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六十八章皇城圣院(3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    见到荀万山的表情,纪东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决定是对的,至少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是没什么问题。

    另外,他相信,从今以后,自己的这位师尊一定会竭尽全力对自己进行培养就是,毕竟,双系五行超能者潜力巨大,如果能够把他培养起来,这对内院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哈哈哈,不怪不怪,你做得很对,你是双系五行超能者之事,的确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再次长笑出声,不但丝毫没有责备纪东的意思,反倒是对纪东大加赞赏起来。

    “徒儿,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你要记住,你是双系五行超能者之事,绝对不可以随意透露给外人,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你是双系五行超能者,恐怕会给你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似乎是觉得不太放心,荀万山蓦地面色一正,语气十分严肃地对着纪东嘱咐道。

    他很清楚双系五行超能者的身份意味着什么,如果让有心人知道了他的弟子是双系五行超能者,那么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跑来搞破坏,到时候最好的结果,恐怕都是要把纪东抢走,而一旦抢不走的话,那些人就算是废了纪东,恐怕也不会让纪东在他的培养下成长起来。

    “徒儿谨遵师尊教诲,绝不会把自己的天赋告诉给第二个人!!”

    见到荀万山突然变得严肃的脸色,纪东也是心下一凛,他看得出来,荀万山这个时候明显是在害怕,至于对方究竟在怕些什么,他还真的没办法理解。

    在他想来,荀万山已经是站在了整个大秦王朝最顶端的存在,貌似已经没什么人能够对这位造成威胁才是,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在怕什么!

    “好好好,你知道个中的利害就好。”见到纪东应该是把自己的话记在了心里,荀万山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多少放心了一些。

    “先不说这些了,徒儿,你现在的实力还太过弱小,眼下对你来说最要紧的就是快些提升实力,走走走,随为师前来,我要为你最大限度的提升实力,免得你日后受人欺辱。”

    他这个时候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一身实力都段移到纪东的身上,只可惜,修炼之事根本就是急不来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动用自己一切能够动用的资源,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让纪东变强。

    说着,他便是直接拉过纪东的手,直接朝着楼阁之外窜了出去。

    “这”被荀万山拉着窜出了楼阁,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心下不禁有些无语。

    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位师尊竟然如此心急,不过这样也好,他本来就希望自己能够快些提升实力,如果对方能够为自己准备最好的修炼资源的话,那么他绝对可以得到一次巨大的提升。

    “也不知道师尊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不过想来一定会比之前的密室区好上一些就是”

    被对方拉着一路狂奔,纪东只见到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虚影,那等速度,简直让他发自心底的感到震撼。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速度已经很是不凡了,可眼下跟这位院长大人的速度一比,他的速度简直可以用慢如龟爬来形容。

    时间不长,纪东便是感觉到周围的景象变得渐渐清晰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因为荀万山的速度慢下来了的缘故,说话之间,二人便是来到了一处院落的门前。

    “参见院长大人!!!”

    还不待纪东看清楚周围的景象,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听到声音,纪东赶忙顺着看了过去,刚好看到一个皮肤褶皱的老者从院落门前的石板上站起身来,对着荀万山躬身行礼。

    这是一个十分苍老的老者,他的头发呈现出花白之色,裸露在外的皮肤几乎变成了一条条沟壑,另外,老者的眼底明显有些浑浊,就像是生命力已经所剩无几了一样。

    看到这个老者,纪东几乎是下意识地心神一震,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洪老快快免礼!!”这个时候,荀万山已经一步来到老者近前,亲自将对方的身体扶正,脸上尽是一片的恭敬之色。

    “徒儿,还不赶快过来见过洪老?!”

    将老者扶正,荀万山第一时间回过头来,对着纪东招呼道。

    “弟子遵命!”听到荀万山的呼喊,纪东不敢怠慢,赶忙来到了老者近前,“弟子纪东,参见洪老!”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老者究竟是什么人,但既然自己的师父都对这位如此客气,他自然是只管行礼就是了。

    “恩?”

    听到荀万山和纪东的对话,被称为洪老的老者神情一震,眼底却是猛地恢复了神采,然后便是死死地盯着纪东打量起来。

    看着眼前的纪东,洪老原本那浑浊的双眼,陡然变得犹如星辰般明亮,这个时候的他,就像是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一般,完全与之前判若两人。

    “好恐怖的老者,这才是真正的超级强者啊!!!”

    被洪老这般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纪东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仿佛都被对方看透了一样,这种感觉,实在让他很不舒服。

    “这位洪老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感觉比师尊的实力还要强?!”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五行超能力控制好,他这会儿真的有些担心被对方看出自己的秘密来,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自己没有跟荀万山到这里来。

    “洪老,我的这个弟子如何?可是还入得洪老的法眼?!”

    眼看着老者不断的打量着纪东,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直都在变幻,一旁的荀万山突然微微一笑,对着老者询问道。

    “吁,院长大人看中之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听到荀万山之言,老者深吸一口气,同时将目光从纪东的身上收了回来,脸上不无思索之色。

    “小家伙,我在你的身体当中感受到了五行之力,你是五行超能者?!”略作沉吟,老者的目光便是再次看向了纪东,而这一次,他却是猛地看向了纪东的双眼,直接与纪东形成了对视。

    以他的实力,如果是一个五行超能者站在他面前的话,基本上很难逃过他的感知,在纪东的身上,他确定感受到了五行之力的存在,可当他仔细去感受之时,却是没能确定出纪东到底身据那种五行之力。

    “回洪老的话,弟子的确是五行超能者。”听到老者之言,纪东的心下微微一荡,难免有那么一丝的紧张之感。

    他这会儿并没有把自己的五行之力泄露半分,可对方竟然能够看出自己是五行超能者来,只此一点,就让他不得不越发的忌惮起对方来。

    “却不知你领悟到的是哪种五行之力?!”得到纪东的承认,老者的面色微微一喜,随后便是继续问道。

    五行超能者颇为罕见,荀万山能够收到五行超能者做弟子,说来也算是一件幸事,至少,像纪东这等年纪的五行超能者,前途还是十分光明的。

    “回洪老,弟子运气不错,领悟到的乃是五行之木和五行之火两种五行之力。”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这会儿已然没有其他的选择,再者说,眼前的老者虽然实力极强,但想要把他的五行属性看清,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什么?双系五行超能者?!!”听到纪东这次的回答,老者顿时身形一震,脸上难以抑制地露出震惊之色,但随后便是异常的兴奋起来。

    “双系五行超能者?你竟然是双系五行超能者?!”目光死死地盯着纪东,老者就像是盯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完全没办法挪开目光。

    原本,他就好奇自己为何没能感受到纪东究竟身据哪种五行之力,之前的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实力退不了。而现在的他方才明白,闹了半天,原来是因为纪东并非单一的五行超能者,而是一个双系五行超能者!

    双系五行超能者身据两种五行之力,这两种五行之力相互纠缠,他当然不可能感受得十分清晰。

    “哈哈哈,洪老,现在您知道我这个弟子有多么的优秀了吧?!”

    眼见老者兴奋的模样,荀万山再次放声长笑起来,笑声当中充满了畅快。他就知道,对方在得知自己收了一个双系五行超能者做弟子之后,一定会跟他一样开心的!

    “哈哈哈,好,好啊!!”听到荀万山之言,老者这时也是放声长笑起来,那等畅快的模样,几乎要比荀万山看起来还要开心得多。

    “这不至于吧?”

    看着荀万山和老者竟然全都兴奋成这般模样,纪东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心下难免有种怪异的感觉。

    在他想来,虽然自己双系五行超能者的身份的确非同一般,但眼前这二人,无论是荀万山还是这位老者,好像都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好像没必要像眼下这样才是。

    “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院长大人,这对你来说乃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你一定要把握好才行。”

    笑容初歇,老者的面色突然变得郑重起来,对着荀万山便是一通嘱咐。

    “洪老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点了点头,荀万山这会儿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在接受长辈的指点,而且表现得相当的认真。

    “你知道就好。”闻言,老者也是点了点头,随后便是将目光看向了纪东,“小家伙,你既然拜在了院长大人门下,那么今后定要努力修行,既不要辜负了你的绝佳天赋,也莫要辜负了你的师父!”

    “厄弟子记下了!”

    纪东这会儿完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看得出来,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尊还有眼前的老者一定是有什么事没有跟他明说,很明显的,这件事一定还跟他有关,但具体是怎么个关系,他自然没办法去猜测。

    此时听到老者对自己的嘱咐,他越发的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但这个时候并不是他过多询问的时候,他知道,不管这老者说什么,他只要乖乖地应对着就是了。

    “小家伙,这是老朽为万山的弟子准备的,原本,我还担心自己见不到万山收徒了,没想到上天如此眷顾于我,看来老朽就算是死,却也可以瞑目了啊!”

    这时,老者突然一抬手,随后,他的手里便是多出了一枚古朴的储物戒指来,直接递到了纪东的面前。

    “这”眼看着老者递过来的储物戒指,纪东一时之间不禁有些回不过神来,因为从老者的话里,他听出了好多好多非同寻常的讯息,这让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看来,他这次突然拜在荀万山门下,恐怕绝对不会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至于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恐怕也只能是今后慢慢去体会了。

    看着老者递过来的储物戒指,纪东相信,这枚古朴的储物戒指里面,绝对有着让他难以想象的宝贝。

    如果是换成平时,他也许会毫不客气地将这东西接过来拿在手里,可这个时候,他却是不禁有些迟疑了。

    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拿的,眼前这老者明显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在他看来,对方把这枚储物戒指交给自己,简直有种临危授命的感觉,虽然对方没有要求他去做什么,但对方那充满了期许的眼神,实在让他有些心下不安。

    “前辈,所谓无功不受禄,弟子何德何能,实在不敢收受前辈如此厚礼!”

    略作沉吟,纪东最终还是拒绝了对方的这份儿好意,虽说这储物戒指对自己真的很有吸引力,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并不应该拿。

    “哈哈哈,小家伙,你恐怕想的太多了。”眼看着纪东不断变幻的脸色,老者显然是看出了纪东有所顾虑,见此,他不由得长笑一声,眼底闪过一丝赞许之色,“你不必有任何的压力,这里面的东西都是老朽再也用不到之物,之所以给你,是因为你是万山的弟子,仅此而已,所以你不必有任何的想法。”

    说着,他便是直接将储物戒指放在了纪东的手里,根本不给纪东拒绝的机会。

    “这”看着手心里的储物戒指,纪东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就算再怎么拒绝恐怕也没用了,只是,这小巧的储物戒指放在手心当中,却是让他有种十分沉重的感觉。

    虽然老者嘴上说的轻巧,可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当老者把储物戒指放在自己手心的时候,明显有种把担子移交给了自己的感觉,而让他惊疑不定的是,他直到此刻,都不知道自己所要承担的是什么!

    “师尊”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荀万山,纪东很想听听这位院长大人怎么说。

    “拿着吧,这是洪老的一点儿心意,你若是不接受的话,洪老恐怕会很不开心的。”见到纪东求助似的看向自己,荀万山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才撇了撇嘴道。

    “这好吧!”听到荀万山都这么说了,纪东也只能是幽幽一叹,然后将目光看回到老者的身上,“多谢洪老前辈的赏赐,弟子定会铭记于心。”

    “哈哈哈哈,好,这就对了。”见到纪东把储物戒指收好,老者顿时满意一笑,眼底随即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如释重负之色。

    他已经马上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有些事,他是没办法去完成了,但纪东的出现,简直就像是一场及时雨,至此,他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好了,院长大人,你应该是带这小家伙来此修炼的吧,进去吧,不要在外面耽搁时间了。”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他可不希望纪东把时间浪费在跟他的闲聊上面,说着,他便是蓦然间一抬手,直接将身后院落的大门打了开来。

    大门开启,一座雾气弥漫的小院儿直接出现在了纪东的眼前,那浓浓的雾气,却是让他根本看不清院落里面的景象。

    “也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带他进去了。”见到院门开启,荀万山也不迟疑,对着老者躬身一礼,便是直接带着纪东走进了小院儿。

    “刷!!!”

    等到纪东和荀万山进了小院儿,外面的老者再次一挥手,便是将院落的大门关闭,随后,他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做过一样,幽幽的坐回到了门口的青石板上面,再一次闭目养神起来。

    只不过,这会儿的他,明显要比之前轻松了许多,就连他眼角的皱纹,仿佛都要比之前少了不少

    “好家伙,这里的属性之力也太过浓郁了一些吧?”跟随着荀万山进了小院儿,一股恐怖的天地灵迎面扑来,瞬间将纪东笼罩其中,而感受到这股浓郁的属性之力,纪东顿时有种要飘起来的感觉。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原以为之前那密室区的属性之力已经很是浓郁了,想不到这里的属性之力居然比那里还要浓郁数倍!!”

    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顿时,他浑身上下一百零九处丹田便是全都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徒儿,这里就是为师平时闭关修炼的地方,从今以后,这里就是属于你的了。”就在这时,荀万山的声音幽幽响起,语气当中没有丝毫的不舍,反倒是充满了隐隐的兴奋和期待。

    “什么?这里是师父的修炼之所?!”

    听到荀万山之言,纪东不由得神情一震,却是没想到,眼前这座小院落,居然是荀万山的修炼之地。

    “师尊,弟子怎么能霸占师尊的修炼之地?还请师尊收回成命,随便为弟子找一处一般的修炼之地就行。”

    他真的没想过要霸占荀万山的修炼之所,他相信,内院里面一定存在着比之前那密室区高等一些的地方,他只需要那样的一处地方修炼一阵子即可,至于荀万山自己的修炼之地,他是真的不太敢用。

    “无妨,这里只是为师早些年间修炼的地方,现如今,为师更多的还是在之前的悬浮楼阁修炼,这里已经并不怎么适合现在的我。”

    摆了摆手,荀万山却是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当然不会因为纪东的反对而改变。

    “你随为师上前!”对着纪东招呼一声,荀万山也不给对方继续反驳的机会,说着便是当先朝着里面走去。

    “这好吧!”见到荀万山的反应,纪东知道自己的反对并没有什么用,见此,他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赶忙朝着荀万山跟了上去。

    并没有走太远,也就是深入了院落十几米的距离,荀万山便停了下来,而见到对方停下,纪东也是停下身形,等待对方的指示。

    “徒儿,看这里。”

    身形停下,荀万山伸手一指,却是指向了二人的脚下,而见此,纪东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对方的指引看了过去,刚好看到一块儿特殊的石板凸了出来。

    见到这块儿明显与其他地方的石板不太一样的存在,纪东微微一愣,也不知道对方为何要让自己看这个。

    不过,他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在他看过去的一瞬间,荀万山的右脚便是猛地踩在了石板上面,随后,一声轰响便是从石板前面的地面上传递开来。

    “轰咔!!”

    随着响声传开,原本看起来没有丝毫异样的地面直接从中间裂开一条缝,缝隙越来越大,最终却是露出了一个差不多五米见方的‘水池’!

    “呼呼呼!!!”

    水池出现,一股更加恐怖和骇人的属性之力,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从‘水池’里面荡漾开来,就像是沸腾了起来一样。

    “嘶这是”看着眼前翻腾的‘水池’,纪东顿时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整个人都是直接石化在了那里。

    “这这我不是眼花了吧?!”

    看着眼前翻腾的池水,还有那不断冲击着自己的骇人属性之力,纪东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这个时候,他真的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

    “徒儿,这就是为师的修炼池,你感觉如何?!”

    这时,一旁的荀万山段过头来看向纪东,满脸笑容地道。他就猜到了纪东会有这样的表情,不过这也纯属正常。

    纪东从秦都府那等弹丸之地走出来,见识必然有限,不过,既然对方成为了他的弟子,那么他会慢慢地让对方见证各种神奇,而等到纪东见得多了,就会明白眼前这些根本算不得什么!

    “修、修炼池?”下意识地咽了口吐沫,纪东艰难地将目光从面前的水池上面挪开,然后看向自己的师父道。

    “不错,就是修炼池!”点了点头,荀万山悠悠的上前几步,来到了水池的边缘,“这座修炼池乃是为师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建造而成的,这里面的液体都是天地属性之力所凝聚而成的灵液,另外,为师还在这里面加入了一些特殊之物,你今后在此修炼,修为定能一日千里。”

    说到最后,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傲然之色,显然是对自己的这座修炼池十分的满意。

    “天地属性之力所凝聚成的灵液?这”虽然早就猜到了这水池里面的液体是什么,但此时听到荀万山的介绍,纪东还是难免有种难以想象的感觉。

    整整一座大池子的灵液,他怎么看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原本,他还以为这座小院儿就是天地属性之力浓郁一些罢了,可这个时候的他方才明白,原来自己之前所看到的,根本就是冰山一角罢了!

    看着眼前的大水池,他实在难以想象,这得是多少的天地属性之力汇聚于此,才能形成这样的一座水池,还有,如果把这里的灵液全都吞噬的话,他根本没办法想象自己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境界!

    “大开眼界,这真是大开眼界了啊,枉我自认为见多识广,原来我根本就是井底之蛙罢了!!”

    深吸一口气,他努力将心底的震撼压下,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彻底的平静下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天地属性之力还能这么用,而更重要的是,貌似眼前这座巨大的灵液池,马上就要变成他的了。

    “徒儿,接下来的时间,你就暂且在此修炼好了,你的基础较差,这里刚好适合你补足根基,而等你的基础提升上来之后,为师会把我的绝学慢慢的全都传授与你,让你成为这个世上真正的超级强者。”

    看着纪东慢慢平复下来的情绪,荀万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对着纪东道。

    既然纪东已经是他的弟子,那么自然就要继承他的手段,只不过,纪东现在的根基实在是太差了,他的那些技能,纪东恐怕还很难修行。

    如果纪东能够达到破劫境的话,那么就能修炼他的所有神技,而只要纪东能够把他的拿手绝学尽数练成,他相信自己的好日子就会来了。

    当然了,纪东现在距离破劫境还差得太远,也许,纪东还需要一些时间,但他可以等,毕竟,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也不在乎再多等个十年八年的。

    “一切全凭师尊安排,弟子一定会努力修炼,绝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听到荀万山之言,纪东神色一正,对着荀万山恭敬地施了一礼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多余情绪,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尊显然是铁了心要培养自己了,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但至少,他眼下是真的能够获得巨大的利益无疑。

    抛开其他的不说,单单是眼前这座修炼池,就是别人不可能提供给他的。

    “好,既然如此,你就留在此地修炼吧,为师要去外面,为你多多准备一些修炼资源,助你早日冲击到破劫境!”

    见到纪东的反应,荀万山越发的欣慰起来,眼下,他也是不想去考虑其它事情,只想快些帮助纪东把实力提升上去,说起来,他的后半生,可就全都要指望着纪东的成就了。

    “破劫境么?”

    听到荀万山说到破劫境,纪东的心下也是微微一动,却也着实是有些向往。他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早日修炼到破劫境那等境界,可他很清楚个中的难度。

    眼下的他才刚刚是黄金段二段,距离破劫境实在是太过遥远了一些。不过,虽然他的境界不高,但他相信,只要自己修炼到黄金段四段的境界,他应该就能达到破劫境的力量,就算黄金段四段还差一些,但黄金段六段一定是没问题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下去吧,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就直接出声,外面的洪老会第一时间帮你解决。”

    摆了摆手,荀万山却是不想让纪东耽搁一分一秒的时间,说着便是一抬手,直接把纪东送到了修炼池里面。

    “噗通!!!”

    落入修炼池当中,巨大的浮力直接让纪东浮在了灵液之上,而这个时候的纪东也不需要指点,赶忙便是盘膝坐在了灵液上面,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弟子恭送师尊!!”盘膝坐好,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激动之色,却也不忘跟荀万山打过招呼。

    “为师三个月之后再来!”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点头一笑,随后便是闪身间消失不见,却是出去为纪东准备更多的修炼资源去了。

    说起来,纪东乃是双系五行超能者,这样的天赋显然不能用普通弟子的修炼方式加以对待,在此之前,他也不知道双系五行超能者都是如何修炼的,所以少不得还要翻阅一些典籍资料。

    “吁,春天来了,我的春天来了啊!!如此多的灵液,我这次要一举冲破几个境界,至少也要达到黄金段六段以上才行!!”

    等到荀万山离开,纪东的脸上再次露出激动的表情。

    他一直以来最缺少的就是修炼的能量,眼下,他有着满满一大池子的灵液,接下来的时间,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简单有效地利用这些能量,从而让自己早日成为一个超级强者!

    就眼前的情况来看,纪东加入到内院,显然是一个极其正确的决定,如果没有加入到内院,他当然不可能会被荀万山看中,而不被荀万山看中,他想要弄到庞大的修炼资源,天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眼下进入了荀万山的修炼池,他的修为必定会发生一次前所未有的提升和飞跃,等到他再次出来之时,想来就算是各大学院的院长,他也完全可以怡然不惧了。

    当然了,这还不是全部,按照荀万山的说法,等到纪东从修炼池出来之后,他还会为纪东准备更多更好的修炼资源,届时,纪东究竟能够达到何等境界,恐怕就算是他自己都没办法去想象

    纪东是逍遥快活了,但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却是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院长大人怎么会把那小子收入门下,这中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因由?”

    圣院深处的一条小路上,副院长冯无敌幽幽的朝着自己的府邸赶回着,一边慢步徐行,他却是一边思考着适才发生的一切。

    刚刚在荀万山的悬浮楼阁当中,他亲眼见证了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之事,而此事对于他来说,简直都要成为他的一块儿心病了。

    如果没有纪东跟冯浩宇的那一战的话,就算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也没什么,可偏偏在不久前,他的儿子刚刚跟纪东打了一架,他相信,不管纪东是否会记得这个仇,从今以后,纪东都不可能跟他成为一个阵营就是了。

    “到底是为什么?荀万山绝对不会做没有原因之事,难道那小子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不成?!”

    不想还好,他这会儿越是去想,心下就越是纠结,毕竟,此事绝对跟他息息相关,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对他必然会有着很大的影响。

    “谁会了解个中的因由呢?”双眼微眯,他几乎下意识地便是回想起之前在荀万山的悬浮楼阁当中所观察到的一切。

    “恩?凌战?!!”他的记忆力很好,只是微微一回想,他便是很快想了起来,适才荀万山宣布要收纪东为徒之时,在场的众人全都被惊得不轻,但惟独传功长老凌战面带笑容,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此事。

    当时他就觉得凌战的反应有问题,只不过那会儿的他只顾着震惊了,所以并没有去想那么多,眼下平静了之后,他这才回想起了此事。

    “不管那么多了,先去找他聊一聊再说!”面色变幻,他也不敢确定凌战是否了解内情,不过这绝对是一条线索,总好过他一个人胡乱猜想。

    想到这儿,他干脆直接改变方向,直奔传功长老凌战的真武楼掠去。

    时间不长,他便是来到了真武楼之外,而守门的弟子见到副院长驾临,根本连阻拦都不敢,便是带着对方来到了凌战的密室。

    “什么风把副院长大人吹来了,副院长大人快快请坐!”眼见冯无敌到来,凌战不敢怠慢,赶忙亲自迎了上来,把对方迎进密室。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