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六十七章皇城圣院(3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不过,眼下的他已经是院长弟子,就算对方想要算计自己,恐怕也绝对会有所顾忌,所以,他目前来说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了。

    而只要他借助院长弟子的身份修炼一阵子,他的实力必将大幅度提升,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对方再想算计自己,恐怕也很难做得到了。

    “木易奉院长大人之召前来觐见!!”

    时间不长,又是一声高呼从外面传来,却是木易长老第二个奉命到达了。

    “木易长老到了,进来吧!”听到外面的喊声,荀万山这才挑了挑眼皮,随手打开了楼阁的门,将木易长老也让了进来。

    很快,木易长老的身形,便是同样出现在了顶层的楼阁当中。

    “咦?怎么这么热闹,冯副院长和凌兄都在啊,咦?小家伙,你竟然也在这儿?!”

    来到楼阁当中,木易长老的目光微微一扫,顿时将楼阁里面的情况尽收眼底,首先看到的当然是冯无敌和凌战二人,不过,还不待他上前跟这二人打过招呼,他的目光便是被纪东吸引了过去,然后直接把冯无敌和凌战抛到了一边,下意识地朝着纪东靠近过去。

    “弟子见过木长老!!”

    眼看着木易长老来到了自己的近前,纪东倒是十分客气,赶忙对着对方笑着施了一礼。

    “哈,你这小家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你还有要交付到院长手里的任务么?”随意的摆了摆手,木易长老也不顾及上手的荀万山,直接便是对着纪东询问道。

    整个内院之人都知道,木易长老向来都是那种不拘小节的性格,所以,他有些地方即便做得有些欠妥,却也不会有人说他的不是,就连荀万山也是一样。

    “嘿嘿,弟子倒是没有什么任务需要跟院长大人交付的,只是奉命前来回答院长大人的一些问题罢了。”

    听到木易长老的询问,纪东不禁笑了笑,却也没有说得太多。

    “木长老跟这小家伙很熟么?!”就在这时,上手王座上的荀万山突然睁开了双眼,随后笑着问道。

    “回院长大人的话,这小子刚刚去我那里交了个任务,另外,他已经答应过属下,等他把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之后,就会陪属下去炼丹,我可一直都在等着他呢!”

    眼见荀万山睁眼,木易长老却也不敢怠慢,赶忙恭敬地施了一礼,随后便是实话实说道。

    事实也正是如此,纪东之前答应帮他一起炼丹,他不知道纪东是否是认真地,但他绝对是认真了。

    “哦?让他帮你炼丹?!”

    听到木长老之言,荀万山不由得眉毛一挑,显然是微微有些惊讶,而不单是他,这个时候,一旁的冯无敌和凌战同样面露惊讶之色,目光不由得在木易长老和纪东的身上来回切换起来。

    他们都十分清楚,这些年来,木易长老可是没少找人帮他炼丹,可每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自那以后,木易长老貌似已经很久都不找弟子帮他炼丹了,却不知道这位木长老为何又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嘿嘿,院长大人明鉴,这小家伙可不一般,属下的石屋热浪滚滚,其他人根本承受不住那里的温度,但这小子似乎有些特殊,竟然能够不受高温的影响,说起来,这简直就是属下最好的炼丹帮手了。”

    嘿然一笑,木长老也不敢在荀万山面前说假话,直接便是把自己心里想的全都说了出来,说完,他还狠狠地拍了拍纪东的肩膀,脸上尽是一片的欣赏之色。

    “恩?竟然还有这种事?”

    听到木长老之言,这一次,不论是荀万山还是另外两人,却都已经不是惊讶那么简单了,说着,三人的目光便是全都聚焦在了纪东的身上,眼底尽是一片的惊疑不定。

    尤其是荀万山,他刚刚把纪东收入门下,却是还不知道,原来纪东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他们都知道木易长老炼丹的石屋,也全都亲自到那里去过,对于石屋的温度,他们都是记忆犹新,要说纪东能够承受那里的高温,他们还真的有些怀疑。

    不过,他们更加的相信木易长老绝对不会说谎,所以,问题显然就是出在纪东的身上,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紧紧地盯着纪东,似乎是要把后者看透一样。

    “这…………”

    感受到一道道目光从周围看向了自己,纪东顿时有种浑身发紧的感觉,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露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更是没想到木易长老这个时候会来,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把问题捅了出来,这一刻,他真的有些后悔跟这位木长老接触了。

    眼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纪东知道,这些人恐怕都在等着他的回答,可究竟要如何将此事掩盖过去,他一时之间还真是想不到好的借口。

    “律令堂吴心忧,奉院长大人之召前来觐见!!”

    就在纪东左右为难之时,外面再次传来了呼喊之声,而突然间传来的声音,直接将众人的注意力段移了开来。

    “吴长老到了?”

    荀万山这个时候也是不再盯着纪东看,而是挥手间再次打开了楼阁的门,招呼律令堂长老吴心忧进来。

    “律令堂长老吴心忧,参见院长大人!!”时间不长,精神奕奕的律令堂吴长老便是来到了楼阁之上,刚一到来,他便是对着荀万山规规矩矩地施了一礼,却是要比其他人正式得多。

    作为掌管内院教条规矩的长老,他自然是要处处把规矩做到极致,也只有如此,他才能够得到其他人的信服,并且带动其他人去遵守规矩。

    “吴长老不必多礼!!”见到吴长老对着自己见礼,荀万山回应起来也是要比对待其他人之时郑重得多,也算是他对对方的一种回应和肯定了。

    “谢院长大人!!”

    微微一笑,吴长老这才直起身来,然后把目光看向了冯无敌和凌战以及木易三人,“见过副院长,凌兄木兄有礼了!”

    “吴兄有礼!!!”

    见到吴长老对着自己拱手,冯无敌和凌战以及木易长老都是拱手回应,谁都不敢怠慢。

    他们都清楚吴长老的脾气,这位对他们见礼,如果他们不回应的话,对方必然是要生气的,这种事,他们在早些时候都经历过。

    “小家伙,咱们又见面了。”

    跟所有人一一打过招呼,吴长老的目光最终落向了纪东的身上,一脸笑容地道。

    说起来,他早就已经注意到了纪东的存在,而对于能够在此见到纪东,他的心下不禁微微有些惊讶。

    他记得自己跟荀万山提起过纪东,不过在他想来,以荀万山这等身份,恐怕也就是那么随意一听罢了,应该不至于把纪东单独叫来询问才是。

    “见过吴长老,许久未见,吴长老风采更胜往昔。”见到吴心忧看向自己,纪东这个时候简直就像是见到亲人了一样,心底更是充满了感激。

    他适才都不知道要如何作答了,幸亏这位吴长老及时赶到,把其他人的注意力段移开来,否则的话,他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应付这个难题。

    “哈哈哈,老夫年纪大了,哪有什么风采可言。”听到纪东之言,吴长老不由得朗声一笑,毫不掩饰自己对纪东的喜欢。

    当初纪东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记下了所有的院规院纪,此事他恐怕会记得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

    “咦?吴长老难道也知道这小家伙?!”

    见到吴长老跟纪东相谈甚欢,一旁的木易长老不禁微微一愣,直接问了出来。

    “自然是知道,诸位可能有所不知,这位纪东小朋友当初接受院规院纪的考验之时,却是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说来却是创造了内院的一个历史,如此天赋异禀之人,本长老又怎么可能会忘掉?”

    听到木长老的询问,吴长老不禁捋了捋自己的小胡须,随后便是笑着回道。

    “什么?不到半天的时间就记下了所有的院规院纪?这…………”

    等到吴长老话音落下,在场的众人除了早就知道此事的荀万山之外,却是尽数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都是知道圣院的院规院纪有多么的复杂,就算是他们,此时都根本不可能把那些规矩全都背下来,然而,纪东竟然只用了半天不到的时间就全都记下来了,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眼前的纪东,还真是一个恐怖的天才!

    冯无敌的眼底尽是一片的惊疑不定之色,他今日是真的被震撼到了,先是木易长老现身,把纪东的长处显摆了一通,紧接着又来了个吴长老,竟然还是在大赞纪东的非比寻常,这一刻的他突然发现,纪东竟然在每一位长老的心里都留下了不凡的印象!

    如果只是某一个长老的话还好说,可纪东竟然一连让两位长老如此看重,另外,荀万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把纪东召唤至此,这是不是意味着荀万山也知道纪东的存在,他现在真的不敢确定。

    “好家伙,这真是太好了,小子,我就说你是本长老最好的帮手!”

    短暂的寂静过后,木长老突然猛地一拍大腿,兴奋地笑了起来,“嘿嘿,小子,老夫炼丹之时最郁闷的就是总记不好那些灵草的顺序和用量,既然你有这么好的记忆力,看来这个问题完全可以解决了啊,哈哈哈!!”

    一种丹药的炼制,需要的灵草简直就是五花八门,而每一种灵草的用量和顺序都十分考究,这也是为何只有丹阵师强者才能炼丹,而普通超能者绝对不行的原因。

    木长老虽然实力很强,但每每到了添加灵草之时,都会有种难以驾驭的感觉,如果纪东真的像吴长老所说的那样记忆力极佳,那么完全可以把他的这个短板补足,说不定真的能够助他炼出丹药来。

    “炼丹?怎么扯到炼丹上去了?!”

    眼看着木长老突然跳出来大喊大叫,吴长老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却是有些不明所以。

    “厉害,厉害啊!!”

    另一边,早就知道了纪东已经拜师荀万山的凌战一直没有出声,只不过,他这会儿的表情绝对是最最精彩的。

    他万万没想到,荀万山无意间收下的这个弟子,竟然会如此的了得。要知道,秦都学院的长老,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的存在,尤其是吴心忧,这位向来都不怎么把别人放在眼里,却是没想到会对纪东如此看重。

    “看来,院长大人还真是慧眼识人呢…………”偷眼观瞧了一眼王座上的荀万山,他发现,这会儿的荀万山同样面色怪异,眼底似乎充满了玩味。

    荀万山的面色变幻数次,再次看向纪东的眼神,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起来。

    他此番收纪东为徒的目的很直接,也很简单,可他万万没想到,原来纪东竟然在不知不觉当中就已经在两大重量级长老的心下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吴心忧还是木易,明显都是对纪东赞不绝口,这在以往可是很少会发生的事情。

    另外,虽然副院长冯无敌没有说什么,但他看得出来,纪东跟冯无敌之间明显也有着一些交集,这一点,他从二人不断碰撞的目光就能看得出来。

    “玉青颜奉院长大人召唤前来觐见。”

    就在这说话间的工夫,又是一位长老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却是内院唯一的一位女长老到了。

    听到玉青颜的声音,荀万山赶忙再次将楼阁的门打开,将这位玉长老也让了进来。

    “玉青颜见过院长大人!!”来到房间里,玉青颜同样表现出了足够的尊敬,对着荀万山便是欠了欠身道。

    “玉长老来了,有些时日不见,玉长老的驻颜之术却是越来越纯熟了啊!”见到玉青颜到来,上手王座上的荀万山不禁眼前一亮,脸上更是露出一丝笑容。

    不单单是他,其他三位长老以及副院长冯无敌也是一样,看得出来,对于圣院唯一的一位女性长老,他们都是十分的重视,以至于这会儿的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玉青颜身上,再也没有人去关注一旁的纪东了。

    “院长大人谬赞了,属下的这点儿手段,自然入不得院长大人的法眼。”听到荀万山之言,玉长老不禁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而说话之间,她的目光便是段向了其他人,不冷不热地与其他人打过招呼。

    “恩?此子竟然也在?!”

    与其他人一一打过招呼,玉长老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纪东的身上,而见到纪东,她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凝,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

    “弟子见过玉长老,多日不见,玉长老变得越发的漂亮了呢!”见到玉青颜看向自己,纪东心下一凛,但还是赶忙跟对方打过招呼。

    对于这位玉长老,他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毕竟,这位长老大人可是韩宛霜和简清清的师父,他今后想要跟韩宛霜以及简清清见面的话,恐怕还得跟这位搞好关系才行。

    另外,他一直都觉得这位玉长老似乎对自己有些抵触,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对方真的不待见自己,眼下借着这次机会,缓和一下彼此间的气氛也不错。

    “你倒是很会说话,不过本长老并不喜欢这些吹捧。”听到纪东夸赞自己的容貌,玉长老的眼皮微微一挑,显然是并不怎么受用。

    “玉长老也认得这小子?!”

    听到玉长老竟然也跟纪东搭上了话,在场的几人难免又是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竟然还能跟这位冰山长老产生交集。

    见此,木长老第一个跳了出来,下意识地询问道。

    “不瞒诸位,青颜在不久前曾收了两个弟子,此子正是我那两个弟子的朋友,我那两个徒儿也经常跟我提起此子。”

    听到木长老的询问,又扫了一眼其他人那怪异的目光,玉青颜微微一愣,随后便是下意识地解释道。

    她都没弄清楚,为何在场的众人会因为她跟纪东的一句对话而变得如此惊疑不定。

    “恩?玉长老竟然收徒了?这可是一件大事,怎么一直没听玉长老提起过?!”

    听到玉青颜的解释,上手王座上的荀万山第一个回过神来,却是敏锐地抓住了玉青颜话里的一些关键信息。

    玉青颜一直在自己的别院清修,这是整个内院都知道的事情,谁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不声不响地收了徒弟。

    “回院长大人,这一届的新人弟子当中有两个天赋不错的女子,属下与她们二人颇为投缘,所以就收了她们做弟子,如今她二人还在进行基础的修炼,所以属下才迟迟没有将此事禀报给院长大人,还望院长大人见谅。”

    她倒是没想过有意隐瞒此事,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她需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少,所以一直没来得及跟荀万山禀报。

    “原来是这样………”

    听到玉长老这么一说,荀万山和其他人都是暗暗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与此同时,他们对于玉青颜所收的两个女弟子,却是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

    虽然玉青颜说她的收徒只是因为跟两个年轻女子投缘,但他们相信,如果单单只是投缘的话,玉青颜绝对不会将两个女子收为弟子就是了。

    “哈哈哈,玉长老还是这般有性格。”

    等到玉长老话音落下,王座上的荀万山再次长笑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好了,除了在外办事的秦副院长之外,眼下我内院的四大老牌长老,外加冯副院长都到了,本院也是时候宣布大事了啊!”

    说着,荀万山不禁坐直了身体,显得颇为郑重。

    内院的长老倒是不止四个,只不过,眼前这四位乃是最有代表性的四人,至于其他那几个普通长老,一般很少会得到荀万山的召见。

    还有一位副院长,因为总是要外出办事,所以眼下也不在圣院当中,荀万山总不能因为他的收徒之事就把那位叫回来。

    “院长大人究竟有什么事要宣布,属下都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听到荀万山终于要宣布大事,性情直率的木长老顿时眼神一亮,一边搓着手,一边充满了好奇地问道。

    其他几人虽然没有出言询问,但一个个的脸上同样是充满了好奇,却是想不出荀万山要宣布什么大事。

    “大家都看到这个小家伙了吧,本院要宣布的大事就是,从今以后,他就是本院的亲传弟子了,还望诸位长老回去之后广而告之,让整个圣院都知道此事。”

    荀万山也不迟疑,直接便是把自己收纪东为徒的事情宣布了出来。

    整个楼阁当中都是瞬间变得一片寂静,抛开早就已经了解情况的传功长老凌战之外,其余所有人都是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座上的荀万山,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谁也没有想到,荀万山把大家召集过来,竟然是要宣布这样一件事情,不得不说,荀万山收徒,这的确是内院的大事,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荀万山竟然会收纪东这样一个新人弟子为徒!

    目光下意识地段向纪东,这一刻,每个人看向纪东的眼神,早就已经变得非同寻常起来。

    玉青颜本就冰冷肃穆的脸色,这会儿简直就是越发的肃穆起来,她万万没想到,纪东竟然会被荀万山看重,直接将其收为了弟子,这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

    她很清楚纪东和简清清以及韩宛霜之间的关系,如果纪东只是一个普通弟子的话,她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份对纪东施压,使得纪东远离韩宛霜和简清清,免得让二人分心。

    然而,若是纪东变成了荀万山的弟子的话,那情况可就完全的不同了。她虽然贵为长老,可荀万山的弟子,那就是未来内院院长的有力竞争者,她就算是长老,却也要给对方一些面子,到时候纪东若是去了她那里,她都要以礼相待才行。

    这不单单是人情世故那么简单,要知道,纪东作为荀万山的弟子,那么就相当于是代表了荀万山,如果她对纪东有所怠慢的话,那就是摆明了不给荀万山面子。

    一想到这些,她的心下便是难以抑制的郁闷起来,看向纪东的目光简直就是说不出的幽怨。

    一旁,木易长老的脸色也是十分的精彩,在听到荀万山竟然收了纪东为弟子之时,这位木长老几乎瞬间就张大了嘴,完全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说起来,他才刚刚找到一个能够帮助自己去炼丹的新人弟子,然而,还没等他开始让对方帮忙,纪东竟然就被荀万山收为了弟子!

    试问,内院院长的弟子,他又怎可能让人家去帮助自己炼丹?

    姑且不说荀万山会不会同意,就算荀万山同意,他也根本就不敢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了,毕竟,若是纪东在荀万山的耳边说些他的坏话,他到时候是不是还有机会继续折腾下去都难说。

    想到此,他的心下顿时变得纠结万分,却也只能是在心底深处暗暗焦急,暗暗可惜。

    另一边,副院长冯无敌早就已经石化了,要说荀万山收纪东为徒谁最郁闷,玉青颜和木易绝对比不过他。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院长大人怎么会收他为徒?!!”

    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纪东,冯无敌似乎是要把纪东里里外外的看个通透,可无论他怎么看,却是都看不出纪东哪里配得上成为荀万山的弟子。

    他太了解荀万山了,以这位院长大人的眼光来说,他要收徒,那也一定是那些真正的天赋异禀之人,绝对不可能是在大秦王朝这样的地方,他承认,纪东的实力的确也出乎他的预料,但这样的实力,绝对还达不到荀万山收徒的级别。

    当然了,抛开荀万山为何要收纪东为徒不说,如果纪东成为了荀万山的弟子,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纪东才刚刚跟他的儿子发生了冲突,不用说,二人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原本,他还想要在今后的时日当中为自己的儿子找回场子,可现在好了,纪东从一个普通弟子,一跃成为了荀万山的弟子,这样一来,他又怎么敢去找纪东的麻烦?

    别说去找纪东的麻烦了,他这会儿甚至在担心纪东是否会主动去找他们父子的麻烦,如果纪东铁了心要跟他们父子作对的话,他们今后的日子未必就会好过。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院长大人怎么就看上此人了呢?!不应该的,这根本就不应该的!!”

    双拳攥得嘎嘣作响,冯无敌一时之间完全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同时也是对荀万山为何要收纪东为徒充满了好奇。

    他相信这里面一定有原因,可思来想去,他也想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

    “哈哈哈,好好好,院长大人果然慧眼识珠,老夫在这里恭喜院长大人了!!”就在其他几人各揣心事,都对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之事耿耿于怀之时,律令堂长老吴心忧却是突然放声长笑起来,语气当中充满了欣慰。

    跟其他人不同,吴心忧对纪东没有任何的偏见,也跟纪东之间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相反,他对纪东能够在半天之内记住所有的院规院纪一直都是十分的赞叹,眼下,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他简直是发自内心的为对方感到开心。

    在他想来,纪东的天赋也许稍稍差了那么一丝,但作为荀万山的弟子,倒也并非完全不合格,何况收徒之事是荀万山提出来的,他相信,荀万山应该不会看错人。

    “咳咳,恭喜院长大人,贺喜院长大人…………”

    听到吴长老开始道贺,其他人这个时候也是纷纷回过神来,却也不得不祝贺起来。他们虽然都不怎么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既然荀万山已经决定了收徒,他们当然没有反驳的权利,此时此刻,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对荀万山进行祝贺。

    “哈哈哈,诸位客气了。”听到众人齐声道贺,荀万山不由得朗声一笑,却是把每个人的表情全都看在眼里,心下已然有了一丝明悟。

    “徒儿,看来你与在场的诸位长老以及冯副院长都比较熟悉了,既然如此,为师也就不再与你一一介绍,从今以后,你可要多多向诸位长老还有冯副院长学习请教。”

    目光看向纪东,荀万山眉毛一挑,语气颇为怪异地道。

    “弟子谨遵师尊教诲。”听到荀万山之言,纪东赶忙躬身一礼,随后便是将目光看向了其他人,“诸位长老,副院长大人,弟子年纪轻经验浅,今后还望诸位前辈多多提点。”

    说着,他的目光不禁扫过了所有人,心下难免有些小小的得意。

    等到荀万山宣布完了自己收徒之事过后,副院长冯无敌以及四大长老并没有过多逗留,很快,五人便是接连告辞而去,最后,楼阁当中便是只剩下了纪东和荀万山师徒二人。

    没有了其他人在场,荀万山那等上位者的气势无形中收敛了不少,反倒是下手位置的纪东,在单独面对荀万山之时,难免有些隐隐的紧张起来。

    “啧啧,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跟四大长老都有过接触,而且让四大长老都对你印象深刻,看来为师果然没有看错人。”

    看着眼前的纪东,荀万山的心下着实颇为感慨,却也不得不正色起自己的这个弟子来。

    “师尊谬赞了,弟子能够与诸位长老有所接触,说来都是机缘巧合罢了。”摇了摇头,纪东赶忙谦虚道。

    眼前的荀万山实在是太过强横了一些,在这位面前,他必须要处处小心才行,因为哪怕是一点儿小小的疏漏,都有可能会被对方看出破绽来。

    “机缘巧合?呵呵,如果只是机缘巧合的话,又怎么可能让这些人对你记忆深刻?”听到纪东的回答,荀万山不禁兀自一笑,显然是有些不以为然。

    “好了,徒儿,眼下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在场,为师问你,木长老说你不惧他那石屋的高温,此事你究竟作何解释?”

    面色一正,荀万山突然收起了所有的嬉笑,十分严肃地对着纪东问道。

    他并没有忘记此事,说起来,他之前收纪东为徒之时,的确只是觉得纪东对他今后的大事会有所帮助,可经过了几大长老这般一闹,他这才发现,貌似自己的这个弟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年轻弟子所能比拟的。

    “这………”

    听到荀万山问到此事,纪东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怔,脸上顿时闪过一丝迟疑。

    “怎么,难道有什么事,还要连为师都隐瞒不成?!”

    见到纪东面露迟疑,荀万山不禁眉头一皱,显然对纪东这等谨慎的态度有些不满。他既然收了纪东为徒,当然不希望纪东有事情瞒着他。

    “弟子不敢!!”眼看荀万山似有怒意,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惊恐之色,这才赶忙继续道,“之前各大长老以及副院长大人都在,弟子有所顾忌才没有说明,不过眼下没有了他人在场,弟子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师尊请看!!”

    深吸一口气,纪东就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说着,他便是陡然一抬手,然后对着自己的前方轰出了一拳。

    “嘭!!!”这一拳并没怎么用力,只是,随着他这一拳轰出,顿时,一个巨大的拳影便是出现在了房间当中,这拳影乃是红绿相间的颜色,给人的感觉十分怪异,而随着这拳影出现,房间当中的温度陡然升高,与此同时,一股欣欣向荣的生命气息也是从拳影当中逸散开来,使得整个房间当中都充满了生命力!

    “什么?这………这是…………”

    等到纪东的这一拳轰出,原本还端坐在王座上的荀万山顿时从上面跳了下来,整个人都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样,身体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刷!!!”

    身形落地,他一探手,便是直接将已经消散开来的拳影之力抓在了手里,然后瞪大了眼睛认认真真地观看起来。

    “五行之火?还有五行之木?这、这…………”以他的修为,只是简单的一扫之间就已经确定,纪东适才轰出的这一拳里面,竟然包含了五行之火和五行之木两种五行之力!

    “徒儿,你…………你………………”

    猛地将目光看向了纪东,荀万山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纪东一样,简直恨不得把纪东看个通透,而这个时候的他对于纪东的态度,已经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师尊明鉴,弟子之前冲击黄金段四段的境界之时,却是幸运地感悟到了天地五行当中的五行之火和五行之木两种能量,如今的弟子,应该属于一个双系五行超能者了。”

    见到荀万山激动的模样,纪东再次深吸一口气,随后便是对着荀万山恭敬地回道。

    他早就猜到了荀万山不会那么容易就忘掉木长老所说之事,所以,在那之后,他其实就一直都在考虑着自己要如何把问题掩盖过去。

    思来想去,他最终便是想到了眼下这个主意——直接把自己五行超能者的身份亮给对方,这样的话,却是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这期间,他先是把自己的五行超能力用精神力分割了开来,然后直接把另外三种五行之力用精神力包裹好,只把五行之木和五行之火的力量留在外面,最后展示给荀万山看。

    如此一来,在荀万山眼里,他就是一个双系五行超能者,这样的天赋既能得到对方的足够重视,又能很好地把之前的问题解答,另外,今后的荀万山若是对他的实力和境界不对等之事有所怀疑的话,双系五行超能者的身份也能对其进行掩饰。

    另外,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打败了冯浩宇,而冯浩宇的修为摆在那里,如果让荀万山知道自己打败了冯浩宇,那么势必会对他的修为有所怀疑,所以,他干脆把自己的修为说成是黄金段四段,这样的境界配上双系五行超能者的身份,就算是能够打败冯浩宇,好像也完全说得过去。

    至于自己的真实修为,他相信对方应该看不出来,毕竟,他的浑身上下都是丹田,只要他把其它丹田的力量汇聚到主丹田里,那么他想要展现出什么级别的修为都没问题,只要是不超过他黄金段九段就行了。

    不管怎么样,他眼下都不能把擒龙诀之事告诉对方就是了,因为若是让对方看到擒龙诀的话,恐怕无敌神功之事又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大麻烦。

    最后一点,他相信,在自己展现出双系五行超能者的天赋之后,荀万山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其它问题太过关注才是,毕竟,双系五行超能者,这的确是极为罕见的存在了。

    “双系五行超能者?你………你竟然是双系五行超能者?!!”

    荀万山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纪东,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因为这一切对于他来说,简直太过不真实了一些。

    毫不客气的说,收纪东为徒,他的私心的确是高于一切,可上天似乎是跟他开了个玩笑,这才一段眼的工夫,他突然发现,自己为了私心收下的弟子,竟然是一个双系五行超能者!

    双系五行超能者啊,别说是在大秦王朝了,就算是在他的门派里,双系五行超能者也都是极为罕见的奇才了,他都从未想过自己能够收到如此罕见的天才为徒。

    看着眼前的纪东,他早已经把之前的那点儿私心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一刻,哪怕纪东并不认得什么丹阵宗弟子,他也照样会把纪东收入门下,用尽一切手段加以培养。

    “哈哈哈,好,好,好!徒儿,你真是给为师准备了一个天大的惊喜,哈哈哈哈!!”

    惊愣良久,荀万山再也控制不住心下的激动和喜悦,终于放声长笑起来。

    有一点纪东猜的很对,在得知纪东是双系五行超能者之后,荀万山已经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关心了,因为他很清楚,一个双系五行超能者,对他来说将会有着怎样的意义!

    从门派当中被下放至此,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他是风光无限的,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现如今的自己究竟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此时此刻,上天显然是给了他一个翻身的机会,如果他能够把这个机会把握住,那么未来的路,完全可以把握在他自己的手里!

    “之前事出有因,还请师尊莫怪,从今以后,弟子再也不会对师尊随意隐瞒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