得能够吞下一只拳头,就连他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世间怎么会存在着如此神妙的功法?”兴奋之色早已经充斥在他的脸上,这一刻,他真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作为内院的传功长老,见过的技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然而,像眼下这部无敌神功这般神妙无比的神功,他别说是见了,就算是听,他都从来没有听过!

    “看来这一关应该也过了!”眼看着凌战长老的表情变化,纪东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暗暗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带来的这部神功,应该是完成了地阶技能的任务无疑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