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七十章皇城圣院(4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半个月的时间,他借助荀万山的修炼池之便,竟然一举从黄金段二段的境界,一路冲破两层桎梏,达到了黄金段四段之境,这等进步速度,却是他之前从来不敢想的。

    “吁,现在的我,应该也算得上是站在大秦王朝顶端的人物了吧?!”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一股恐怖之极的力量,却是让他不由得眯起了双眼,喃喃低语道。

    对于神武双修的纪东来说,他的修炼并不存在瓶颈这种东西,只要他的力量达到一个极限,那么自然而然的就能得到突破,这一点,却是整个世间的任何超能者都没办法比拟的。

    所以,一直以来,他所需要的就是庞大的能量支持,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支持,那么理论上,他的实力就能一直壮大下去。

    “爽,实在是太爽了,这修炼池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准备的,如果能够一直在这里修行下去的话,就算是一路冲击到破劫境,好像也并不不可!!”

    盘坐在修炼池的灵液之上,纪东真的很想放声长笑,因为这一次的他所取得的成功,真的让他没办法不动容。

    从黄金段二段到黄金段四段,这中间的跨度不可谓不大,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这次的修炼究竟使得自己提升了多少,坦白讲,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会强到什么地步。

    “我的这位师尊还真是厉害,如此恐怖的修炼池,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建造的,不过看起来应该也是丹阵师的手段,少不得还有丹阵宗的影子在里面。”

    兴奋过后,他不禁把目光收回到眼前的修炼池,他能够感觉到,这座修炼池的底部绝对有着丹阵师的神阵蕴藏其中,只不过,他可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并没有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去探查。

    而到了这会儿,他对于丹阵宗的强大,自然又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也完全能够想到为何荀万山会毫不犹豫地收自己为徒了。

    “丹阵宗的手段简直就是无穷无尽,看来等我把实力达到一定的级别之后,一定要亲自去丹阵宗段一段,看看那里究竟有着怎样的神奇之处。”

    直到现在,他对丹阵宗的了解也只能算是一知半解,甚至连一知半解都算不上,这对于身据精神力的他来说,难免有些说不过去的感觉。

    “嘿嘿,此番修为连下两城,我的精神力明显又有了壮大,虽然距离突破境界还早得很,但我相信,只要我的修为不断提升下去,等我达到破劫境之时,我的精神力应该能够更进一步,达到五级丹阵师的级别了吧?”

    心思一动,他不禁看了一眼神府当中的精神力,跟修炼之前相比,他此时的精神力明显要比之前壮大了太多,如果不是因为所处的地点不对的话,他一定会认真地感受一下精神力的变化,看看自己的精神力手段比之前强大了多少。

    “暂且先不管那么多了,师尊说过,他会在三个月之后再次来此,眼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我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可以修炼,接下来,我必须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尽可能的把修为提升到更高的级别!”

    黄金段四段显然不可能让他满意,眼下有这么好的修炼条件,他至少也得让自己打到黄金段六段以上才行,至于破劫境,他倒是并没想现在突破。

    姑且不说他对破劫境还不算了解,就算他对破劫境十分的清楚,可眼前的这座修炼池,怕也未必能够为他提供足够的能量。

    修炼到黄金段四段,他眼下的级别,恐怕就已经直逼破劫境初期的强者了,而接下来的修炼,他每突破一层境界,都将需要大把大把的能量作为基础,按照他的估计,眼前这座修炼池,恐怕也就只能支持他修炼到黄金段九段左右的境界,若是还想更进一步,这里的这点儿能量根本不够。

    “嗤嗤嗤!!!!”

    说话间的工夫,他便是再次运段起了擒龙诀,顿时,大把大把的灵液便是再次动荡起来,继续朝着他的身体当中汇聚而来,被他不断的压缩凝练,然后一丝丝的融入到五颗元丹当中,飞速壮大着他的力量。

    差不多又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他的力量再次达到了一个极限,随后,黄金段五段的境界便是自然而然的被他冲破开来,没有丝毫的迟滞。

    对于这样的结果,纪东根本丝毫不放在心上,几乎就是稳定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他便是再次开始修炼,朝着黄金段六段发起了冲击。

    而这个时候,他身下的修炼池灵液,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出变化来,就连院落当中的雾气,这会儿都变得稀薄起来。

    对此,纪东是没心思去考虑了,他好不容易抓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就算修炼池的变化让荀万山看出一些问题,他也在所不惜,何况他有着双系五行超能者的身份作为掩护,想来就算是荀万山,也根本不会知道双系五行超能者的修炼是怎么样的。

    从黄金段五段到黄金段六段,这一次的修炼却是要比之前吃力了一些,对此,纪东却也早就有所心理准备,他心里清楚,越是到了后面的境界,修炼起来就会越是困难,这根本就是毫无疑问的。

    因为越是到了高等的境界,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就会越多,像后面的破劫境,那等境界已经不单单是对功法的理解那么简单了,而那个时候,就算是他不惧修炼瓶颈,却也不可能像眼下这般随意提升了。

    尤其是破劫境当中的心劫之境,在心劫面前,再怎么强大的力量都是徒劳,如果心灵上有缺陷的话,最终还是难逃身死道消的结局。

    当然了,那些都不是现在的他所需要考虑的,眼下,他最重要的就是抓紧时间突破,至少,他在黄金段这一层次之时,并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难以控制的差错。

    黄金段六段的境界自然也不会是什么阻碍,差不多用了二十天的时间,纪东的修为再下一城,终于达到了黄金段六段之境,而这个时候,他身下的灵液,已然减少了三分之一还要多!

    对于这样的情况,倒是稍稍有些出乎纪东的预料,而大致的衡量了一下剩下的灵液,纪东不得不停了下来,并没有再次急着去修炼。

    “吁,貌似这剩下的灵液有些不太充裕了啊!!”

    看着身下明显缩水好多的灵液,纪东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心下难免有些可惜之感,他知道,以眼下剩下的这些灵液来说,恐怕并不足以支撑他修炼到黄金段七段的境界。

    从黄金段二段修炼到黄金段六段,纪东整整用掉了三分之一还要多的灵液,按照他的估计来看,如果他想要冲击黄金段七段的境界的话,眼下剩下的这些灵液,恐怕多少会有些不太够。

    黄金段六段到黄金段七段,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关卡,迈过了这一关,他的实力会达到一个更加恐怖的境界,也正因如此,这一层次的突破,必须要有足够充足的能量做支撑。

    “这也未免有些太过可惜了吧?从黄金段六段到黄金段七段,如果没有修炼池这等能量源,我今后想要突破的话,恐怕会极为困难,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盘坐在灵液当中,纪东这会儿真的是纠结不已,一方面,他很想一鼓作气修炼到黄金段七段,可另一方面,他又担心眼前的灵液不够,到时候冲击到关键时刻,恐怕还会功亏一篑,那就得不偿失了。

    “要不就把师尊之前赐予我的湮灭丹吞了?”眉毛一挑,他不禁想起了自己手里的那枚湮灭丹,从他所掌握的信息来看,湮灭丹乃是黄金段之人冲击破劫境之时所用的神丹,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极其庞大,却也能够抵消他的一部分能量消耗了。

    “不行,湮灭丹的能量虽然庞大,可我现在已经完全超过了普通的破劫境初期之人,湮灭丹的那点儿能量,怕也难以有太大的效果。”

    他在黄金段四段之时,超能力力基础就已经堪比破劫境之人了,眼下的他已经达到了黄金段六段,区区湮灭丹,的确是要差了那么一些,何况那东西如果当成是黄金丹来用,好像也有些过于奢侈了。

    在他心里,这枚湮灭丹完全可以给自己的师父燕重山留着,想来这东西对燕重山来说,应该会有着不俗的效果。

    “咦?对了,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就在这时,他的眼神突然一亮,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古朴的储物戒指来,这枚储物戒指,正是之前在外面之时,那位洪老赠予他的。

    “吁,也不知道这位老前辈究竟给了我一些什么宝贝,说不定就有能够助我冲击黄金段七段之物。”

    拿着手里的储物戒指,他不禁舔了舔嘴唇,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期待。

    之前拿到这枚储物戒指之时,他因为见到了修炼池,所以根本没来得及去看里面都有些什么,而这个时候,却也是时候看一看这里面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把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到身体当中,然后通过身体,小心翼翼地把精神力探到了储物戒指里面,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这里可是荀万山的修炼之地,如果他把精神力释放到外面的话,天知道是否会被发现,而如果真的被别人发现了他身据精神力之事,那个时候,他恐怕就要有大麻烦了。

    说话之间,他的精神力已经顺着手臂,一丝丝地探入洪老的储物戒指里面,随后,整个储物戒指里面的情况,便是尽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好大的空间………”

    精神力一扫之间,他首先看到的,却是一个巨大的戒指空间,他相信,这枚储物戒指里面的空间,恐怕都要赶得上他父母留给自己的那枚储物戒指了。

    “恩?这是…………”精神力一凝,他马上开始在这片巨大的空间里面扫荡起来,随后,他便是看到了一大堆褐色的丹丸,这些褐色的丹丸堆积成山,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数量,每一枚丹丸的大小,都跟黄金丹相差无几。

    “刷!!!”动念之间,他便是取出了一枚丹丸抓在了手里,然后定睛观看起来。

    “恩?五行之土的力量?这是土元丹?!!”看着眼前褐色的丹丸,他几乎瞬间就感受到了上面传来的五行之土的力量,旋即,他便是知道这些丹丸是什么了。

    “好家伙,竟然是土元丹!!!”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土元丹,纪东的脸上顿时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笑容,如果不是因为场合不对,他一定会肆无忌惮地笑出声来。

    顾名思义,所谓的土元丹,就是跟黄金丹一样的能量丹丸,只不过,土元丹乃是五行之土的能量凝聚而成,而黄金丹并没有能量属性而已。

    破劫境以上的强者可以凝结黄金丹,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同样的,破劫境以上的五行超能者,自然可以凝结出与自己属性相对应的五行元丹,比如金元丹、木元丹、水元丹和火元丹,以及他此时所见到的土元丹。

    “我知道了,原来那位洪老是一位土系的五行超能者,怪不得我之前见到他之时,似乎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五行之土的力量!”

    目光一凝,他这会儿突然记起来,之前见到那位洪老之时,他就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五行之土的力量,眼下见到对方储物戒指里的土元丹,他可以肯定,那位洪老一定就是一位五行之土的土系超能者!

    这么多的土元丹,显然只能是那位洪老自己凝练的,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对方能够从哪里弄到这么多的土元丹。

    “太好了,这么多的土元丹,却是足够支撑我冲击到黄金段七段的境界了啊,届时再辅以修炼池当中的灵液,想来都有可能助我冲击黄金段八段的境界!”

    他大致观察了一下,这枚储物戒指里面的土元丹,几乎都要堆成一座小山包了,如此庞大的数量,必然要比眼下的修炼池里面的灵液还要多得多。

    而更为重要的是,土元丹乃是纯净的五行之土的能量,他吞噬吸收土元丹的利用率,却是要比修炼池里面的灵液强十倍,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绝对有希望冲击黄金段八段的境界!

    “好好好,这下问题就全都解决了,不过按照师尊所说,再有一个月的时间,他就会前来为我安排新的修炼任务,我想要冲击黄金段八段,时间上怕是绝对来不及的,看来就只能是暂且冲击黄金段七段了。”

    虽然按他的估计,储物戒指里面的土元丹足以助他冲击黄金段八段之境,但眼下时间上明显有些来不及,所以,他倒也不必去想着冲击黄金段八段,只要能够暂且晋级黄金段七段,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有了那么多的土元丹相助,纪东对于自己冲击黄金段八段的境界已经信心十足,哪怕此番在修炼池当中不去突破,只要出去之后找一处地方闭关一阵子,黄金段八段的境界必然不是任何的问题。

    而等到他修炼到黄金段八段的境界,那么放眼整个大秦王朝,他应该就真的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黄金段四段之时,他差不多就有了堪比破劫境初期的实力,而黄金段八段的境界,他相信,那个时候的自己,应该足以与破劫境当中的心劫境强者相抗衡了。

    破劫境不同于黄金段,这一层境界里面分为了三个层次,首先,刚刚达到破劫境的强者,大家普遍称之为入劫境,简单说来就是初入破劫境的意思。

    入劫境的超能者已经十分强横,至少不是黄金段之人所能抗衡的,因为入劫境之人已经能够凭空驭风,完全可以做到短暂的飞行,而在这等强悍的手段面前,就算是再强的黄金段强者,也只能是望洋兴叹罢了。

    在入劫境之上,便是接受心劫的考验,也就是所谓的心劫境,这一层境界乃是所有超能者都最害怕的关卡,因为这一层劫难考验的是人的心灵,很多超级强者以及不世天才都是倒在了这一劫之下,痛失成为无上强者的机会。

    心劫境很是玄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不会知道自己的心劫何时会来,有些时候,自己明明已经被心劫所累,但超能者却是并没有发现,而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成功渡劫,基本上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影响心劫的因素太多太多了,无论是未了的心愿,还是曾经犯下的过错,亦或是对人许下的诺言等等,只要是用脑袋去思考的事情,都有可能在心劫当中被无限放大,最终使得心神奔溃,以至渡劫失败。

    不过话说回来,一旦超能者度过了心劫,那么实力必将得到空前的提升,那个时候,无论是对自身技能的理解和领悟,还是对天地至理的认识,都将迈上一个全新的阶梯,同样是简单的一拳,心劫境的强者用出来,可能就要比入劫境之人强上数倍!

    眼下大秦王朝三十六座学院的院长,大多数都是卡在入劫境的境界,心劫境的恐怕只占了极少数。

    而在度过了心劫之后,超能者就会迎来上天的考验,也就是所谓的天劫境!

    天劫同样是一次巨大的考验,超能者度过心劫之后,冥冥之中就会被上天所感应到,届时,只要心劫境强者把自己的力量完全释放开来,就有可能会引来上天的注意,然后降下天雷天火进行考验。

    说是考验,其实根本就是上天不希望这样的强者诞生,所以想要将之灭杀。这个时候,就需要超能者做好万全的准备了,一旦失败,那就只能在天劫之下化为飞灰,可一旦成功,那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境界了。

    当然了,这些对于纪东来说还比较遥远,因为哪怕只是入劫境,都需要他认认真真的研究和准备,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他是绝对不能贸然去冲击入劫境的。

    “这些土元丹的确是宝贝,不过,洪老如此郑重其事地把这枚储物戒指交给了我,想来这里面应该不至于只有这些土元丹吧?”

    确定了自己必然可以晋级黄金段八段之后,纪东的心情不禁有些放松了下来,而这个时候,他对于洪老这枚储物戒指里的其他东西,难免越发的感兴趣起来。

    土元丹说到底就是一些能量,或者说是货币罢了,这东西虽然珍贵,但应该不至于让洪老那般珍视,所以,他相信,这枚储物戒指里面,应该还有更好的东西。

    心里想着,他的精神力便是再次在里面探寻起来,这一次,他并没有见到太过惹眼的东西,想象中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更是一样都没有。

    显然,像天材地宝灵丹妙药那样的宝贝,就算是有,怕也早就被洪老自己吞了,毕竟,那些东西都有着延年益寿的效果,以洪老这样的状态,不可能把那些东西留下来。

    探寻了一大圈,他倒也并不是一无所获,就在他都快要死心之时,一柄漆黑的匕首,以及一本薄薄的书册,外加一张特殊的面具,却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见到这放在一起的三样东西,纪东想都没想,便是将其全都取了出来拿在手里,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肃穆起来。

    “我就说么,洪老如此郑重其事地把这储物戒指赐予了我,里面绝对不可能没有像样的东西就是了!!”

    目光紧紧地盯着手里的匕首书册以及那古怪的面具,他的心脏不禁大力的跳动了几下,心里简直就是说不出的震动!

    他的眼力自不必说,在他看来,眼前的这柄漆黑的匕首实在是有些了不得,虽然这匕首看起来貌不惊人,但他能够感受得到,在这柄匕首上面,一股堪称恐怖的气息引而不发,可一旦爆发出来,恐怕绝对就是石破天惊!

    而最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这柄漆黑的匕首上面没有刻画任何的神纹,也就是说,这柄匕首,根本就不是一件神兵,可这匕首给他的感觉,绝对要比他刚刚得到不久的云龙刀还要恐怖的多。

    “这是杀人的利器啊!!”下意识地碰了一下匕首的金属面,顿时,一股冰冷彻骨的血腥感直接传遍全身,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他相信,这柄匕首,绝对是饮过无数强者的鲜血,否则绝对不会如此诡异。

    赶忙将匕首暂且收回储物戒指,纪东不禁把目光看向了那薄薄的书册。

    “敛息诀?这是一部技能?!”书册的封面上,敛息诀三个字倒是十分普通,只是,这样的一部技能与适才那样一柄匕首放在一起,哪怕名字并不响亮,却也让纪东完全不敢小觑。

    “让我看一看,这敛息诀又是一部怎样的技能,是否值得我修炼一番!”索性时间也比较充足,他这会儿真的很想知道,这所谓的敛息诀,究竟是一部怎样的技能。

    薄薄的书册,纪东只用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从头到尾尽数看完,而当他把这本薄薄的书册看完之时,他的眼底,不禁闪烁起明亮的光芒。

    “好一部敛息诀,真是想不到,这个世上竟然会存在着如此诡异的技能!”

    将书册慢慢地合上,纪东的心下简直就是充满了惊奇,他实在没有想到,那位洪老,竟然给了他这样一部诡异的技能!

    修炼至今,他见识过的神奇技能也不在少数,尤其是他的擒龙诀,更是强大到让人难以想象,他甚至相信,这个世上除了他之外,恐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练成这部神功。

    然而,擒龙诀虽然强横无比,但眼前这部敛息诀却也同样十分神奇,二者之间的侧重点不同,但效果却都可谓是逆天的。

    简单说来,这部敛息诀就是帮助超能者收敛气息的,只不过,这敛息诀收敛气息的方法十分诡异,绝对跟一般的收敛气息的技能有所不同。

    整部敛息诀分为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比较简单,就是帮助超能者把浑身气息全都收敛到身体当中,不会有丝毫的外泄。

    这一重境界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起来,一般的收敛气息技能应该也都能做得到,但从第二层境界之后,这部敛息诀就明显变得有些不同了。

    按照敛息诀上面的描述,如果能够练成敛息诀第二层的话,那么修炼者就可以随意驾驭自己的气息,并且对自身的气息进行多种运用,其中甚至包括模仿他人的气息,以及模仿凶兽的气息!

    模仿他人的气息,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大用,但可以试想一下,如果一个超能者模仿他人的气息去做些坏事,并且留下模仿之人的气息的话,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至于模仿凶兽的气息,那就更加的厉害了。凶兽不同于人类,它们的思维最是单纯,平日里最主要的就是通过气息来辨别身份,届时,如果修炼了敛息诀的人模仿了凶兽王者的气息,那么就算是号令所有凶兽都不无可能。

    当然了,这些都还只是敛息诀第二重比较一般的效果,事实上,如果能够把敛息诀的第二重修炼有成,能做的事情远远要比这多得多。

    不过,这些对于纪东来说,吸引力都不是很大,真正让他不得不动心的,却是这敛息诀的第三重境界,也是敛息诀的终极奥义。

    “啧啧,隐身?也不知道这隐身两个字要作何理解,难不成真的能够让我直接凭空消失么?!”

    挑了挑嘴角,纪东此时的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敛息诀的第三重境界上,因为这敛息诀第三重的效果,正是让人难以想象的隐身!

    “这敛息诀第三重的功法十分复杂,而且与一般的技能明显有着太多的不同之处,说不定真的能够达到隐去身形的效果,看来,等我把修为提升上去之后,却是完全可以抽时间研究研究,如果真的能够隐身的话,那可就太过逆天了。”

    是不是真的能隐去身形,他现在自然没办法确定,一切还得实验之后才知道,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的精神力已经十分强大,想要修炼一部怪异的技能,想来也就是几天的时间罢了。

    “还是先看看这面具吧,这倒也是一件有趣的东西。”

    把敛息诀暂且收好,纪东的目光最终看向了手里的面具,眼底再次闪过一道亮芒。

    “啧啧,真是想不到,这面具竟然也是一件神兵,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闲来无事打造了这样东西。”

    把面具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纪东发现,这面具的材质乃是金属质地,而且,在这张面具上面,竟然刻画着十分诡异的神纹,也就是说,这张面具,竟然是一件神兵!

    但凡刻画了神纹的器具都可以称之为神兵,而但凡是神兵,好像都会有些特点,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件特殊的神兵究竟有着怎样的特点。

    “究竟有着怎样的效果,试一试就知道了!!”摆弄了片刻,纪东陡然间心思一动,随后,一丝丝的超能力力便是被他输送到了面具的神纹当中!

    神兵利器,都是需要超能力力催动之后才能见到效果,这面具当然也是一样,而对于身据精神力的纪东来说,即便他并不熟悉这面具上的神纹,催动起来也要比普通超能者轻松得多。

    “刷!!!”

    随着一丝超能力输入到了面具当中,顿时,一道光芒便是亮了起来,随后,让纪东惊奇的一幕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好家伙,这也太神奇了吧?!”

    入眼处,他抓着面具的右手,此刻依旧还是那只右手,只不过,原本被他抓在手里的面具,此时竟然消失不见了!。

    不过,虽然用肉眼已经看不到面具的存在,但纪东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依旧还在攥着面具,只不过这东西就是让人看不到了而已。

    说的通俗一些,这张诡异的面具,竟然就像是敛息诀第三层所能达到的效果那样,却是直接隐身了!

    当然了,这还不是让纪东最为惊奇的地方,更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是,这会儿,他攥着面具的右手,竟然完全变了模样,当他把自己的左手伸出来与之比较之时,两只手明显变得不一样起来!

    “难道是…………”愣愣地看着两只不一样的手掌,纪东的心头微微一跳,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把面具直接戴在了脸上。

    “刷!!!”将面具戴好,纪东身形一动,便是直接从修炼池里面跳了出来,站到了修炼池的边缘,随后,他便是运段超能力力,将修炼池的灵液稳定下来,使之变成了一面光亮的镜子。

    做完了这一切,纪东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的脑袋缓缓地伸了出来,满是期待的看向了修炼池里面自己的倒影。

    “嘶…………这是…………”

    入眼处,一张陌生的面孔,静静地伏在灵液当中,却是刚好跟他形成了对视,那种感觉,就像是灵液下方有另外一个人在看着他一样。

    看着灵液当中那陌生的面孔,纪东一时之间完全有些回不过神来。

    虽说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有所猜测,可当他亲眼见到这面具的神奇效果之时,他还是忍不住心下震撼。

    “厉害,真是厉害,这竟然是一张易容面具?”

    良久,纪东这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随后一边抚摸着脸上的面具,一边喃喃自语道。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这张面具,根本就是一张可以改头换面的神奇面具,而这等神奇之物,他别说是见了,就算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宝贝,这才是真正的宝贝啊!!”将面具摘下,灵液当中的倒影马上恢复成了他本来的模样,见此,纪东不禁反复试验了几次,结果自然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好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制造出如此恐怖的面具来,这简直就是逆天之物!”看着眼前的面具,纪东不由得轻轻地抚摸着面具上面的神纹,心下的震撼根本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早就知道丹阵师的手段丰富无比,可随着他见到的丹阵师手段越来越多,他这才发现,他对于丹阵师的了解,实在是少得可怜。

    可以肯定,这张面具绝对是出自丹阵师的手笔,只不过,制造这张面具的丹阵师必然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这一点,却是从面具上的神纹就能看出一二。

    以他的观察来看,这面具上的神纹十分特殊,就算是四级丹阵师级别的强者,也根本不可能刻画得出来,更加的不可能将其融入到这面具当中。

    “一张可以改头换面的面具,还有一部可以改变气息的技能,好家伙,这简直就是绝配啊,若是能够练成敛息诀第二重,届时再带上这面具,试问还有谁能够认得出面具后面的人是谁?!”

    心思一动,他这会儿终于明白,为何这面具会与敛息诀放在一起了,因为这两样东西,简直就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搭配!

    容貌和气息,这两点正是每个人都会有别于其他人的地方,也是辨别一个人的直接依据,可当容貌和气息全都被改变之时,试问又有谁能够辨认得出来?

    试想一下,当一个人带上这面具,运段起敛息诀之后,那么即便他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届时只要摘下面具,怕也根本不会有人能找到他的身上。

    “好东西,真是一件好东西,从今以后,若是我再有什么不想抛头露面的事情要做,完全可以把这面具带上,想来那个时候,就算是我身边最亲近之人,也断然不可能认得出我是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