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七十七章皇城圣院(4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姑且就等上一阵子,等那黑衣人到了,看我不给你们一些好看!!”

    舔了舔嘴唇,他这会儿着实是充满期待起来,这一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跟三大皇子演了这出戏,他可不会让自己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时光,等到那黑衣人来了,他会给这些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与此同时,三大皇子已经回到了之前的大厅当中。

    “桀桀桀桀,这次的行动简直堪称完美,看来我们马上就能得到更多的解药了。”随意地坐了下来,二皇子秦无双直接抓起了酒壶,满是畅快地一阵狂饮,随后便是大笑起来。

    “想不到这个纪东警惕性这般差,我还真是有些高估了他。”听到二皇子秦无双的笑声,大皇子秦无敌也是点了点头,十分赞同地道。

    “嘿嘿,不是他的警惕性差,而是我们前期工作做得好,早就让他放松了警惕,否则他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服下我们的丹药?”

    三皇子秦无风舔了舔嘴唇,插话进来道。

    时至今日,他们三个早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可以说是生死与共,虽然在人前之时,他们依旧表现出明争暗斗的模样,可实际上,他们三个已然是一条心。

    “好了,此子已经被控制,接下来的时间,咱们还是快些把消息发出去,想来大人若是知道我们成功了,一定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赶到,届时,我们就能快些拿到自己想要的了。”

    这时,二皇子秦无双笑容一收,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秦无敌,“派人去通知梁玉,告诉他可以把消息发出去了。”

    “好,我这就吩咐下去。”点了点头,秦无敌也不迟疑,说着便是下去安排人手去送信了。

    他们要算计纪东之事,自然是背后的黑衣人安排指示的,而他们早已经跟黑衣人约定好,一旦事成,就让逍遥王七王子梁玉前去指定的地点把消息送出去,一切全都在计划当中。

    “二哥跟那位大人物比较熟,此番我等立下如此大的功劳,等那位大人物到了,二哥可要多多索要一些好处才是。”

    等到大皇子秦无敌离开,三皇子秦无风不禁微微一笑,对着二皇子秦无双道。

    “啧啧,放心吧,那位向来不会吝啬奖赏,就像之前控制你和大哥,我可就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桀桀桀桀。”

    “这…………”

    听到二皇子秦无双之言,三皇子秦无风不禁气息一滞,却是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夜色弥漫,整座皇城一片寂静。

    大皇子的府邸,距离三大皇子带着纪东归来,已经整整过去了将近四个时辰的时间,这个时候,黎明即将到来,黑夜来到了它最为黑暗的一刻。

    不知何时,一个一身黑衣身披黑色斗篷的身影远远地从黑夜中走来,很快,黑衣身影便是来到了大皇子的府邸大门前。

    “站住,什么人?!”眼看着黑色身影出现在大门前,守门的两个中年男子都是微微一惊,因为他们之前根本都没有见到黑衣身影的到来,直到对方出现在面前了,他们这才发现对方的存在。

    “我来见大皇子殿下!”

    眼看着两个守门的护卫拦住自己的路,黑衣人影直接取出了一块令牌递给了两人,同时声音沙哑地道。

    “恩?是大皇子的通行令?!”守门的两人接过令牌看了看,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色。

    大皇子喜欢结交强者,而能够被大皇子看重的超级强者,就会有他亲自颁发的通行令,凭借令牌,便可自由出入大皇子的府邸,而但凡能够获得这等令牌的,要么就是实力通玄,要么就是跟大皇子的关系非同一般。

    “阁下请!!!”将令牌还给黑衣身影,两个护卫直接让到左右,然后对着黑衣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嗖!!!”等到二人话音落下,黑衣身影微微一闪,便是已经进入了府邸当中,却是让二人连一丝的影子都没能见到。

    “高手!!”等到黑衣人影进入府邸,两人都是面色一滞,都是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一丝的震撼……………

    黑衣人影一路畅行无阻,很快,他便是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大皇子之前宴请纪东的大厅门外,然后直接上前推开了大门。

    此时,三大皇子都还在大厅当中边喝边聊,突然间传来的开门声,直让三人微微一惊,纷纷朝着门口的位置看去,而当他们看到了门口的黑衣人影之时,三人都是赶忙站起身来,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吱呀!!”

    这个时候,黑衣人影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并且十分自然地关好了门,这才幽幽的朝着大厅里面走来。

    “属下参见大人!!”

    眼看着黑衣人来到近前,三大皇子这时已经纷纷迎上,然后异口同声地对着黑衣身影见礼道。

    这一刻,三人的脸色都是十分肃穆,却是比面见自己的老爹还要谨慎无数倍。

    “人呢?!”黑衣身影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三人无需多礼,同时淡漠地开口道。

    在收到消息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动身前来此处,因为对于他来说,三人控制了纪东,这可着实是一件大事,毕竟,纪东可是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只要控制了纪东,那么他们就可以算计那位院长大人了。

    “回大人,那小子服用了神丹,此刻被属下三人关在了密室里,静待大人处置。”听到黑衣人的询问,二皇子秦无双赶忙上前一步,代表三人做出回应。

    对于眼前的黑衣人,他实在是畏惧不已,因为对方不但实力极强,而且还掌控着他的命脉,如果对方觉得自己没什么用的话,恐怕瞬间就会把他拍死。

    一旁,大皇子秦无敌和三皇子秦无风也差不多,他们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这黑衣人,但一感受到对方身上释放出来的冰冷气息,他们就有种冰冷彻骨的感觉,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带我去见他!”

    黑衣人依旧没有多余的话,直接便是对着三人下令道。

    “是,大人请随我来!”闻言,秦无双赶忙恭敬地应了一声,这便和其余两大皇子一起,在前面为黑衣人带起路来。

    时间不长,一行四人便是来到了纪东所在的密室门口,而来到门口,黑衣人不禁摆了摆手,示意三人可以把密室的门打开了。

    “刷!!!”说着,大皇子秦无敌便是触动了机关,直接把密室的门打了开来,随后,一脸苍白之色,并且浑身上下都透着虚弱的纪东,便是出现在了四人的眼前。

    见到瘫软在玉床之上,却是刚好看向这边的纪东,黑衣男子被斗篷遮挡的脸上,却是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随后便是幽幽的朝着纪东走了过来。

    “小家伙,咱们又见面了!!”

    几步间来到纪东近前,黑衣男子嘴角一挑,对着玉床上正在满脸警惕地盯着自己的纪东便是微微一笑道。

    “你……你是谁?是你让他们暗算我的?!!”

    纪东这个时候已经挣扎着从玉床上面坐了起来,而见到眼前的黑衣身影,他似乎是十分的忌惮,脸上尽是一片的畏惧之色。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这个时候的的他,心下却是闪过一丝的失望!

    对于他来说,见到这黑衣男子,真的算不得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能够见到一个更有份量之人。

    “桀桀桀桀,你不需知道我是谁,你只需知道,咱们曾经见过面就行了。”见到纪东惊恐的神色,黑衣男子不禁怪笑一声,心下却也是说不出的惊奇。

    当日纪东到他的店里出售过凶兽材料,那个时候的他就觉得纪东非同一般,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纪东竟然会被真武圣院的院长收为了弟子!

    当他拿到了圣院院长所收弟子的画像之时,他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几乎是下一秒,他便是对着秦无双下达了算计纪东的指令。

    不得不说,秦无双等人的效率简直让他惊喜无比,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位圣院院长的弟子,就已经成为了他手里的傀儡,这种感觉,还真是说不出的美妙。

    “我们见过面?在哪里?!”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似乎十分的震惊,下意识地询问道。

    “桀桀桀,这些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所以,你还是不必打探了。”摆了摆手,黑衣男子显然不会告诉纪东这些,“小家伙,本座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乖乖地为本座做事,那么你不但可以活命,而且可以得到巨大的好处,如果你不想为本座做事的话,那么本座马上就送你归天!”

    说着,他的身上再次释放出一股冰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密室里面的气氛有些凝重,随着黑衣人释放出冰冷的气息,不单单是玉床上的纪东面色变得苍白,就连跟在黑衣人身后的三大皇子都是气息一滞,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

    “怎么样?你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

    这时,黑衣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对着纪东询问道,一边说着,他却是将自己的气息收了起来,就像是已经达到了目的一样。

    “吁,我还有的选择么?!”随着黑衣男子收起了那股冰冷彻骨的气息,纪东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一些,随后轻叹一声,满脸苦涩地道。

    “桀桀桀,很好,看来你也是一个识时务之人。”见到纪东的表现,黑衣人不禁满意一笑,眼底闪过一道亮芒。

    说起来,他之前还在担心纪东宁死不屈,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恐怕还真的会有些麻烦,毕竟,若是纪东不愿意合作,他就只能将纪东斩杀,而那样的话,秦无双等人恐怕就有暴露的危险了。

    “你要让我做什么?我现在已经中了毒,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简直就是废人一个。”

    纪东这个时候似乎也是看开了,面色简直说不出的平静,只是,他的眼底深处一直隐藏着一丝愤怒和对未知的恐惧,刚好适合他眼下的处境。

    “桀桀桀,这个当然不是问题,诺,这里便是解药,你先把它服了,服了之后,你就会恢复到跟原来一样,却是不会再有丝毫的问题。”

    听到纪东之言,黑衣人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丹药抛给了纪东,同时对着纪东解释道。

    “你确定这是解药?而不是另一种毒药?!”将掉在玉床上的丹药捡了起来,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迟疑之色,似乎有些不敢服用。

    “你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不成?”听到纪东之言,黑衣人的语气顿时微微一冷,似乎是对纪东的说话态度有些不满。

    “我…………”面色一滞,纪东不禁咬了咬牙,随后就像是认命了一样,直接便是把丹丸吞了下去。当然了,吞下去的一瞬间,他自然是再次运段精神力,将丹药直接收入了储物戒指。

    “哼,告诉你也无妨,这颗的确是解药,只不过,这颗解药只能让你在一年之内不会毒发,可到了一年之后,你必须服用新的解药,否则的话,你还是要超能力力暴走而死,就算是再强的强者也救不了你!”

    见到纪东把解药服了下去,黑衣男子这才露出一丝满意之色,随后一脸冷笑地道。

    事实上,虽然他喂纪东吃下的是解药,可他们的解药其实跟毒药一样,说白了其实也是毒药,哪怕纪东之前没有服下毒丹,一年之后,纪东都必须要服用同样的解药,否则照样是一个死。

    “如此说来,从今以后,我必须要一直听命于你了?”

    纪东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把丹药炼化,说话间的工夫,他身上的气息却是慢慢恢复了一些,并且能够坐直了身体,脸色也差不多恢复了正常,而又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纪东的身上,便是已经感受不到丝毫的虚弱。

    “恩?啧啧,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的恢复力还蛮强的。”眼看着纪东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黑衣男子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不禁语气赞叹地道。

    说起来,他以前控制的那些人,即便是服用了解药,怕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彻底复原,可眼前的纪东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这不得不说是纪东的实力要强过那些人。

    实力越强之人,服用解药之后所需的恢复时间就会越短,只是,他还真的没看出来,纪东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你说的不错,你所需要的解药,只有我才能提供给你,所以,你只有乖乖地听从我的命令,才能一直好好的活下去。”

    不管纪东的实力有多强,此时都已经中了他的毒,所以他也并不需要有什么担心,何况在他心里,就算纪东再怎么强,也绝对不可能比他自己还强就是了。

    “那我岂不是没有了任何的自由可言?”

    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的眉头皱了皱,似乎对于这样的情况不甚满意。

    “桀桀桀,自由?你想要什么样的自由?”见到纪东皱眉思索的模样,黑衣男子不禁再次笑了起来,“小家伙,你也不必有什么抵触,说起来,为本座办事,你所能得到的好处可是不少,你看这秦无双,原本资质极为普通,现在还不是被本座调教成了一个黄金段七段的强者了么?”

    “我要的不是这些,你所说的好处,师尊全部能够给我,而且会比你给的更好更多。”闻言,纪东摇了摇头,眉头却是依旧紧紧地皱着。

    “恩?那你想要什么?”见到纪东竟然如此跟自己说话,黑衣男子的语气也是再次变得有些低沉起来,随后便是挑了挑眉毛道。

    “很简单,把真正的解药交给我,把我身上的毒彻底解除,否则的话,对大家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双眼微眯,纪东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黑衣男子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语气十分冰冷地道。

    “恩?!!”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黑衣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是顿时愣在了那里,而在他的身后,三大皇子也是被纪东说出来的话惊得不轻,显然也是没想到,纪东竟然敢说出这等不知死活的话来!

    “大胆,该死的小杂种,你竟敢如此跟大人说话?简直就是……………”

    短暂的寂静过后,二皇子秦无双顿时眼前一亮,说着便是上前一步,对着玉床上面的纪东喝骂道,似乎是想要在黑衣男子面前表现自己一番。

    “聒噪!!!”

    然而,就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之时,那不知何时已经盘膝坐好的纪东陡然面色一狠,一声低喝之间,他的身形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轰!!!”

    与此同时,原本还扯着嗓子大喊大叫的秦无双就像是被一头蛮牛撞倒了一样,身体直接飞了起来,半空中一口鲜血喷出,然后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嘭!!!”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

    等到秦无双摔落在地,纪东的身形这才显现了出来,而这个时候的他却是出现在了秦无双的身旁,并且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胸口上面,脸上尽是一片的冷色。

    整座密室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全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这个时候,无论是大皇子秦无敌还是三皇子秦无风,亦或是那神秘莫测的黑衣男子,却是全都瞪大了双眼,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三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同一个方向,那里,二皇子秦无双此时一脸震惊加骇然地躺在地上,在他的身旁,纪东正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踩在他的胸口上面,脸上尽是一片的冰冷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大皇子秦无敌以及三皇子秦无风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因为一切都清晰地发生在眼前的话,他们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好……好快的身法………”一旁,黑衣男子同样有些回不过劲儿来,眼看着纪东竟说话之间就把秦无双踩在了脚下,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过疯狂了,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向后退了几步,脸上充满了警惕。

    “不………不可能的,这………这不可能的…………”

    二皇子秦无双此刻满脸苍白地躺在地上,嘴角还在不断溢出一抹抹的鲜血,只不过,跟身体上的损伤相比,更加要命的,却是他心灵上的巨大震荡。

    看着一只脚踩在自己身上,而且满脸都是鄙夷之色的纪东,他实在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全都崩塌了。

    “哼,大秦王朝二皇子?简直就是个笑话,就凭你,居然也敢在我面前聒噪?给我滚到一边儿去!!”

    这时,纪东的目光淡漠地扫过脚下的秦无双,随后便是猛地一脚踢在了对方的侧肋之上,一脚将对方踢到了密室的最深处,直到狠狠地撞在了墙上才停了下来。

    “噗!!!”身体撞在密室的墙壁之上,秦无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上的骇然之色却是越发的浓郁起来,再次看向纪东的目光,就像是在盯着一个凶鬼一般。

    “不!!!”

    眼看着纪东竟然把秦无双当成是一个沙包一样随意玩弄,大皇子秦无敌和三皇子秦无风简直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是下意识地,距离密室的门比较近的他们就要夺门而出,竟是想要逃出密室!

    “哼,还想跑?!”

    然而,几乎就在二人刚刚段过身的一刹那,一缕清风却是蓦地出现在他们的近前,随后,他们便是纷纷感到一股劲风袭来,小腹上面随后纷纷中了一拳。

    “噗噗!!!”

    就像是之前的秦无双一样,他们的身形也是高高的抛飞而起,嘴里鲜血狂喷,最终全都跌落在密室深处的地面上,刚好与还没站起来的秦无双倒成了一排。

    刹那之间,原本还得意洋洋的三大皇子,说话之间就已经全都被纪东重创,一个个躺在地上,惊恐万分!

    “嘶…………”

    从纪东出手,到三大皇子尽数被放倒,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十个呼吸的时间,等到一切全都尘埃落定,密室中央的黑衣男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惊疑不定的气息!

    对于他来说,眼前这一切真的有些过于惊人了,三大皇子的实力,他的心里多少都有所了解,可就是这样的三个完全算不上弱的人物,竟然连纪东的一招都揭不下来,可见纪东的实力究竟是多么的恐怖!

    好在纪东已经服用了他们的丹药,如若不然,这一刻,就算是他也绝对会第一时间选择退走,绝对不敢跟纪东硬碰硬!

    “厉害,阁下果然是厉害,怪不得能够被真武圣院的院长收为弟子,看来本座倒是低估了阁下的实力!”

    深吸一口气,黑衣男子稳了稳心神,这才故作镇定地笑着开口道。

    纪东虽然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但他相信,对方就算再怎么强,却也不可能是破劫境强者就是了,而只要不是破劫境之人,他就没什么可惧怕的。

    “废话少说,把真正的解药拿出来吧,否则的话,你今天恐怕是没办法离开的。”

    听到黑衣男子开口,纪东不由得嘴角一挑,语气冰冷地道。

    “桀桀桀桀,年轻人,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而且绝对是出乎本座预料的强,但你还没有资格跟本座这般说话。”

    听到纪东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说话语气,黑衣男子也是有些隐隐的愤怒,不管怎么样,纪东说到底还是服用了他的毒药,眼下竟然还想跟他来硬的,这可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情况。

    “这么说,你是不想给了?!”见到黑衣男子竟然还笑得出来,纪东扯了扯嘴角,再次声音冰冷地问道。

    “不妨告诉你,你所服用的毒药,根本就没有一劳永逸的解药,你想要活命,只能每年从本座这里拿解药,另外,即便真的有一劳永逸的解药,你觉得本座会给你不成?”

    冷冷一笑,黑衣男子显然是想把主动权再次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纪东这等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做法,实在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

    他在大秦王朝经营了这么多年,控制的人也着实不少了,可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眼前这等情况,不得不说,纪东是个特例!

    “没有彻底解毒的解药?!”等到黑衣男子话音落下,纪东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似乎对黑衣男子的回答不甚满意。

    “也罢,既然你如此的不配合,那我也只能是把你制服了再说!!!”

    “刷!!!”眼底的狠色一闪而过,几乎是话音未落,他的身形便是再次微微一闪,却是要比之前的速度快出了一倍不止!

    “恩?!!”眼看着纪东的身形再次消失,而且明显要比之前快得多,黑衣男子不由得瞳孔一缩,浑身的汗毛都是一下子竖了起来,下意识地做出防守的姿势。只不过,让他无比骇然的是,这一刻的他,竟然连纪东的气息都感受不到了,那种感觉,就像纪东已经从这座密室当中消失了一样。

    “这怎么可能?!!”双眼瞪得滚圆,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而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意识到了纪东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呼!!!”

    说话之间,一股劲风猛地从身后袭来,感受到这股劲风,黑衣男子想都不想,回首便是一拳轰了出去。可惜的是,他这一拳虽然力道不小,但却直接打在了空处,根本连纪东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不好!!”眼看着面前根本没有纪东的身影,他这一刻简直就是亡魂大冒,而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陡然从他的腰间传来,随后,他便是跟之前的三大皇子一样,却是同样被一股巨力掀飞。

    “噗!!!”恐怖的力量击中后腰,他感觉自己的元丹似乎都被震裂,浑身的超能力更是直接被震散,经脉都被震碎了无数条。

    “轰!!!”说话之间,他的身体也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浑身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密室当中,纪东此刻傲然而立,而在他的身旁不远处,黑衣人和三大皇子则是全都躺在了地上,显然都是受伤不轻。

    不过,虽然都受了很重的伤,但这会儿的四人却是全都保持着清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和感受到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黑衣男子此时双目圆睁,简直就是惊恐到了极点,看着此刻正朝着自己缓缓走来的纪东,他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却是真的很想快些逃离此地,再也不跟纪东接触!

    可惜的是,纪东适才的那一拳实在是恐怖无比,这会儿的他就算想要逃,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至于三大皇子,他们这会儿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却是连逃跑的念头都生不出来,一个个全都乖乖地靠坐在墙壁之上,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的变化。

    “现在,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说说话了吧?”

    纪东的身形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黑衣人近前,看着躺在地上不断挣扎,但却连坐都坐不起来的黑衣男子,他的脸上尽是一片的轻蔑之色,就像是看待一只大一点儿的蝼蚁一样。

    事实上,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黄金段九段的超能者,真的已经不值一提,就算是入劫境之人,他也有信心可以轻松战胜。

    适才那一拳,他却是把自己的擒龙拳与断魂掌结合到了一起,不但把黑衣男子的元丹震裂,同时还封锁了对方的几处大穴,这个时候,就算黑衣人没有受伤,一身力量怕也难以发挥出十分之一,更不用说对方还受了那么重的内伤。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这不可能…………”见到纪东在自己的面前蹲下来,黑衣男子却是依旧没办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在纪东瞬间废掉了三大皇子之时,他已经对纪东的实力有了很高的预测了,可这个时候的他方才意识到,原来纪东适才所展现出来的力量,根本就是冰山一角而已。

    此时从下而上看着纪东,他只觉得眼前的纪东就像是一座高不见顶的高山一样,根本让他只有仰望的份儿,而这种感觉,他只有在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之时才有过。

    只是,他的顶头上司是何等的修为,可眼前的纪东,却只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罢了,他可不相信纪东会有那等恐怖的修为。

    “哼,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被圣院院长收为弟子么?无知!”听到黑衣男子难以置信的声音,纪东冷哼一声,倒也懒得跟对方过多解释,“把自己包裹的那般严实干嘛,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么?”

    目光在黑衣男子的黑色斗篷上扫了一眼,纪东嘴角一挑,说着便是直接探出手来,一把将对方的斗篷扯了下来。

    “不!!!”眼看着纪东伸出的手,黑衣男子顿时惊恐无比,可惜的是,他这会儿受伤颇重,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了纪东,说话之间,他的斗篷便是被纪东扯了下去,最终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恩?是你?!!”等到黑衣男子的斗篷被掀开,纪东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异之色,好像真的是十分惊讶一样。

    一旁,那靠坐在墙壁之上的三大皇子也是下意识地投来目光,纷纷看向了黑衣男子的真面目,显然,他们也是早就对黑衣男子斗篷下方的真容好奇已久了。

    可惜的是,当看到黑衣男子的真面目之时,他们三个难免有那么一丝失望,因为对于黑衣人的面孔,他们一点儿的印象都没有。

    “你……你…………”

    被纪东揭露真容,黑衣男子简直就是又惊又怒,一时之间更是说不出的焦躁不安起来,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以真面目呈现在被自己控制的人面前。

    “怪不得你说我们见过面,原来我们还真的见过!”双眼微眯,纪东不禁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黑衣男子一番,这才继续道,“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要指使他们暗算我?”

    对于纪东来说,他虽然早就知道黑衣男子斗篷下面的伪装身份,可事实上,他更加好奇地却是对方的真实身份,以及对方暗中控制皇室之人的目的。

    他很清楚,此事背后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这黑衣男子暗中控制了三大皇子,绝对不会只是想要算计皇室,因为若只是要算计皇室,那么根本没必要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想不到本座呼风唤雨这么多年,今日竟然栽在了一个年轻人手里!!”

    这时,黑衣男子似乎已经接受了身份暴露的事实,说话之间,他不由得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眼底尽是一片的感慨。

    他这一次是真的认栽了,只不过,他这一次却也着实输的心服口服,毕竟,谁又能想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竟然会有着如此逆天的恐怖力量?

    看着眼前的纪东,他突然感觉到一丝的欣喜,因为这样的一个恐怖的天才年轻人,此时却是照样被他掌控在了手里,虽然他眼下被纪东所伤,但他相信,对方绝对不敢把他怎么样就是了。

    “小子,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是不会告诉你我的身份和目的的,你可以杀了我,不过你要清楚,我若是死了,那么你的毒就没人能够帮你压制,到时候你也照样要给我陪葬!”

    纪东所中之毒,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解,但纪东是不可能见得到那个人的,所以,纪东想要活命,就只能是从他这里获得临时的解药,同时只能乖乖听命于他。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