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五十五章青冥宗1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莽莽丛林之中,一个壮硕的青年男子急速飞掠着,他的速度极快,几乎就是眨眼的工夫,他便是飞掠了数百里的距离,来到了千云党正在开采的矿区外围。

    “嗖嗖嗖!!!”

    然而,就在壮硕的青年男子脚下不停,却是要直接闯入矿区之时,一声声破风声接连响起,随后,几个青年男子便是接连窜了出来,拦住了前者的去路。

    “什么人!!!”

    身形闪现,几个青年男子说话间一字排开,为首的一个高大的男子更是直接抽出了神刀,对着来人大声呵斥道。

    “哈哈哈哈,这不是孙雲师弟么,怎么,一阵子不见,你连老子都不认识了么?”

    眼看着前路被堵死,壮硕的青年男子不禁长笑一声,身形也是暂且停了下来,对着对面几人当中为首的高大男子喝道。

    “嘶………江无崖?是你?!!”

    随着壮硕男子身形定住,几个青年男子这才看清了来人的模样,而见到来人,包括为首的孙雲在内,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震,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脸上尽是一片忌惮之色。

    显然,对于这个突然到访的壮硕男子,他们应该并不陌生。

    “嘿嘿,干嘛怕成这个样子,老子又不会吃了你们。”眼看着对面的几人都是充满了惊恐地盯着自己,江无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笑容,“好了好了,老子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正事,你们几个全都给我滚到一边儿去吧,老子可没时间跟你们闲扯。”

    淡漠地扫了一眼对面的几人,江无崖却是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轻蔑之意,说着,他便是迈动脚步,却是再次朝着矿区而去。

    “慢着,江无崖,这里是我们千云党的矿区,你不能进去!”眼看着对方竟然要硬闯矿区,孙雲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前一步,语气坚定地道。

    虽然他真的很忌惮对面的壮硕男子,但作为千云党云门堂的副堂主之一,他如果就这般放对方进去的话,那么他今后又如何能够服众?

    “不能进去?老子想去的地方,还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拦,滚开!!”见到对面的几人居然不给自己让路,江无崖的脸上顿时闪过一道狠色,话音未落,他便是脚下一跺,同时猛地朝着对面的孙雲等人轰出了一拳。

    “退!!”眼看着江无崖直接出手,孙雲似乎早就有所准备,二话不说,便是直接朝着一旁闪身而去,让开了对方的前进路线。显然,他虽然嘴上不放行,可实际上,他根本就是走一个形式罢了!

    江无崖在青冥宗当中可谓是名气甚大,别说是他,就算是那几个排在前列的党派,都对这位独行侠忌惮不已,这一级别之人,又岂是他所能应付的?

    “哼,一群废物罢了!”眼看着孙雲等人说话之间都已经退到了两旁,江无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讥笑之色,却也并没有为难这些人,身形一动,便是直奔里面的矿区掠去。

    他要杀这些人,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不过他只为谋财,并不想害命,毕竟,青冥宗本就有规定,弟子之间不得自相残杀,他若是真的杀了人,宗门那边怕是不好交代。

    “副堂主,他冲进去了!”

    等到江无崖冲进了矿区,孙雲等人这才再次聚在了一起,其中一个弟子看了一眼江无崖的背影,对着一旁的孙雲呼道。

    “喊什么喊,我又不是瞎子!”听到一旁之人的提醒,孙雲的目光微微一闪,这才继续道,“你们几个留下来继续守卫,你们两个跟我去追,绝对不能让他在我千云党的地盘为所欲为!!”

    话音落下,他这才脚下一动,朝着江无崖追了上去。

    而这个时候,江无崖的身形早就不见了踪迹,却是已然来到了千云党的矿坑近前了。

    “哈哈哈,好大的矿坑,来来来,快让我看看,你们这是挖到什么宝贝了?”

    身形悬浮在矿坑上方,江无崖的目光第一时间就已经把矿坑下面的情况看了个七七八八,而见到矿坑里面那荧光闪烁的紫金,他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眼底尽是一片的喜色。

    “嗖嗖!!!”

    就在江无崖的笑声尚未落下之时,两声破风声便是蓦地从矿坑下方传来,说话间的工夫,千机堂副堂主刘权以及云门堂副堂主雷傲便是一齐从矿坑下方飞掠而出,在江无崖的对面悬空站立,脸色都是不怎么好看!

    “江无崖?!!”

    雷傲和刘权的眼神都是有些冰冷,但同时也是充满了忌惮,显然,他们对于这位不速之客也是比较熟悉,只不过,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尊大神居然会跑到他们这里来!

    “呦,刘兄,雷兄,二位都在呢,多日不见,二位别来无恙吧!”

    见到从矿坑里面窜出来的雷傲和刘权,江无崖的嘴角微微一挑,就像是碰到了老朋友一样,对着二人笑着招呼道。

    “原来是江兄,多日不见,江兄可是风采更胜往昔啊!”

    听到江无崖开口,雷傲和刘权两大副堂主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却是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随后,二人当中的雷傲便是上前一步,代表二人跟江无崖打过招呼道。

    虽然没想到这位会突然出现,但既然对方已经来了,他们也只能是见招拆招,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倒也不至于会怕了对方。

    “哪里哪里,老子孤家寡人一个,又没有别人养活,日子过得可是艰难得很,这不,最近手头有点儿紧,又刚好听说两位副堂主在这边挖掘紫金矿,我便厚着脸皮来讨要一些,相信二位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江无崖也不拐弯抹角,说着便是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根本没有丝毫的客套可言。

    “恩?这…………”等到江无崖的话音落下,雷傲和刘权两大副堂主都是不由得身形一滞,却是没想到这位居然如此直接,说话之间,二人的脸色便是不由得全都黑了下来,显然是全都有些愤怒。

    密林深处,纪东就像是一个超然物外的旁观者一样,静静地看着整片矿区周围的变化,任何的人和事,都不可能逃过他的探查。

    江无崖的出现,他自然也看得清清楚楚,而在听到了江无崖跟千云党两位副堂主的对话之后,他的脸上早已经充满了古怪之色,险些都要笑出声来。

    “啧啧,这个家伙还真是有趣,居然一开口就直接跟千云党的人索要人家的劳动果实,看来,他还真是没把千云党放在眼里啊!”

    精神力锁定江无崖,他能够感知到,这位的实力绝对非同一般,从表面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法相境初期的强者,只不过,从对方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也许,此人的战斗力,十有八九要超过正常的法相境初期之人。

    他加入青冥宗的时间并不久,所以并不认得这江无崖,不过从千云党众人的反应来看,这个江无崖应该是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

    “这还没等我出手呢,居然就有人先我一步出手了,看来想要打千云党这片矿区主意的,并不只有我一个人,就是不知道这家伙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他之前尾随千机堂的人前来之时,属实没有发现有人尾随,也就是说,此人应该并不是跟着千机堂来的,而既然不是尾随千机堂来的,那么基本上也就是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此人乃是受王朝党所托,来这里帮王朝党找回场子,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此人在千云党里面有内应,在收到了内应的传讯之后加紧赶来的。

    相比之下,他倒是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以王朝党的底蕴来说,怕是未必能够请得动这等人物。

    “先不管那么多了,姑且看看此人要怎么做,千云党的这两个副堂主也不是吃素的,想要凭借一句话就把千云党的劳动成果分走一部分,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吧?”

    摇头一笑,他对于眼下的变故倒也没什么太多的感觉,对于他来说,无论是千云党的众人还是这位突然到访的不速之客,其实都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威胁,如果他愿意的话,依旧可以掌控全场,谁也别想翻起什么浪花来…………

    与此同时,矿坑之上的气氛已经渐渐变得紧张起来。

    江无崖已经表明了来意,只是,他的来意对于千云党的众人来说,铁定是不可能接受的,尤其是千云党的两位副堂主,对于他们来说,江无崖提出这样的要求,本就是对他们,也是对千云党的一种侮辱。

    “江无崖,我知道你当初获得过奇遇,修为从入劫境迅速蹿升到了法相境的境界,可以说是青冥宗当中的一个异类,不过,你难道不觉得你的要求有些过分么?”

    两大副堂主并没有急着动手,只不过,他们这会儿已经暗暗运段起了超能力力,随时都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江无崖在青冥宗的身份的确有些特殊,此人并不隶属于任何党派,而是一个无党派的独行侠,据说,对方当初在外历练之时遇到了一处先人洞府,并在里面获得了很多的奇遇,一身实力简直就是鬼神莫测,放眼整个青冥宗的八大党派,都没有人愿意招惹此人。

    原本,千云党跟此人并没有任何的过结,也不知道这位今日为何会突然跑到这里来找他们的麻烦。

    “哈哈哈,过份?你们居然还敢说别人过份?”听到千云党两大副堂主之言,江无崖不禁回以一笑,“啧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处矿区原本应该是属于王朝党的,是你们千云党恃强凌弱,这才把矿区据为己有,要说过份,你们可比老子过份多了!”

    他跟千云党无冤无仇,也跟王朝党没有什么交情,只不过,千云党抢夺他人矿区的做法,在他看来却是颇为不爽,另外,他也的确需要大量的紫金,所以在听说这里有紫金矿出现之后,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对于千云党,他当然也有那么一丝忌惮,不过,为了能够拿到大量的紫金,他却也不得不冒这个险了。

    “这么说来,江兄是一定要分走我千云党的一些资源了?却不知江兄想要多少?”

    见到江无崖的态度,千云党两大副堂主强压着火气,却是依旧没有急着出手。如果江无崖真的只是索要一点点的资源的话,他们倒也不是不可以跟对方结这个善缘。说起来,江无崖一直都是各大党派争取的对象,而且在无党派弟子当中的地位一直颇高,如果能够把江无崖拉入千云党的话,就算是付出一些代价也并无不可。

    “我看你们这座紫金矿规模不小,这样吧,你们把这紫金矿的一半交予我,当然了,你们可以当是我借你们的,将来若是方便的话,我可以如数还给你们。”

    目光在下方的矿坑里面扫了一眼,江无崖略作思忖,随后便是十分随意地道。他看得出来,眼下这座紫金矿的确规模不小,如果能拿到一半的话,也差不多够他用一阵子的了。

    “一半?哈哈哈哈,江兄还真是会开玩笑,你干脆把整座紫金矿都拿去好了!”

    等到江无崖话音落下,两大副堂主不禁对视一眼,随后便是放声长笑起来,显然,对于江无崖说出的数字,他们也只能是当成一个笑话来听了,至于对方后面所说的借用之事,他们更是直接无视。

    “江无崖,我千云党无意与你为敌,你若是现在离开,我们兄弟可以当之前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如若不然,你可要知道后果!”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大家也没必要继续维护什么脸面,不管怎么样,千云党绝对不可能把一半的紫金矿拿出来分给对方,毕竟,整座紫金矿的一半,这对千云党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资源,就算因此而得罪了对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说来,大家恐怕谈不拢了?!”

    听到两大副堂主之言,江无崖不禁舔了舔嘴唇,说话之间,他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柄血红色的长刀,眼底更是充满了冰冷的杀意。

    话不投机半句多,对于江无崖来说,他这次前来,本就猜到了不可能会那么顺利,不过这也正合他意,原本,他就是想把整座紫金矿全都据为己有的,眼下既然谈崩了,事情反倒变得简单起来。

    血色长刀在手,江无崖的气息开始了节节攀升,说话间的工夫,他的一身气息已经达到了法相境初期的极限,而与此同时,一股极其恐怖的寒意从他的身上释放开来,使得整片矿区的温度都是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所有人停止采矿,退到一边掠阵!!”

    眼看着江无崖要动手,千云党两大副堂主也是第一时间气息暴起,同时对着矿坑周围正在休息之人,以及还在矿坑下面挖矿的弟子喊道。

    “刷刷刷!!!”

    不用二人吩咐,千云党的弟子已经知道该如何做了,说话之间,矿坑里面的弟子全都纷纷窜了出来,跟那些在外休息的弟子们一起朝着四周散去,尽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这次千云党调过来挖矿的弟子可谓是数量不俗,等到所有人全都出来之后,几乎有近三百人的数量,三百个铂金境的强者,其中还有几个天劫境的副堂主,这样的一股力量,却也绝对是不容小觑。

    不过,这些人这会儿都没有出手,因为他们很清楚,接下来的战斗,他们暂时还伸不上手,毕竟,江无崖和千云党的两大副堂主都是法相境的高手,这三人打起来之后,单单是战斗的余波都够他们应付的。

    “雷傲、刘权,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把紫金矿的矿石交出一半,这样对大家都好。”

    恐怖的气息朝着周围不断荡漾开来,这一刻的江无崖就像是战神下凡一般,简直就是说不出的霸气。而在他手里的血色长刀,此刻居然冒出一股股红色的血气,似乎是要择人而噬一样。

    “江无崖,早就听说你得到的际遇就是修炼邪功,看来传言果然不假,今日,我千云党就要替青冥宗清除你这颗毒瘤,免得你到外面丢青冥宗的脸!”

    听到江无崖之言,两大副堂主并没有正面去回答,而是盯着江无崖身周的那股恐怖的邪气,面色冷峻地道。

    他们都能感受得到,江无崖修炼的功法恐怕并不是什么堂堂正正的功法,而往往这等邪气的功法都会有着不俗的战力,这一刻,他们的心下已经越发的谨慎起来。

    不管怎么样,眼下二对一,他们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而且他们还有三百个铂金境的强者做后盾,这一战,终究还是他们的赢面更大一些。

    “哈哈哈哈,邪功?技能功法哪有什么正邪之分?今日,老子就要让你们见识见识我这邪功的威力,杀!!”

    听到二人之言,江无崖不禁朗声一笑,而这个时候的笑声当中,却是不觉间带了那么一丝邪性!

    “嗡!!!”

    伴随着一声嗡鸣之声,江无崖手里的血色长刀微微一颤,随后,一道血色的刀芒便是横扫而开,目标正是对面的雷傲和刘权两大副堂主,似乎是要一刀将二人斩成两截。

    “哼!!”眼见江无崖开始了攻势,两大副堂主几乎同时冷哼一声,说话之间,二人便是猛地散开,然后自然而然的将江无崖夹在了中间,并且唤出了自己的神兵,对着江无崖围攻起来。

    看得出来,在气势上,千云党的这两位副堂主恐怕要稍稍弱于江无崖,但他们占据人数上的优势,却是很好的弥补了力量上的欠缺,另外,千云党之人经常一齐配合着修行,二人之间的默契,也是一般人难以比拟的。

    这三人并没有动用他们的法相,显然都是有所保留,事实上,法相境强者都不怎么会轻易动用法相,毕竟,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自己的法相是什么,届时很多手段就难以发挥出其不意的效果了。

    修为到了法相境,如果不是彼此的实力相差太多的话,其实很多时候是很难分出胜负的,而想要分出胜负的话,就要看谁的保留手段更多,并且更好的抓住机会。

    不用说,无论是江无崖还是千云党的两大副堂主,他们绝对都有各自的杀招,不过,什么时候动用杀招,这才是最为关键的,如果时机选择不对的话,就算是再强的杀招,恐怕也只能是中看不中用罢了。

    “轰轰轰!!!”

    恐怖的劲气四处荡漾,三大法相境高手从天上打到了地下,又从地下打到了天上,所过之处,无论是山石还是草木,基本上都被夷为了平地,而千云党的众人,这会儿只能是到处躲藏,生怕这三人一个不小心就把他们轰杀。

    看起来,这恐怕要是一场比较持久的战斗了,如果最终的结果是千云党的两人胜出的话,那么江无崖必然是要落荒而逃,但若是江无崖侥幸获胜的话,今日之事恐怕就要有些难办了…………

    “很好,想不到居然还能见到法相境之人的对战,这对我来说倒是一次不错的观摩机会!”

    就在三个法相境强者大打出手之时,纪东这会儿不禁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他如今还没有晋级法相境的境界,这等观看法相境强者的对战过程,说不定就能给他一些灵感,对他冲击法相境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这个江无崖绝对是隐藏了力量,他的实力绝对不仅仅如此,看来千云党的这两个家伙,今日恐怕要倒霉了啊!”

    精神力时刻锁定着三人的战斗,他作为旁观者,看得却是极为清楚。

    在他看来,千云党的两大副堂主虽然也有所保留,但他们保留的力量,恐怕根本没办法跟那个江无崖相比。

    坦白讲,这个江无崖给他的感觉十分怪异,从此人的言谈举止来看,这应该不是一个恶人,可从对方的出手和一身气息来看,这又明显是一个嗜杀成性的杀人狂凶,这样的情形,不禁把他都有些弄晕了。

    “啧啧,看来我这一趟临时起意,却是还要有些意外收获,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安心地观看这三人的大战吧,也不知道这三个家伙的法相都是什么,希望能够有机会见到。”

    双眼微眯,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一切,还是等这三人分出胜负之后再做定夺也不迟。

    “轰轰轰!!”

    剧烈的爆响之声此起彼伏,这一刻,三大法相境高手已经打出了真火气,谁都想抓住对方的破绽瞬间灭掉对手,可大家的心里又都清楚,到了他们这等级别,恐怕是很难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的。

    时间流段,三人的战斗已经整整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这会儿,被他们夷平的密林就不下十几里的范围,也幸亏此地荒无人烟,否则不知道要有多少的无辜之人被殃及呢!

    “江无崖,你是打不赢我们的,我劝你还是乖乖离开吧!”

    一边僵持,云门堂副堂主雷傲不禁一边对着江无崖大声喊道,听得出来,他其实也是不想这般跟对方打下去,毕竟,如果真的因为这一战而受伤,他恐怕就要得不偿失了。

    “不错,江无崖,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在我们兄弟面前,你根本一点儿的机会都没有,今日就算大家两败俱伤,可我们还有数百人做后盾,届时遭殃的一定是你!”

    千机堂副堂主刘权也是接过话茬,对着江无崖施压道。跟雷傲一样,他当然也不想真的跟江无崖拼个你死我活,所以,若是能够让对方放弃,这绝对是最好的结局。

    “哈哈哈哈,怎么?你们两个这是怕了么?若是怕了,就乖乖把紫金矿分老子一半,否则的话,今日就算是同归于尽,老子也在所不惜!!”

    听到千云党两大副堂主之言,江无崖不禁朗声笑了起来,却是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一边笑着,他手里的血色长刀却是更为狂猛的劈斩而出,大有跟对方同归于尽的意思。

    “该死!!”

    眼看着江无崖不但没有收手的意思,而且明显变得更加狂暴起来,两大副堂主简直又急又怒。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战斗,他们能够感觉到,江无崖的实力绝对要比他们每个人都高出一丝,而最主要的是,对方的血色长刀释放出来的一丝丝血腥之气,让他们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恐怕长时间下去的话,他们的力量都要受到影响。

    “拼了!!!”

    说话之间,两大副堂主不禁对视一眼,随后,二人便是不着痕迹地相互点了点头,达成了某种共识。

    “嗡嗡!!!”

    几乎就在二人相互点头的下一瞬,他们的头顶之上,两个巨大的虚幻影像陡然浮现而出,雷傲头顶上的虚影乃是一头狂暴的凶熊,而刘权头顶上的虚影竟是一头敏捷的凶豹,不用说,这必然就是二人的法相了。

    战斗迟迟难以出结果,他们两个显然是有些急躁,如果不动用法相的话,他们恐怕很难拿下对手,所以,这一刻的他们只能选择出全力了。

    “吼吼!!!”法相出现,二人的气息都是瞬间开始了急速的飙升,甚至还伴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兽吼声,威势着实吓人。

    “终于动真格的了,也好,今日老子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法相!”眼看着千云党两大副堂主动用了法相,江无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说话之间,他也是猛地心思一动,随后,在他的头顶之上,一团漆黑如墨的黑影便是蓦地凝聚了出来。

    黑影一出,周围的血腥之气立马变得浓郁起来,而这团巨大的黑影则是剧烈地蠕动起来,并且伴随着一滴滴殷红的鲜血滴落而下!当然了,这滴落的自然不是真的鲜血,而是能量的一种显化,但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

    “嘶………这是…………”

    眼看着江无崖头顶上方出现的黑影,刚刚祭出法相的两大副堂主还没来得及得意,便是尽数被江无崖的法相惊得面色一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的距离。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如此的恶心?”

    “好恐怖的气息,这家伙究竟领悟到了什么法相?怪物,简直就是怪物啊!!”

    两大副堂主这一刻是真的被吓到了,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可对于江无崖的法相,他们真的一点儿眉目都没有。

    这倒也怪不得他们,因为江无崖的法相似乎就是一团漆黑如墨的黑影,就算他们把眼睛瞪成了灯笼,也根本看不出这团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的这等法相,恐怕绝对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就是了。

    “动手!!”

    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们去迟疑,不管对方的法相究竟是多么的诡异,他们此刻都必须要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刷刷!!!”

    说话之间,二人头顶上方的法相猛地融入身体,随后,二人便是身形一闪,再次朝着江无崖冲了上去。

    法相入体,二人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是提升了一大截,尤其是二人的法相一个侧重力量,一个侧重速度,力量与速度的完美配合,绝对是相得益彰。

    “死!!!”

    两大副堂主对视一眼,眨眼之间,二人已经分别来到了江无崖的身侧,从两个方向一齐发动。

    雷傲手里的神兵已经收了起来,却是猛地轰出了一拳,这一拳刚猛无匹,仿若天外的神石从九天降落,若是被这样的一拳击中的话,就算是法相境高手,恐怕也要瞬间被轰成碎片。

    刘权的手里依旧握着神刀,而此刻的神刀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化作了一条奔腾的怒龙,张着血盆大口直接对着江无崖咬了下去!

    看来,二人这是打算直接出杀招,打江无崖一个措手不及。

    “哈哈哈,来得好!!开!!”

    眼看着两大强者的杀招对着自己杀来,江无崖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可言,甚至还放声长笑起来,笑声未歇,他头顶上的怪异法相也是猛地融入了他的身体,随后,他整个人竟是蓦地炸开,化作了一团更加恐怖的黑影,直接将两个法相境强者淹没其中。

    而这个时候,两个法相境的超级强者都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是尽数被黑影所笼罩,随后,整片天地便是陡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