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四百九十四章皇城圣院(6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眼看着白色凶狼被能量光团炸飞出了那么远,明显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已经后退开来的纪东顿时露出一丝惊惧之色,他相信,如果这能量团是在自己身上爆炸的话,那么这会儿的他,恐怕要比白色凶狼凄惨无数倍,毕竟,人的身躯再怎么强,也不可能赶得上凶兽。

    “还好还好,幸亏我动用了精神力,否则这一下必然要吃大亏了啊!”

    下意识地拍了拍胸脯,他知道,自己这次的选择是对的,不过这样的出手也只能是对凶兽,若是对面的对手是一个强大的超能者的话,他自然不敢暴露自己的精神力的。

    “嗷呜!!!”

    这时,狼狈不已的白色巨狼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却再也不复之前的威武,说话之间,它便是仰天长啸一声,明显是在召唤自己的小弟。

    “嗖嗖嗖!!!”

    随着白色凶狼一声低吼,一声声破风声瞬间从四面八方响彻开来,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几十头黄金级五段以上的凶兽便是从周围窜了出来,一起朝着纪东扑了上去。

    纪东早就知道周围有大把的凶兽潜伏着,只是,当见到数十上百头黄金级五段以上的凶兽蜂拥而来之时,他还是不由得被惊了一跳。

    “好家伙,这还真是一呼百应啊,这么多的高阶凶兽,看起来还真是够吓人的了。”

    眼看着如此多的强横凶兽朝着自己蜂拥而来,每一头凶兽的眼底都是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他知道,这些凶兽一定是被下了死命令,却是要跟他不死不休了。

    “来吧来吧,这种级别的凶兽就算再多,也无非就是给我送菜罢了,刚好可以让我多多积累一些凶兽材料,今后说不定能够用得上。”

    紧了紧手里的云龙刀,他不禁舔了舔嘴唇,随后便是脚下一跺,直接朝着蜂拥而来的凶兽冲了上去。

    “刷刷刷!!!”

    手起刀落,一道道刀芒纵横捭阖,几乎就是瞬息之间,足足有三四头黄金级五段的凶兽便是被他砍翻在地,随后,他便是犹如虎入羊群一般,每一刀基本上都能收割一头黄金级凶兽的性命,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将被斩杀的凶兽尸体收了起来。

    “嗖嗖嗖……………”

    就在这时,一声接着一声的破风声从远处传来,时间不长,整片大地似乎都在微微颤抖,就像是地震了一样。

    “好家伙,竟然都朝着这边儿汇聚而来了?这是要用兽海战术把我堆死不成?”

    纪东的精神力猛地朝着周围释放开来,顿时,一头又一头的强大凶兽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探查范围当中,至于数量,他这会儿都没办法理顺清楚。

    “嗷呜!!!”随着大把大把的凶兽从四面八方而来,那被自己的杀招所伤的白色狼王再次低吼一声,吼声落下,它便是猛地一窜,直接段身朝着镇狱山深处掠去,显然是独自逃跑了。

    “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

    眼看着白色巨狼段身朝着镇狱山深处掠去,纪东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倒是有心想要追上去,可这个时候,大把大把的凶兽正在朝着他扑来,他就算想要去追,却也必须要解决了眼下这些凶兽才行。

    “既然如此,那就先解决了你们在说!!”

    目光一凝,他手里的云龙刀化作一片残影,说话之间,一头扑上来的黄金级八段的凶狼便是被他一刀刺入脖颈,长刀一抖,凶狼便是已然身首异处。

    “我记得神府里面有一种叫做兽灵丹的丹方,就是要用凶兽的血肉进行炼丹,貌似那兽灵丹的效果很是不凡,既然如此,我今日就多多猎杀一些凶兽,届时炼制一些兽灵丹出来,同时也为大秦王朝减轻一些凶兽带来的压力!”

    对于这些茹毛饮血的凶兽,他自然没什么好客气的,说起来,这些凶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跑到外面骚扰人类,不知道有多少的平民百姓都是葬身于凶兽之口,他今日把这些凶兽猎杀,也算是为大秦王朝的百姓除害了。

    想到这里,他手里的云龙刀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不断将一头又一头的凶兽收割,却是毫不担心那些不断涌来的凶兽大军。

    在他面前,只要不是破劫境的凶兽,根本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时间不长,周围那些强大的黄金级凶兽便是被他消灭一空,而这个时候,那些黄金级三四段的凶兽才姗姗来迟,但却很快就步了之前那些凶兽的后尘。

    纪东也不担心自己的超能力力会枯竭,事实上,在镇狱山这等地方,他也基本上不会出现超能力力枯竭的情况,毕竟,如果真的消耗太多,他大可破坏性的吸收周围那些花草树木的木之力,使得自己得到补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东已经不记得自己猎杀了多少的黄金级凶兽,总之,他有一枚专门用来盛放凶兽的大号储物戒指,却是都已经差不多被塞满了。

    “差不多了啊,这么多的凶兽尸体,想来足够我炼制好多的兽灵丹了,接下来的时间,还是去看看那头白色凶狼跑到哪里去了,若是能够把那头大家伙猎杀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大收获。”

    再次砍翻一头黄金级三段的凶兽,纪东却也不再跟这些弱小的凶兽纠缠,身形一动,便是朝着白色凶狼王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好一会儿,那头白色凶狼王恐怕早就逃出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但他之前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了精神印记,只要对方停下,那么他就一定能够把对方挖出来。

    那头白色凶狼王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眼下的他若是再遇到对方的话,完全可以彻底的将其压制住,何况有了之前的作战经历,那头白色巨狼恐怕也会对他心存忌惮,却是未必敢跟他硬拼。

    心里想着,他的脚下猛地加快了速度,直奔镇狱山的核心深处而去,而这个时候,那些疯狂的黄金级凶兽早已经失去了他的目标,一个个全都在原地打起段来。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再加上敛息诀的气息收敛,别说是一群黄金级三四段的凶兽,就算是黄金级八九段的凶兽,也根本不可能追的上他。

    “这镇狱山的核心深处还真是非同一般,看起来还蛮危险的,就是不知道那白色狼王究竟躲到了哪里。”

    很快,他便是深入到了镇狱山更为深处的区域,而在他的精神力观察当中,这镇狱山深处的环境极其恶劣,各种各样的险地就不说了,他竟然还看到了一些极为罕见的食人藤,这些食人藤表面看起来跟普通的藤蔓没什么区别,只是,那堆积在藤蔓下方的一堆堆凶兽白骨,却是出卖了它们的真实身份。

    除了食人藤之外,他还看到了一些泥泞的沼泽,其中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散发出一股股特殊的白色气体,一看就是有着剧毒之物。

    如此恶劣的环境,就算是强大如他也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而陷入沼泽当中,或者是被那些食人的藤蔓纠缠住。

    好在他有着精神力的存在,如若不然,他这会儿恐怕就要段身离开了。

    “咦?这里有血迹?是那白色凶狼留下的?”

    也不知道寻找了多久,就在纪东都要以为自己找错了方向之时,一滴新鲜的血迹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精神力探查当中,而以他的精神力辨别能力,很容易便是确定这血迹正是白色巨狼留下的。

    有了白色巨狼的踪迹,纪东的心下不禁暗暗欣喜,他知道,那白色巨狼应该就在这片危机四伏的镇狱山核心区域了。

    眼下这片区域,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进得来,放眼整个大秦王朝,恐怕也就只有真武圣院的四大长老,以及两位副院长和院长荀万山可以自由出入,当然了,他应该算是一个例外。

    差不多又深入了几十里的范围,这时,一座并不是很高大的小山包,猛然出现在了他的精神力探查范围当中。

    这小山包也就十几米的高度,上面长满了郁郁葱葱的灵草树木,而在这小山包的向阳一侧,一个被各种藤蔓遮掩住的山洞洞口,却是清晰地呈现在了他的精神力面前。

    “就是这里了,啧啧,总算是被我找到了啊!!”

    见到这小山包还有被遮掩起来的洞口,纪东的脸上顿时露出兴奋的笑容,二话不说,便是迅速朝着小山包所在的方位掠去。

    时间不长,他便是来到了距离小山包十里左右的距离,这才再次停了下来。

    他的精神力虽然能够探查几十里的区域,但相比来说还是十里之内的距离探查得最是清晰,而在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小山包当中的一切,自然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嘿嘿,就让我看看,这白色凶狼是否躲到了这里!”舔了舔嘴唇,他的精神力直接顺着洞口,朝着小山包里面探查了进去。

    整座山洞并不是很深,很快,他的精神力便是探查到了山洞的深处,这时,一头略显焦黑的白色凶狼,顿时出现在了他的精神力当中,正是被他所伤的白色巨狼!

    “好,果然在这里,看来这家伙还真是受伤不轻,气息竟然如此的虚弱。”看着正在山洞深处舔舐身上毛发的凶狼王,纪东不由得眼神一亮,他知道,自己想要猎杀这头凶狼王的话,成功的几率应该很高。

    “幸亏我之前把它吐出来的能量团反弹了回去,如果之前那能量团是在我的身上爆炸的话,恐怕这会儿舔舐伤口的就是我了吧!”

    见到白色巨狼伤得竟然如此严重,他的心下便是难免一阵阵的庆幸,看来,今后若是再遇到强大的凶兽的话,他还真要小心应对,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凶兽都会有些怎样的恐怖杀招,如果中招的话,那可就真的不太美了。

    “这山洞该不会只有一处洞口吧?若是这样的话,那我想要猎杀这家伙的话,可就真的十分轻松了。”

    正了正神色,他这会儿不禁开始考虑起要如何猎杀这白色凶狼的具体事宜来,他心里清楚,即便是受了伤的巨狼,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他杀死的,所以,想要将其猎杀,他必须要从长计议。

    心里想着,他的精神力便是在整个山洞里再次探寻起来,看看这山洞是否还有其它洞口。

    “恩?这是…………”

    就在他的精神力顺着山洞四处探寻之时,他这才发现,在这白色巨狼不远处,竟然还有一处复洞,而此时,就在这复洞里,两头个头不大的凶狼,此时正相互依偎在一起,似乎是正在熟睡。

    这两头凶狼一头通体雪白,一头乃是灰白之色,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可爱,并没有成年凶狼那等凶厉的气息。

    “这………”见到复洞当中的两头幼狼,纪东不由自主地扯了扯嘴角,脸上顿时充满了古怪之色。

    “什么情况?这白色巨狼怎么还有两头幼崽?”脸皮抖动,他刚刚兴奋起来的情绪,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却是全都熄灭了下来。

    很明显的,复洞当中的两头幼狼必然就是白色巨狼的幼崽了,虽然这两头幼狼应该也不是太小,但显然还没有达到独立生存的地步,至少还需要白色巨狼的保护和照顾。

    “这………这还让我怎么下得了手?”看着两头幼狼在复洞当中安逸的模样,纪东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却是露出一丝的苦笑。

    坦白讲,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善良的人,可要让他在这等情况下猎杀白色巨狼,他是真的下不了这个手。

    想当初,他还在鹰愁山之时,他就从来不会猎杀正在孕育幼崽的野兽凶兽,因为他不想看到那些可怜的凶兽幼崽因为他的原因而失去父母的守护,就像是他一样,变成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他从小没有父母,最是清楚那等难以言说的忧伤和痛苦,而这样的忧伤和痛苦,他不想让其他人,甚至是其它凶兽去品尝。

    “吱吱吱…………”

    就在这时,复洞里面的两头小家伙似乎是感受到了白色巨狼的归来,说话之间便是纷纷段醒,然后从复洞里面走了出来。

    当看到白色巨狼浑身焦黑的模样,两头凶狼幼崽显然是有些吃惊,随后,它们便是纷纷趴伏在了白色巨狼身旁,亲昵的帮着白色巨狼舔舐起了身上的焦黑和伤口,不时的发出轻轻地叫声。

    “吁,幸亏我之前没有把这白色巨狼直接轰杀,否则的话,这两个小家伙就要变得跟我一样了吧,不过想来它们应该会比我更加凄惨才是。”

    见到两头幼狼为白色巨狼舔舐伤口的情景,纪东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心底更是难免有些微微的触动。

    他知道,一旦这白色巨狼被他猎杀的话,那么这两头小狼可绝对不会像他这般幸运,他当初还能被老爷子收养,然后抚养成人,可这两头小狼唯一的结局,就是被其它的凶兽杀死,变成那些凶兽的食物。

    这便是凶兽与人的区别,凶兽的世界是纯粹的弱肉强食,可人的内心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其中最为要命的,便是人的恻隐之心和良善之心。

    他现如今并没有强大到连恻隐之心和良善之心都被抛弃的境界,所以,此时让他动手猎杀白色巨狼,他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也罢,这次就算你走运,若是你今后再招惹到我的话,我一定会将你毙于刀下,然后拿来炼丹!!”

    摇头一叹,他却也不再继续逗留,说话之间,他便是段过身来,直接朝着镇狱山之外掠去,心情却也不再像是之前那般愉悦起来。

    镇狱山之外,纪东幽幽的走在通往皇城的小路上,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有些低迷,显然是情绪不怎么高。

    说起来,此番在镇狱山当中炼出了圣灵丹,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大喜事,只不过,后来在山洞当中见到的景象,却是让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从而有些感慨起来。

    时至今日,他已经从一个小角色一路修炼到了堪比破劫境强者的境界,可直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又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

    当初还很弱小之时,他一直都在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却也没时间去想这些,可现如今的他已经十分强大了,自然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这些问题。

    没有哪个人会不希望见到自己的父母,他当然也是一样,事实上,就算他变得再怎么强大,却也真心希望能够有一双疼爱自己的父母,享受那种真正的温情。

    “哎,也不知道我的父母究竟身在何处,他们当初把我丢在鹰愁山,却是只留下了这样一枚储物戒指,却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边悠悠的走着,他不禁将自己的父母留给自己的储物戒指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观瞧着。

    这枚储物戒指一直都被他挂在胸前,到了现如今,他其实已经很少会使用这枚储物戒指去做什么了,对于他来说,这枚储物戒指是他的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今后的他是否能够找到自己的父母,恐怕也只能是指望这枚储物戒指了。

    “这上面刻画的凶兽到底是什么?我观看了那么多的典籍,可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凶兽,另外,我得到的储物戒指也不少,却是从来没有哪个储物戒指上面会刻画凶兽图案的,想来这绝对是父母留给我寻找他们,或者是他们将来寻找我的线索。”

    将储物戒指放在眼前,他能够清晰地看到储物戒指上面刻画的不知名凶兽图案,这凶兽图案凶厉无比,乃是他从未听说过的凶兽种类,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凶兽,是否真的会存在于世间。

    “这枚储物戒指绝对不会属于大秦王朝之人,看来,我想要寻找自己的父母,就必须要走出大秦王朝,走向更加广阔的天地才行,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能够见到同样的凶兽图案,想来那个时候,我就会有可能找到自己的父母了吧!”

    修炼至今,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能够跟自己这枚储物戒指相提并论的储物戒指,无论是从内部空间还是从炼制材料,他手里的这枚储物戒指都可谓是极其罕见,这样的储物戒指,恐怕就算是荀万山那等强者都不可能会有。

    “不管了,一切全都顺其自然吧,现在就算是再怎么去想,却也根本就是徒增烦恼罢了,甚至还有可能会影响到我的修行。”

    抬手间将储物戒指重新收好,他这会儿却也不再继续去自寻烦忧,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父母之事,恐怕绝对是他的一大心结,如果此事得不到解决的话,那么将来的他在冲击心劫境之时,势必会受到难以预知的影响。

    当然了,心劫境对他来说还有些遥远,眼下的他就连入劫境都还不敢轻易尝试,就更不用说是冲击心劫境了。

    “此番放过了那头白色凶狼王,说来应该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若是我真的灭了这白色凶狼王,恐怕镇狱山当中的凶兽必将群龙无首,届时对于大秦王朝的百姓来说,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抛开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他这会儿不禁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知道,若是自己全力以赴的话,绝对能够斩杀那头白色凶狼王,可事实却是,能够斩杀那凶狼王的可并不止他一个,而之所以这凶狼王还活着,那就证明杀了它的弊端要大于好处。

    现在想想,一支有秩序的凶兽群体,跟一支没有王者制约,可以到处乱闯乱窜的凶兽群体相比,好像还是前者要更好一些。

    破劫境的白色巨狼已经智慧颇深,它应该明白怎样才能让自己活得更久,也许,大秦王朝的百姓们之所以没有整日都遭受镇狱山凶兽的骚扰,这个大家伙恐怕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此想来,他对于自己没有下狠手斩杀白色巨狼,还真是越发的庆幸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要考虑一下要如何帮那些个府主大人们解毒了啊,如今圣灵丹已经炼制成功,想要帮他们解毒,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这次绝对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圣灵丹交给他们,那样的话,却也太过便宜他们了。”

    圣灵丹可不是普通的黄金丹,可以说,每一枚圣灵丹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为了炼制圣灵丹,先别说他付出了多少辛苦,单单是那些珍贵的炼材,就是没办法用黄金丹来衡量的。

    所以,他不可能像上次那样,随随便便就把压制毒性的解毒丹分给别人,那些人想要活命,那么就必须要拿出足够有价值的东西跟他交换,尽可能的让他收回成本。

    他又不是圣人,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地去做赔本的买卖,而事实上,他能够炼制出圣灵丹这等灵药,其实已经是对那些中毒之人最大的恩德。

    唯独比较可惜的是,他所能炼制出来的圣灵丹着实有限,能够帮助的人也只有那么些,至于那些得不到圣灵丹之人,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那就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先把韩伯父的毒解了再说,再怎么说,那位韩伯父都是晚霜姑娘的父亲,我总不能对他见死不救。”

    其他人都还可以暂且缓上一缓,但东都府府主韩凌霄却是有些不同,作为韩宛霜的朋友,他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父亲整日为中毒之事而烦忧,另外,他眼下其实也并不是完全确定圣灵丹能够解毒,所以也算是让韩凌霄先试验试验吧!

    反正圣灵丹即便不能解毒,却也绝对不会对人有什么坏处就是了。

    离开了镇狱山,纪东马不停蹄,直奔四大卫府的东都府飞掠而去,差不多赶在日薄西山之时,他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东都府府衙的大门前。

    再次来到东都府府衙,守门的护卫并不是上次的两人,而纪东也不迟疑,直接便是来到大门前,对着两个陌生的守卫拱了拱手。

    “在下李瑴,前来求见府主大人,还望两位代为通传一声。”他已经探查到了韩凌霄此时就在府衙当中,似乎还在忙于政务。

    “原来是李公子,府主大人早就吩咐过,若是有一位李瑴公子前来的话,却是无需通传,李公子请随我来,我这就带李公子去见府主大人。”

    听到纪东自报姓名,两个守门的守卫顿时微微一惊,二话不说,赶忙对着纪东弯腰行礼,然后十分客气地道。

    “哦?呵呵,既然如此,那就劳烦阁下带路了。”听到守卫之言,纪东不禁微微一笑,心下却是有些了然。

    看来,那位韩伯父恐怕一直都在期盼着他的到来呢,不过这也正常,他当初离开之时曾跟对方透露过,自己再来之时,有可能会带着真正的解药前来,就冲着他这句话,对方恐怕一定会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在盼着他。

    时间不长,守门的守卫便是将他带到了大殿的门外,而这会儿,大殿的殿门依旧是敞开着的,东都府府主韩凌霄,此时就端坐在大殿深处的桌案后处理政务。

    “啧啧,小侄每次前来,总能看到韩伯父在处理政务,东都府的子民能够有韩伯父这样的府主,当真是他们的幸运。”

    挥手将守卫打发走,纪东不禁笑着走进了大殿,同时幽幽的对着上手位置的韩凌霄道。

    不得不说,这位韩府主真的很是敬业,眼下都已经快要天黑了,这位府主大人竟然依旧在府衙里面处理公事,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比得了的。

    “恩?贤侄?!!”

    韩凌霄此时正在整理着东都府的一项规划,突然间响起的声音,直让他神情一震,下意识地将目光看了过去,而当他见到款款而来的纪东之时,他几乎是一下子从座椅上弹了起来,急急忙忙地朝着下方迎了上来。

    “哈哈哈,贤侄,你总算是来了,本府可是一直盼着你的到来呢!”

    说话间来到纪东近前,韩凌霄却是毫不掩饰自己对纪东的期盼,一边长笑出声,他却是一边抓住了纪东的双手,眼底简直充满了惊喜和兴奋。

    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他一直都记得纪东离开之时说过的话,此时见到纪东到来,他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一个词——解药!

    纪东当初赠予了他那么多的临时解毒丹,这让他对纪东一直充满了信任和期待,眼下纪东再次到来,他相信,纪东一定是有了解药的消息。

    “小侄见过韩伯父,一段时间不见,韩伯父却是越发的精神了。”嘴角一挑,纪东照常对着韩凌霄淡然一礼,依旧表现得十分尊敬。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拿到了十几枚解毒丹的关系,韩凌霄如今看来的确要比之前他见到之时精神奕奕得多,想来应该也是心情好了的原因。

    “贤侄快快免礼!!”见到纪东对自己行礼,韩凌霄赶忙将纪东扶起,脸上的热情之色,恐怕就算是大秦王朝的皇帝秦天来了,却也不过如此了吧!

    “来来来,贤侄,快快上座,我这里刚刚弄到一些上好的清茗,我这就亲自为贤侄泡上一壶。”

    拉着纪东的手,韩凌霄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让纪东看看,生怕纪东被怠慢。

    “呵呵,韩伯父无需客气,喝茶就免了,小侄今日前来,就是为韩伯父送一样东西过来,也好彻底解决韩伯父的忧虑,韩伯父请看!”

    摆了摆手,纪东也不跟对方卖关子,说话之间,他便是陡然一抬手,取出了一枚五颜六色的丹丸来,而这丹丸,自然就是他刚刚炼成不久的圣灵丹了。

    “嘶,这是…………”

    圣灵丹出现,顿时,整个大殿都是瞬间被一股清新之气所充斥,单单是嗅了一口这丹药的气息,韩凌霄便是有种浑身通透,舒服无比的感觉了。

    看着纪东手里的圣灵丹,韩凌霄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起来。

    纪东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这颗丹药,显然就是纪东当初说过的彻底解毒的解药无疑,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纪东竟然这么快就把这解药给他送来了!

    “韩伯父,这便是小侄当初承诺过你的东西,希望服用了此丹,韩伯父能够彻底解除烦恼,从今以后再也不必被他人所要挟。”

    把圣灵丹递到韩凌霄面前,纪东一脸笑容地道。

    “我………我…………”

    下意识地伸出手,韩凌霄几乎是颤抖着双手将圣灵丹接了过来,一时之间却是有些哽咽起来。

    这个巨大的幸福来得实在是太快太刺激,就算是强大如他,也有些回不过劲儿来。

    自从当初中了毒之后,他一直都在为如何解毒而烦忧,眼下,解毒的丹药就在他自己的手里,要说不激动当然是假的。

    “好,好啊!!!”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手里的圣灵丹,韩凌霄终于回过神来,“贤侄,还望贤侄为我护法,我现在就要服用此丹!”

    解药就在手里,他却是一分钟都等不下去了,而对于纪东,他自然是十分的信任,毕竟,如果纪东想要害他的话,根本没必要给他临时解毒丹,更没必要把如此珍贵的丹药给他送来。而最关键的一点是,纪东的实力明显在他之上,如果想害他,又哪里需要拐这么多的弯?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他其实除了相信纪东之外,根本就没有其它的选择!

    “也好,既然如此,那韩伯父就直接服丹吧,小侄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你。”点了点头,纪东直接便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而事实上,对方的做法,却是正合他意。

    “多谢!”

    听到纪东答应了下来,韩凌霄二话不说,直接便是盘膝坐到了大殿的地面之上,毫不迟疑地将圣灵丹吞入了口中。

    “嗤嗤嗤!!!”

    神丹入口,韩凌霄的身上顿时荡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古怪气息,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敌对的势力在他的身体当中战斗起来了一样。

    “嗯!!!!”

    身形一颤,韩凌霄的脸色突然间微微一白,似乎是经受着巨大的痛苦考验,与此同时,他的浑身经脉血肉都开始了微微的抽搐,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样。

    “这…………”

    见到韩凌霄的变化,纪东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却是没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这么大。

    “该不会是出什么差错吧?”见到韩凌霄如此,他这会儿难免有些隐隐的担忧起来。

    “噗!!!!”

    不过,他的担心并没有持续太久,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韩凌霄便是猛地喷出了一口漆黑的黑血,随后,他的身体便是停止了颤抖,脸色也是瞬间恢复了红润,就连一身气息,都变得中正平和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