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七十五章皇城圣院(4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听到秦天之言,纪东的眉毛挑了挑,并且有意无意地扯了扯嘴角,似乎对于四皇子秦无量的处罚有些不以为然。

    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他这分明就是觉得秦天对秦无量的处罚有些轻了。

    事实上,他着实没想到,秦天竟然会把秦无量逐出皇城,这样的惩罚,当然算的上是极重的,只不过,他绝对不可能跟秦天露出满意之色就是了。

    “哈哈哈,难得今日这般开心,我看就不要去提那些烦心事了,来来来,纪东贤侄,先尝尝这宫里特质的佳酿,相信纪东贤侄一定会十分喜欢。”

    见到纪东的表情,秦天已然是心中有数,说着,他便是打了个哈哈,十分自然地把话题段移开来,只是,这会儿的他对于宴会后面的附加节目,却是已然有了最终的决定。

    早在决定宴请纪东之时,秦天其实就再三考虑过要给纪东准备一份儿怎样的见面礼,眼下听到纪东提到四皇子秦无量,又见到了纪东对秦无量之事做出的回应,他知道,自己这次怕是不能害怕破费了。

    他看得清楚,纪东既然把秦无量之事拿出来,那就说明纪东并没有把这段恩怨彻底的放下,而他既然把纪东请了来,那么当然不能让纪东继续记着这些事………

    接下来的时间,秦天基本上把作为皇帝的威严尽数收敛了起来,完全化身成了一个慈祥的长辈,对着纪东便是一通家长里短的询问,这当中,五王爷周日恒再抓住时机穿插几句,无形当中让纪东更有亲切感和归属感。

    另外,三大皇子虽然话说的不多,但却没有停止过对纪东的敬酒和劝酒,随着宴席的往下进行,纪东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陈年佳酿,却是连脖颈都有些隐隐的泛红了。

    显然,在纪东尚未到来之前,秦天等人必然是有过计划,分明就是想要把纪东灌醉,以便让纪东彻底的尽兴。

    “哈哈哈,皇宫里的美酒就是不一样,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喝到如此美酒,痛快,实在是痛快!”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纪东似乎已经彻底的放开,说起话来也是明显有些张狂放纵,就连对秦天的态度也稍稍有那么一丝无礼起来。

    “既然纪东贤侄喜欢,稍后我就命人把宫里所有的美酒全都装好,悉数赠予纪东贤侄。”秦天的脸色也是微微有些泛红,只不过,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虽然他也似有醉意,但他的眼底一直都是保持着清明,绝对不像是喝醉之人。

    “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晚辈可就不客气了!!”听到秦天要把宫里所有的美酒都送给自己,纪东顿时猛地一拍手,满脸都是兴奋之色,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个酒鬼一样。

    “呵呵,纪东贤侄,光是喝酒着实有些无聊,不如让宫里的舞姬为纪东公子跳上一曲,不知纪东贤侄意下如何?!”

    亲自为纪东斟满酒杯,秦天不禁观察了一下纪东的脸色,随后便是在纪东的耳边提议道。

    “恩?跳舞?!”听到秦天之言,纪东的眼神顿时微微一亮,似乎是一下子被引燃了兴趣,“嘿嘿,光是喝酒的确有些乏味,既如此,那就依陛下所言就是。”

    “哈哈哈,好,五弟,你去安排一下!”见到纪东的反应,秦天不禁眨了眨眼,随后便是对着一旁的周日恒吩咐道。

    “是,臣弟这就去安排,纪东公子,暂且失陪了!”周日恒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是男人都懂的笑容,说着,他先是对着纪东告罪一声,这才施施然退了下去。

    “来来来,趁着舞姬还没到,我再敬纪东贤侄一杯。”等到周日恒退下去安排舞姬,秦天再次将酒杯端了起来,对着纪东笑道。

    “多谢陛下,晚辈先干为敬!!”纪东似乎是完全喝开了,基本上就是酒到杯干,说话间的工夫,他便是与秦天以及秦无敌等人又来了一轮,脸色变得越发的红润起来。

    时间不长,五王爷周日恒便是笑着归来,而随着他一起到来的,还有一群身披纱裙,貌美如花的绝色女子。

    这群绝色女子各个年轻貌美,身上的纱裙则是薄如蝉翼,几乎很难遮挡住她们曼妙的身姿和某些关键部位,那等隐隐约约的感觉,实在让人挪不开目光。

    简单的见过礼之后,一众女子便是在大殿当中舞动起来,那等莺莺燕燕的景象,却是都要把纪东看呆了。

    一众女子跳得却也十分卖力,一曲过后便是再来一曲,看得出来,她们都是有一定的技能基础,想来就算是跳上一整晚,却也不会太累就是了。

    “好好好,跳得实在是太好了!!”又是一曲舞罢,纪东不由得大声叫起好来,而这个时候的他就连身体都变得有些泛红,甚至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哈哈哈,纪东贤侄满意就好。”见到纪东此时的状态,秦天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喜色,同时畅快地大笑道。只是,他这一次的笑声,明显要比之前大了很多,只不过一般人却也不会注意到而已。

    “满意,自然是满意!!”舔了舔嘴唇,纪东的目光几乎就不曾离开过对面的一群舞姬,仿佛自己的所有注意力全都被这些女子吸引了一样。

    “好热闹的宴席,如此热闹的宴席,父皇竟然都不告诉孩儿,父皇真是偏心。”

    就在这时,一声十分甜美的女声悠悠的从大殿的门外响了起来,而随着声音传来,一个一身紫色纱裙,酥胸半露的绝美女子款款而来,说话间的工夫便是已经来到了大殿深处。

    “孩儿参见父皇,见过五皇叔,见过三位皇兄!”

    紫裙女子来到桌案前,二话不说,便是当先对着秦天等人一一见礼,那等乖巧的模样,倒是不失大家闺秀的温柔与贤淑。

    “你这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实在是胡闹!”眼看着紫裙女子到来,秦天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似乎是略有不悦地责备道。

    “孩儿听到这边有舞乐声,这便被乐曲吸引了过来,父皇这是在宴客么?”紫裙女子似乎并没有太过害怕,说话间竟是把目光看向了秦天身旁的纪东,眼底闪过一丝的羞赧。

    “你这丫头,知道朕在宴客,竟然还跑来捣乱。”听到紫裙女子之言,秦天的脸色似乎越发的低沉起来,而说着,他不禁把目光段向了一旁的纪东,“纪东贤侄,这是小女诗瑶,从小被我宠坏了,所以有些不懂规矩,还望纪东贤侄不要见怪。”

    “啧啧,原来是公主殿下,不见怪,当然不见怪!”

    纪东的目光,早在周诗瑶进门之时就被吸引了过去,此时听到秦天之言,他一边笑着摆了摆手,一边继续盯着周诗瑶道。

    只是,虽然他还在盯着周诗瑶看,但这会儿的他,原本还充满浴火的眼神,却是突然变得十分平静起来,而在他的眼底深处,更是闪过一丝极为明显的古怪之色。

    眼前的周诗瑶的确长得十分出众,看得出来,她今日应该还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简直可谓是美艳动人。

    如果换成是另外一个喝醉了酒,而且又刚刚被一群衣着暴露的舞姬撩拨起兴致的年轻人的话,恐怕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就会深深的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但可惜的是,纪东并不是一般的年轻人,如果他那么容易就能被一点儿女色所迷惑的话,那么他也就配不上自己神超能者的身份了。

    事情简直就是再明显不过了,不用说,眼前的这位公主殿下,必然就是秦天早就刻意安排好的,毕竟,此番秦天设宴宴请他,却是连一个侍奉之人都没有留下,又怎么可能会让外人随随便便的就闯进来?

    另外,他的精神力早就发现了这位公主殿下就在门外等候,适才秦天的那几下大笑之声,应该就是让这位公主殿下进殿的信号。

    “啧啧,这位皇帝陛下还真是下血本啊,为了把我笼络过来,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派了出来,跟我玩起了美人计,这还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嘴角一挑,他这会儿对于秦天还真是隐隐有些佩服,只是,对于这位皇帝陛下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拉拢自己,他自然是不敢恭维的。

    他之前故意表现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样,无非就是为了配合对方而已,事实上,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位皇帝陛下到底都会用些什么手段来摆平自己。

    “想不到陛下竟然还有一位如此漂亮的公主,陛下果真是好福气。”了解到了秦天的心思,纪东也没有必要继续跟对方玩下去,虽然他的面色还是稍稍有些泛红,但他的眼神却早就已经恢复了清明。

    事实上,之前的烈酒虽然够劲儿,但他可是有精神力在身之人,哪怕身体真的醉了,但他的精神力却是不可能被麻醉。

    “这………”见到纪东此时的表情变化,在座的几人全都是心下一凛,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起来,就连秦天也不例外!

    这会儿,他们哪里还看不出来,纪东这分明就是暗中摆了他们一道,在他们误以为纪东要酒后误事之时,殊不知纪东根本就是时刻保持着清醒,并且明显是看穿了一切!

    这一刻,包括秦天在内的所有人,脸上都是难免有些发烧,简直就是尴尬不已。

    “咳咳,纪东贤侄过誉了,小女姿色平平,却是并无值得称道之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秦天轻咳一声,随后便是接过了纪东的话茬道,而看他的表情,简直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计划被看穿而受到影响。

    “诗瑶,既然被你赶上了,那你就敬纪东贤侄一杯吧!”

    索性计划已经败露,他这会儿若是让周诗瑶直接离开,貌似就是直接承认了自己的目的,既然如此,还不如就当一切都是偶然,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是,孩儿遵命!”

    听到秦天之言,周诗瑶的心神微微一凛,却也明白事情似乎有些变化,不过,这个时候的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忙幽幽的来到桌前,亲手为纪东斟满酒杯,又拿过一只空杯为自己斟满。

    “公子请!”看了一眼眼前笑意盈盈的纪东,周诗瑶眼底的好奇之色一闪而逝,随后便是举起了酒杯道。

    “呵呵,既然是公主殿下敬的酒,那在下必然是要喝的,公主殿下请!!”嘴角一挑,纪东倒也没有拒绝,说着便是举起杯来一饮而尽,而见到他开动,周诗瑶衣袖轻掩,抬头间同样一饮而尽。

    “好了,你暂且退下吧,不要打扰我们说正事。”眼见周诗瑶跟纪东喝完这一杯,秦天的心下幽幽一叹,似乎是感到有些可惜,这才对着周诗瑶吩咐道。

    “是,孩儿告退!”听到吩咐,周诗瑶丝毫不敢怠慢,对着秦天以及周日恒等人施了一礼,便是施施然朝着外面退去。

    只是,临走之前,她的目光不禁深深地看了纪东一眼,眼底明显充满了不甘之色。

    她这次难得有机会被自己的父亲重视,并且委以重任,原本她以为自己真的能够变成皇室受宠的公主,可到头来,这一切貌似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最让她不甘心的是,她竟然没能用自己的美貌征服纪东,这让她感觉到自己真的很是失败。

    “承蒙陛下盛情款待,晚辈借陛下的酒敬您一杯。”

    等到周诗瑶离开,纪东不禁洒然一笑,说着便是自行斟满酒杯,然后对着秦天举杯道。

    他并没有戏耍秦天的想法,但今日之事到了现在,他已经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心情,而且他也相信,自己该传达给对方的信息,基本上也已经传达清楚了。

    “贤侄请!!”见到纪东举杯,秦天也是赶忙举起杯来,说着便是跟纪东一起一饮而尽。

    “好了,陛下,时候已经不早,晚辈就不打扰陛下休息了,他日有暇,晚辈定会再次前来向陛下请安!”

    最后一杯酒下肚,纪东似乎已经喝得十分尽兴,说着便是对着秦天告辞道。

    “呵呵,也好,朕也知道纪东贤侄事务繁忙,既然如此,今日的宴席就到此为止。”听到纪东开始告辞,秦天微微一笑,说着,他便是突然抬起手来,取出了整整三枚储物戒指。

    “恩?”眼看着秦天取出来的三枚储物戒指,纪东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凝,心下不禁有些惊疑之感。他早就猜到对方会在宴席最后有所表示,但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一下子表示了这么多。

    “纪东贤侄,你我二人初次见面,这是我的一点儿见面礼,还望纪东贤侄不要嫌弃。”说着,他便是直接将三枚储物戒指尽数递到了纪东的手里,眼底深处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肉痛之色。

    “哈,陛下实在是太客气了。”随手接过对方递来的三枚储物戒指,纪东却是连推脱都没有推脱,直接便是收了起来。说得不好听一些,他这次答应前来赴宴,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

    “如此,那晚辈就暂且告辞了。”拿到了秦天的赠礼,纪东直接站起身来,拱了拱手道。

    “好,五弟,景云,你们替朕送纪东贤侄离开。”

    秦天也赶忙起身,先是对着纪东回了一礼,这才对着周日恒等人吩咐道。

    不管怎么样,他的东西已经送了出去,他相信,以他这些礼物的份量来说,纪东与皇室之间的那点儿怨隙,应该能够彻底被消除了。

    对于皇帝秦天来说,没能把自己的女儿推给纪东,这无疑是一个小小的遗憾,毕竟,如果纪东能够成为自己的女婿,或者是跟自己的女儿发生一些关系的话,那么至少他在纪东心里的份量,必然会得到不小的增加。

    当然了,他原本也没指望此事一定会成功,只要纪东收下了他的礼物,他的目的也算是基本上达到了。

    “荀万山的弟子,果然非比寻常,看来朕还真是低估了此子。”

    等到纪东离开,秦天幽幽的坐回座位上,轻轻地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酒,脸色却是并不怎么好看。

    今日的宴席,他原本以为全都在自己的算计当中,区区一个年轻人,自然会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可事实却是,从纪东进殿之后,貌似他们就一直是在被纪东牵着鼻子走。

    先是秦无量之事被纪东旧事重提增加筹码,后面又有自己的美人计被对方拆穿,使得自己尴尬不已,可以说,纪东从始至终都没有失去对局面的控制,反倒是很轻松地戏耍了他一番,如此情况,绝对不是他所能预料得到的。

    “带领一个垫底的学院拿到府院之争的冠军,又被荀万山看中收为弟子,这样的年轻人,属实是得罪不得,看来今后必须要尽可能的维护此子才行………”

    他身居高位,看人的眼光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他可以确定,纪东这样的年轻人,将来的成就必将不可估量,即便继承真武圣院的院长之位也不无可能。所以,在纪东的身上,不管他做出多大的投资,其实都是值得的…………

    与此同时,纪东已经在五王爷周日恒,以及三位皇子的陪同之下,慢悠悠的出了皇宫,来到了皇宫的大门之外。

    “纪东公子,再次感谢纪东公子能够赏光前来,小王着实感激不尽。”周日恒的脸上依旧堆满了笑容,经过了此番宴席,他对于纪东的看重也是无形中提升了不少,简直就是发自内心的不敢小觑纪东了。

    “哈哈哈,王爷客气了。”听到周日恒充满了恭维的话语,纪东也是拱手一笑,目光在对方四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王爷,三位殿下,天色已经不早,在下这就告辞了。”

    “纪东公子且慢!”

    对着四人拱了拱手,纪东说话间就要段身离开,不过,就在这时,大皇子秦无敌却是突然上前一步,阻止了纪东离开的步伐。

    “恩?大皇子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听到大皇子秦无敌叫住自己,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疑惑之色,而在他的心里,却是陡然闪过一道亮芒。

    “不敢不敢。”听到纪东之言,大皇子秦无敌不由得躬了躬身,这才继续道,“难得今日沾了父皇的光见到了纪东公子,在下对于纪东公子简直就是敬佩不已,所以想要邀纪东公子到府上闲坐片刻,不知纪东公子可否赏脸?”

    说着,他不禁对着纪东眨了眨眼,仿佛是在告诉纪东,他的老爹已经跟纪东表示过了,但他这个大皇子还没有有所表示呢!

    “这个………今日的天色………”听到大皇子秦无敌的邀请,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意动之色,但却又有那么一丝的迟疑。

    “纪东公子有所不知,我家皇兄最是敬佩技能高深之人,纪东公子实力通玄,大哥定是对纪东公子崇拜不已,所以,还望纪东公子不要伤了大哥对强者的一片仰慕之心。”

    眼看着纪东有些迟疑,一旁的三皇子秦无风不禁挑了挑眉毛,突然插话进来道。

    “哦?大皇子殿下也是一个尚武之人?!”听到秦无风之言,纪东不禁双眼微眯,故意认认真真地打量起了大皇子秦无敌来。

    “呵呵,哪里哪里,在下向来喜欢结交技能高深之人,不瞒纪东公子,我的府上可是有着不少的强者客居,稀奇古怪的技能功法也是不少,想来纪东公子一定会喜欢。”

    见到纪东明显越发的动心,大皇子秦无敌趁热打铁,再次抛出诱惑道。

    “哈哈哈,如此说来,那在下却是必须要去大皇子那里坐坐才行了。”朗声一笑,纪东终于彻底被说动,眼底更是充满了期待。

    “你们年轻人多多交流,我这个老人家就不跟着掺和了。”听到纪东要跟大皇子秦无敌去府上做客,一旁的周日恒不禁微微一笑,“纪东公子,小王还要回去跟陛下复命,希望纪东公子能够玩得尽兴。”

    “王爷请!”

    说话间,周日恒便是段身朝着皇宫折返回去,并没有过多逗留。

    “好久没有去皇兄那里坐坐了,不知皇兄是否介意小弟前去叨扰片刻?”

    这时,二皇子秦无双突然挑了挑眉毛,对着大皇子秦无敌道。

    众所周知,大皇子秦无敌和二皇子秦无双暗地里争斗不休,彼此之间可谓势如水火,眼下大皇子邀请纪东前去做客,二皇子秦无双当然不会放心,所以提出一起前去,免得自己被大皇子比下去。

    “呵呵,二弟哪里的话,既然二弟想来,我这个做兄长的高兴还来不及。”听到二皇子秦无双的请求,秦无敌挑了挑眉毛,似乎略有不悦,但还是没有拒绝。

    说起来,二人虽然竞争激烈,但在明面上,大家还是会把表面功夫做好的。

    “哈哈哈,大家一起才热闹,三皇子殿下也一起来吧!”这时,一旁的纪东突然笑着插话进来,却是把三皇子秦无风也拉了进来,“适才在陛下面前,或多或少还有些拘谨,眼下只剩下了咱们年轻人,却是可以痛痛快快地开怀畅饮了。”

    “好,本皇子府上的美酒佳肴虽然比不上父皇这里的,但想来也不会差了就是。”听到纪东之言,大皇子秦无敌不由得眼神一亮,“走走走,咱们这就去本皇子的府上,今夜定要一醉方休。”

    “对对对,一醉方休………”

    三大皇子的脸上全都是露出兴奋的表情,显然都是对即将到来的第二拨晚宴充满了期待,只是,他们并没有发现,纪东的眼底深处,却是不知何时,早已经充满了冷冷的笑意。

    作为大秦王朝的大皇子,秦无敌的府邸就在皇宫的不远处,很快,一行四人便是来到了大皇子的府邸门前。

    大皇子的府邸虽然赶不上皇宫那般奢华,但也绝对称得上是规模庞大,其中的亭台楼阁同样是数不胜数,住下一个小镇的人都绰绰有余。

    “参见大皇子,见过两位皇子殿下!!”

    一行四人刚刚来到大门前,两个中年模样的守门男子便是单膝跪倒,异常恭敬地对着三大皇子行礼道。

    “起来吧!”见到两个中年守卫对自己等人见礼,大皇子秦无敌摆了摆手,这便将目光段向了纪东,“纪东公子,你看我这两个守门的护卫如何?”

    “厉害,大皇子果然是大手笔,竟然连守门的守卫都是黄金段五段的强者,恐怕就连陛下的皇宫都比不上吧?”

    听到大皇子之言,纪东不禁深深地看了一眼两个守门之人,随后便是一脸震惊加赞叹地道。

    事实上,他的确对这大皇子的两个守卫有些震惊,要知道,黄金段五段的强者,那可是能够雄霸一方的存在了,可在这里,竟然只是大皇子秦无敌的门卫,可见,这位大皇子殿下还真是手段不一般。

    “哈哈哈,纪东公子言重了,我这里的这点儿力量,又岂能与父皇的皇宫相提并论?”听到纪东之言,秦无敌也是朗声一笑,“纪东公子请,咱们里边说话。”

    “请!!”

    纪东也不客气,说着便是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明显是把自己当成最大的人物了。

    “啧啧,这个秦无敌还真是厉害,竟然笼络了如此多的强者,看来此人的确是野心不小,只可惜,他这一切恐怕已经没有丝毫的意义了吧!”

    一路深入,纪东的精神力早已经探明了一切,在他的感知当中,这大皇子府上的强者着实不少,如果单单从数量上来说的话,恐怕真的不会比皇宫少,只不过就是真正的顶尖强者少了一些而已。

    然而,他心里更加的清楚,不管大皇子的实力和势力再怎么强,恐怕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用处,因为他相信,如今的大皇子,绝对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他这次被这三个家伙连哄带骗地拉到这里,其实就是想要看看,这三个家伙究竟想要做些什么,而他又是否能够从中抓住一些机会。

    时间不长,一行人便是在大皇子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大厅当中,这大厅装潢的同样是美轮美奂,档次上怕也并不逊色皇宫大殿分毫,就是规模小了一点儿而已。

    进了大厅,大皇子先是吩咐下人去准备酒菜,随后便是带着纪东,连同二皇子秦无双和三皇子秦无风,一同进了他的藏书室。

    秦无敌的藏书室着实不小,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座书架,而每一座书架上面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技能功法,还有一些比较罕见的典籍,可以说,他的这一座藏书室,却也算得上是极为罕见了。

    “纪东公子,这里便是在下的藏书室,虽然绝对比不上真武圣院的真武楼,但有些稀奇古怪的技能,圣院的真武楼里面可未必会有。”

    带着纪东进入藏书室,秦无敌不着痕迹地把纪东带到了一座书架近前,一边说着,他不禁随手拿过一本书册,递到了纪东的手里。

    “恩?损阴补阳功?这是………”下意识地接过对方递来的书册,纪东第一时间便是看到了书册上面的五个大字,随后便是眼神一亮,下意识地问道。

    “啧啧,这部损阴补阳功,可以吸取少女的元阴之力进行修炼,说来可是一部神功,当然了,这东西拿到外面可能会有些见不得光,但效果却是极佳。”

    嘴角一挑,秦无敌的脸上闪过一丝大家都懂的神色,更是似乎把纪东当成了自己人,丝毫不顾及一些禁忌的话题。

    说起来,损阴补阳功,这无疑就是一部采补之术,而对于这等阴邪的武功,大家一般都是极其唾弃的,如果有人修炼这样的技能功法,很有可能就会被人瞧不起。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等功法对于超能者的修行,的确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好东西啊!!!”听到秦无敌的介绍,纪东的双眼顿时微微有些放光,就像是真的对着损阴补阳功十分的喜欢一样。

    “呵呵,纪东公子可以随便看看,我这里稀奇古怪的技能功法有很多,纪东公子若是看好了哪部,尽管直接拿去就是。”

    秦无敌倒也没有直接把这损阴补阳功送给纪东,他心里清楚,每个人都是要面子的,他若是直接把这东西赠予纪东,纪东又如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收取?

    “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行谢过大皇子殿下了。”听到秦无敌之言,纪东不由得长笑一声,明显是十分的开心。

    “纪东公子客气。”摆了摆手,秦无敌的目光微微一闪,“纪东公子尽管在此随便浏览,在下去看看晚宴准备的如何了,二弟三弟,你们也随我一起吧!”

    说着,他便是拉上了二皇子秦无双和三皇子秦无风,幽幽的告退而去,只留下纪东一个人在藏书室里面,任凭纪东随意去折腾。

    “啧啧,不愧是皇室的皇子,如果不是因为我事先了解的比较多的话,恐怕真的要被这些家伙弄得晕头段向,不知所以了啊!”

    等到所有人全都离开,纪东就像是一下子没有了顾忌一样,开始在一座座书架上面不断地翻看起来,更是第一时间把那部损阴补阳功收入了储物戒指。只是,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却是充满了不屑和冷笑。

    到了现在,他已经基本能够确定,大皇子秦无敌怕是真的被二皇子秦无双和三皇子秦无风给算计了,眼下这三人把他带回府里,恐怕一定会对他有所行动。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乎,所谓艺高人胆大,他今天就是想要看看,这三个家伙究竟能够弄出些什么花样来。

    “姑且就按照你们的计划进行吧,我倒要看看,最终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嘴角一挑,他这会儿也不去干预三人,只不过,他的精神力早已把整个府邸里里外外尽数笼罩,哪怕有一丝的风吹草动,却也逃不过他的感知就是了。

    “这里的技能的确都比较稀奇,既然如此,我就暂且随便看看,说不定真的能够找到中意的呢!”

    稳了稳心神,他一边暗中掌控着全局,一边继续幽幽的挑选了起来。

    在秦无敌的藏书室里面段悠了半天,纪东最终也没能找到一本像样的技能功法,也不知道是对方的藏书里面本就没有高级技能,还是对方并没有把高阶技能放到这里面,不过想来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倒是那些旁门左道的功夫,这里面还真的有几部,就像他之前收起来的那部采阴补阳功,这等技能功法虽然级别不高,但的确是一部效果显著的技能,只是,他修炼的乃是堂堂正正的擒龙诀,当然不可能会修炼这等损人利己的武功。

    他之前有简单的看了一下,那采阴补阳功完全就是以损伤女子的生命力为代价来提升自己的邪术,却还不像他当初得到的那部阴阳互补神功,至少,阴阳互补神功乃是男女双方都能获益的绝学,而不是一味的索取。

    差不多在藏书室里面停留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秦无敌这才再次归来,前来叫他去饮宴,却是外面的宴席已经准备好了。

    “纪东公子,这里现在只有我们四个年轻人,这一次,纪东公子却是再也不需要有任何的拘谨,咱们可以纵情欢愉,尽情享乐了,哈哈哈!”

    四个年轻人围坐在桌案周围,作为东道主的大皇子秦无敌第一个开口,却是十分放纵地笑道。这一刻,他显然是收起了人前的形象,把自己鲜为人知的另一面显露了出来。

    “哈哈哈,原来大皇子也是同道中人,来来来,什么都别说了,大家一起,先连干三杯再说!”

    眼看着大皇子秦无敌似乎是放开了手脚,纪东不禁长笑一声,说着便是当先举起酒杯,二话不说就直接喝了起来。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