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七十二章皇城圣院(4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洪老,不知弟子现在的境界,可否算得上把游龙身法小有所成了?!”

    这时,纪东已经从空地上走了回来,来到了洪老的近前,一脸笑容地问道。

    “吁…………”眼看着纪东来到近前,洪老这才猛地深吸一口气,慢慢地从适才的震撼当中回过神来。

    不过,即便如此,他看向纪东的目光依旧是有些发呆,似乎还是没办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稳了稳心神,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可那略显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心境。

    “洪老有所不知,弟子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这三天的时间,弟子一边听取洪老的教诲,一边就已经把整部游龙身法记了下来,并且暗中尝试了运段,现在看来,弟子与这游龙身法应该是比较契合。”

    眼看着洪老愣愣地盯着自己,纪东不由得微微一笑,十分平静地解释道。

    他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说起来,他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游龙身法练成,想来无论是谁看了,恐怕都会被惊得心神摇曳就是。

    不过,他倒也不怕自己的表现吓到对方,毕竟,他连双系五行超能者的身份都亮出来了,就算再表现出一些神奇的天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他在进入圣院之时,就已经显露过自己的记忆能力,说来这也算不得是什么秘密。

    “过……过目不忘?”

    听了纪东的回答,本就还处在震惊当中的洪老简直就是越发的震撼起来,他哪里会想到,纪东竟然还有过目不忘这等本事?修炼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超能者能够过目不忘的呢!

    双眼瞪得滚圆,这一刻,他是真的把纪东当成是怪物来处理了。

    双系五行超能者的天赋,过目不忘的神奇本领,此时的他方才意识到,荀万山究竟是收了一个多么恐怖的弟子!

    “小家伙,你真是让老朽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

    良久,洪老脸上的震撼之色慢慢消散开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赞叹和兴奋。

    纪东的恐怖天赋着实出乎他的预料,不过,越是如此,他的心下就越是欣喜,因为纪东表现得越是不凡,那么也就意味着,荀万山今后得到的机会就会越多!

    而从纪东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天赋来看,荀万山的机会,真的是很大很大!

    “洪老言重了,说起来,弟子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就练成游龙身法,这里面都是洪老的功劳,如果不是洪老为弟子释疑的话,弟子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游龙身法练成。”

    纪东这个时候摆了摆手,却是把自己练成游龙身法的功劳推给了对方。

    事实上,他这次的确是得益于洪老对自己的指点,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把游龙身法当中的重点难点讲述给自己的话,他是真的很难用三天的时间就把这部神功练成。

    “小家伙,你就不要抬举我了,老朽虽然年纪大了,但脑袋说来还算清醒。”听到纪东之言,洪老不禁摇了摇头,却也明白自己的影响有多大。

    “好了,不说这些了,以你适才所施展的游龙身法来看,恐怕已经将这部绝学达到了极高的境界,只要你今后勤加练习,距离大成也无非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他自己也修炼过游龙身法,在他看来,虽然纪东适才的表现还达不到他的境界,但真的已经差距不大,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要知道,他修炼这部技能多少年,而纪东才修炼了几天?

    “洪老放心,弟子一定会勤加练习,争取早日把这游龙身法修炼到大成的境界!!”神色一正,纪东这个时候也没什么骄傲之色,赶忙对着对方保证道。

    “如此就好。”见到纪东的反应,洪老笑着点了点头,说着便是一抬手,取出了一块金色的令牌,“这是院长大人留给你的令牌,你手持此令牌,整个内院的每一处都大可去得,你收好吧!”

    说着,他便是直接将令牌抛给了纪东。

    “多谢洪老!!”伸手接过令牌,纪东不由得面色一喜,对着洪老躬身一礼道,“既然如此,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说起来,弟子之前答应过木易长老一件事,眼下已经耽搁了几个月,恐怕木易长老都要着急了。”

    “去吧,记得注意安全,最好不要轻易离开圣院。”听到纪东要离开,洪老不禁笑着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反对。

    从洪老那里出来,纪东略作沉吟,便是直奔自己在新人区的小院儿走去。

    他自从开始执行任务到现在,却是已经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关琳琳等人,虽说眼下的他已经跟关琳琳他们完全不站在同一高度,但对于那几位师兄,他却也不能不管不问。

    再次走在内院的小路之上,他的心情已经完全不同起来,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已经与刚刚加入到圣院之时判若两人。

    不得不说,好人还是有好报的,如果不是他之前跟陆盛华交换了任务,那么他就不可能因此而受到荀万山的看重,也就不可能成为荀万山的弟子,而若是没有成为荀万山的弟子,他现在又怎么可能会一举修炼到黄金段七段的境界?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对于陆盛华,却是不禁充满了感激。

    说话间的工夫,新人区已经近在眼前,而这会儿的新人区十分安静,想来大家应该都是在认真修炼,要么就是外出去历练了。

    “也不知道几位师兄现在都怎么样了,之前的任务,他们又是否全都完成了。”几步间来到了秦都学院几人当初选择的院落近前,纪东也没有回自己的小院,而是直奔关琳琳的小院儿而去。

    来到关琳琳的小院儿当中,安静的气氛,却是让他不禁微微一愣。

    “恩?没人?!!”虽然没有释放精神力去探查,但对于修炼了敛息诀的他来说,只要小院儿的房屋里面有人,那就绝对逃不过他的感知。

    而事实却是,这会儿的小屋里面一片寂静,却是连一丝的气息波动都没有,显然是没有人在屋。

    “龙师兄居然不在?难道是外出历练去了?!”眉毛一挑,他这会儿却也没办法确定关琳琳的去向,而按照他的估计,关琳琳十有八九是外出历练去了。

    “龙师兄不在,恐怕另外两位师兄也未必会在吧?”秦都学院的几人向来都比较团结,他相信,如果关琳琳真的是外出历练的话,那么段江河和陆盛华估计也差不多。

    “去黄师兄那边看看。”心里想着,他不禁走出了院落,然后直奔陆盛华的小院儿而去。

    很快,陆盛华的小院儿同样被他探寻了一番,而结果却是一样,这会儿的陆盛华,竟然同样不在房屋里,而且连房门都没有关。

    “看来我的猜测应该是对的,这三人估计真的是外出历练去了啊!”见到陆盛华也不在,纪东不禁越发的肯定起自己的猜测来,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下意识地朝着段江河的小院儿走了去。

    “咦?有气息?!!”

    来到段江河的小院儿当中,纪东下意识地认为段江河应该也不在,可就在这时,一股十分明显的气息却是从房屋里面传递开来,正是他所熟悉的段江河的气息。

    “李师兄竟然没有外出?!”感受到房间里段江河的气息,纪东不由得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关琳琳和段江河竟然分开了。

    在他的印象当中,当初的关琳琳和段江河好像总是一起行动的,看来加入到内院之后,一切都与之前不太一样了。

    “李师兄,小弟前来看你了!!”摇了摇头,他也不再去多想,直接便是来到门前,对着里面轻声喊道。

    “吱呀!!!”几乎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房间的门便是从里面被打了开来,随后,段江河的声音,便是幽幽的响了起来。

    “纪东师弟请进!!”声音十分洪亮,但却一如往常的简洁。

    “啧啧,看来李师兄倒是没什么改变。”听到段江河惜字如金的声音,纪东不禁有种亲切感,说着便是幽幽的朝着房间里走去。

    进了房间,那盘膝坐在矮榻上的段江河,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当他见到矮榻上的段江河之时,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亮芒,心底更是不由得暗暗惊奇。

    此时的段江河表面看起来倒是与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目光锐利的他还是能够发现,这个时候的段江河不但实力强了不少,而且那股锋利的气息,却是要比之前更加的骇人了。

    在他眼里,段江河就像是一柄锋芒毕露的神刀,仿佛这就是一个为刀而生的天生刀士。

    “多日不见,李师兄的进步速度,还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缓缓地上前几步,纪东一边盯着段江河,一边下意识地赞叹道。

    “跟纪东师弟相比,我的进步不值一提!”见到纪东来到房间里,段江河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倒是他的眼神,明显也是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显然,他也是看出了纪东的巨大提升,所以有些暗暗惊奇。

    “哈哈,李师兄言重了。”听到段江河之言,纪东不禁微微一怔,却是没想到段江河的观察力居然也变得如此之强,这一刻,他对于自己的这位李师兄,还真是暗暗地佩服起来。

    他早就感觉到段江河非同寻常,如今随着段江河的实力越来越强,这种感觉倒是越来越清晰了。

    “我还以为李师兄会跟龙师兄和黄师兄一起外出了呢,没想到李师兄竟然一个人留在这里。”微微一笑,纪东也不跟对方客气,直接便是盘膝坐到了对方的对面,同时有意无意的道。

    “外出?他们并没有外出,而是被人带走了。”听到纪东之言,段江河的眉毛微微一挑,这才摇了摇头道。

    “恩?被人带走了?李师兄此话何解?!”听到段江河之言,纪东顿时面色一变,心下不由自主地有些担心起来。

    他还以为关琳琳和陆盛华外出历练了,可现在听起来,貌似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看来纪东师弟还不知道,龙师兄和黄师兄都已经拜在了传功长老凌战的门下,早在两个多月之前,他们就都被那位凌长老带了回去。”

    见到纪东的表情,段江河知道,纪东应该是并不知道此事,这才幽幽的介绍道。

    “什么?龙师兄和黄师兄拜了凌战长老为师?!!”

    闻言,纪东顿时瞪大了双眼,脸上尽是一片的惊奇之色。

    纪东是真的没有想到,关琳琳和陆盛华,竟然会被传功长老凌战收为弟子!

    此时听到段江河的讲述,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凌战长老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把二人收为弟子的,毕竟,无论是关琳琳还是陆盛华,好像都没有达到出类拔萃的地步,尤其是陆盛华,纵观这一届的新人弟子,陆盛华的资质,恐怕连前十都排不进去。

    “李师兄,龙师兄和黄师兄是如何被凌战长老带走的?难道是那位凌战长老亲自来这里收徒的么?!”

    面色变幻数次,纪东这才稳了稳心神,继续对着段江河问道。

    对于关琳琳和陆盛华能够拜在圣院长老的门下,他自然是为二人感到开心,可问题是,那位凌战长老到底是真心想要收二人为徒,还是仅仅是为了讨好他。如果是前者还好,可若是后者的话,这对于关琳琳和陆盛华来说,怕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正是如此,之前那位凌战长老亲自前来,测试了他们的技能天赋,最后便是将他们收入门下,而在那之后,又有两个长老来过这里,可惜他们迟了一步。”

    段江河这会儿的话也是多了起来,一边说着,他不禁挑了挑嘴角,明显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显然,他也完全明白,那些长老争着抢着想要收他们为徒,根本就是因为纪东的关系罢了,毕竟,纪东的师父可是圣院院长,这里面的利益关系可谓是清晰得很。

    “竟然还有其他长老想要收徒?!”闻言,纪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心下对于那些长老的目的,却也是再清楚不过了。

    “看来,我倒是有些高估了那位凌战长老,耍这样的小心思,他这辈子的成就也只能是局限于此了。”

    沉吟片刻,纪东不禁摇了摇头,心下对于那些个长老,无形中便是看轻了许多,尤其是那位传功长老凌战,他原本还以为对方是个堂堂正正之人,现在看来,对方也就不过如此而已。

    “对了,李师兄,难道那些长老没有对你抛出橄榄枝么?这好像不太应该吧?”

    目光一段,纪东不由得看向对面的段江河,略带惊异地问道。他心里清楚,段江河的资质绝对是要在陆盛华之上的,既然陆盛华都符合标准,段江河当然不可能不符合,何况那些人好像根本就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

    “我没兴趣做他们的弟子,所以直接回绝了!”听到纪东之言,段江河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傲之色,随后扯了扯嘴角道。

    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对成为长老弟子没什么兴趣,否则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和资质的话,哪怕不是因为纪东的关系,却也完全有资格得到一位长老的亲自培养。

    “拒绝了?!”听到段江河的回答,纪东不由得眼神一凝,再次看向段江河的目光,却是发自内心的充满了敬佩!

    “哈哈哈,李师兄不愧是李师兄,此等魄力,着实让小弟佩服!!”朗声一笑,纪东对于段江河是真的心服口服。

    要知道,成为圣院长老的弟子,有些人恐怕做梦都想,但却苦无途径,可段江河竟然随口就给拒绝了,如此魄力,又岂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

    “我要走的路,跟你们不一样。”

    听到纪东之言,段江河的面色微微一正,随后却是摇了摇头,一脸不以为意地道。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路,我相信李师兄一定心中有数。”闻言,纪东也是点了点头,倒也并不觉得段江河的做法有什么不对。

    正所谓人各有志,每个人的行事作风都不尽相同,他看得出来,如今的段江河明显是走上了一条跟他不太一样的道路,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选择的路,又何尝不是跟其他人不尽相同?

    “既然如此,那小弟就暂且不再打扰李师兄了,希望李师兄能够守住本心,成为一个真正的超级强者!”

    站起身来,纪东却是不想继续逗留,直接便是对着段江河告辞道。

    如今的段江河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段江河,有些事,恐怕根本不是用语言所能表述得清的,他相信,自己如果想为对方好的话,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打扰对方。

    “纪东师弟也一样,恕不远送!”

    见到纪东起身告辞,段江河也是悠悠的站起身来,脸上竟是露出一丝明显的笑容,而这等笑容,他恐怕从来都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过。

    “哈哈哈,小弟告辞!!”

    见到段江河脸上的笑容,纪东不禁没有来由的感到十分的开心,说着,他便是朗声一笑,随后便是段身离去,再也没有多说一句。

    “他比我厉害得多!!”

    等到纪东潇洒地离开,段江河的面色渐渐地恢复了平静,眼底深处却是闪过一丝深深的赞叹之色,同时自言自语地道,说完,他便是再次盘膝坐好,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真是不知道李师兄何时变得如此强大,看来他的天赋,竟然还要在龙师兄之上。”

    离开了段江河的小院儿,纪东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奔圣院深处再次走去,一边走着,他不禁一边暗暗思索起来。

    段江河的变化,他全都看在眼里,他看得很清楚,段江河变强的绝对不止是实力,却是还有一颗强者之心!

    实力的壮大虽然重要,但却远远比不上一颗强者之心来得重要,有了这样的强者之心,段江河的将来,根本就是难以估量的。

    不过话说回来,段江河究竟为何会变得如此不同,他却也十分的疑惑,而想要找到这背后的答案,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去木易长老那边看看吧,我之前答应了要帮助人家炼丹,可这一段眼都已经过了这么久,希望那位长老大人不要生气才好。”

    他并不打算去凌战长老那里寻找关琳琳和陆盛华二人,既然这二人已经拜入凌战的门下,那么还是让他们尽情地去修炼好了,现在的他,没有必要去打扰二人的修行。

    想到这儿,他暂且将所有的心思抛到一边,直奔木易长老的石屋行去。

    热浪翻滚的石屋当中,内院的木易长老呆呆地坐在一座丹炉近前,眼底尽是一片的苦涩。

    “又失败了,竟然又失败了!再这么下去,我好不容易收集来的这些灵植灵珍又要用光了啊!!”

    颓然一笑,木易长老简直就是说不出的郁闷。就在刚刚,他再一次炼废了一炉丹药,而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失败了,只是,失败并不要紧,最要命的是,他根本看不到一丝成功的希望!

    从他第一次尝试炼丹开始,他周围的人就都在劝他不要做这等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可他偏偏就不信,所以一炼就是数年之久。

    起初的他的确是干劲儿十足,可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之后,他不单单把自己的积蓄全都用光了,更是把自己对于炼丹的热情,也消耗得所剩无几。

    到了现如今,他之所以还在一次次的尝试,完全就是一股执念在支撑着他,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这种执念,还能支撑他坚持多久。

    “哎,也许我真的错了,炼丹这种事根本就不是超能者应该做的,难道真的要放弃么?!”

    面色变幻数次,放弃炼丹的念头一遍又一遍地涌上他的心头,虽然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应该放弃,可那等看不到希望的绝望,真的让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坚持!

    “木长老可在?弟子纪东前来给木长老请安!!”

    就在这时,一声略显拘谨的声音突然从院落外面传来,声音倒是不大,但石屋里面的木长老却是听得十分的清楚,而听到这声音,他就像是踩在了弹簧上面一样,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

    “嗖!!!”

    身形弹起,他几乎连想都不想,便是直接窜出了石屋,来到了小院儿之中。而这个时候,正站在门口朝里面观望的纪东,第一时间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哈哈哈哈,小家伙,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哈哈哈哈!!!”见到院落门口的纪东,木长老的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随后便是不由得放声长笑起来,笑声未歇,他的身形已经来到了纪东的近前,一把抓住了纪东的手。

    他刚刚还在想自己要怎么坚持下去,此刻抓住纪东的手,他终于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弟子见过木长老!!”见到木长老兴奋的跑出来迎接自己,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随后对着木长老行了一礼道。

    “哈哈哈,免了免了,你现在可是院长大人的弟子,用不着跟我们这些长老行礼。”见到纪东对自己见礼,木长老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赞许之色,这才继续道,“小家伙,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木长老哪里的话,弟子既然已经答应过木长老要陪你炼丹,那么自然就要说到做到,否则岂不是失信于人了么?!”

    听到木长老之言,纪东不禁摇了摇头,十分自然地道。

    “好,好一个说到做到,就凭你这一句话,本座对你心服口服!!”听了纪东的回答,木长老不由得大叫了一声好,脸上的赞许之色越发的浓郁起来。

    坦白讲,他根本就没想到纪东还会来,在他看来,之前是因为自己要挟了对方,这才让纪东不得不答应帮他炼丹,而如今的纪东已经是荀万山的弟子,他的威胁,自然不会被对方放在心上,所以当然也就不会再履行什么承诺了。

    可现在看来,他貌似有些小看了纪东。

    “看来木长老又开炉炼丹了?!”纪东没有去接对方的话茬,而是在对方的身上扫了一遍,这才微笑着问道。

    他能够看得出来,木易长老的精神明显有些差,而这样的状态,绝对是炼丹失败的体现。

    “嘿嘿,又尝试了两次,可惜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被纪东这么一问,木长老不禁挠了挠头,脸上尽是一片的讪然之色。

    说起来,纪东之前跟他说过,让他暂且不要炼丹,不过他以为纪东不会来了,这才又自己尝试了两次,如果早知道纪东还会来的话,他未必就会去浪费那个精力。

    “啧啧,失败乃成功之母,多失败几次也是有好处的。”闻言,纪东不禁笑了笑,随后便是看了一眼石屋那边,“走吧,咱们还是进去说吧,说起来,我可是十分期待木长老的炼丹的,希望我的加入,能够助长老一臂之力。”

    自从神府当中的那些有关炼丹的记忆觉醒之后,他的确很想亲自试试炼丹,难得眼下有这种机会,他自然不想就这么错过。

    “哈哈哈,难得你也有此兴趣,说不定我们两个真的能够成功。”听到纪东之言,木长老再次长啸一声,随后便是跟纪东一起朝着石屋里面走去。

    几步间进了石屋,纪东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再次被石屋中间的丹炉所吸引,见到这丹炉,那种亲切的感觉再次悄然滋生,简直让他有些挪不开目光。

    “看来长老应该是刚刚结束不久呢!”目光在丹炉上面扫了一眼,而这会儿,丹炉的上方还有一缕一缕的青烟不断冒出来,看着倒是颇为滑稽。

    “的确是刚刚结束。”顺着纪东的目光看去,木长老也是马上看到了丹炉上方的‘小烟囱’,不禁尴尬地笑了笑道。

    “既然长老刚刚结束炼丹,怕是精力消耗不小,不如长老先休息一阵子,而弟子也刚好趁着这段时间看一看长老的丹方,不知长老是否介意?”

    他想要出手帮助对方炼丹,那么首先当然是要了解对方炼的是什么丹,这说来也是最基本的了。

    “自然是不介意,诺,这就是本座要炼制的丹药丹方,你尽管拿去看,我先恢复一下消耗的力量和精力,咱们稍后再仔细研究具体事宜。”

    说着,他便是直接取出了一支精致的卷轴,然后小心翼翼地递到了纪东的手里,这才走到一旁盘膝坐好,说着就开始恢复起了自己的超能力力和精力。

    看得出来,有了纪东相助,他的自信心明显足了不少,而且也越发的期待起来。

    “精元丹?这…………”接过卷轴,纪东直接便是将其打了开来,只是,当他看到卷轴上面那丹药的名字,还有下方寥寥无几的几味炼材之时,他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有些抽搐,心下难免有些无语之感。

    对于精元丹,纪东觉醒的记忆当中却也隐隐的有些模糊的印象,说起来,这是一种能够提升超能者精气神的丹药,听起来似乎还不错,可事实上,这就是一种最低级,也是最没什么用处的普通丹药而已,炼制难度自然也是极低的。

    跟那些动辄就需要上百种炼材的丹药比起来,这精元丹的炼材只有区区三十几种,而在他的记忆当中,好像没有什么丹药,会比这精元丹的炼材还要少了。

    “啧啧,这位木长老倒也蛮有自知之明的,竟然找了最简单的丹药进行炼制,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是这样的一种丹药,却也的确是够他忙活的了!”

    炼丹这种事儿,根本就不是超能者所能做的,哪怕是级别再怎么低的丹药,其中都有丹阵师的精神力参与其中,而精神力这东西,木长老显然不具备。

    “可惜我并不懂得神阵手段,否则的话,这精元丹对于我来说,却是没有丝毫的难度可言,也不知道木长老是如何解决神阵这一问题的。”

    虽然他从来没有炼过丹药,但神府当中的那些记忆,基本上什么样的丹药都炼制过,而只要他按照那些记忆去做,想来根本没有失败的可能。

    只可惜,丹阵师炼丹不是说炼就炼的,最主要的一点,却是必须要精通火系的神阵,否则没有火焰,怎么可能炼的了丹药?

    “咦?这是…………”心里想着神阵手段,他的目光不禁下意识地投向了丹炉下方,而随着他开始用心去观察,他发现,在这架丹炉下方,原本应该是晶石铺设的地面,明显是被换成了金属材料,而在这金属材料上面,他能够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纹路,看着十分眼熟。

    “是丹阵师的火焰神纹?!好家伙,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

    观察片刻,他几乎马上就明白了木长老炼丹所需要的火焰是从哪里来的了,很明显的,丹炉下方的那些纹路正是丹阵师的火焰神纹,但却并非神阵,因为神阵只有丹阵师能够控制,超能者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

    “把火焰神纹刻在载体上面,如此一来,就相当于是把这块金属板变成了神兵,而只要把超能力力输入其中,这件神兵就能激发出火焰神纹的火焰之力,从而用这些火焰来炼丹!”

    思绪段动,整个过程瞬间就被他理顺出来,他相信,除了自己的这个猜测之外,应该不会有其它的可能出现就是。

    神阵必须要由丹阵师来催动,可神纹就不同了,只要把神纹刻画到器具当中,那么只要超能者将超能力力输入进去,就能将之激发,这根本就是神兵利器的原理所在。

    眼下的这块金属板,只要木长老把超能力力输入进去,那么立刻就能激发上面的神纹,届时需要怎样大小的火焰,却是全都由木长老自己说了算。

    “啧啧,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创意,也不知道木长老是从哪里学来的,又是哪位丹阵师强者帮他做的这件神兵。”

    挑了挑嘴角,他对于木长老的这套设施倒是颇为满意,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下了不小的工夫布置出来的,绝对值得称赞。

    “用超能力力催动神兵来激发火焰,这恐怕需要极其雄厚的超能力力才行,这东西跟神阵相比,实在是差的太多了啊!”

    神兵和神阵,这根本就是两个概念,用神阵炼丹乃是理所应当,可用神纹炼丹,好像真的没怎么听过,而这个时候,他也味道木长老为何总是失败了。

    “这样看来就要有些难度了,神兵上的神纹,催动起来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想要操控上面的火焰怕是难度不小,恐怕少不得还要动用精神力…………”

    精元丹虽然炼制简单,可对于火候的要求同样极其严苛,如果火焰的温度控制不好,当然也只有炼丹失败一种可能。

    “先别想那么多了,想来以木长老的实力,加上他这些年来的经验,应该能够控制好火焰的温度,我还是把炼材这边弄清楚,届时负责好我自己的部分就是。”

    摇了摇头,他却也不再去想那么多,而是将目光看向手里的卷轴,然后认认真真地观看起上面的记述,却是一丝一毫都不敢遗漏。

    丹阵师的强横精神力,让他瞬间就把卷轴上面的一切牢记于心,而这上面记载的那些内容,倒也跟他记忆当中的信息基本吻合。

    差不多过了半天左右的时间,木长老应该是恢复好了超能力力和精力的消耗,却是幽幽的醒了过来,并且开始跟纪东详细地讲解起了炼丹的事项。

    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没办法驾驭神阵的木长老,正是通过催动丹炉下方特殊的神兵,从而达到炼丹的目的,至于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不同寻常的了。

    “小家伙,这是炼制精元丹所需要的三十六味炼材,你可是认得这些东西?”把大致的情况跟纪东说完,木长老直接将炼制精元丹的炼材纷纷取出出来,摆在了纪东的面前,然后对着纪东询问道。

    “弟子从小阅读典籍,对于各种灵草倒是颇为熟悉,这三十六味炼材,弟子却是全都认得,也能一一对号入座。”

    他的记忆当中什么灵草没有?眼下这区区三十六种灵草,他随便扫一眼就全都区分清楚了。

    “哈哈哈,好,你这小家伙就是给力,看来我找你真的是找对人了!”听到纪东之言,木长老不禁长笑一声,却也对纪东的话毫不怀疑。

    他还记得之前律令堂吴长老说过,纪东的记忆能力十分恐怖,就连那么复杂的院规院纪都能在短短半天不到的时间记好,更不用说区区三十六种灵草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会用超能力力催动丹炉下方的神兵,届时投放灵草的任务就全都交给你了,哪一种灵草先放,放多少,何时放,你可要好生把控,尽量不要出现差错。”

    他之前炼丹,所有这些事情都由他一个人来做,说起来当然十分困难,毕竟,他又不是丹阵师,一边控制火焰,一边按照要求添加炼材,根本不可能保证不出现纰漏。

    “放心吧,长老只管控制火焰,至于其他的,交给弟子来做便是。”微微一笑,纪东的脸上充满了自信,他相信,只要木长老控制好了火候,那么这一次的炼丹,成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开始了!!”见到纪东如此自信,木长老也是深受感染,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猛地伸出手来,随后便是将自己的超能力力源源不断地朝着丹炉下方的金属地面输送了进去。

    “呼!!!”

    随着超能力力进入地面上的神纹,一团烈焰猛地燃烧起来,刹那之间,房间里的温度便是一下子提高了起来。

    “呼呼呼!!!”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几乎是瞬间的工夫,火焰上方的丹炉便是微微变色,并且发出了一声声噼啪的响声。

    “好雄厚的火元力,看来我所料不错,这位木易长老的确是一个火系超能者!!”眼看着木易长老催动超能力力,纪东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心下闪过一丝的了然。

    说起来,他其实早就已经感受到木易长老身据五行之力的情况了,而此时见到对方显露火元力,他无非就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而已,所以根本没有丝毫的惊讶。

    “以火元力催动火焰神纹,这倒是相得益彰,怪不得这位木长老对炼丹如此热切,想来应该跟他的火系超能者身份不无关系。”

    嘴角一挑,他的信心不禁越发的足了起来,他相信,只要木长老不出现大的差错,那么这一次炼丹,还真的有可能成功!

    “小家伙,你还在等什么?!”眼看着丹炉都已经变色,而且明显是达到了丹方上面所记述的情况,可纪东竟然还在一旁看着,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意思,见此,木长老不禁低喝一声,对着纪东提醒道。

    “长老只管控制好火焰,其余的大可不必理会!”听到木长老的吼声,纪东却是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这………也罢!!”听到纪东的回应,木长老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滞,但随后便是释然起来。

    他炼了这么久的丹都没有成功过,此番把纪东拉来帮忙,他若是依旧按照自己的那套理论的话,恐怕十有八九还是失败,既然如此,他倒是不如把决定权交到纪东自己的手里,全当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还不够啊,怪不得木长老每次炼丹都会失败,看来他从第一步开始就已经错了!”

    目光盯着眼前的丹炉,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了然,他能够感受到,此时此刻,虽然丹炉的颜色是变了,可那只不过就是丹炉最外表的颜色而已,并不是丹炉内部的颜色。

    事实上,神纹催动的火焰,根本与神阵的火焰不一样,神阵的火焰温度极高,可神纹的火焰无疑要稍差一些,穿透力也没有神阵的火焰那么强,眼下,丹炉外面的温度虽然到了,可丹炉内部的温度根本还没有积累足够高,这个时候把炼材投入其中,又怎么可能会成功?

    “就是现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某一刻,丹炉当中再次传来一声轻响,这一声轻响十分的轻微,但却逃不过纪东的感知,听到这声音,纪东的眼神微微一凝,说着,他便是猛地抬起左手,祭出了一只超能力手掌!

    “呼!!!”超能力大手直接抓住了丹炉的盖子,厚重的丹炉盖子,却是直接被他抓了起来,随后,他空出来的右手便是微微一探,将地上的一味炼材抓了起来,并且十分轻松地抛入丹炉当中。

    “厉害,不愧是院长大人的弟子,这一手超能力操控能力,简直堪称完美!!”木长老一直都在催动超能力力控制着火候,但他的注意力却是一直都有观察着纪东。

    眼看着纪东随手间就把丹炉的盖子抓了起来,并且还能分出手来轻松添加炼材,他这会儿对于纪东的实力,简直就是赞叹不已。

    原本,他是计划由他来揭开丹炉的盖子的,但纪东却是告诉他,他只需要控制好火候就行,其余的任何事都不需要他,起初他还担心纪东会力有不逮,但现在看来,他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

    “小家伙,接下来就全看你的了!!”

    纪东的表现已经让他彻底的放下心来,而接下来的时间,他却是必须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如果因为自己的问题耽误了炼丹,那他还不如一头撞死,免得被人耻笑。

    “咣当!!!”说话间的工夫,纪东已经放好了第一味炼材,随后将丹炉的盖子重新盖好,而这个时候的他,却是突然闭起了眼睛。

    每一味炼材都不是随意添加的,更不是一起添加的,两种炼材中间相差的时间差,对于炼丹的成功与否更是重中之重,他这个时候不敢随意动用精神力去丹炉里面探查,所以只能是凭借声音来倾听,同时在心底默默地计算着时间,估摸着下一种炼材添加的最好时机。

    如果可以动用精神力的话,他直接就能将精神力释放到丹炉里,然后眼睁睁看着炼材的融化和彼此间的融合程度,这也是丹阵师炼丹的真正优势之所在。

    不过,虽然不能释放精神力去探查,但他神府当中有关炼丹的记忆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在这些记忆里,炼丹简直就是一种本能,也可以说是一种习惯,他知道这第一种炼材需要二十三个呼吸的时间能够达到最佳状态,也知道这第一种炼材在达到最佳状态之时,丹炉里面会发出一种嗤嗤的响声,而这些信息,都不需要用精神力去获取。

    “起!!!”某一刻,纪东的双眼蓦地睁开,随后,他便是再次揭开丹炉的盖子,抓起了一团灵草,直接抛入了丹炉当中,紧接着把盖子盖好。

    一切动作全都如行云流水,中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那种感觉,就像他自己绝对不会犯错一样!

    “刷刷刷!!!咣当咣当咣当!!”

    接下来的时间,纪东不断重复着之前的动作,开炉、添料、计算时间,倾听声音……不知何时,他已经完全进入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境界当中,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简直让他又兴奋又迷醉!

    那是一种久违的体验,也是一种源于灵魂深处的悸动,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但一切的一切,又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渐渐地,他却是完全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深深的难以自拔!

    “这………这…………”

    一旁,木长老早就已经看呆了,在他眼里,纪东简直就像是一个有着无数年炼丹经验的炼丹宗师一样,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透着专业,而跟纪东的手法比起来,他之前的炼丹手法,简直就像是凶兽的爪子在地上乱划乱抓一样!

    “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如果不是因为要控制火焰的话,他这会儿真的很想伸手揉一揉自己的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眼花了。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