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八十三章皇城圣院(5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了解了黑衣人的住处信息,纪东的眼神突然微微一亮,动念之间,他便是直奔黑衣人所在的店铺靠近了过去………

    房间里,黑衣人护法刚刚摘下了自己的面巾,然后坐在桌案一旁为自己倒了一杯水,然而,就在他这一杯水还没来得及喝完之时,房间里便是陡然刮过一阵劲风。

    “恩?!!”

    突然间荡漾开来的劲风,直让黑衣护法心神一震,说着便是赶忙放下了水杯站起身来,并且抬手间取出了一柄细长的长刀。

    “把你这废铁收起来吧,我想杀你,连手指头都不需要动!”

    就在黑衣人护法取出长刀严阵以待之时,一声充满了讽刺的声音却是陡然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听到这说话声,黑衣人护法简直大惊失色,赶忙回头看了过去。

    只是,当他回头去看之时,身后竟是空空如也,根本连个鬼影都没有,就好像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一样。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听错了?”眼看着身后空空如也的情景,他的心下不禁越发的惊疑不定起来,握着长刀的手,几乎是下意识地紧了紧。

    “我让你把手里的废铁收起来,难道你听不懂么?”

    就在这时,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依旧从他的身后传来。

    “嘶……………”再次猛然段身,黑衣人护法震惊的发现,不知何时,桌案的另一边竟然多出了一个蒙面黑衣人,这会儿,对方正坐在那里,十分淡漠地把玩着桌上的水杯。

    “这……………”见到这突然冒出来的身影,黑衣人护法简直亡魂大冒,浑身的汗毛都是一瞬间竖了起来,着实被吓得不轻。

    “你…………你是什么人?!!”

    下意识地紧了紧手里的神刀,黑衣人护法第一个想法就是想要一刀斩下去,可感受到从纪东身上传递而来的怪异感觉,他手里的刀,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砍得下去。

    “哼,看来你是真的听不懂我说的话!!”眼看着黑衣人护法竟然还敢喝问自己,纪东不禁冷哼一声,说着,他便是蓦地一抖手,手里的茶杯便是脱手而出。

    “啊!!!”随着纪东手里的茶杯被他抛出,黑衣人护法顿时一声惨叫,手里的神刀则是被他一下子丢在了地上,而这个时候,他原本握刀的手臂,却是无力的垂了下来,竟是被打断了骨头!

    “现在能听得懂我的话了么?”

    随手将黑衣人护法的手臂打断,纪东的身上猛地释放出一股骇人的气势,却是直接将黑衣人护法完全笼罩,随后便是语气冷漠地道。

    纪东现如今的实力何等的强横?他的气势若是尽数释放,就算是黄金段九段的强者都要被震慑到,更不用说一个区区的黄金段六段之人了。

    这一刻,黑衣人护法方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神秘的男子是多么的恐怖。

    “阁……阁下到底要干什么?小人就是一个生意人,如果是在生意场上得罪过阁下,还请阁下大人大量,莫要与小人计较。”

    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黑衣人护法也不敢去运段超能力力恢复伤势,只能乖乖地站在那里,对着纪东试探性地道。

    “生意人?哈,哪家的生意人会大半夜的不休息,还跑到镇狱山外面跟别人见面?不知你做得是什么生意?”

    听到黑衣人护法之言,纪东顿时朗声一笑,笑声当中充满了鄙夷。只一句话,他便是灭杀了对方所有的侥幸心理,可谓是一针见血。

    “你………你竟然……………”

    听到纪东说出的话,黑衣人护法哪里还不明白,闹了半天,纪东竟然一直都在跟踪着他,甚至连他们四大护法去见那位法王的事情都知道!

    这一刻,他就算是再怎么辩解,却也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行了,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是来杀你的,看把你紧张成什么样了!”见到黑衣人护法震惊的表情,纪东不禁摆了摆手,“坐下来说话吧,如果你乖乖地配合我,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不过,若是你敢说假话骗我,那么等太阳出来之时,恐怕你就很难看得到了。”

    对于皇城里的那位黑衣男子,他自知很难从对方的身上问出一些关键性的东西来,不过眼前的这黑衣人护法就不同了,他看得出来,这位绝对不会是那种宁死不屈之人,而且身份地位还不算低,说不定就能为他提供不少的有用信息。

    “阁……阁下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只要小人知道,一定如实回答。”深吸一口气,黑衣人护法心思电段,但嘴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眼前的纪东实在是他得罪不起的人,正如纪东所说的那样,如果纪东想要杀他,恐怕连手指头都不用动。

    只是,让他比较担心的是,眼前的纪东,是否会是那位法王派来的人,专程前来考验他的忠诚度的,甚至他都在怀疑,眼前的纪东,是否就是那位法王大人乔装打扮的。

    想到这些,他对于纪东接下来的问话,当然就要讲求一些策略才行。

    “我问你,你们这些人究竟是个什么组织?那个被你们称为法王的家伙,在你们的组织里又排在什么地位?”

    见到黑衣人护法站在那里,满脸都是唯命是从的模样,纪东也不迟疑,直接便是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这个…………”听到纪东的问题,黑衣人护法顿时微微一滞,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苦涩。

    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最是担心纪东会问这些问题,因为一旦纪东真的是那位法王假扮的,那么他若是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讲述出来的话,恐怕就要倒了大霉了。

    “怎么?你是觉得我不会杀你是么?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上路!!”

    眼看着黑衣男子满脸的迟疑,纪东的语气顿时变得一片冰冷,说着,他便是猛地一抬手,顿时,一团超能力便是化作了一柄利刃,说话间就要从纪东的手里抛出来。

    “不,阁下请息怒!!”

    看着纪东手里的超能力利刃,黑衣人护法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扑通一声便是跪倒下来,浑身上下都是瞬间被汗水湿透。

    他能够感受得到,纪东手里的超能力利刃简直就是恐怖无比,如果这东西刺入他的身体,那么他根本没命可活。

    “我说,我全都说!”

    到了这一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算眼前的纪东是那位法王派来的,他也必须要实话实说才行,毕竟,如果不说的话,他可能马上就会死,还不如说出来之后再碰碰运气。

    “小人原本是大秦王朝的一名刺客,数年前,法王用毒丹将小人控制,并且将小人带到了这大秦王朝来,从那以后,小人便被他封为护法,并且替他暗中组建了一支势力,专门算计大秦王朝各大府域的大人物和天才年轻人…………”

    黑衣人护法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一一讲述了出来,而且讲述得极为详细,好像生怕纪东把他杀了一样。

    纪东听得很认真,因为这黑衣人护法所讲述的一切,的确是他并不知晓的,尤其是对方口中竟然出现了其它王朝,这更是让他暗暗惊异。

    要知道,他在大秦王朝生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怎么听说过其他王朝的情况,却没想到眼前的黑衣人护法,竟然就是其它王朝之人。

    等到黑衣人护法把自己了解的情况一一讲述给他之时,他的表情早已经变得一片肃穆,却是久久难以平静下来。

    “好家伙,想不到这里面居然还有其他王朝参与了进来,难道那黑衣男子也是大秦王朝的人,专门来大秦王朝算计这里的掌权者的?”

    面色变幻,他这个时候不禁越发的对黑衣男子背后的势力感兴趣起来,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至少,这黑衣人势力与那所谓的大秦王朝怕是也有一定的联系,甚至完全有可能,这黑衣人势力就是大秦王朝的皇室暗中组建的。

    当然了,这些只是比较简单的猜测,可事实上,如果仔细去推敲的话,这样的猜测却也存在着诸多的可疑之处。

    “对了,我问你,那其余的三个护法,可也是来自你所说的大秦王朝?”目光一闪,他不由得再次问道。

    “这个小人并不知道,说起来,小人在与他们碰面之时,大家向来都是遮住脸的,彼此之间谁都不晓得其他人的模样,不过属下从他们三人的一些行为举止来看,他们应该并非大秦王朝之人。”

    “哦?这么说来,另外三个护法,竟然还有可能是来自另外的王朝了?!”听黑衣人护法这么一说,纪东的眼神不禁微微一凛,心下的疑惑,不禁越发地多了起来。

    跟黑衣人护法的一番交谈,着实让纪东收获颇多,唯独比较可惜的是,这黑衣人护法无非就是被那黑衣男子抓来的壮丁而已,虽然知道的事情不少,但并没有什么关键性的东西。

    很显然,他想要通过黑衣人护法来了解黑衣人势力背后的情况,这样的愿望是必然要落空了的。

    “对了,我之前听你们好像提到什么令使,那是你们的下一级么?”

    把黑衣人护法讲述给自己的情况梳理了一番,纪东不禁把目光放回到了大秦王朝的本身,对于他来说,就算弄不清楚黑衣人组织的背后势力,但他至少要把大秦王朝这些黑衣人势力尽数掌握才行。

    “不错,令使乃是我们四大护法收服之人,他们拿着护法令牌,一来可以独自在外面执行任务,二来可以到我们设立在各大府域的据点儿巡视,传递一些消息,或者是传递丹药,四大护法都有令使,小人手底下有二十几个,修为从超能力境圆满到黄金段四段不等,至于另外三个护法有多少令使,小人就并不知道了。”

    索性已经把自己知道的问题都告诉了纪东,黑衣人护法倒也不介意再多说一些,何况到了这会儿,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眼前的纪东绝对不是那位法王派来的人就是了,因为如果对方是法王派来的,那么当他开始说出那些秘辛之时,恐怕早就被对方拿下了吧!

    “二十几个?看来你手底下的人还真是不少呢!”听到黑衣人护法的讲述,纪东不禁眯起了双眼,却是对这样的数字暗暗惊奇。

    “你手底下控制的那些人,应该会有一份完整的名单吧?拿出来给我拓一份。”但凡是黑衣人势力的人,他都要掌握在手里,哪怕是小喽啰也不例外。

    “是,小人这就为大人手抄一份。”黑衣人护法不敢有违,说着便是取出了一份名单,然后直接坐到了桌案旁抄录起来,而这个时候,纪东不禁扫了一眼,却是发现这名单上的名字足足有不下四十人,其中除了二十几个令使,却是还有一些分布在各处据点儿的常驻之人。

    这些名字都有详细的注释,就差把这些人的兴趣喜好都标注出来了,而凭借这份名单,纪东想要找出这些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大人,我这里还有已经被小人暗中控制之人的名单,小人也为大人抄录一份吧!”等到把第一份名单抄录完,黑衣人护法又取出了一份名单,对着纪东道。

    “呵呵,你倒是懂事,抄吧!”见到对方取出来的名单,纪东摆了摆手,语气当中充满了赞许的味道。

    很快,两份儿名单便是全都到了纪东的手里,只不过,第二份名单对于纪东来说却是没什么用处,因为这名单上的信息,却是全都包含在了他之前得到的名单卷轴里面,无一遗漏。

    “小人手底下负责大秦王朝的九大府域,这里的名字也都是九大府域当中之人,至于另外二十七大府域,却是分别由其他三人所掌控。”

    上交了名单,黑衣人护法倒是不忘跟纪东解释了一下,免得纪东弄不清楚状况。

    “四大护法,看来你们四个应该是每人负责九座府域了。”点了点头,纪东对于这四人的分工倒是很容易就能猜了出来,“我再问你,在你所掌握的九大府域当中,除了东都府府主之外,你可还有控制其它府域的府主?”

    对于那些所谓的天才年轻人,其实能够让他比较重视的,基本上没有几个,真正能够让他重视的,也就只有各大府域的府主那种级别了。

    “这个………小人该死,适才抄录名单,却是还忽略了三个名字,正是另外三个府域的府主,小人这就为大人填上。”

    听到纪东之言,黑衣人护法顿时微微一惊,说着便是赶忙将纪东手里的名单拿了回来,在上面又添了三个名字,正是另外三个被他们暗中算计了的府主!原本,那位法王大人吩咐过,各大府域的府主是不能写在名单上的,他这才一时间有所忽略。

    “恩?仅仅你一个人就控制了四大府主?!”见到名单上面多出的三个名字,纪东不由地微微一惊,他可没有想到,单单就这一个黑衣人护法,就暗中算计了四大府主!如此说来,大秦王朝三十六府域,恐怕至少也得有十几位府主都被暗中控制了。

    “大人明鉴,这可不是小人一个人的能力,这里面,法王才是出力最多的一个,而小人无非就是从旁出谋策划而已。”

    黑衣人护法也不知道纪东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所以说起话来倒也相当的谨慎。

    “看来我倒是真的小瞧了你们。”双眼微眯,纪东也不想多说什么,看着这三大府主的名字和介绍,他这会儿也算是已然心中有数。

    想想也是,虽然各大府域的府主至少都是黄金段八九段的大人物,可这些大人物就算再怎么警惕,也很难能够躲得过身边之人的算计,尤其是他们视若心头肉一样的子嗣,一旦被自己的子嗣算计,其实能够躲得过去的怕是不多。

    “你表现得不错,而作为对你的奖励,我也告诉你一个算不上秘密的秘密好了。”想知道的事情大致都已经了解到,纪东的不由得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黑衣人护法道。

    “还请大人明示!!”

    听到纪东之言,黑衣人护法顿时微微一愣,却是不明白纪东要告诉他什么秘密。

    “我之前看到了你们四大护法把身上的解毒丹交给了那个什么法王,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些解毒丹都没什么问题,至于那个什么法王为何会把你们的解毒丹骗走,根本就是因为他也不小心中了丹毒而已,所以想要多掌控一些解毒丹在手里,仅此而已。”

    嘴角一挑,纪东直接便是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告诉给了对方,也算是调拨一下这些人之间的关系吧!

    “什么?竟………竟然还有这种事?”

    听了纪东之言,黑衣人护法顿时面色大变,却是并没有怀疑纪东的话。事实上,他早就对那位法王大人收走他们的解毒丹充满了疑虑,但碍于身份,他只能是乖乖地听命。眼下听了纪东的告知,他终于彻底的明白了个中的因由。

    “好了,今日之事,你就当成从未发生过吧,另外,如果今后有可能的话,我倒是希望能够帮你彻底的解毒,毕竟,你说来也是一个受害者。”

    见到黑衣人护法吃惊的模样,纪东微微的摇了摇头,说话之间,他的身形便是陡然消失在了原地,再也没有了丝毫的踪迹可循。

    在了解到那么多有关黑衣人势力的信息,尤其是还拿到了黑衣人组织在九大府域当中的成员名单之后,纪东对于自己这一次与黑衣人护法的接触,简直就是满意不已。

    可以说,此番从黑衣人护法这里得到的信息,却是要比他从那个黑衣人法王身上得到的信息还要多,而这还只是一部分而已,等到他再去另外三大卫府,把另外三个黑衣人护法都找出来的话,他相信自己对黑衣人势力的了解,将会更加的深刻和全面。

    不过,在前往另外三大府域之前,他可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离开东都府。

    日上三竿,整座东都府变得异常的热闹起来,作为大秦王朝四大卫府之一,东都府的繁华程度虽然比不上大秦王朝的皇城,但在大秦王朝的三十六座府域当中,却也绝对是排在前列的了,能够与之比肩的,也就只有另外三大卫府而已。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景象,相比于皇城,这里并没有那么多纷繁复杂的规矩,正因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东都府的街巷却是要比皇城更加的气氛热烈。

    在东都府的最核心区域,一座巨大的府院静静地坐落在那里,整座府院高大威武,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与众不同,而那些路过这座府院之人,也会十分自觉地保持肃静,不敢在这府院门前大声喧哗,甚至于更多的平民百姓,都会刻意绕开这座府院的大门,生怕自己不小心冲撞了哪位贵人。

    不用说,这座巨大的府院,自然就是东都府的府衙了。

    “不愧是大秦王朝的四大卫府之一,这东都府的府衙就是不一样,跟这府衙相比,秦都府的府衙简直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看来这两大府域之间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差距的。”

    站在东都府府衙的门前不远处,带着面具的纪东嘴角一挑,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惊叹之色。

    这东都府的府衙十分壮观,他去过皇宫,知道皇室的皇宫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可事实上,眼前的这座东都府的府衙,单单从外形来看,好像并不会比皇室的皇宫差太多,只不过就是占地面积小了那么一些而已。

    “看来四大府域的府主倒是会享受,不过人家的确有这个资格,想来秦都府若是能够发展到这等程度,那位雷伯父应该也会建造这么一座府院吧!”

    他适才在东都府的大街小巷闲逛了一阵子,明显能够感受到秦都府与这里的差距,而想要弥补这等差距,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四大卫府距离皇城比较近,想来这里有许多人,怕是都会常年在皇城和这里之间来回奔走,不断把两地的资源相互交换,从而使得两处地方都得到发展。

    “不管那么多了,貌似这东都府的府主大人就在这府衙当中,也不知道人家是否会接见我这个毛头小子。”

    摇了摇头,他却是不再去想那么多,说着便是整了整衣衫,直奔府衙的大门而去。

    很快,他便是来到了东都府府衙的门前,而这个时候,两个守门的青年护卫猛然上前一步,直接将他拦了下来。

    “来者何人?”

    两个青年护卫实力都是不俗,但若是放在真武圣院那等地方的话,恐怕就会显得十分渺小孱弱了。

    “两位兄弟有礼了,在下李瑴,乃是府上大小姐韩宛霜的朋友,特来求见韩府主,还请两位兄弟帮忙通禀一声。”

    对着两个守门之人拱了拱手,纪东倒也彬彬有礼,并没有因为二人的实力低微而有任何的轻视之意,毕竟,他自己就是从这等弱小的境界修炼过来的。

    “你是大小姐的朋友?!”

    听到纪东之言,两个守门的青年男子都是稍稍有些不太相信,下意识地询问了一句。

    “不错,我与晚霜姑娘有着共患难的经历,后来就成为了知心的朋友,只可惜她现如今加入了真武圣院,我们倒是好久没见了。”

    微微一笑,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的随意之色,一看就并不像是在说谎。

    “这………还请阁下在此稍候片刻,我这就前去禀报府主大人。”听纪东都这般说了,二人对视一眼,却也不敢太过怠慢,说着,其中一人便是快步进了府邸,前去找东都府府主韩凌霄通报去了。

    并没有让纪东等太久,时间不长,青年男子便是去而复返,脸上的表情不禁变得恭敬了许多,“李公子,我家府主大人有请,还请李公子随我来!”

    “有劳了!”点了点头,纪东也不迟疑,说着便是跟随对方朝着府邸深处走去。时间不长,二人便是来到了一座大殿门前,大殿的门并没有关闭,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大殿上手的桌案后面书写着什么,应该是在处理东都府的政事。

    听到脚步声,中年男子这才停下了手里的笔,然后朝着门外看了过来。

    “这就是东都府的府主,也就是晚霜姑娘的父亲了啊,看起来倒是一位刚正不阿之人。”

    来到大殿门前,纪东第一时间便是将目光看向了里面的中年男子,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对方跟韩宛霜有着两分相似的面容,就让他能够确定对方的身份了。

    “晚辈李瑴,见过府主大人。”

    说话之间,纪东已经悠悠的走进了大殿,差不多来到了对方五米开外的地方,这才停下身形,对着对方躬身一礼道。

    “不必多礼,直起身来说话吧!”这时,韩凌霄的目光已经将纪东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疑之色,这才对着纪东摆了摆手道。

    作为东都府府主,韩凌霄乃是黄金段九段巅峰的强者,只要再迈出一小步,就能成为一个破劫境强者,他的眼光自然没的说,只一眼,他就看出了纪东的非同寻常来。

    这种非同寻常不单单是实力上的,还有那等淡漠的气质上的,他能够想象的到,像眼前纪东这种人,哪怕是见到再大的大人物,想来都会是眼下这等平静的模样。

    “看来,此子应该绝非寻常之人,也不知晚霜是如何认得此人的…………”脸上不动声色,他的心里,却是不由得暗暗猜测起来。

    大殿当中,纪东和对面的东都府府主相互打量了片刻,却是全都对彼此有了一个大致的第一印象,对于纪东来说,这位东都府府主虽然不错,但在现如今的他的眼里,对方黄金段圆满的修为,真的有些不太够看了。

    大秦王朝三十六府域,各大府主的修为应该都是在黄金段八九段之间,其中黄金段八段的应该占了多半,黄金段九段的还是只占了少数。而眼前的这位东都府府主,想来应该要比一般的黄金段九段府主更强一些,但也绝对强不到哪儿去。

    “李公子是吧,听守门的护卫说,你认得小女晚霜,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短暂的观察过后,韩凌霄缓缓地从桌案后面站了起来,随后上前几步,对着下手的纪东问道。

    他的表情不冷不热,一府之主的威严无形当中便是显露无余,只不过,纪东连大秦王朝的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府之主,显然不可能影响到他就是了。

    “这个自然做不得假,我与晚霜姑娘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不过后来我们相处得倒也还算融洽。”嘴角一挑,纪东也不担心对方听出什么来,随口笑了笑道。

    他眼下带了面具,就算是荀万山来了都未必能够认得出来他,所以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份被识破。

    “哦?竟然还有这等事?!”听纪东这么一说,韩凌霄不由得眉毛一挑,显然没想到纪东竟然是这般与自己的女人结识的。

    “想来你也知道,我那女儿现如今已经加入了真武圣院,所以,你应该不是来找她的吧?”对于纪东究竟是如何跟自己的女儿认识的,他其实并不是太过关心,毕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存方式,他也没必要过多干涉。

    “晚辈的确不是来找晚霜姑娘的,事实上,晚辈此番前来,却是为了府主大人您。”双眼微眯,纪东的目光扫了一眼左右,在见到没有外人在场之后,这才略带笑容地道。

    “却不知李公子找本府所为何事?你是晚霜的朋友,若是有什么本府能够帮得上忙的,本府一定不会推辞。”

    对于纪东,他从第一眼见到之后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而既然纪东又是自己女儿的朋友,他若是能够帮得上忙,当然不会有所推辞。

    “有府主大人这句话,晚辈就心满意足了。”听到韩凌霄之言,纪东的心下顿时十分的舒畅,他看得出来,这位府主大人显然不是随口说说,另外,即便只是随口一说,但人家既然敢开这个口,却也足见对方的诚意。

    “府主大人是晚霜的父亲,晚辈斗胆叫您一声伯父吧!”略作迟疑,纪东的态度明显变得亲切了一些,说起话来也随意了不少。

    “呵呵,本该如此!那我就叫你一声贤侄好了。”听到纪东的提议,韩凌霄不由得微微一愣,但随后便是笑着答应了下来。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纪东绝对不是普通的年轻人,被纪东叫一声伯父,他虽然不至于感到有多荣幸,但也绝对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韩伯父,虽然小侄不曾与韩伯父有过多少接触,但仅仅是韩伯父对小侄的态度,就让小侄颇为信服,既然如此,有些话,小侄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面色一闪,纪东的精神力微微释放到周围,等到确定周围没有人探听之后,这才对着韩凌霄继续道。

    “恩?有什么话但说无妨。”见到纪东突然间变得有些郑重的脸色,韩凌霄不由得微微一愣,却是感受到了一股不太寻常的味道。

    “不知韩伯父是否认得这个?”皱了皱眉头,纪东说话之间便是直接取出了一枚丹药,随后便是随手朝着韩凌霄抛了过去。

    “恩?”眼看着纪东突然抛过来的东西,韩凌霄微微一探手,便是用一股超能力将其拖住,禁锢在了自己的眼前。

    “这是…………”等到看清了眼前之物,韩凌霄原本还一片平静的表情,几乎瞬间变得一片阴沉,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势猛地从他身上释放开来,然后满脸敌意地看向纪东,眼底更是充满了警惕。

    “你究竟是什么人?!!”神色一凝,韩凌霄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纪东,眼底却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复杂之色。

    “看来韩伯父果然也中了毒了。”眼看着韩凌霄的表情变化,纪东倒是没有任何的紧张和畏惧,而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韩伯父稍安勿躁,小侄并没有恶意,我这次来,却是真心想要帮助韩伯父的。”他能够理解对方的心情,毕竟,不管换了是谁,突然间见到别人拿出一枚自己所中之毒的解药来,都会感到惊疑不定就是了。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充晚霜的朋友?”

    韩凌霄却是没那么容易平静下来,当见到纪东抛过来的解毒丹之时,他第一反应就是纪东也是那些人的同伙,可段念一想,貌似纪东又跟那些人不太一样,一时之间,他的思维难免有些段不过弯来。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韩伯父中了他们的毒,每年都要服用这种压制毒性的解毒丹,从而受那些家伙的胁迫,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摇了摇头,纪东干脆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也免得对方一个劲儿的胡乱猜测了。

    “对了,还有一点,我真的是晚霜的朋友,而且是性命相交的朋友,如若不然,小侄就不是这般跟韩伯父说话了。”

    他知道对方没那么容易对自己放松戒备,只有韩宛霜这层关系,才能让对方的情绪稍加缓和,从而让他们更容易开展后面的对话。

    韩凌霄的面色不断的变幻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相信纪东,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如果有什么差错的话,不但他自己的性命难以保全,恐怕就连他的家人,甚至是东都府的很多人,都有可能因此而丢掉了性命。

    所以,一时之间,他就这般死死地盯着纪东,却是半晌都没有开口。

    对于韩凌霄来说,他完全没办法确定眼前的纪东是什么来历,也根本不知道纪东此番来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虽然纪东口口声声说是来帮助他的,可他们之间素昧平生,单单凭借韩宛霜的那层关系,他还真的不敢相信纪东是跟自己一伙儿的,何况自己的女儿眼下又不在这里,他怎么知道纪东是不是真的跟自己的女儿是朋友?

    “看来韩伯父还是对小侄不怎么放心呢,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韩伯父的心情,小侄完全能够理解。”

    眼看着韩凌霄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纪东知道,自己想要让对方彻底信任自己,根本就是不太现实的事情,既然如此,他倒也没必要浪费力气。

    “有些事,小侄的确不便与韩伯父多说,不过,韩伯父只要知道,我并不是跟暗算韩伯父之人一伙的就行了,还有,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给韩伯父一些东西罢了。”

    话音落下,他也不待韩凌霄回答,便是随手取出了十几枚解毒丹,一抬手之间,便是尽数朝着韩凌霄抛了过去。

    他这次来见韩凌霄,为的就是给对方一些解毒丹,也好让对方多一些底气,免得被黑衣人势力轻易地威胁,做出一些后悔终生的事情来,至于对方是否相信他,又是否会领他的情,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

    再怎么说,对方都是韩宛霜的父亲,就算看在韩宛霜的面子上,他也不希望对方被那些黑衣人掌控,最终还要丢了性命。

    “这是……………”

    见到纪东抛过来的一颗颗解毒丹,韩凌霄几乎下意识地便是将这些丹丸全都抓在了手里,脸上难以抑制的露出激动的神色来。

    他对于解毒丹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事实上,要说他现如今见到什么最亲的话,那么绝对是非这些解毒丹莫属,毕竟,这东西可是他的续命之物啊!

    “这些解毒丹乃是小侄从那些神秘人身上弄来的,此番将这些解毒丹赠予韩伯父,一来是因为韩伯父乃是晚霜的父亲,二来则是因为小侄不想看到韩伯父被那些该死的家伙所胁迫,眼下有了这十五颗解毒丹,韩伯父至少可以保证在十五年之内不会毒发,而十五年之后,小侄应该已经找到彻底解毒的方法了。”

    他的身上一共有五十几枚解毒丹,此番一下子给了韩凌霄十五颗,这的确是因为对方是韩宛霜父亲的缘故,如果没有这层关系的话,他绝对不会给对方十五颗那么多。

    “解毒的方法?你是说你有彻底解毒的方法?!!”

    抓着纪东抛过来的十几枚解毒丹,韩凌霄这个时候已经对纪东越来越相信起来,因为他最是清楚,那些暗中算计了他的家伙,是铁定不可能给他这么多的解毒丹的!

    虽然他依旧不知道纪东是从何而来,但至少,纪东应该不会是他的敌人。

    “不瞒韩伯父,小侄的确已经找到了彻底解毒的方法,不过这当中还会有些麻烦,小侄也不敢肯定多久的时间能够成功,不过绝对用不到十年那么久就是。”

    眼看着韩凌霄慢慢对自己放松了戒心,纪东也是心下一喜,随后笑着回道。

    炼制圣灵丹,这的确不是眼下的他所能做的事情,不过,他相信,只要自己好生经营,火焰神阵,他迟早都能拿到手,届时只要修炼了火焰神阵,他应该就能把圣灵丹炼制出来,这个自信,他多少还是有的。

    “你………你真的会有彻底解毒的方法?!”听到纪东的回答,尤其是见到纪东此时此刻的表情,韩凌霄简直就是越发的激动起来。

    他其实心里清楚,那些神秘人暗中控制了他,那么即便他将来为对方做了坏事,人家也未必会给自己彻底解毒的解药就是了,也许对方利用完自己之后,更多的可能是把他杀人灭口,最好的结果也是让他自生自灭。

    正因如此,此刻听到纪东竟然有彻底解毒的办法,他才不由得越发的兴奋起来。

    “韩伯父,多余的事情,您并不需要过多去考虑,您眼下所需要做的,就是不要暴露自己已经有了十几枚解毒丹之事,然后继续跟那些神秘的家伙周旋,别让他们获得实质性的利益就行,而一旦小侄拿到了彻底解毒的办法,一定会第一个帮韩伯父解毒的。”

    纪东当然不会把圣灵丹之事说出来,如今一切都还是未知之数,就算是他也不敢去肯定任何事,所以当然也就不敢做出时间上的保证。

    “好,看来贤侄真的是晚霜的朋友,却是本府错怪你了!”到了这会儿,他显然没必要继续怀疑纪东,至少他想不出纪东眼下所做的这些事,对他来说又能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抬手间将十几颗解毒丹小心地收好,他直接从大殿的上手走了下来,来到了纪东的面前,近距离地观看起纪东。

    不得不说,纪东的眼神很真诚,他阅人无数,什么人是真心,什么人是假意,基本上也能看出个大概,说起来,当初若不是他自己的儿子暗算了自己,那么就算是再怎么会演戏之人来了,也未必就能算计的了他。

    “无妨,韩伯父能够相信小侄,小侄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啊!”见到对方来到近前,纪东不由得微微一笑,他知道,对方这是真的彻底相信了他,而事实上,其实对方除了相信他之外,好像根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贤侄,多余的话,本府也就不说了,若是贤侄没什么要紧事的话,就请贤侄留下来饮宴,本府今日要跟贤侄一醉方休!!”

    抛开其它的一切暂且不说,单单是纪东今日为他送来的十几枚解毒丹,就已经值得他对纪东做出感谢,毕竟,十五枚解毒丹,那就相当于是给了他十五年的寿命啊!

    “饮宴就不必了,小侄还有一些琐事需要处理,今日怕是不能在此过多逗留,不过,等小侄拿到了为韩伯父解毒的方法之后,届时把晚霜叫回来,小侄一定陪您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

    现在喝酒,恐怕也喝不出什么兴致来,何况他的确还要去其它三大府域,尽快把另外三大府域的情况也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样啊…………”听到纪东说话间竟然就要离开,韩凌霄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眼底不禁闪过一抹迟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