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七十八章皇城圣院(4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看来你是想要鱼死网破了?!!”

    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哼,既然你不配合,那我就自己亲自动手好了!”

    说着,他的目光不禁看向了对方手指之上的储物戒指,二话不说,便是直接将对方的储物戒指撸了下来。

    “你…………”眼看着纪东把自己的储物戒指撸下,黑衣男子顿时面色一变,但却没办法去阻止纪东。

    而这一刻,他刚刚提起来的一点儿底气,却是不禁再次弱了下去。

    纪东自然不会跟黑衣男子客气,把对方的储物戒指拿在手里之后,他直接便是将自己的精神力探入其中,观看起里面的东西来。

    以他现如今的精神力来说,破劫境以下之人,根本不可能感受得到,而即便是破劫境强者,怕也未必就能感受到他的精神力的存在。

    精神力一扫之间,黑衣男子储物戒指里面的所有物品尽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而当他看到那琳琅满目的物品之时,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他,却也难免有种心下惊异之感。

    “好家伙,这简直就是一座大仓库啊!!”

    入眼处,各种各样的宝贝分门别类地摆放在储物戒指的巨大空间里面,其中有天材地宝,有各种晶石矿石,还有一些神兵利器,以及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

    可以说,黑衣男子的这枚储物戒指,简直可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他甚至相信,恐怕就算是圣院的那些长老的储物戒指,也绝对不及黑衣男子这储物戒指这般富饶。

    “嘶,这些天材地宝…………”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他的心神便是被那堆积成山的天材地宝吸引了过去,而见到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宝,他的心跳都是不由得加快起来。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数量的天材地宝,粗略的扫了一下,恐怕都要有不下数万株。

    而这还不是最让他震撼的,真正让他震撼的是,当他的精神力扫到这些天材地宝之时,他发现,这数以万计的天材地宝,竟然全都是年份超过千年的奇珍,其中两三千年的奇珍占据了绝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些奇珍,绝对都要超过了四千年的年份!

    另外,在这些数量庞大的天材地宝当中,他还感受到了好多五行之气浓郁的五行奇珍,年份同样都在两千年以上。

    可就是如此珍贵的奇珍异草,此时却犹如垃圾一样堆积成山,给人的感觉,仿佛一点儿都不值钱一般!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难道是我的精神力出现幻觉了么?!”下意识地咽了口吐沫,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因为这样的景象,已经彻底的超出了他的认知!

    在他的印象当中,一株三千年的奇珍,那就已经是十分罕见的宝贝了,拿到行市上去出售,都能卖出极高的价钱,至于超过三千年年份的奇珍,那就更是有价无市了。

    而三千年以上的五行奇珍,那已经很难用价值来估量,至少他知道,即便是真武圣院的长老,也根本拿不出多少三千年以上的五行奇珍!

    “要死了要死了,这家伙不是收购凶兽材料的么?怎么会有这么多珍奇的天材地宝?”

    心思电段,这一刻的他不禁去思考着一切的可能,可无论他怎么去思考,却也根本没办法想通这一切。

    据他所知,这黑衣男子伪装的身份乃是一个收购凶兽材料的店铺掌柜,可事实上,对方的储物戒指里面连一点儿的凶兽材料都没有。另外,就算对方是收购天材地宝的,可也绝对不可能收到如此多的千年奇珍就是了!

    “发达了,我这次是真的要发达了,哈哈哈哈!!”脸上不动神色,但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却是早已经放声长笑起来。

    抛开这储物戒指里面其它的东西不说,单单是这数量庞大的千年奇珍,就足以让他瞬间成为整个大秦王朝最富有之人,就算是他的那位师尊大人,恐怕都要被他比下去。

    “这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多的天材地宝在身?!!”缓缓压下心底的激动,他这个时候对于黑衣男子的身份来历,却是越发的好奇起来。

    “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好东西。”心思一动,他暂且把这些天材地宝放到了一边儿,紧接着探查起了其它物品。

    “神兵利器竟然也有这么多?好家伙,怕是不下二十几件?”简单的数了数,这里面居然还有二十几件神兵,而且每一件神兵的品级,竟然都达到了黄金级的地步!

    不得不说,如此数量的神兵利器,却也完全让他震撼,只不过,相比于那数以万计的奇珍来说,这样几件神兵利器,反倒是显得十分普通起来。

    “还有这么多珍贵的金属?这是秘银,这是紫金,这里竟然还有一些乌金?”在神兵利器一旁,一些珍贵的金属也是随意的摆放在那里,不过,这些金属的数量倒是并不多,至少跟那些天材地宝以及神兵利器没法比。

    “厉害,真是厉害,这家伙的一枚储物戒指,简直都要抵得上整个大秦王朝所拥有的财富了!”

    深吸一口气,他这会儿是真的彻底的服了,原本,他只是想在对方的储物戒指里面随便探查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关对方身份和目的的蛛丝马迹,却不成想会有如此恐怖的巨大收获!

    可以说,这一次,不管他是否能够最终查明黑衣男子的身份和目的,他这一次的行动,都已经是十分的值得了。

    “还是先别管这些了,这些宝贝,我稍后可以慢慢去归拢,眼下还是正事要紧。”

    将心底的惊喜暂且压下,他也不再去一一探查储物戒指里面的宝贝,而是在一些不太明显的地方寻找起自己真正想要找的东西来。

    他的精神力已经十分强横,很快,整个戒指里面的空间就全都被他扫了一遍,而随着整个戒指空间都探查完毕,一卷十分特殊的卷轴,却是最终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是…………”精神力笼罩着整个卷轴,马上,卷轴上面的内容便是被他大致看了一遍,而随着他看完了上面的内容,他完全可以确定,这东西绝对不是技能功法,至于究竟是什么,他的心下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刷!!!”

    动念之间,他便是直接将这卷轴取了出来,直接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该死!!!”

    就在纪东将这卷轴取出来的一瞬间,地上的黑衣男子顿时瞳孔一缩,心下更是不由得暗暗咒骂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很难继续占据主动了。

    看着纪东手里的卷轴,黑衣男子的脸色不禁隐隐有些苍白,他知道,纪东把这东西翻了出来,这对他来说,可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可以说,他在大秦王朝经营了这么久,这张卷轴就是他的所有成果,而若是这卷轴落在真武圣院的手里,他这些年的经营,恐怕就全都要白费了,那个时候,他就算能够活着回去,恐怕也只有被处死一种可能。

    “看来这东西对阁下的意义很不一般呢!!”

    抓着卷轴,纪东的脸色却也并不怎么好看,因为就在刚刚,他的精神力已经观察了卷轴上面的内容,却是已经知道了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小子,你最好把它原封不动地放回去,否则的话,你真的一点儿的活路都没有!”深吸一口气,黑衣男子挣扎着站起身来,语气低沉地对着纪东道。

    “放回去?我自然会把它放回去,不过即便放回去,这东西也暂且并不属于你了。”冷冷一笑,纪东说话间便是随手将卷轴展了开来,顿时,一个个名字连同详细的信息标注,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还真是好多的名字啊,看来,阁下恐怕已经在大秦王朝经营了好多年了吧?这么多的名字,估计阁下应该是有很多的帮手和属下才是,佩服,真是让人佩服!”

    看着卷轴上面那一个个鲜明的名字,纪东的心里着实震撼不已。他不知道这上面一共有多少名字,但少说怕也要有上百之数。

    也就是说,如今的整个大秦王朝,至少有上百人都已经被这黑衣男子暗中控制,而让他更为震惊的是,这名册上的一些名字,竟然还有他比较熟悉之人,可他之前竟然丝毫都没有看出来!

    不用说,这黑衣男子手底下一定是有着不止一个的属下,因为单单凭借对方一人,是不可能暗中控制这么多人的。

    “混蛋,你难道真的不想活了么?把名册还给我!!”见到纪东竟然把卷轴展了开来,黑衣男子不由得心下一急,说着便是对着卷轴抓了上去。

    “不自量力!!”见到对方对着卷轴抓来,纪东心思一动,便是将卷轴收了回去,随后微微一个闪身,轻松的避开了对方的这一抓。

    “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让开对方的一抓,纪东得势不饶人,随手一掌便是拍在了对方的后背之上,却是再次将他的大穴封印了几处,如此一来,对方所能动用的力量,却是越发的少了起来,自然也就没办法再反抗。

    “噗!!”气机牵引之下,黑衣男子又是接连吐出几口鲜血,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虚弱的感觉。

    “你、你…………”死死地盯着纪东,他简直有种屈辱到了极点的感觉,自从来到大秦王朝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像眼下这般郁闷和无助过,如果有的选的话,他真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算计纪东。

    就算是想破脑袋,他也完全想不明白,纪东的实力怎么会比他强这么多,说起来,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即便是面对入劫境之人,却也至少有着逃跑的能力,可在纪东面前,他竟是连逃跑都做不到!

    “刷!!!”

    就在这时,纪东的面前再次光芒一闪,却是多出了一堆方方正正的小木匣,而在这些小木匣一旁,却是还有一个大号的玉瓶。

    “想不到你身上的毒丹还真是不少,怎么,你还打算要暗算谁?”取出了这些小木匣和玉瓶,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说着便是将地上的玉瓶拿了起来,然后凑到了鼻子下方嗅了嗅。

    “这里面的应该都是我适才服用的解药了吧?好像有四五十枚之多,也就是说,即便我拿不到能够彻底解毒的解药,却也可以活上个四五十年了?”

    他能够嗅得出来,这玉瓶里面正是他之前所服用的那种解药,而且足足有五十枚。

    “该死!!”见到纪东竟然把这些东西也翻了出来,尤其是他身上的所有解药还都被纪东找到,黑衣男子简直暗恨不已。

    正如纪东所说的那样,玉瓶里面的解药还有五十枚之多,哪怕纪东不依赖他,却也可以活上五十年之久,这样一来,他想要跟纪东谈判,显然就变得更加困难起来。

    “哼,四五十年又能如何?以你的天赋,少说也有上千年的寿命,难道你就甘心只活五十年么?”

    稳了稳心神,黑衣男子心思段动,随后便是对着纪东沉声道。

    “五十年?我当然不会甘心只活五十年。”听到对方之言,纪东的双眼不禁微微眯起,继续道,“我知道,你的身上并没有彻底解毒的解药,甚至连压制毒性的临时解药也只有这么多,但我相信,你背后炼制毒丹之人,一定会有解药!”

    他虽然并未中毒,但说真的,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够拿到彻底解毒的解药,因为若是没有彻底解毒的解药的话,那么名单上那些无辜之人,恐怕迟早都难逃毒发的命运。

    另外,他这会儿已经能够肯定,这黑衣男子绝对不是阴谋的最终策划者,在黑衣男子的背后,一定会有更强的人或者势力在暗中操控,而这黑衣男子无非就是大一些的头领罢了!

    他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那么就必须要跳过此人,然后与此人背后的更强者进行接触。

    “说吧,你背后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势力在支持你?只要你把你背后之人告诉我,那么我可以保证不难为你。”

    心里想着,纪东抬手间将所有的毒丹和解药全都收了起来,随后缓缓地走到了黑衣男子近前道。

    “我说过,你不必白费心机了,要么你就杀了我,咱们谁都别想活,要么你就把我放走,今后听从我的指令,然后我会不断的提供给你解药,仅此而已!”

    听到纪东的质问,黑衣男子似乎也是打定了主意,却是完全不为所动,好像真的不怕死一样。

    纪东并不知道,黑衣男子并非不怕死,事实上,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会不怕死,只不过,黑衣男子心里最是清楚,如果他敢背叛他背后的势力,那么他背后的那位恐怕第一时间就会有所察觉,届时,不但他将死无葬身之地,就连他的家族和子孙后代,都要尽数为他陪葬。

    正因如此,他哪怕是跟纪东同归于尽,却也绝对不会把背后之人说出来就是。

    说起来,有些手段,并不是现如今的纪东所能想象的,他心里甚至相信,如果纪东知道他的苦衷的话,都有可能会对他表示同情。

    “看来,你我之间恐怕很难谈得拢了?!”

    听到黑衣男子之言,纪东的面色变幻数次,眉头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能够感受到黑衣男子的坚定信念,虽然他并不清楚对方为何要如此坚持,但他看得出来,想要让黑衣男子把其背后的势力交代出来,这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有你的想法,但我有我的苦衷,说白了,你我二人现如今都已经是身不由己。”

    见到纪东的表情,黑衣男子不禁挑了挑嘴角,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但在他的眼底深处,其实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无奈。

    “你不想把你背后的存在告诉我也行,不过,你必须为我提供两千枚压制毒性的解药,否则的话,我就会把那份名单交到师尊手里,把你暗中控制的所有人全都拔除,到时候,不管你有怎样的阴谋,恐怕都不可能实现了。”

    略作沉吟,纪东却也不得不做出让步,毕竟,如果他把对方逼急了,对方来个鱼死网破,这对他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好处。

    “两千颗解药?你倒是真能说得出口。”闻言,黑衣男子不禁瞪大了双眼,随后笑着摇了摇头,“不防告诉你,我背后的势力每年只会为我提供三百枚解药,现如今,我控制的人差不多有两百三十几人,所以,我可以承诺每年为你提供五十颗解药,若是再多的话,恕我无能为力!”

    他说的都是真的,他背后的势力,每年都会委派不同的人为他带来三百枚的解药,至于纪东一张口就要两千枚,他当然没地方去给纪东弄。

    说起来,哪怕只是每年为纪东提供五十颗解药,都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五十颗么?也好,那就五十颗。”听到黑衣男子说出的数字,纪东眼神一凝,略作思忖之间,便是答应了下来。

    他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解药,而是为了能够放长线钓大鱼,事实上,他又没有中毒,再多的解药,在他这里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不愧是真武圣院院长的弟子,不但实力通玄,就连气魄也绝非常人可比,看来此番栽在你的手里,本座却也并不冤枉。”

    听到纪东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黑衣男子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便满是赞叹地道。

    他没想到纪东竟然如此痛快地就答应了他的提议,原本,他还以为纪东会跟他讨价还价呢,毕竟,五十枚解药,却也只能用五十年罢了。

    “先别急着夸我,对于你的话,我可不敢尽信,所以,我还需要你多多配合才行。”见到对方竟然还有心情夸赞自己,纪东不由得嘴角一挑,说话之间,他的身形便是陡然一闪,瞬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而等到他再次现身之时,却是已然到了黑衣男子身前,并且毫不客气地抓过了对方的脖颈!

    “你………你要干什么?!”

    突然间被纪东抓住脖颈,黑衣男子顿时面色大变,可惜的是,他这会儿一身力量十不存一,根本不可能做出反抗。

    “没什么,就是喂你吃点儿东西罢了!”嘴角一挑,纪东空出的手微微一抬,便是取出了一个小木匣,微微一抖之间,小木匣里面的一颗黑色的丹丸便是出现在了手里,然后毫不客气地将丹丸塞入了对方的嘴里。

    “你…………呜呜………”

    眼看着纪东取出来的黑色丹丸,黑衣男子顿时亡魂大冒,而就在这时,纪东却是已经把丹丸塞入了他的口中,直接帮他咽了下去。

    “嗤嗤嗤!!!”

    随着黑色丹丸下肚,黑衣男子浑身的气息顿时微微一荡,随后,他的脸色便是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混账,你竟然喂我吃毒丹?!!”丹丸下肚,黑衣男子简直气得浑身发颤,对着纪东便是怒骂道,而随着他的怒气上涌,丹丸的药力似乎加快了融化,说话之间,他的浑身气息便是越来越虚弱,也越来越涣散起来。

    说起来,他刚刚被纪东重创,一身超能力力本就在左冲右突,眼下又动了气,毒性扩散的当然就更快了。

    “啧啧,这样就公平了,现在大家都中了毒,如果没有解药的话,谁也别想活。”听到黑衣男子的怒骂,纪东根本就是毫不在乎,根本就是一点儿都不生气。

    “解药,快给我解药!!”

    药效发作,黑衣男子的脸上尽是一片的痛苦之色,赶忙对着纪东哀求道。

    “这一颗解药算我借你的,到时候记得加倍还给我。”眼看着黑衣男子痛苦的模样,纪东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解药丢给了对方,随后语气冷漠地道。

    黑衣男子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囫囵地将解药吞下,他便是赶忙盘膝坐了下来,半晌,他这才将解毒丹药的药力吸收,将毒性压了下去。

    “该死!!”服用了解药,黑衣男子这才重新睁开双眼,只不过,这会儿的他,却是再也不像之前那般轻松了。

    他没想到纪东竟然会来这一手,眼下他也中了毒,那么必然就要想方设法地为自己收集解药,届时,就算他想消极怠工都不成。

    “看来你似乎很不服气,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给你点儿报酬好了!!”眼看着对方竟然还在怒视自己,纪东不禁面色一冷,说着便是再次一个闪身来到对方近前,然后迅速地在对方的身上连连拍出十几掌!

    这十几掌的力道并不大,甚至于黑衣男子都没怎么感觉到身上有受力,只是,当纪东的十几掌拍完之时,他的身体却是猛地一颤,随后,他便是感觉自己身体似乎有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我………我的身体…………”

    愣愣地站在那里,黑衣男子半晌都是没能回过神来。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纪东在自己的身上拍了十几掌,可纪东究竟是对他的身体做了些什么,他直到此刻都没办法确定。

    隐隐的,他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和穴位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可究竟是怎样的变化,他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猛地将目光看向纪东,黑衣男子充满了愤怒地吼道。纪东喂他吃毒丹也就罢了,眼下竟然又对他的身体做了手脚,这让从来就没怎么吃过亏的他,简直就是没办法容忍!

    “别激动,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就是把你的几处穴道简单地挪移了位置,这样一来,你今后想要冲击破劫境的话,除非是我亲手帮你恢复穴位的位置,否则的话,你这辈子也别想晋级破劫境了。”

    见到黑衣男子激动的模样,纪东不禁摆了摆手,语气十分平静地道。只是,虽然他说的十分平静,可对面的黑衣男子,却是早就已经怒火冲天了。

    “你………你………”伸手指向纪东,这一刻的黑衣男子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并不怀疑纪东的话,因为纪东之前已经对他施展了封穴的武功,可见纪东的确懂得挪穴移位,所以应该不是在忽悠他。

    众所周知,超能者的一身穴位都是有着一定的规律性的,在超能者冲击破劫境之时,一身的穴位会遵循某种规律与天地万物形成一种感应,等到二者之间形成一个完美的共鸣之时,超能者方才能够进入破劫境的境界。

    眼下纪东把他的穴位做了手脚,也许只是单纯的挪动了位置,但也许是把他的某些穴位进行了封印,而无论是哪一种,当他与天地万物进行融合之时,恐怕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从而导致他晋级失败。

    “怎么,阁下觉得这样很不公平是么?你可不要忘了,若不是你让他们三个废物骗我吃下毒丹,我现在哪里需要跟你斗智斗勇?!”

    见到黑衣男子愤怒的模样,纪东顿时冷哼一声,满脸冰冷之色地道。

    说起来,他想要逼黑衣男子就范,那么就必须要在对方的身上布置足够多的手段,否则的话,这黑衣男子如果真的一狠心抛下了整个大秦王朝的经营,然后逃之夭夭,那么他又去哪里寻找对方的影子?

    眼下,他用自己独有的五行之力外加精神力,却是把对方晋级破劫境的通道堵死,他相信,只要对方还想晋级的话,那么迟早都要来找他,因为这个世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解开他所施展的封印。

    “好,很好,本座认栽就是!!”良久,黑衣男子这才稳住了自己的情绪,随后面色铁青地道。

    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去质问纪东?要知道,这次本就是他们要算计纪东,眼下有了这样的结果,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罢了。

    他当然是要冲击破劫境的境界的,不过,他眼下大事未成,却是根本没机会去冲击破劫境的境界,至于纪东对他穴道所做的手脚,他相信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今年的解药已经送过,下一批解药,要等到很久之后才会被人送来,等解药到了之后,我自会想办法联络你,至于今日之事,你应该知道传出去的后果。”

    “这个自然不需要你担心,不过,联络我就不必了,我会在适当的时侯直接去找你,还有,你就不要段移位置了,若是让我找不到你,我还是有可能会把那卷轴交给圣院,还望你好自为之。”

    皱了皱眉头,纪东似乎并不放心,所以再次补充道。

    “也罢,那就如你所愿。”听到纪东的要求,黑衣男子的眼底不禁有些苦涩,说起来,此番虽然是他控制了纪东,可同样的,纪东也反过来控制了他,纪东的要求,他根本不敢有所怠慢。

    不过话说回来,他现如今已经被纪东识破真容,就算躲到哪里都一样,何况纪东再怎么说也都是自己人,他却也不用担心纪东会出卖他。毕竟,如果纪东真想对他不利的话,那么现在就能把他杀了。

    “你可以离开了,记住,千万别想跟我耍花招,否则你一定会死得很惨!”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纪东知道,自己没必要跟黑衣男子继续僵持下去,因为他的目的,基本上也已经达到了。

    “哼,彼此彼此!”听到纪东之言,黑衣男子冷哼一声,说话间便是把纪东扯下的黑色斗篷重新穿好,却还不忘瞪了一眼密室深处的三大皇子,似乎是在对三人进行警告,在这之后,他这才幽幽的走出密室,很快消失在黑夜当中。

    他这次不单单被纪东抓住了把柄,更是受了不轻的伤势,所以必须要快些回去调理,而原本他身上那么多的宝贝,如今都被纪东抢了去,他想要恢复伤势,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行。

    “哼,来日方长,咱们慢慢来!”

    等到黑衣男子离开,纪东的精神力直接将对方送出了大皇子府,这才将精神力收了回来,不再继续去观察对方。

    他心里清楚,眼下这黑衣男子绝对不会那么快跟背后的势力去联系,再者说,他不可能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全都放在监视这黑衣男子上面,说到底,他想要探查黑衣男子背后势力的想法,不过就是一时好奇罢了。

    “不管怎么样,此番缴获了对方的储物戒指,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一笔难以想象的收获,如果可能的话,将来一定要把这黑衣男子背后的人揪出来,说不定还能得到更多的收获。”

    单单是这黑衣人身上,就有着那么多珍稀的天材地宝,他实难想象,这黑衣人背后的强者,又会富有到什么程度。

    “不想那么多了,眼下,还是跟这三个家伙玩一玩好了!”摇了摇头,他暂且也不再去考虑那些难以预知的事情,而是把目光悠悠的段向了一旁的三大皇子,眼底尽是一片的冷冽之色。

    随着黑衣男子离开,密室里便是只剩下了纪东和三大皇子四个年轻人,而这会儿,三大皇子全都乖乖地站在墙角处,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喘。

    此刻见到纪东看向自己等人,三大皇子更是浑身一颤,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越发惨白起来。

    “哼,说吧,你们三个是想死还是想活?!”

    目光扫了一眼墙角处的三人,纪东幽幽的上前几步,满脸冷笑地道。

    虽说这次他还要感激这三人为自己提供的如此机会,但表面上,他当然不可能给三人好脸色,毕竟,他这次‘中毒’,可都是眼前这三人一手策划的。

    “扑通!!!”

    就在纪东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三人当中,三皇子秦无风便是直接跪了下来,脸上尽是一片的哭丧表情,“纪东公子饶命,纪东公子饶命啊,小人知道错了,不过这一切都是秦无双逼我做的,真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一边对着纪东磕头作揖,三皇子秦无风竟是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二皇子秦无双的身上,好像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一样。

    “扑通!!”说话之间,一旁的大皇子秦无敌也是跪了下来,“对对对,纪东公子明鉴,这一切都是秦无双计划安排的,我和三弟都是因为被他算计吃了毒丹,这才不得不听命于他,还请纪东公子明鉴。”

    “你…………你们两个…………”

    眼看着秦无风和秦无敌竟然把问题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二皇子秦无双顿时瞪大了双眼,眼底尽是一片的愤怒和惊恐。

    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两个兄弟竟然在这种时候合起火来摆了他一道,他明白,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纪东已经完全站在了他们的头顶之上,就连黑衣男子都已经被纪东所控制,说不定今后派发解药这种事,都得由纪东来负责。

    这种时候,这二人临阵倒戈,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扑通!!!”

    心里想明白这些,二皇子秦无双却也毫不迟疑,说话间便是同样跪了下来,“纪东公子,小人也是身不由己,一切都是那黑衣男子的命令,小人也中了毒,却是根本没办法违背他的指令,还请纪东公子开恩哪!”

    说着,他更是以头抢地,不断的对着纪东叩起头来。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