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八十七章皇城圣院(5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一边看着,纪东的身形却是不由得走到了府衙的门前,而见他上前,两个守门的守卫纷纷上前一步,声音洪亮地询问道。

    “两位有礼了,在下李瑴,有要事要求见府主大人,还望两位代为通禀。”见到守卫上前询问,纪东略作迟疑,便是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道。

    有了之前的经历,他对于这些守门的小鬼儿都有些怕了,如果不是因为担心太过无礼,他真的很想直接暗中潜入府中,也免得跟这些小喽啰废话。

    “不知阁下要见府主大人所为何事?如果不是什么重要之事的话,还是不要去打扰府主大人的休息了。”

    听到纪东之言,两个守门的守卫都是皱了皱眉头,这才再次开口道。

    “二位有所不知,在下的确是有要事要跟府主大人商量,不如这样吧,二位替我传个话,就说有一个懂得解毒之人想要求见府主大人,若是府主大人不见的话,那在下马上离开。”

    纪东倒是没想到这南都府的守卫说起话来如此的客气,而鉴于此,他不禁眼神一亮,再次笑着开口道。

    “懂的解毒?这…………”闻言,两个守卫都是微微一滞,却是不知道纪东让他们传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好吧,既然如此,还请阁下在此稍候片刻,在下这就去传话。”两个守卫对视一眼,却是都觉得此事有些不太寻常,听起来就像是纪东和他们那位府主大人之间的暗号一样,对此,他们当然不敢怠慢。

    说话之间,其中一个守卫便是段身进了府衙,只留下一人在外面继续守候。

    “啧啧,这南都府还真是不一样,竟然连守卫都如此谦逊懂礼,这可要比那西都府强太多了。”

    等到守卫前去通报,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赞许的笑容,他原本还以为这两个守卫也会对他百般刁难,甚至于他都已经准备好要贿赂这二人一番了,却没想到这二人竟然根本没有为难他的意思。

    时间不长,前去通报的守卫便是折返回来,“阁下来的还真是时候,府主大人有令,有请阁下前往正殿一见。”

    说着便是直接对着纪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纪东可以进府了。

    “多谢!!”听到守卫之言,纪东顿时微微一喜,却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说着,他便是跟随着守卫,很快便来到了府衙深处的一间大殿当中。

    这大殿十分壮观,里面的装潢,就算跟皇宫大殿相比,怕也已是不遑多让,而这会儿,一个中年男子正端坐在大殿上手的宝座之上,随手翻看着一卷不知名的书册。

    “鄙人李瑴见过府主大人!!”

    进入大殿,纪东一边打量着宝座上的南都府府主柳玄青,一边躬身一礼道。

    “免礼吧!”听到纪东对自己见礼,宝座上的柳玄青这才将手里的书册放下,随后缓缓地段过头来,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纪东。

    “你让守卫传话给本府,说你懂的解毒,不知是何用意?”

    目光在纪东的身上扫视了好几遍,柳玄青这才挑了挑眉毛,对着纪东问道。

    适才听了守卫的传话,他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那些暗算自己之人,所以这才让守卫把人带了进来。只是,此刻见到眼前的纪东,他却是很难将其跟那些暗算自己的匪类联系到一起,所以一时之间,他的心下难免有些疑惑。

    “不瞒府主大人,在下前段时间无意中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府主大人身中剧毒,所以才会让守卫跟府主大人传了这些话。”

    听到柳玄青的询问,纪东略作迟疑,旋即便是笑着开口道。

    对于他来说,自己做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所以当然没必要藏着掖着,至于这样的方式是否会让对方有些难以接受,那就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了。

    “恩?你说什么?!!”

    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更是猛地从宝座上面站了起来,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

    “府主大人不必激动,有些事,在下现在还不便跟府主大人多说,但府主大人要相信我并无恶意。”

    摆了摆手,纪东尽量的安抚着柳玄青的情绪,而说话之间,他便是蓦地一抬手,直接取出了十颗解毒丹来。

    “府主大人请看,这便是在下为府主大人准备的见面礼,还请府主大人收好。”说着,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将手里的解毒丹抛给了对方。

    有了之前在北都府之时的经历,他这次也不再跟对方谈什么交易之事,在他心里,只要自己把这十枚解毒丹给了对方,那么他的任务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至于对方是否会感激他,他同样并不关心。

    “这是…………”

    柳玄青这会儿正处在惊疑不定当中,就看到纪东抛过来的十枚解毒丹,而当他随手将丹药接下,并且看清了这些丹药的模样之时,他的脸色不由得猛然一变,眼底深处蓦地闪过一道厉芒!

    “府主大人,这十枚解毒丹都是在下从那些人身上骗来的,我留在身上也没什么用,希望它们能够帮得到府主大人。”

    见到柳玄青一脸激动的将解毒丹接下,纪东的心里也是颇为欣喜,“好了,东西已经送到,在下也就不再多留了,告辞!”

    任务完成,纪东对着柳玄青拱了拱手,便要直接闪身离开。

    “慢着!!!”

    然而,就在纪东刚刚作出拱手的手势,却是还没来得及闪身离去之时,大殿上手位置的柳玄青却是猛地一声低喝,与此同时,他猛地朝着一旁的宝座打出了一道超能力,随后,大殿的所有门窗上方,便是纷纷降下了一道道厚重的金属板,眨眼之间,整个大殿,便是变成了一座钢铁牢笼,彻底与外界隔绝了开来。

    随着一块块厚重的金属板从门窗上方降落下来,整个大殿就像是一下子与外界隔绝了一样,这一刻,外界的任何声音都传递不进来,而大殿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大殿外的人也绝对不可能听得到看得到。

    好在这大殿当中有着不少的夜明珠镶嵌在顶棚之上,如若不然,整座大殿恐怕都要瞬间变得一片漆黑。

    “这…………”

    这个时候,纪东的双手还保持着拱手的姿势,但他的脸色,却是早已经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看着周围厚重的金属板,他哪里还看不明白眼前的形势?而不得不说,这突然间的变故,着实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来。

    “府主大人这是何意?难道府主大人不想让在下就这般离开,却是还想请在下喝几杯不成?!”

    深吸一口气,纪东的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对着上手位置的柳玄青道。

    “小子,今日不把话说明白,你觉得本府会让你就这般离去么?!”

    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的嘴角微微一挑,眼底尽是一片兴奋的亮芒,而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没必要继续伪装下去了。

    说起来,虽然他还没有弄清楚眼下的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就在刚刚,他竟然得到了十颗梦寐以求的解毒丹,而更让他有些期待的是,为他提供了解毒丹之人就站在他的眼前,说不定,他还能从对方的身上获得更多的丹药!

    “我看府主大人是不想放在下离开了吧?”

    纪东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柳玄青,当见到对方原本还算正派的面容突然变得扭曲之时,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次恐怕是有些看走眼了。

    原本,他还以为这柳玄青跟北都府府主石文龙一样,都是那等刚正不阿之人,可现在看来,他显然是被对方的伪装给骗了。

    眼看着对方眼底深处的厉芒,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身上释放开来的杀意,很明显的,这位柳府主是对他动了杀心了。

    “放不放你离开,那就要看本府的心情了,如果你乖乖把自己的身份来历说明,并且把你身上所有的解毒丹全都交出来的话,本府说不定还能放你走。”

    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嘴角一挑,语气当中却是充满了冷笑。

    他当然不会放纪东离开,说起来,他倒是相信纪东不是那些暗算自己的人,但正因如此,他才更加的不能放纪东走。

    在他心里,他中毒之事绝地不能让外人知道,那些算计他的人,他是没办法把他们怎么样,可眼前的纪东,他还不是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为了不让自己中毒之事被外人知晓,所以,了解情况的纪东必须死。

    “呵呵,可笑,真是可笑啊!!”

    等到听了柳玄青之言,纪东足足沉默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这才突然笑着摇起了头,脸上尽是一片的自嘲之色。

    “我真是太蠢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竟然还看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枉我一心一意为他人着想,到头来竟然会是这等结局,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看着大殿上手正一脸笑容地盯着自己的柳玄青,他的心里简直就是郁闷无比。

    明明是在帮助别人,可对方非但不领情,竟然反过来就要恩将仇报,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把一个落水之人救上了岸,可对方回头就把他一脚踹到了水里一样。

    “罢了罢了,看来从今以后,我却是不能一厢情愿地做事了,至少,我也要先弄清楚自己想要帮助的对象究竟是什么人,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帮助才行。”

    长叹一声,他的脸色也是陡然间变得有些发冷,再次看向柳玄青的目光,也是完全变得不太一样起来。

    “柳府主,你可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我把十枚解毒丹赠与你,再怎么说也算是对你有恩,难道你就是这般对待自己的恩人的么?”

    “恩人?桀桀桀桀,小家伙,看来你果真是涉世未深,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否则的话,本府倒是很想给你好好的上一课。”

    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的脸上顿时充满了鄙夷,随后便是怪笑着回道。

    “呵呵,府主大人已经给我上了一课了。”闻言,纪东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说话间,他便是再次一抬手,随后,又是五枚解毒丹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府主大人是想要这东西吧?我这里还有五枚,有本事的话,自己来取就是!”

    “恩?好好好,我就知道你的身上一定还有解毒丹!”见到纪东竟然又取出了五枚解毒丹,柳玄青简直大喜过望,说话之间,他的身上便是猛然荡漾起一股强大的气势来,而这股气势,显然已经超越了黄金段强者的极限!

    “桀桀桀,小子,本座自从晋级破劫境以来,却还从来没有杀过人,看来你今天要走运了!”

    将自己破劫境的气息释放开来,柳玄青的脸上尽是一片的张狂之色,仿佛整个天地都已经被他踩在了脚下一样。

    两年前,他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从一位学院院长的手里买到了湮灭丹,一举达到了破劫境的境界,原本,他是打算在见到黑衣人势力的头领之时再暴露自己的力量的,而今日的他心情大好,而且又是在自己的密室里,却是可以提前演练一下自己的手段。

    对面的纪东虽然看起来十分年轻,但他能够感受到纪东的身上有着不俗的能量波动,却也配得上让他出手了。

    “呵呵,破劫境么?这还真是好吓人的境界啊!”感受着柳玄青释放开来的能量波动,纪东不禁撇了撇嘴,眼底却是充满了鄙夷和轻蔑。

    说起来,他其实早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身体当中那股破劫境的力量了,他看得十分清楚,对方应该是晋级破劫境没多久,所以还根本没办法把气息尽数收敛,可笑的是,对方还以为自己并不知情。

    “既然柳府主有如此雅兴,那在下今日自然是要奉陪到底了,请!”冷冷一笑,纪东随手间将手里的解毒丹收了起来,随后便是坐了一个请的手势,脸上根本没有丝毫的惧意。

    眼看着纪东不但没有被自己的气势所吓到,竟然还主动对着自己做出了邀战的手势,柳玄青的脸色猛地一黑,心下简直就是愤怒不已。

    原本,他以为自己只要释放出破劫境强者的气息,就能把下方的纪东吓得屁滚尿流的,可现在看来,情况好像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

    “哼,小子,你不必跟本府装腔作势,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跟本府作对,杀!!”

    陡然间怒喝一声,柳玄青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直奔下方的纪东杀了上去。

    在他想来,纪东再怎么说都只不过就是一个年轻人罢了,实力就算再强,又能强到什么地步?何况他已经感受过,纪东的身上根本没有破劫境强者的气息,而只要不是破劫境之人,他还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战胜?

    “轰!!!”

    破劫境强者的速度自不必说,几乎就是眨眼之间,柳玄青的身形便是已经出现在了纪东的面前,二话不说,他便是一拳朝着纪东轰了出来,直取纪东的面门。

    “不知死活!!”

    见到柳玄青一拳杀来,明显就是要把他一击轰杀,纪东的脸上也是不由得闪过一丝杀意,因为对于他来说,柳玄青今日的做法,已经踩到他的底线了!

    “擒龙拳!!!”

    眼看着对方的拳头已经到了眼前,纪东不闪不避,说话之间,他的拳头不知何时已经举了起来,并且后发先至,直接对着柳玄青的拳头迎了上去!

    “找死!!”眼看着纪东竟然主动要跟自己对轰,柳玄青的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狰狞的笑意,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猛地加大了自己的力量输出。

    “轰!!!!”

    终于,两只拳头轰然一声对撞在了一起,随后,一股劲风便是从双拳相交的地方荡漾开来,与此同时,原本还一脸笑容的柳玄青就像是见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双眼瞪得滚圆,随后猛地朝着后方倒飞而去。

    “噗!!!!”

    身形抛飞,柳玄青的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一口接着一口地狂喷而出,其中甚至还有碎裂的脏腑,只一拳,他便是遭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嘭!!!”足足抛飞了十几米远,柳玄青这才轰然一声摔落在地,而落地的他又是接连喷出几口鲜血,惊恐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血色。

    “怎…………怎么会这样?!!!”

    接连喷出几口鲜血,柳玄青眩晕的意识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只是,这个时候的他却是宁愿直接昏死过去,也不想接受这样一个可怕的现实。

    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他刚好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不急不缓地朝他走来,而对方的每一次落脚,都仿佛是直接踩在了他的心头,却是让他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柳府主,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力量么?我怎么觉得如此的不堪一击呢!”

    悠悠的来到柳玄青身旁,纪东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淡漠地俯视着坐在地上的柳玄青,脸上尽是一片的轻蔑和鄙夷。

    说起来,他现如今的实力,恐怕已经要超过了一般的心劫境强者,而眼前的柳玄青不过就是刚刚晋级入劫境的新人罢了,在他面前,对方的这点儿力量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他适才这一拳还是有些手下留情了,如若不然,只这一拳,他就能够废了对方的丹田,让对方变成一个再也不能修炼的废人。

    “你…………你……………”

    仰起头来看着纪东,这一刻的柳玄青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狠话,适才那一拳,他简直就是记忆犹新,他能够感受到从纪东手上传来的那股惊天动地的力量,跟纪东比起来,他的那点儿力量简直就弱小的可怜!

    这一刻,他的心下简直充满了后悔,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之前没有出手的话,那么眼下这一切,就全都不会发生了。

    可惜的是,这个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买,一切都已经发生,而且都是他自己的选择,现在,不管是怎样的苦果,他都只能是自己慢慢地吞咽才行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努力的压下心底的骇然,柳玄青下意识地向后退了退,这才声音颤抖地道。

    “呵呵,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我倒是觉得,你现在最该关心的,应该是你自己才对,你说我是直接杀了你好呢,还是废了你的修为,留你一条性命好呢?”

    嘴角一挑,纪东双手背后,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面前的柳玄青,语气当中充满了讥诮。

    “不!!你不能杀我,你也不能废了我的修为!!!”

    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顿时吓得亡魂大冒,整个人都是一下子来了精神,几乎是直接喊了出来。

    他当然不想死,更不想被废掉修为,因为如果没有了修为,他基本上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恩?那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能杀你,又为什么不能废了你的修为?”见到柳玄青惊恐的模样,纪东再次挑了挑眉毛,语气稍显冰冷地道。

    “我………我…………”

    被纪东这般一问,柳玄青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如何作答,因为就在刚刚,他还想要置纪东于死地,此刻纪东要杀他,好像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阁下不要杀我,只要阁下别杀我,也别废了我的修为,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全都贡献给你,甚至连这南都府的府主之位也让给你。”

    到了这会儿,所有的外物对他来说都已经毫无意义,因为他相信,只要自己稍稍表现得差一些,恐怕就要被纪东一拳轰杀,而到了那个时候,他就算有再多的财富,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呵呵,区区南都府的府主之位,对我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就算是大秦王朝皇帝的皇位,在我眼里也算不了什么!”听到柳玄青之言,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的不屑之色,“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把你所拥有的好东西全都献出来吧,如果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说不定还能留你一命,如若不然…………哼!”

    对于这柳玄青,他自然不会再跟对方客气了,说起来,此番能够饶对方一命,那已经是他莫大的恩情,而对方想要活命,当然就要拿出保命的本钱才行。

    重创了柳玄青,纪东这次再也没有跟对方客气,却是把对方这些年来积累起来的财富尽数接手,也算是给对方一次真正的教训。

    他并没有想过要斩杀对方,说起来,不管这柳玄青多么的该死,眼下的南都府都还需要对方来管理,如果他真的把对方斩杀的话,那么南都府必将大乱,届时因此而遭殃之人,恐怕会有很多很多。

    “不错,看来你倒是一个识时务之人,鉴于你的良好表现,你的这条命还有你的修为,我就暂且为你留着好了。”

    大殿当中,纪东此时已经坐到了柳玄青的府主宝座之上,而柳玄青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一些,却是乖乖地站在大殿下方,乖乖地等待着纪东的惩罚。

    此刻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简直大喜过望,赶忙对着纪东弯下腰来。

    “多谢阁下高抬贵手,在下感激不尽!”修为和性命全都保住,这对他来说也算是劫后余生了,这一刻,他的心下简直就是又懊悔又庆幸。

    说起来,今天原本应该是他十分开心的一天才对,可现在倒好,就是因为他的莽撞决定,却是让他失去了自己积累了无数年的财富,并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一想到这些,他真的后悔到想要撞墙。

    “啧啧,不用跟我说什么感谢的话,我知道,你现在恐怕都要恨死我了,不过这都无所谓,你要清楚,我想要杀你,却是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可言。”

    见到柳玄青对着自己弯腰致谢,纪东不由得摆了摆手,却是对此不屑一顾。

    对于这柳玄青的为人,他也算是彻底的看清了,这种人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不管嘴上说得再怎么好听,恐怕回过头来就能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不过他的确并不在乎,要知道,这柳玄青的资质其实并不是很拔尖,如果不是借用外物的话,恐怕连破劫境都很难达到,不过即便对方达到了破劫境,却也不可能再有进步了,等到他晋级破劫境之时,恐怕一根手指头就能将其碾死。

    再者说,他此番并没有显露真容,等他把面具摘下,对方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把他打伤的。

    “在下不敢……”听到纪东之言,柳玄青一个劲儿地摆起了手,却是被纪东的话惊得心神摇曳。

    “好了,敢于不敢的,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冷哼一声,纪东挥手将对方打断,“那十颗解毒丹,你就留着用吧,虽然你此番犯了错,但也因此而付出了代价,所以那解毒丹我并不会收回,只希望你今后能够乖乖做人,不要再胡作非为就是了。”

    说着,他陡然间一抬手,将一道超能力打入了身下的宝座当中。

    “轰轰轰!!”随着超能力进入身下的宝座,大殿门窗上的金属板说话间便是纷纷收了回去,明亮的阳光马上照了进来,使得这座大殿再次恢复了温暖。

    “这机关倒是不错,不过下次记得看好了对手再去用。”眼看着门窗上的金属板收了回去,纪东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对着柳玄青打趣道。

    说起来,这一次若不是柳玄青自己把整个大殿全都封闭了起来,其实对方完全有逃跑的能力,可由于对方封锁了大殿,他简直就像是关起门来打狗一样,就算对方想逃都不可能。

    “这…………”被纪东这么一说,柳玄青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的尴尬之色,却是根本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吧,你的伤势不轻,抓紧时间恢复好了,今后有机会的话,我说不定会再来看看你,后会有期!”

    淡漠地扫了一眼下方的柳玄青,纪东却也懒得跟对方多说,身形一动,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随后,大殿的殿门便是被打了开来,但却根本见不到纪东的影子。

    “该死,怎么会惹到这样的煞星,该死啊!!!”

    等到纪东离开,大殿当中的柳玄青这才收起了谦卑之色,再次露出愤怒和怨毒的表情,拳头都攥得嘎嘣作响。

    他这次是真的后悔了,就是因为他一时的贪念,竟然使得自己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对此,他简直就是越想越懊恼,越想越生气。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却也根本怨不得别人。好在纪东还为他留下了十颗解毒丹,如果这样比较起来的话,他除了身受重伤之外,倒也算不得是真正的吃亏,毕竟,十年的寿命,却也并非他的那些身家所能换得到的……………

    纪东并不知道柳玄青此时的想法,在收缴了对方的所有身家之后,他便是直接离开了府衙,然后混迹到了街市当中。

    “啧啧,南都府的一府之主就是不一样,如此恐怖的身家,恐怕都要堪比大秦王朝的国库了吧,这一次简直就是赚大了。”

    走在街市当中,纪东不由得把精神力探入自己的储物戒指里面,而这会儿,他的储物戒指里面要比之前多出了一块儿十尺见方的巨大秘银,六尺见方的大块儿紫金,还有三尺见方的珍贵乌金,天材地宝也是多了不少,神兵利器同样多了几件,至于其它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他一时之间甚至都看不过来。

    “这下好了,有了这么多的宝贝在手,我完全有希望从丹阵宗那边弄到一部火焰神阵来修炼,而一旦我修炼了火焰神阵,我就可以开炉炼丹了啊!!”

    说心里话,他原本是真的没想过要拿柳玄青的任何东西,如果不是柳玄青想要杀他,他却是早就已经脱离了南都府,赶回大秦王朝的皇城了。

    不过这样也好,柳玄青自己作死,他着实没必要跟对方客气,再者说,如果这些宝贝全都落到了黑衣人势力的手里,这对大秦王朝来说恐怕也不会是一件好事。

    “不管怎么样,眼下我已经把解毒丹分发给了四大府主,接下来的时间,我就要全力以赴想办法跟丹阵宗产生交集,然后想办法从对方的身上拿到火焰神阵,也不知道这个过程是否能够顺利。”

    跟丹阵宗打交道,这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毕竟,同为丹阵师,他最是清楚丹阵师的手段,如果他经营不好,很有可能就会使得自己的秘密暴露,而一旦他暴露了自己神武双修的秘密,他的麻烦就真的大了。

    “先不想那么多了,还是先回到皇城再说吧,想要跟丹阵宗打交道,必须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摇了摇头,他暂且把那些不成形的思路抛到了一边,随后便是直奔大秦王朝的皇城赶了回去。

    解决了四大府主之事,纪东的心下无疑安稳了不少,另外,从四大府主身上获得的资源,更是让他对于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充满了信心。

    放眼整个大秦王朝,除了皇室之外,恐怕也就是四大府主最为富有了,而他此番得到了其中三大府主的馈赠,尤其是南都府府主,更是把其全部身家都给了他,可以说,现如今的他,几乎就是整个大秦王朝最富裕的个人。

    另外,他现如今掌握了黑衣人势力分布在大秦王朝各处的所有成员,这才是他此番行动的最大收获,只不过要如何处置这些人,他也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从南都府一路疾驰,他很快便是回到了大秦王朝的皇城,而回到皇城之后的第一件事,他便是跑到那个黑衣人法王的凶兽材料店探寻了一番。

    还好,那位黑衣人法王依旧乖乖地呆在店铺当中,似乎是并没有太多的行动,估计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最够多的解毒丹,所以心里也比较安稳了。

    见此,纪东也懒得继续监视对方,直接便是朝着真武圣院赶了回去。

    他想要跟丹阵宗进行接触,首先想到的便是丹阵宗开设在皇城里的天上人间,可段念一想,天上人间虽然是丹阵宗的势力,但说白了就是一处情报机构,他想要通过天上人间去接触到丹阵宗,希望简直就是十分的渺茫。

    最终,他便是想到了真武圣院,因为他相信,真武圣院当中的一些强者,也许会对丹阵宗更加的了解。

    回到真武圣院,他也没有回自己的小院儿,而是直奔真武圣院的最深处掠去,很快,他的身形便是来到了荀万山的修炼池所在的院落之外。

    “好小子,这才多久的时间不见,你竟然又有进步了?好,好啊!!”

    来到院落之外,守在门外的洪老第一时间发现了纪东的到来,而见到眼前的纪东,洪老那苍老的面庞之上顿时充满了震惊之色,不由得连连赞道。

    < cssadhtl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