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最强套路主宰 第五百一十四章皇城圣院(8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女生文学 )        “是那个铂金段的强者,看来应该就是南宫无极之前说过的那位祖父,很好,既然开动了,那咱们的游戏正式开始!”

    精神力第一时间锁定了对方,纪东也是直接离开了客栈,尾随着南宫家的这位铂金段强者,一齐朝着大秦王朝皇城之外掠去。

    铂金段的强者速度极快,不过,纪东的速度也不慢,至少跟上对方的脚步还是十分轻松地。

    修为到了铂金境,那么就能短距离的御空飞行,但那样的御空飞行不但耗费精力和体力,更是会让自己完全暴露在别人面前,所以,没有哪个铂金境强者会随随便便的腾空。

    纪东跟着南宫家的这位铂金段强者,很快便是出了皇城,他看得出来,这位南宫家的强者还是很谨慎的,仅仅是皇城这一段路,对方就多次进行侦测,生怕有人跟踪他。

    可惜的是,他就算有再强的侦查能力,也不可能发现一个神武双修之人的跟踪,除非他也变成一个丹阵师,而且还必须是强过纪东的丹阵师。

    趁着夜色,一老一少一直都是保持着十几里的距离,老者加速,纪东就跟着加速,老者减速,纪东就放缓一些脚步,而若是老者停下来侦查,他就干脆坐下来休息,在这样的走走停停之下,二人用了大半夜的时间,却是只掠过了大秦王朝十几座小镇。

    十几座小镇说近不近,但其实真的并不算远,要知道,大秦王朝下辖的城镇数以千计,十几座小镇,又能延伸多远的距离?

    “这家伙还真是谨慎,看来他也担心被其他世家,或者是真武圣院的强者盯上,不过现在看来,貌似其它三大世家也好,真武圣院也罢,都并不知道他的外出。”

    看着南宫家的老者走走停停,纪东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但同时也对这位老前辈的小心谨慎暗暗佩服。不过,他的精神力一直都有释放左右,他知道,除了他之外,眼下还真的没有其他人跟踪对方。

    整整飞掠了一个晚上,二人掠过的城镇,已经足足有三十几个,但他们却依旧还处在大秦王朝当中,距离离开大秦王朝明显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

    等到第二天天亮,南宫家的这位老前辈却是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找了一家规模不大的客栈住了下来。

    对此,纪东是真的心服口服了,不过,他总不能让对方继续赶路,所以只能跟对方一样,在距离对方不远处的一家客栈暂且住了下来。

    眼下的他们距离皇城虽然不近了,但他并不打算这么早就动手,毕竟,只要是处在大秦王朝的范围,就有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意外,何况他也不敢保证南宫家的其他铂金境强者是否有跟过来的。

    他已经想好了,这一次,他就是要跟对方走出大秦王朝的地界之后再动手,他可不相信南宫家的强者会一直跟随对方一起离开大秦王朝。

    就这样,二人就这般昼伏夜出,整整过了三天时间,他们距离皇城已经颇为遥远,而直到这个时候,南宫家的老者才改变策略,不再中途停顿,直接日夜兼程地赶起路来。

    一旦对方认真赶路,速度还是相当之快的,差不多又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二人便是穿过了大秦王朝最为边缘的一座小镇,来到了大秦王朝的疆域之外。

    差不多离开大秦王朝百里之后,眼前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人烟,入眼处,到处都是一片的荒芜景象,就像是被人遗忘的失落之地一样,等待着人类的开发。

    纪东这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距离,也是第一次见到大秦王朝之外的景象,他之前倒是想象过大秦王朝之外会是一副什么模样,眼下看来,倒是跟他想的差不多。

    他并不知道所谓的青冥宗在何方,不过从他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单单是一个青冥宗就掌管了八大王朝,所以,想要到达青冥宗的话,他恐怕还得掠过其它的王朝才行,而其它王朝距离大秦王朝,恐怕也不会太近就是了。

    “差不多了啊,眼下已经离开了大秦王朝五百多里的距离,看来,我也是时候跟这位南宫家的前辈过几招了。”

    行到了一片树木苍翠的远古密林当中,纪东知道,眼下的距离,已经算得上是安全距离了,如果再继续跟下去的话,天知道是不是要跟踪到其它的王朝去。

    想到这里,他的身形陡然加速,时间不长,他与南宫家的老者,便是只剩下不到两里的距离。

    “啧啧,也不知道这位南宫家的前辈与那丹阵宗的守护者谁更强一些!”眼看着距离前方的老者越来越近,纪东的双眼微微眯起,说话之间,他便是将自己模仿的气息稍稍的收敛了一些,与此同时,一柄漆黑的长刀陡然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正是之前斩杀了丹阵宗那位冯老所收获的战利品。

    “杀!!!”

    脚下再次一个加速,两里不到的距离,几乎瞬间就被他赶了上来,二话不说,他便是直接一刀斩出,战意十足!

    恐怖的刀芒当空斩下,所过之处,一切阻碍尽数被斩断,就连空气似乎都被刀芒直接蒸发了,如此恐怖的一击,却是已然超越了一般的铂金段强者。

    “恩?!!”

    南宫瑾正在心无旁骛地向前赶路,身后突然传来的恐怖利气,直让他浑身汗毛都炸了起来,想都不想,他便是猛地回过身,对着身后便是轰出了一拳。

    “噗!!!”

    巨大的拳影猛地杀出,虽然是仓促出手,但也着实气势非凡。可惜的是,虽然他这一拳很是不凡,但纪东的这一刀更是厉害,说话之间,刀芒已经将拳影劈成了两半,并且余势不减的朝着他杀来。

    “刷!!!”刀势虽猛,但适才的一下停顿,却是给了南宫瑾足够的反应时间,身形一动,他便是避开了刀芒,闪身来到了旁边的一块儿石板之上站定。

    “什么人?!”

    身形站定,南宫瑾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柄湛蓝色的长刀,满是谨慎地对着周围吼道。

    “要你命的人,死!!!”

    等到南宫瑾的喝声落下,一声低喝猛然从他的身后传来,说话之间,又是几道刀芒猛地当空斩下,直接将南宫瑾包裹了起来。

    “嘶!!!!”再次回过头来,南宫瑾的脸上早已经充满了凝重,因为直到此刻,他都只是听到了对手的声音,但却连对手长什么模样都没有见到。

    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对手的刀芒已经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了。

    “开!!!”

    手中湛蓝色长刀接连挥出,他却是同样斩出了几刀,直接将对手的刀芒挡了下来,只是,还不待他回过神来,一道道的刀芒便是接连从他的身周闪现而出,就像是雨滴一样。

    “该死!!”面色阴沉,南宫瑾这会儿简直就是说不出的惊疑不定起来,他这一路已经很是小心了,可现在看来,他竟然还是被人跟踪了,而跟踪他的人,绝对是大秦王朝的,至于是谁,他眼下还没办法确定。

    “刷刷刷!!!”手中长刀上下翻飞,他一时之间却也只能是被动防守,根本没办法进行反击,因为直到现在,他都还只是看到一个黑影围着他狂轰乱炸,但却一直没能抓住对方的踪迹。

    “啧啧,看来这位南宫家的前辈高人,却是要比那丹阵宗的守护者弱了不少,这一次,主动权却是要掌握在我的手里了啊!!”

    手中的黑色长刀已然化作一片残影,配合上精妙绝伦的游龙身法,这一刻,纪东简直就是畅快不已,完全不像之前对战丹阵宗那位之时那般拘谨。

    有了上一次跟铂金段强者的交战经历,他这一次可谓是信心大增,他知道,跟这等境界高出自己不少的强者对战,那么首先必须要掌握主动权,只有这样,他才能够把气势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这个南宫家的老者明显要比他斩杀的那个冯老弱一些,而眼下他又掌握了主动权,这一战,他相信自己定可以取胜。

    反正他也不担心自己的超能力力会出现枯竭的情况,所以,他的每一刀都可谓是全力尽出,加上手里这柄地阶神刀,不把眼前的老者轰懵了才怪。

    他手里的这柄黑色长刀可不是一般的神兵,说起来,这柄黑色长刀应该是那位冯老的贴身神兵,级别却是还要在他的云龙刀之上,威力自然也要强过云龙刀,相比之下,南宫家这个老者手里的蓝色神兵,明显要差了一个等级。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要伏击老夫?!”

    南宫瑾是真的有些被打懵了,他晋级铂金段并没有太久的时间,一身力量虽然不弱,但他能够感受到,此刻攻击他的人一定比他更强,似乎是境界超过了他的存在,而如果真的是天劫境强者的话,那么他这次的麻烦就真的大了。

    这也怪不得他多想,事实上,纪东虽然境界差了那么一丝,但他的力量的确已经直逼天劫境强者,加上他已经把游龙身法完美掌握,单单从身法速度上,恐怕就算是天劫境强者也未必会强过他。

    要知道,对于游龙身法的掌握,即便是那位荀万山院长,也不会有他理解的深,毕竟,精神力对于技能的领悟,并不是长时间的积累就能比肩的。

    总的看来,纪东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差不多就是一个晋级天劫境没多久的超级牛人,而这样的级别,放眼大秦王朝也找不出几个来。

    “杀杀杀!!!”

    纪东根本不去跟对方搭话,他这会儿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在气势上形成绝对的压制,让对手找不到还手的机会,一旦对方输了气势,他的机会就会更多了。

    上次跟丹阵宗的守护者一战过后,他事后总结了好多,也属实收获了好多,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一战的经历,他也绝对不会贸然跟踪这个南宫家的老者。

    “我所修炼的每一部刀法,都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但这些刀法都不是最适合我的刀法,刚好这次有这种级别的对手,我今日就尝试着独辟蹊径,总结一套我自己的刀法出来!”

    一招又一招的刀招被他演绎到了完美的境界,也正因如此,对面的南宫瑾才会疲于应付,不过,纪东对此却是并不满意。

    刀法强就强在攻击力上面,可他的力量明明在南宫瑾之上,但却迟迟未能攻破对方的防御,这就说明,单单是一个强字,并不能让他无往不利,他所要创造的刀法,必须要在强的基础上,还得让对方没办法去防守,最大程度地杀伤对手,到时候,就算是面对比自己实力更强之人,他都能凭借刀法之威让对手吃亏。

    “速度和力量,这是每一部技能最基本的东西,我要创造的刀法,就要突破速度和力量的极限,想来以我的精神力推演能力,应该可以做到。”

    局面上的优势,让他进入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空灵状态当中,他知道,这绝对是他创造自己刀法的绝佳时机,如果错过的话,恐怕就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这等良机了。

    心里想着,他手上的刀招,却是开始慢慢变得不一样起来。

    “该死,该死啊,究竟是什么人要跟我南宫家作对!是另外三大世家,还是真武圣院?”

    密林之中,南宫瑾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因为从被对手偷袭到现在,他一直都被对方压得死死的,每次他想要反击之时,对方的刀招就会马上变幻,让他根本没办法段守为攻,而更要命的是,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看清对手是谁!

    由于是黑夜,加上对方的身法速度又太快,他基本上很难确定对方的移动轨迹,另外,对方明显穿了夜行衣,整张脸也都被遮了起来,如此一来,他想要看清对方的模样,那就更加的难上加难了。

    “能够把刀法运用到如此极致的,难道是林家的那位?林家向来以刀法著称,可他的刀法又并不像是林家的刀法!”

    在他想来,这个时候对他发起偷袭的,基本上就是大秦王朝之人,说不定就是另外三大世家之人,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明明在力量上强过自己,但又迟迟不动用全力,很有可能就是害怕动用绝招的话会被他认出来,届时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纪东不是不动用全力,而是他已经全力尽出,只不过他的修为境界差得太多,并不能把自己的力量完美使用罢了,这才给人一种有力量不用的错觉。

    “不对,应该不是林家之人,如果是林家的那位,刀法境界必然要在这之上,难道是另外两家之人?亦或是真武圣院的长老?!”

    心思电段,他的心里不断地猜测着对方的身份,同时也在想着要如何脱身,毕竟,不管对方是哪家之人,恐怕都不是他所能战胜的,唯一的选择,就是想办法脱身。

    他自然是有拼命的手段,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用的,因为一旦用了,成功还好,若是失败,那他可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会儿,他不禁有些后悔一个人行动,若是再带一个人一起前来的话,至少不会像眼下这般被动。

    不过话说回来,他真的想不通,自己此番行动根本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按道理来说,他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并跟踪才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发生了问题……………

    “我修炼的疾风刀法就是讲究一个快字,而夺命刀当中的重刀式讲究的是力量,我所要创造的刀法,完全可以以这两部刀法为根本,将这两种刀法融合到一起,从而达到力量与速度并重,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突破。”

    就在南宫瑾一边疲于应对,一边胡乱猜测之际,纪东却是已经进入到了刀法的推演和融合当中。

    他早就在心里设想过自己的刀廓,这次无非就是把理论变为实验罢了,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有南宫瑾的配合,如果没有南宫瑾给他喂招的话,他怕是很难将属于自己的刀法演化出来。

    跟之前对战丹阵宗之人不同的是,他这次有的是时间,根本不担心会有人发现他们,所以,他想打多长时间就打多长时间,反正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对方想从他的手里逃脱,绝对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话说回来,他这次并不是铁了心要击杀对方,如果真的就是想要击杀对方的话,那反倒是好办多了,毕竟,他已经斩杀过比对方还要强的铂金段强者,如果想要击杀这位,动动脑筋就差不多了。

    “力量和速度,该怎么把这样的两种刀法融合到一起呢?!!”精神力飞速运段,一种又一种的思路在他的神府当中不断闪现而过,能够继续往下推演的,他就会继续推演下去,然后直接融入到自己眼下的攻击当中。

    这个过程并不简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里的刀法明显变得越来越深奥,并且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疾风刀或者重刀式,这个时候若是有一个刀法宗师在跟前的话就会发现,纪东的刀法已经独树一帜,正在朝着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层次和新阶段迈进。

    他的眼睛里只剩下了对面的南宫瑾,而在他的心里,此刻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用自己最好的刀法将对方击倒。

    “快快快,还不够快,我可以更快!!!”手里的黑色长刀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踪迹,就像是与周围的天地融合在了一起,这个时候,被他斩出去的一道道刀芒,已经连成了一条匹练,就像是把他手里的神刀无限延长了一样。

    “力量,这样的力量远远不够,我要把每一刀的力量叠加在一起,产生更强大的攻击力!”

    速度提上去了,这样一来势必就要影响了力量的发挥,就像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侧重了其中一项,势必就要忽视了另外一项。

    而他眼下要做的,就是把这两者全都融合到一种刀招当中,速度和力量并举。

    “刷刷刷!!!”

    刀气纵横,神府当中的思路也是越来越清楚,这个时候,他手上的刀招简直就是越来越诡异,就算是任何一个超能者见到,都不可能认得出他所施展的刀法究竟是什么…………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刀法?怎么会如此古怪?!!”

    南宫瑾这会儿还在想脱身之法,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纪东的刀招再次变了,而跟之前的变幻不同的是,这一次,纪东的刀不但快了好多,而且力量也提升了不少,他在硬接了纪东几刀之后,握刀的手臂都被震得有些发麻。

    “混账,世上怎么会存在如此难缠的刀法?不行,必须要跟他拼了!!”

    纪东的刀法越来越古怪,隐隐的,他竟然有些跟不上对方的节奏,说话间的工夫,纪东的刀气却是已经在他的手臂之上留下了几道伤口,虽然不深,但却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这样下去必败无疑,既然如此,那就殊死一搏好了!!”

    他知道,如果一直被纪东这般压制下去的话,那么他恐怕连拼命逃走的机会都没了,因为他有种感觉,纪东似乎是在一点一点的显露力量,也许当纪东把力量尽数发挥之时,就是他当场殒命的一刻!

    “想要杀我?哪有那么容易,去!!”

    猛地一咬牙,南宫瑾陡然一抬手,说着,一个黑色的球体便是被他抛了出来,看起来却是并没有任何的方向性,就像是被他随意丢出来的一样。

    黑色的球体被南宫瑾随手抛了出来,但却并不是抛向纪东,因为这会儿的他根本确定不了纪东的方位,所以自然也就没办法瞄准。

    不过,虽然没办法瞄准纪东,但当他把黑色球体抛出来的一瞬间,他的眼底却是充满了狰狞和疯狂,显然,这被他突然抛出来的黑色球体,绝对不会是普通之物就是了。

    “这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