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七十四章皇城圣院(4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呵呵,二位师兄客气了,小弟加入真武圣院才几天的时间,又怎能担得起师兄的身份?”

    见到两个守门的青年男子对着自己行礼,竟然还口呼师兄,纪东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赶忙回了一礼道。

    眼前这二人一看就比自己的年龄大,入门必然也要比自己早,不管怎么论,好像也没有称呼自己为师兄的道理。

    “纪东师兄千万别这么说,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们二人虽然痴长几岁,但在纪东师兄面前又岂敢托大?”

    “对对对,纪东师兄是院长大人的弟子,那就是圣院年轻一辈所有人的大师兄,这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

    两个守门的弟子你一言我一语,配合的倒是极为默契,而他们的话虽然处处透着恭维,但又不会让人感到虚伪,言语上的功夫属实十分了得。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说的却也是事实,在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之后,他的确就已经是真武圣院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了,恐怕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不敢以师兄自称就是了。

    “两位兄弟就不要抬举我了,不知你们把我拦下所为何事?!”听着二人似乎永远都说不完的恭维话语,纪东不由得摇头一笑,这才对着二人问道。

    他这一路上虽然总是被人行礼,但基本上没有人会跳出来拦住他的去路,然后对他大加夸赞,很明显的,这二人一定是有什么事要对他说。

    “是这样的,早些时候,大秦王朝皇帝派人前来求见纪东师兄,不过院长大人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打扰纪东师兄的清修,所以我等也就没敢去通报,眼下皇室之人依旧在偏殿等候纪东师兄,不知纪东师兄是否要见上一见?”

    听了纪东的询问,守门的两个青年男子都是神情一正,相互对视之间,其中一人便是恭恭敬敬地解释道。

    早在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的第三天,皇室的人就已经来到圣院了,不过,纪东的身份非同一般,当然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尤其是荀万山之前还下了命令,所以,他们只能是让皇室之人在偏殿等候,直到纪东主动出门之时才把此事汇报给纪东。

    “哦?皇帝秦天派来的人?!”

    等到听了守门弟子的汇报,纪东不由得眼神一亮,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

    “啧啧,也好,既然是秦天亲自派来的人,若是不见一见的话,好像多少有些失礼了,既然如此,那就带我去见一见吧!”

    对于大秦王朝的皇帝秦天,他虽然到现在都还不曾见过,但说来也算是有过一点儿交集,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大秦王朝的皇帝,如此身份,自然值得他略赏薄面。

    “是,纪东师兄请随我来!”听到纪东答应去见皇室之人,两个守门的弟子脸上表情不变,但眼底明显闪过一丝的喜色。

    看来,他们两个恐怕也是没少拿人家的好处。

    说着,其中一个青年男子便是走上前来,恭敬地为纪东引起路来。

    时间不长,纪东便是在对方的引领之下,来到了圣院最外围的一座大殿当中,离得近了,纪东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大殿里的能量波动,看来皇室派来之人,实力却也并不一般。

    “吱呀!!”引路的青年男子也没什么顾忌,说着便是直接推开了大殿的门,根本连敲门都懒得敲,而等到把房门推开,他便是恭敬一礼,然后乖乖地退了下去。

    “咦?这人倒是有些眼熟………”随着殿门开启,纪东第一时间便是看到了大殿里面的情况,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这会儿,中年男子盘坐在大殿当中,却也刚好朝着殿门外看了过来。

    “刷!!”说话之间,中年男子似乎是看清了他的面容,赶忙从地上弹了起来。

    “鄙人周日恒,见过纪东公子!”

    身形站起,中年男子几步间来到纪东近前,随后便是恭敬地弯腰到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礼。

    看着眼前对自己弯腰行礼的中年男子,纪东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闪,脑海中快速搜索着有关此人的信息,很快,他便是记起在哪里见过此人了。

    之前大秦王朝的府院之争,此人正是皇室派出的负责人,而联系到此人报上的姓名,他更是马上就了解了对方的身份。

    “原来是大秦王朝的王爷………”双眼微眯,他的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怪异之感。

    眼前的周日恒,显然应该就是大秦王朝皇帝秦天的兄弟,原本在这种人面前,他恐怕要保持谦卑,对人家弯腰行礼才是,可今时今日,堂堂大秦王朝的王爷,却也只能是在他面前卑躬屈膝,乖乖地行大礼。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爽。

    “王爷快快免礼,您这可是折煞晚辈了。”心里想着,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谦逊之色,亲自将对方搀扶起来。

    眼前的周日恒一看就是八面玲珑之辈,而最主要的是,他竟然还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不俗的能量波动,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小心,但在修炼了敛息诀的他面前,对方当然不可能藏得住。

    当然了,虽然对方的实力不凡,但在现如今的他的眼里,自己就算只用一只手,也能轻松的将其拍死。

    “多谢纪东公子。”顺着纪东的搀扶直起身来,周日恒的脸上一直带着讨好的笑容,却是一点儿皇室王爷的架子都没有,好像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啧啧,当初的府院之争,鄙人就曾有幸一睹纪东公子的风采,那个时候,鄙人就相信纪东公子绝非池中之物,今日看来,鄙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看着眼前的纪东,周日恒的眼底不禁闪过赞叹之色,随后便是十分自然地夸赞道。

    事实上,对于纪东,他的确是有些印象,毕竟,当时纪东带领秦都学院拿下府院之争的冠军,就算他想不注意都难。

    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纪东竟然会变成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若是早知如此的话,他早就想方设法地讨好纪东了。

    如今纪东已经身份坐实,他就算是再怎么讨好,恐怕也不可能有什么好的效果,而且极有可能会适得其反,还要落得个攀附权贵的名声。

    “呵呵,王爷客气了。”听到对方的恭维,纪东只是微微一笑,却是照单全收,他心里清楚,对待这样的人,他就不能跟对方太过客套,因为那样反而会让对方感觉到距离感。

    “听守门的师兄说,王爷一早就来到圣院寻找晚辈,却不知王爷找晚辈所为何事?”面色一正,纪东也没时间跟对方闲扯皮,直接奔入主题道。

    “是这样的,皇帝陛下早就听闻纪东公子天才了得,所以一直想要设宴宴请公子,这才特地派鄙人前来相邀,不知纪东公子何时有暇,也好让陛下略尽地主之谊。”

    在得知纪东被真武圣院的院长收为了弟子之后,皇帝秦天可是着实震惊不已,而且心里难免隐隐有些担忧。

    当初纪东等一干秦都学院之人初来皇城,四皇子秦无量就曾跟纪东等人发生过冲突,那个时候,他还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可后来得知秦都学院竟然拿了府院之争的冠军,他的心下就感觉到有些不妥了。

    而现如今,纪东竟然又成为了圣院院长的弟子,对此,他的心里简直就是不安到了极点,因为一旦纪东是记仇之人的话,那么他这个大秦王朝的皇帝,恐怕真的就要做到头了。

    “皇帝陛下要宴请我?!”听到周日恒之言,纪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面色顿时变幻不定起来。

    他倒是没想过秦天会宴请自己,不过此刻想来,这倒也在情理之中,他现在的身份非同一般,就算是大秦王朝的皇帝,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他也记得,当初皇室的那个四皇子还得罪过自己,而秦天并没有亲自跟他道过谦。

    “纪东公子,皇帝陛下向来都对天才年轻人十分仰慕,鄙人知道纪东公子事忙,还望纪东公子能够从百忙之中抽出一点点的时间,满足陛下这个小小的心愿。”

    见到纪东似有迟疑,周日恒不由得心下一颤,赶忙从旁劝道。

    他这次前来邀请纪东,那可是接下了圣旨的,如果他不把纪东请去,天知道他的那位皇兄会不会迁怒自己,也正因如此,他才乖乖地在圣院等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而且一点儿的怨言都不敢有。

    “呵呵,难得皇帝陛下如此盛情,晚辈若是不答应的话,那可就太过不知好歹了。”见到周日恒的表情,纪东不禁微微一笑,这才继续道,“劳烦王爷回去告诉陛下,今日酉时,晚辈一定会准时前往皇宫,当面向陛下请安!”

    去见皇帝秦天,这对他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坏事,他心里清楚,此番去皇室,基本上就是去接受秦天的讨好和歉意的,不用说,这一行必然会有所收获,说不定能够积累一些修炼资源,为自己晋级黄金段九段做准备。

    皇室经营着整个大秦王朝,每年都会从各大府域收缴大量的资源,而秦天如此兴师动众地邀请自己前去,又怎么可能会怠慢了他?

    另外,皇室的那几个皇子都已经被神秘的黑衣人控制,他也想借此机会去探探虚实,甚至于他都在想,那位皇帝陛下本身,是不是也已经被黑衣人暗中控制,如果整个皇室都已经被架空的话,那大秦王朝的问题可就大了。

    “哈哈哈,好,多谢纪东公子赏脸,我这就回去通知陛下,一定会为纪东公子准备最好的晚宴!”

    听到纪东竟然答应了下来,周日恒顿时大喜过望,甚至不由得大笑出声。只要把纪东请了去,那么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而这么大的一个功劳,他相信,自己的那位皇兄绝对不会怠慢了自己。

    “王爷请!!”嘴角一挑,纪东直接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亲自将对方送出了大殿。

    “就让我看看,那秦天究竟有着怎样的诚意,又是否能够达到让我满意的地步……”送走了周日恒,纪东的双眼不由得微微眯起,心下对于这一趟的皇宫之行,却是难免有些隐隐的期待起来。

    作为整个大秦王朝最核心之地,大秦王朝的皇宫坐落在皇城的正中央,整座皇宫围墙高筑,其中宫殿林立,景色繁华,可谓是一步一景,极尽奢华之能事。

    夕阳西沉,威武雄壮的皇宫大殿被落日的余晖所笼罩,金色的琉璃瓦映射出万丈霞光,犹如天上神国普照着这片大地!

    皇宫的正南方向,三座门洞全部由精钢浇注,正中央的门洞最为高大,两扇朱漆大门厚重无比,至少需要五六个超能力境的超能者才能推得开。

    而两侧的侧门虽然差了一些,但也同样要比任何一座府邸的大门都要高大,处处彰显着皇宫大内的与众不同。

    此时此刻,两列身披亮银铠甲的兵士站在正中央门洞的两侧,这些兵士一个个精神奕奕,目不斜视,犹如一根根木桩一样挺立。

    一条鲜红色的红毯从皇宫深处一路延伸到中央门洞之外,并且向外延伸了足足数百米远。

    而这会儿,就在这段延伸到外面的红毯之上,一个中年男子以及三个年轻人一前三后,每个人都穿着正式,静静地站在红毯上等候。

    为首的中年男子面色郑重,处处透着谨慎,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倒是后面的三个年轻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漠然,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兴劲儿!

    “你们三个能不能打起点儿精神来?待会儿来的可是圣院院长的弟子,你们三个这般怠慢,到时候惹怒了对方可就不好了。”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三个年轻人,周日恒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随后对着三人提醒道。只是,身后这三人都是地位非凡,他虽然因为长辈的身份可以多说几句,但又不能说得太过,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五皇叔那么紧张干吗?人不是还没来呢么?!”见到周日恒谨小慎微的模样,排在最左面的三皇子秦无风不禁撇了撇嘴,一副不情不愿地表情道。

    此番皇室邀请纪东前来赴宴,大秦王朝皇帝秦天直接把自己最倚重的五皇弟,以及自己最看重的三个儿子全都派出来迎接,而且整整提前了半个时辰,就怕怠慢了纪东。

    作为大秦王朝皇室的皇子,三皇子秦无风实在感觉脸上无光,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老爹下了旨意,他才不会跑到这里来做迎宾。

    “正因为还没来,我们才应该做好准备,等到人家到了,咱们再想准备的话可就晚了。”听到三皇子秦无风之言,周日恒不禁摇了摇头,心下对于这位三皇子难免有些失望。

    “皇叔说得对,酉时就快到了,我等的确应该打起精神才行,不管怎么样,圣院院长的弟子,着实不是我们所能得罪的。”

    这个时候,排在最中间的年轻男子轻笑一声接过话茬,说话间的工夫,他不由得神色一正,完全收起了之前的淡漠。

    “还是景云看得透彻。”听到大皇子秦无敌之言,周日恒顿时眼神一亮,眼底尽是一片的赞许之色。

    大秦王朝的皇子数量不少,但真正能够拿上台面的,也就只有排在前四的皇子,可惜的是,四皇子秦无量已经在三个月前被贬出皇城,再也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剩下的三个皇子当中,二皇子和三皇子虽然都不错,但相比于大皇子秦无敌,怕是还要稍稍差了那么一丝。

    “皇叔,圣院院长的弟子虽然非同一般,但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皇室的核心之人,却也不能失了身份,表现得太过谦卑吧?”

    这个时候,二皇子秦无双的声音幽幽响起,语气当中却是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挖苦之意。

    “啧啧,景雷的意思是,本王为皇室丢人现眼了不成?”听到秦无双之言,周日恒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冷,随后便是充满冷笑地道。

    皇室当中派系分明,五王爷周日恒乃是跟大皇子秦无敌穿了一条裤子,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而对于大皇子的人,二皇子秦无双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小侄不敢!”听到周日恒之言,秦无双不由得撇了撇嘴,虽然嘴上说着不敢,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似乎在说他就是这个意思。

    “哼!!”见到秦无双的表情,周日恒不禁冷哼一声,却也没有继续跟对方纠缠下去,而在他的眼底深处,却是不禁闪过一丝的惊奇之色。

    说起来,早些时候,虽然秦无双也知道他是大皇子一系的,但见到他之时都是毕恭毕敬,从来不敢跟他针锋相对,可就在三个多月以前,对方每次见到他都不再像是以往那般尊敬,甚至还几次出言挖苦。

    对此,他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皇叔,人来了!!!”

    就在这时,大皇子秦无敌的目光突然看向了远处,那里,一个年轻人正优哉游哉地漫步而来,虽然离得还不近,但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纪东!

    “恩?!”听到秦无敌的提醒,周日恒也没心情去跟秦无双较劲,赶忙段过身看向前方,却是刚好见到纪东越来越近的身影。

    见到纪东到来,周日恒的脸上一下子换上了一副不一样的笑容,而在他的身后,原本还不以为然的三位皇子同样面色郑重,却是谁都不敢怠慢。

    说起来,他们三个虽然嘴上都不服,可当他们真正见到圣院院长的弟子之时,每个人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

    “哈哈哈,纪东公子果然守时,小王这厢有礼了!”

    说话间的工夫,纪东已经来到了皇宫大门的近前,见此,五王爷周日恒赶忙带着三大皇子快步上前,对着纪东躬身一礼道。

    “让王爷久等了,失礼失礼!”眼看着周日恒带着三大皇子上前,纪东也是微微一笑,说着便是拱了拱手,随后便将目光看向了周日恒身后的三人,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古怪笑容,“不知这三位兄台是…………”

    “哈哈哈,你们三个向纪东公子自我介绍一番吧!”听到纪东问到三大皇子的身份,周日恒朗声一笑,直接站到了一边,却是把这个接近纪东的机会让给了三人自己。

    等到周日恒退到了一旁,三大皇子都是神情一正,随后,大皇子秦无敌便是第一个走上前来。

    “大秦王朝大皇子秦无敌,见过纪东公子!”来到纪东近前,大皇子秦无敌不敢怠慢,对着纪东便是躬身一礼,却也暂且把自己大皇子的身份抛到了一边,而且明显有那么一丝隐隐的讨好之意。

    “原来是大皇子殿下,殿下有礼了!”见到秦无敌向自己弯腰见礼,纪东不禁拱了拱手回了一礼,面色不冷不热地道。

    对于眼前的秦无敌,他自然并不陌生,之前在镇狱山之时,他基本上把所有的皇子都看了个遍,尤其是眼前这三大皇子,他更是再熟悉不过了。

    在他眼里,这位大皇子秦无敌的确要比二皇子秦无双以及三皇子秦无风强了一些,这种强不单单是实力上的,还有心智上的,只不过,二皇子秦无双和三皇子秦无风都已经被人暗中控制,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这位大皇子是否已经中招,他这会儿还没办法确定。

    他当初亲眼目睹了二皇子秦无双和三皇子秦无风的计划,但二人的计划有一定的延迟性,所以是否已经成功,他当然不可能知晓得那么清楚。

    “大秦王朝二皇子秦无双,见过纪东公子!”这个时候,二皇子秦无双也是赶忙上前,同样对着纪东躬身见礼,完全不像是之前说的那般有骨气,甚至要比大皇子秦无敌的讨好之意更加的明显。

    只是,在他弯下腰来的一瞬间,没有人发现,他的眼底深处,却是不由得闪过一道难以言喻的亮芒。

    “二皇子殿下有礼!”段过头来看向秦无双,纪东的眼底深处同样闪过一丝异色,这才对着对方拱了拱手道。

    对于这位二皇子,他无疑要比秦无敌了解得多,说起来,他之前伪装成神秘人,却是还在秦无双身上勒索了不少的资源,可惜的是,对方根本不会想到,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正是当初敲诈勒索他们的神秘人。

    “大秦王朝三皇子秦无风,见过纪东公子!”随着两大皇子结束见礼,三皇子秦无风也是赶忙上前,一脸笑容地道。

    相比于大皇子和二皇子,这位三皇子秦无风简直毫不掩饰自己的讨好之色,看他的架势,如果不是因为场合不对的话,他都有可能会给纪东跪下,行跪拜大礼。

    “三皇子有礼!!”目光段向三皇子秦无风,纪东的心下却是提不起丝毫的重视,这位三皇子是铁定已经变成了二皇子秦无双的附庸,眼下根本就是废人一个,而对于这种没有一点儿骨气的家伙,他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事实上,他在没有来到皇宫近前之时,他的精神力就早就已经笼罩了一切,对于这些人之前的表现,他全都一一看在眼里。

    就算是现在,他的精神力也有释放到周围,时刻保持着绝对的警惕,如果有人敢对他图谋不轨的话,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发现,然后给予致命的打击。

    “久闻大秦王朝的三大皇子乃人中之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跟三人一一打过招呼,纪东的目光再次扫了三人一眼,随口客套道。

    “哪里哪里,跟纪东公子相比,我们三个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对对对,要说人中之龙,我们三个实在是差得远了,这个世上,也就只有纪东公子才配得上如此称谓。”

    “就是就是,我们三个在纪东公子面前,那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区别……………”

    听到纪东之言,三大皇子似乎早就有所准备,说着便是你一言我一语,简直要把纪东夸到了天上,更是不惜狠狠地贬低自己。

    “啧啧,这三人配合的还真是默契呢!!”眼看着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自己,纪东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闪过一丝了然。

    从这三人的默契配合当中,他无疑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意味。

    “纪东公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进去说吧,陛下早已经命人摆好了宴席,就等纪东公子前来呢!”

    这时,周日恒再次站到了前面,将三大皇子挡在了身后,对着纪东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劳烦王爷和三位皇子带路了。”点了点头,纪东自然没有意见,事实上,他这次前来赴宴,主要就是想要见一见秦天,至于这些人,他见不见都没用。

    说话间的工夫,一行人便是朝着皇宫深处走去,周日恒和纪东走在前面,而三大皇子则是稍稍落后一步,一边往里走,四人也是不断的为纪东介绍皇宫的情况,就像是四个热情的导游一样。

    “啧啧,这皇室的皇宫倒是真的够奢华的,只可惜这里只不过虚有其表,并没有内在的内涵,却是跟真武圣院相差太多了。”

    一边朝着皇宫深处慢步徐行,纪东却也没有停止过对皇宫的探查,说真的,这皇宫建造得的确又壮观又迷人,但这些都是镜花水月,若是没有超级强者坐镇于此,那么即便是一个圣院的副院长来了,也能把这里瞬间夷为平地。

    而在他的感知当中,这皇宫里面虽然有着数量不俗的黄金段强者,甚至不乏黄金段八九段的强者,但超过破劫境的气息,他只感受到了三股,而且还是那种最普通的入劫境气息,这种级别之人,哪怕是圣院的四大老牌长老来了,也能一个打三个。

    总的来说,整座皇宫还是很大的,差不多整整走了几分钟的时间,一行五人这才来到了皇宫深处,最终来到了一座金碧恢弘的大殿门前。

    这会儿,整座大殿张灯结彩,衣着光鲜的侍女排成了一排又一排,而在大殿当中,一张金丝楠木打造的桌案已经摆好,一个一身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桌案一旁静静地等待着。

    “大秦王朝皇帝秦天,啧啧,总算是让我见到活人了!”来到大殿门前,纪东第一眼就看到了大殿深处的金袍男子,不用说,这一位,必然就是大秦王朝的皇帝秦天无疑了。

    “哈哈哈哈,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纪东贤侄给盼来了,纪东贤侄,欢迎来皇宫做客!”

    说话之间,金袍男子已经快步迎了上来,人还没到近前,笑声却是已经当先传入了纪东的耳朵里,听起来却是充满了亲切。

    看着眼前的秦天,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赞叹之色。

    作为大秦王朝的皇帝,秦天看起来差不多五十岁不到的样子,一身金色长袍的他,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上位者的气势,不过,今日的他应该是刻意进行了收敛,却是把自己亲切的一面展现了出来。

    值得称道的还有这位皇帝陛下的实力,事实上,他之前在整座皇宫里探查到的三股破劫境强者的气息,其中一股正是来自这位。

    也就是说,这位大秦王朝的皇帝陛下,竟然是一位破劫境的超级强者!

    “山野之人纪东,见过皇帝陛下!”所有的念头都是一闪而过,这个时候,纪东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对着秦天便是拱手一礼,却是并没有行跪拜大礼。

    一般人见到秦天,那是必然要下跪行礼的,可他作为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当然不可能会给对方下跪。当然了,即便没有圣院院长弟子的身份,他也断然不会给对方下跪就是。

    “纪东贤侄快快免礼!”

    见到纪东对自己弯腰行礼,却是并没有丝毫跪拜的意思,秦天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更是赶忙亲自上前将纪东扶正,眼底尽是一片的亲切之色。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见了他的表情,恐怕一定会误以为这位皇帝陛下是纪东的直系长辈。

    “早就听闻纪东贤侄的大名,今日得见纪东贤侄的真容,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纪东,秦天的脸上一直挂着亲切的笑容,而在他的眼底深处,却是不由得闪过一丝震撼之色。

    作为一个破劫境的超级强者,他自认为自己的眼力还算不错,可此时此刻,当他试图去探查纪东之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感受不到纪东一丝一毫的气息,在他的眼里,纪东简直就像是一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一样,可以说是普通到吓人。

    事有反常必为妖,纪东显然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而既然连他都看不明白个中的情况,足见纪东的非比寻常。

    如果说之前的他还只是忌惮纪东的身份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需要顾及的,却是无形当中变得更多了一些。

    “陛下言重了。”听到秦天对自己的夸赞,纪东谦逊一笑,继续道,“晚辈无非就是一个在山林里面长大的野小子而已,又哪里承受得起陛下如此夸耀?”

    “哈哈哈,纪东贤侄此言差矣,能够被圣院的院长大人看中,这足见纪东贤侄的不凡,至于出身,那又算得了什么?”

    朗声一笑,秦天几句话之间就化解了纪东的自谦,“来来来,纪东贤侄,难得纪东贤侄能来皇宫做客,咱们坐下来边喝边聊!”

    说着,他便是亲切的抓过纪东的手臂,亲自带着纪东朝着大殿深处的桌案走去。

    这个时候,无论是周日恒还是三大皇子,却是完全都沦为了陪衬,而事实上,他们能够被秦天叫来做陪衬,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肯定和信任了。要知道,皇室的王爷和皇子都不少,可能够被秦天叫来的,也就只有他们四个而已。

    很快,六人便是纷纷落座,纪东的位置就在秦天身旁,却是跟秦天同样都是主座,可见秦天是把纪东当成是跟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物来对待了。

    而周日恒以及三大皇子则是分别坐在了二人的左右,无形当中把秦天和纪东凸显了出来,完美的完成了陪衬的任务。

    “纪东贤侄,今日在场的都是自家之人,纪东贤侄无需有任何的拘谨,一定要一醉方休,喝个痛快!”

    落座之后,秦天完全把精力放在了纪东的身上,却是连看都不曾多看其他人一眼,好像真的当其他人不存在一样。

    “对对对,陛下说的是,纪东公子,今日乃是陛下设宴宴请纪东公子,我们几个沾了纪东公子的光前来作陪,纪东公子大可不用管我们,只管跟陛下开怀畅饮就是了。”

    秦天话音刚落,一旁的周日恒便是赶忙接过话茬,就像是事先早就准备好的一样,十分识趣地道。

    至于三大皇子,他们这会儿连随意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只是纷纷点头附和,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

    “呵呵,既然陛下和王爷都这么说了,晚辈自然不会客气就是。”嘴角一挑,纪东不禁点了点头,好像真的是要放开手脚大喝一场一样。

    “对了,怎么不见四皇子殿下?晚辈记得初来皇城之时,第一个见到的皇室之人就是四皇子殿下,怎么今日不见四皇子殿下前来作陪?”

    眼神微微一闪,纪东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随后便似是无意地询问道。

    对于自己与四皇子秦无量发生冲突之事,他当然不可能会忘记,而眼下来到皇宫,又赶上有如此机会,他当然要把此事拿来说事,也算是为他自己增加一些敲诈的筹码。

    “厄,这…………”听到纪东刚一坐下就提到了四皇子秦无量,在座的几位皇室之人都是面色一滞,尽是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说起此事,我这个做长辈的真是惭愧,当初那个逆子任性妄为,说来都是我疏于管教,而为了以儆效尤,我已经把那逆子逐出皇城,让他去外面好好的反省自己。”

    秦天的反应比较迅速,在听到纪东提到四皇子秦无量之时,他就已经明白了纪东的用意,心下对纪东不禁越发的敬佩起来。

    还好他早有准备,却是把四皇子秦无量狠狠地责罚了一番,否则的话,他这次恐怕就要被纪东狠狠地将上一军了。

    “陛下日理万机,没时间管教子孙纯属正常,不过把四皇子逐出皇城,这倒是罚的有些重了。”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