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四十九章青冥宗1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纪东跟随着两个青年男子一路疾驰,倒是并没有去管身后跟来的柳素心,在他心里,这个柳素心无非就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大小姐罢了,这样的人其实本质上并不坏,也许当她经历了一些变故或者是挫折之后,她就会慢慢地改掉大小姐脾气了,就像当初的韩宛霜一样。

    时间不长,一行人便是来到了幽深的山坳当中,远远地,一片苍翠之色的聚灵草便是出现在了两个青年男子的眼前,而当他们看到山坳当中那郁郁葱葱的聚灵草之时,二人都是有种眼花了的感觉,赶忙加快了脚步,迅速来到了一片片的聚灵草近前。

    “这………这………我不是眼花了吧?如此阴暗的山坳深处,怎么会种出如此灵性旺盛的聚灵草?这也太夸张了?!”

    “什么情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些聚灵草真的是刚刚种出来不到一年的时间么?我怎么感觉这些聚灵草的年份至少也要达到十几年了?”

    “难以置信,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这些灵草该不会是从其它地方挖过来的吧?!”

    “……………”

    看着眼前一片又一片的墨绿色聚灵草,两个青年男子简直就是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沉稳冷静,因为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一切真的太过不真实了。

    他们跟聚灵草打交道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太久了,正因如此,他们对于聚灵草的年份以及优劣才会越发的了解,可以说,纪东种植出来的这些聚灵草,简直就是聚灵草当中的极品,如果不是因为事先知道这里原本并没有聚灵草的存在,他们恐怕真的会以为这些聚灵草是长在这里几年之久了。

    当然了,他们倒是不相信纪东会作弊,毕竟,作弊的后果十分严重,想来只要不是脑袋有问题,绝对不会走上作弊的道路,何况聚灵草这东西不能移植,绝对不可能是纪东从其它地方搬过来的就是。

    “两位师兄,这便是小弟这几个月种植和培育的聚灵草了,不知两位师兄觉得如何?”见到两个青年男子震惊的模样,纪东不禁微微一笑,十分平静地问道。

    这二人的反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要知道,这些聚灵草吞噬了他不少的木系能量,品质绝对要比一般的聚灵草高出不少,尤其是他的五行超能力异常精纯,其中不单单有木系超能力力,还有滋润万物的水系超能力力,还有灵草最喜欢的土系超能力力,这些可是任何人都没办法跟他相比的。

    “这………纪东师弟,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你怎么可能把聚灵草培育到这种地步?!”

    听到纪东开口,两个青年男子二话不说,纷纷将目光段向了纪东,满脸震撼地问道。

    他们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只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敢相信自己眼下所看到的一切。

    “二位师兄明鉴,小弟也并不知道这些聚灵草为何会长得如此旺盛,说起来,小弟无非就是多浇了几次水罢了,至于其它的,也许是这里的环境刚好适合聚灵草生长吧!”

    听到二人的询问,纪东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直接便是笑着回道。

    他是不可能跟二人说实话的,另外,这两个青年男子也是青冥宗的弟子,就算入门比自己早,可说到底依旧是平辈,他们也没有权利对自己刨根问底。

    说白了,他只需要给这二人一个结果,至于别的,他没有义务跟二人过多解释。

    “这…………”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两个青年男子都是不由得身形一滞,却是瞬间就理解了纪东的想法。

    他们当然知道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也许是纪东身上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但不管是什么原因,的确都不是他们所能打探的。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纪东种出来的聚灵草,实在是有些合格得过了头了。

    “纪东师弟,恭喜你,你的新人任务也已经圆满的完成了!”短暂的愣神过后,两个青年男子却也不再多言,直接便是取出了地图,把纪东完成任务之事做以标注。

    “多谢二位师兄,给二位师兄添麻烦了!”

    听到二人之言,纪东顿时心下一喜,赶忙对着二人拱手谢道。

    “这是我们兄弟应该做的。”见到纪东对着自己二人致谢,两个青年男子几乎是下意识地回了一礼,态度明显变得与之前不太一样起来。

    虽说只是简单的种植灵草,但这里面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情况,恐怕什么人都说不好,这一刻,纪东在他们眼里,已经是值得重视之人。

    “好了,既然任务已经完成,那我们兄弟二人也该回去了,纪东师弟,咱们回头见!”他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至于纪东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种出了如此非同寻常的聚灵草,他们也只能是放在心里继续好奇罢了。

    “二位师兄请!”纪东也不挽留,直接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道。

    说话之间,两个青年男子便是幽幽的朝着远处走去,而在路过了尾随他们而来的柳素心之时,二人都是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这怎么可能?!”

    这会儿,柳素心就站在山坳的边缘,纪东所种植的聚灵草,她早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不得不说,在见到了纪东种植的聚灵草之后,她是真的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她之前觉得自己种出来的聚灵草乃是最好的,其他人根本跟她没法儿比,可这会儿见到了纪东种植的聚灵草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自己跟纪东的差距。

    可笑她之前还在一个劲儿的挖苦讽刺纪东,现在想来,纪东恐怕一直都把她当成是一个笑话一样来看待吧,一想到此,她真的恨不得找一处地缝钻进去,再也不想见人了。

    “柳姑娘是吧,不知柳姑娘觉得在下种植的这些聚灵草,跟柳姑娘种植的那些聚灵草可有区别?”

    纪东的目光这会儿也是不由得看向了柳素心,随后便是挑了挑眉毛道。

    “我…………”听到纪东之言,柳素心顿时有些语塞,却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修炼这么久,柳素心还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尴尬过。

    眼看着纪东满脸笑容的盯着自己,眼底尽是一片的揶揄之色,她的脸上不禁有些发烧,根本不敢去跟纪东对视。

    这次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她原本以为可以在聚灵草之事上面继续挖苦纪东的,可现在倒好,纪东用实际行动狠狠地打了她的脸,让她根本无话可说。

    如果早知道纪东种植的聚灵草居然比她好了那么多的话,她绝对不会傻到跟过来,这会儿,她简直就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之间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恨恨地咬着自己的下唇。

    “柳姑娘,我的新人任务已经交付完毕,却是要去真武堂报道了,咱们后会有期吧!”

    眼看着柳素心站在那里尴尬得说不出话,纪东不由得摇头一笑,却也不再继续逗弄对方,而是对着柳素心拱了拱手,一脸淡漠地道。

    对于一个女子,他当然不会抓住人家的把柄不放,事实上,如果对方没有跟过来的话,他都懒得跟其多说一句话,而眼下对方明显已经认怂,他也没必要得势不饶人。

    说着,他便是对着对方拱了拱手,然后直接幽幽离开。

    新人任务已经完成,他必须要尽快融入到真武堂当中,在真武堂里面闯出一番名堂来,也好早日在青冥宗树立自己的影响力,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心里清楚,接下来的路恐怕绝对不好走,他必须要时刻保持警惕,免得遭受敌人的暗算。

    “可恶,竟然让本小姐出了这么大的丑,实在是可恶!!”

    等到纪东悠然离开,柳素心的拳头不由得紧紧地攥了起来,看着纪东的背影暗暗气愤道。

    她这次丢了这么大的脸,心里当然愤愤难平,虽然纪东并没有借此机会羞辱她,但纪东那等云淡风轻的表现,对她来说更是一种莫大的刺激。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找回场子来,绝对不能让别人看不起!”贝齿轻咬,柳素心的心里充满了不服气,她从来没有被别人比下去过,眼下刚刚加入到青冥宗,她居然就被一个大秦王朝的小家伙给比了下去,这绝对是她没办法接受的。

    “等着吧,既然大家都在王朝党当中,本小姐总有机会让你知道厉害!”猛地挥了挥小拳头,她这会儿已经把纪东的名字和容貌认真地记在了心里,终有一日,她要当着好多好多人的面儿,狠狠地羞辱纪东一番………

    纪东并不知道,他这会儿已经彻底的写入了柳素心的黑名单,当然了,就算是知道,他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循着记忆当中的路线,纪东没有任何的迟疑,直奔真武堂所在的灵峰走去,很快,他便是再次来到了真武堂的灵峰之上。

    真武堂的灵峰依旧是人来人往,而且貌似比他第一次来真武堂之时还要热闹,而从来来往往的真武堂弟子身上,他明显感受到了一股不太一样的气氛。

    “千云党实在是太过分了,明明是我们王朝党先发现的灵晶矿,可他们愣是说他们先发现的,这分明就是欺我们王朝党无人哪!”

    “哎,谁说不是呢?千云党之人向来嚣张跋扈惯了,跟他们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讲,不过说来真是可惜,这次的灵晶矿乃是咱们真武堂的人发现的,如果由王朝党来开采的话,那么最终获益最多的也是咱们真武堂。”

    “那是必然,据说为了找到这处灵晶矿,咱们的李铁副堂主可是整整忙碌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可惜最终却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要我说,李铁副堂主恐怕从一开始就被千云党的人盯上了,说起来,李铁副堂主本身也有责任,如果他一开始就把灵晶矿之事跟大家说,并且多带一些人手的话,也不至于那么丰富的一处灵晶矿就这么被人给抢了去。”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大家心里都清楚,谁还没有点儿私心呢?换了是我发现灵晶矿的线索,恐怕也会想独吞,这也是人之常情。”

    “独吞也没什么,但那不也得看自己是否有那样的胃口么?现在倒好,灵晶矿丢了,他本人也是受了不轻的伤,眼下王朝党的高层跟千云党接触了几次,可人家一直都是倒打一耙,我看这次王朝党只能是吃一个哑巴亏了。”

    “那也不尽然,那么大的一座灵晶矿,王朝党的高手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看着吧,没准儿这就是导火索,说不定两大党派会因此而大规模发生冲突,总之王朝党绝对不会让千云党那么轻易就把灵晶矿开采就是了。”

    “冲突就冲突,大家眼下都憋着一股火呢,就算千云党的实力强过我们,可我们王朝党也不是吃素的…………”

    就在纪东心下好奇之时,一些真武堂弟子的对话,便是纷纷传入他的耳朵里面,而听到这些弟子的对话,他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心下闪过一丝了然。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所有人看起来都郁郁不平的模样,原来是被人家抢夺了灵晶矿。”

    他之前还在好奇,为何来来往往的真武堂弟子都这般郁闷,眼下听了这些弟子的对话,他这才明白了其中的因由。

    从这些真武堂弟子的对话里不难听出,貌似是王朝党发现的灵晶矿被其它党派给抢了去,而且还让王朝党有苦难言,这倒的确是一件很郁闷的事情。

    “千云党,听起来应该是一个实力要比王朝党强一些的组织,就是不知道其中都有些怎样的强者!”

    对于青冥宗的各大党派,他现如今还不甚了解,其它党派就不说了,就算是王朝党,他如今也无非就是一知半解罢了,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把各大党派的问题理顺清楚,看看青冥宗究竟有多少的党派,其中的强者又有多少。

    从他掌握的信息来看,各大党派都是青冥宗弟子组织建立的,青冥宗的高层应该不会参与其中,就算有所参与,估计也是在幕后暗中支持,不至于会明目张胆地加入到某一个党派当中就是。

    “先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去报道吧,至于各大党派之间的争斗,我还是慢慢渗透比较稳妥。”

    凡事不能操之过急,他自然是要参与到青冥宗各大党派之间的争斗当中的,但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行。

    一路慢步徐行,纪东很快便是来到了真武堂设在灵峰半山腰的新人接待处,这新人接待处是他上次跟荀万山一起来此之时就见过的,专门负责完成新人任务的弟子归来之后的安排。

    当纪东进入接待处当中之时,空荡荡的大厅,此刻显得十分的冷清,目光扫视了一周,他这才在大殿深处的一处桌案后面看到了一个枯瘦的青年男子,只不过,这会儿的青年男子却是躺在桌案后面的躺椅上,口鼻之间还能听到隐隐的鼾声。

    “这……居然睡着了?!”

    目光盯着桌案后面正在酣睡的青年男子几秒钟,纪东这才扯了扯嘴角,满是无语的摇了摇头道。

    如此情景,无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原本,他还以为这接待处里面会有好几个真武堂的弟子,然后热情的对他们这些新人迎来送往,悉心地为他们安排住处以及其它事宜,但现在看来,貌似他真的是想多了。

    “咳咳…………”

    短暂的惊愣过后,纪东不禁轻咳一声,以便给那青年男子一些讯号。

    “怎么了怎么了?谁在喊我?!”

    几乎就在纪东的轻咳之声刚刚响起的一刹那,桌案后面的青年男子便是猛地窜了起来,然后下意识地看了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糊涂了。

    “恩?是个高手?!”

    眼看着青年男子起身,纪东的眼底顿时闪过一道厉芒,心下更是不禁有些惊疑不定的感觉。

    “厉害,居然险些看走了眼!”面色一正,纪东这才认认真真地重新打量起眼前的青年男子来,适才由于对方躺在那里睡觉,所以让他难免有些轻视,可当见到对方刚刚起身之后的一系列动作,他知道,自己恐怕是有些先入为主了。

    很明显的,这枯瘦的青年男子并不是一个普通超能者,虽然对方隐藏得很好,但却是不可能瞒得过身据精神力以及敛息诀的他。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枯瘦的青年男子,实力十有八九已经达到了天劫境的境界,但表现在外的,却只不过就是入劫境的境界罢了。

    “咦?小家伙,你可是前来报道的新人?”

    就在纪东惊疑之时,枯瘦男子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说着便是主动从桌案后面走了出来,一脸友好地问道。

    “小弟纪东,见过师兄。”见到枯瘦男子上前,纪东不敢怠慢,赶忙对着对方躬身一礼道,“小弟刚刚完成新人任务,对于青冥宗的规矩还不甚了解,有什么不妥之处,还望师兄见谅。”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男子,他自然不会太过放在心上,可对方居然是一位隐藏的高手,这就让他不得不高看一眼了。

    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真武堂的高层故意隐藏,还是隐藏在真武堂当中的不知名高手,对于这种人,他还是小心应对比较好。

    “哈哈哈,原来是纪东师弟,失敬失敬!”听到纪东之言,枯瘦男子朗声一笑,这才继续道,“愚兄苛敬腾,虽然加入真武堂的时间已经不短,但修为却是稀松平常,在真武堂就是一个无名小卒,此番奉孟副堂主之命前来接待和安排诸位师弟师妹,说来却是荣幸之至。”

    苛敬腾的目光在纪东的身上不着痕迹地扫视了一遍,眼底深处同样闪烁着一丝亮芒。

    说起来,他此番奉命在此等待新人弟子前来报道,原本,他还以为至少也得一个月之后才会有人前来呢,却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完成了新人任务归来了。

    眼前的纪东一看就是年纪不大,可让他暗暗心惊的是,他居然看不出纪东是什么修为,就连纪东究竟是黄金段还是铂金境,他都完全没办法确定。

    不得不说,这样的一个年轻人,着实让他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原来是苛师兄。”微微一笑,纪东再次拱了拱手,心下顿时有些了然。

    显然,这枯瘦的青年男子还真不是真武堂的高层,如此说来,十有八九,此人应该是故意隐藏了修为,甘愿在真武堂做一个名声不响的小人物,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些什么。

    当然了,这些只是他通过表面现象进行的推测,至于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他却也并不好确定。

    “啧啧,纪东师弟的效率倒是蛮高的么,这才多久的时间,居然就第一个完成了新人任务,佩服,真是让人佩服!”

    苛敬腾的面色很快恢复了正常,似是无意地对着纪东旁敲侧击道。

    “哪里哪里,苛师兄有所不知,小弟分得的任务地点环境不错,刚好适合种植聚灵草,所以才这么快完成了任务,说来都是运气使然。”

    摆了摆手,纪东早就想好了说辞,十分淡定地道。

    “原来是这样啊!”闻言,苛敬腾不由得挑了挑眉毛,显然对于纪东这样的回答并不怎么相信,但这些显然不是他所应该询问的,所以也就不再多问。

    “纪东师弟,欢迎加入真武堂,接下来的时间,就由愚兄来为纪东师弟安排一下住处,并且为师弟讲解一些在青冥宗修行所需要注意的事项,如果有什么遗漏的,还望师弟多加包涵。”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苛师兄了。”

    听到苛敬腾之言,纪东面色一正,再次对着对方拱手谢道。他知道,这才是他加入青冥宗之后的启蒙课,他相信,这个枯瘦的青年男子绝对对青冥宗十分了解,眼下,他必须要抓住机会,尽可能的把青冥宗,以及青冥宗各大党派的情况了解一番。

    “嘿嘿,纪东师弟不要客气,来来来,咱们坐下来慢慢说,你是第一个前来报道的弟子,估计其他人一时半会儿怕是很难归来,既然如此,咱们兄弟就多聊上一会儿!”

    苛敬腾显然是想要对纪东多多了解一些,另外,他已经在此等候了一阵子,就是因为无聊才睡着的,眼下有纪东陪他说说话,他倒也不用闲的睡着了。

    “还请苛师兄示下,小弟必当洗耳恭听。”纪东也是乐得如此,说着便是跟随对方一齐坐到了桌案一旁,随后便是跟着对方聊了起来。

    作为青冥宗的老牌弟子,苛敬腾对于青冥宗各项事物的了解自然不是纪东所能比拟的,小到青冥宗各大党派的各级头领,大到青冥宗的各个高层,可以说,青冥宗的事情,基本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想来那位孟天铎副堂主把他派来接待新人弟子,应该也是看中了他的这等信息储备。

    纪东听得十分认真,而且时不时的也会主动出言询问,也许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前来报道的新人弟子,苛敬腾也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基本上能跟他说的,都会一一对他讲述。

    “想不到青冥宗的关系居然如此的错综复杂,此番真是要多谢苛师兄了,苛师兄的这份恩情,小弟必将铭记于心,它日必当报答。”

    二人也不知道聊了多久,纪东无疑是受益良多,最终,他不禁对着对方拱了拱手,满是感激地谢道。

    苛敬腾对他讲述的一切,都是他加入青冥宗之后急需知晓的,对他来说,这的确是一份恩情,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倒是不介意为对方做些什么!

    “嘿嘿嘿,纪东师弟实在是客气了,这是愚兄的分内之事,师弟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听到纪东之言,苛敬腾不由得摆了摆手,满脸不在意地道。

    “纪东师弟,青冥宗的水可是深得很,尤其是咱们真武堂弟子,可能你也听说了,咱们的院长大人跟青冥宗的那位大人物有过过结,虽然那位并不会光明正大的对咱们出手,但暗中的一些小动作,师弟却也不得不防啊!”

    “多谢苛师兄提醒,小弟已经心中有数,今后行事,一定会倍加小心就是了。”点了点头,纪东自然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

    “对了,苛师兄,小弟之前上山之时听到一些真武堂的师兄在谈论千云党抢夺了咱们的一座灵晶矿之事,不知此事,苛师兄可是有所耳闻?”

    该了解的信息,他基本上都已经了解,眼下,他也是时候了解一些更为具体的事情了。

    “你说这件事啊,此事我也听说了。”听到纪东问起此事,苛敬腾眉毛一挑,似乎是在心底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要跟纪东说,“此事说来也算不得什么秘密,其实就是咱们真武堂的一位副堂主发现了灵晶矿的线索,因为一些私心,所以就没有上报,而是想要私自进行开采,可惜最终被千云党之人给算计了。”

    这件事的确已经传开,他虽然并不应该到处宣传,但既然纪东已经知晓此事,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这千云党还真是不把王朝党放在眼里,这等明摆着的从人家的嘴里把肥肉抢走之事,他们居然做得如此顺理成章,估计这背后怕是要有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吧?”

    听了苛敬腾的讲述,纪东的眉毛挑了挑,眯着双眼道。

    从之前苛敬腾的讲述当中,他对于千云党也算是有些了解了,事实上,在他看来,这千云党虽然比王朝党强了一些,但还不至于明目张胆地抢夺王朝党的资源,他相信,此事背后一定另有隐情。

    “哈哈哈,纪东师弟果然心思敏捷。”听到纪东之言,苛敬腾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长笑一声,继续道,“有些事,愚兄原本没打算跟你说得太过详细,不过既然你提到了,愚兄就简单说一说好了。”

    “愿闻其详!”

    “其实,各大党派之间一直都有一种默契,那就是王朝党的便宜,不占白不占,谁都清楚,王朝党的实力最为弱小,就算让王朝党吃些亏,王朝党也绝对不会轻易跟其它党派开战,事实上,其它党派其实都希望王朝党主动开战,因为那样的话就会给他们一个借口对王朝党群起而攻之,愚兄这般说,你可是已经明白了?”

    在其它党派的弟子眼里,王朝党之人就是一群异类,如果按照天赋来说,王朝党的弟子是没有资格加入青冥宗,并且跟他们争夺资源的,所以,各大党派都希望把王朝党灭掉,也好少一个竞争对手。

    这些年来,王朝党其实都是在夹缝中生存,就算吃了亏,也无非就是表面上表达一下不满罢了,根本不敢有实际行动,充其量也就是暗地里弄一些小动作罢了。

    “啧啧,原来是这样,小弟明白了。”眉毛一挑,纪东哪里还听不出苛敬腾的言外之意?说那么多,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点,那就是王朝党太弱了,弱到只能忍气吞声,说来也着实是有些无奈。

    “嘿嘿,有些事,咱们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如果挑明了的话,尴尬的只能是我们自己。”见到纪东的面色,苛敬腾知道,纪东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另外,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咱们自己的问题,如果不是咱们那个副堂主暗藏私心,其实千云党也没那么容易如愿,再者说,不过就是一座灵晶矿罢了,王朝党虽然实力比较弱,但手里也掌握着几处灵晶矿资源,倒也并不差这一座。”

    “王朝党的手里有很多灵晶矿么?”

    听到苛敬腾之言,纪东不由得心思一动,下意识地问道。

    灵晶矿这东西非同小可,他虽然不曾见过灵晶矿,但他却是知道,所谓的灵晶矿,就是五行灵晶所隐藏的矿脉,五行灵晶的珍贵自不必说,而但凡能够被称为灵晶矿的,其中的五行灵晶必然不会少就是了。

    “很多倒是算不上,但应该能有几座,事实上,青冥宗周围有很多矿区,有些矿区五行灵晶的存储量不多,开采的意义并不大,但若是运气好的话,就能挖掘出储量很大的矿脉,只要开采一座那样的矿脉,怕是就足够王朝党好长一阵子的开销了。”

    总的来说,王朝党的人数还是相对少了一些,如此一来,王朝党的开销自然也就不会有其它党派那么大,这也是为什么王朝党不会随意跟其他党派大动干戈的原因之一。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灵晶矿在青冥宗这边似乎并不算是什么罕见之物啊………”

    听了苛敬腾的讲解,纪东的双眼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心下却是突然有了一些想法。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