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五十八章青冥宗2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

    密林之中,纪东此刻静静地站在那里,而在他的面前,刚刚被他制服不久的江无崖,此刻正盘膝坐在地上,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没有丝毫的动静。

    这样的状态差不多持续了小半刻钟的时间,终于,江无崖的身周蓦地荡漾起一股黑色的雾气,这黑色的雾气十分恐怖,周围接触到这黑色雾气的沙石草木,几乎瞬间就被黑色雾气腐蚀一空,发出嗤嗤的声响。

    “嗡!!!”

    伴随着黑色雾气显现,江无崖的身体猛地一颤,随后,一股暗金色的光芒便是在他的身体之上一闪而逝,而江无崖的表情则是稍稍显得有些痛苦,明显是在经受着什么!

    “噗!!!”这样的痛苦倒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差不多也就是分分钟的时间,江无崖便是猛地喷出了一口黑血,随后,他的浑身气息便是慢慢变得平稳了下来。

    “很好,看来圣灵丹果然对他的毒有效果,虽然距离彻底清除他所中之毒还差了一些,但至少,他眼下已经不需要继续承受剧毒带来的痛苦了。”

    一旁,眼看着江无崖的身体所发生的变化,纪东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就在不久前,他把自己的圣灵丹给对方服用了一颗,而在一颗圣灵丹下肚之后,他能够感觉得到,江无崖身体当中的毒性已经被清除了七七八八,虽然剩余的毒性依旧比较麻烦,但这样的程度,江无崖应该能够控制。

    他甚至相信,只要再让江无崖服用三两颗圣灵丹的话,那么对方的毒,真的就能解除个八九不离十,直至最后的尽数解除。

    “也不知道我这枚圣灵丹的投资是对是错,希望我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看着江无崖的变化,纪东摇头一笑,倒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这次选择帮助江无崖,说白了就是想要拉拢对方,可说到底,人心隔肚皮,他虽然有精神力在身,可以时刻掌握他人的一举一动,但对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将来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那可不是他所能确定的。

    “刷!!!”

    说话之间,江无崖的双眼已经蓦地睁了开来,顿时,两道厉芒便是在他的眼底一闪而过,脸上更是充满了兴奋的笑容。

    “哈哈哈,好,好啊!!”双眼睁开,江无崖不由得放声长笑起来,笑声当中充满了畅快之意,一边笑着,他的目光则是第一时间跟纪东形成了对视,然后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多谢阁下为我解毒,请受在下一拜!!”

    说着,他便是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朝着纪东弯下腰来,真心实意的对着纪东鞠躬谢道。

    说起来,此番被纪东拦住了去路,他原本还以为这必将是他的一次大麻烦,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事情居然会演变成现在这般局面,虽然他这会儿依旧还在纪东的控制当中,但身体当中的剧毒被解除了七八成绝对是做不得假的,只此一点,就足够让他兴奋一阵子了。

    他辛辛苦苦拼死拼活的抢夺了千云党的紫金矿,说到底就是为了解毒,眼下虽然紫金矿被纪东夺了去,可他的毒也被解的差不多了,对他来说,他的目的可以说是变相地达成了!

    “哈哈哈,江师兄无须多礼!”见到江无崖对着自己弯腰行礼,纪东不禁长笑一声,同时一抬手,将对方扶正起来,“看来江师兄的毒已经不怎么碍事了,可喜可贺,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随手将对方扶正,纪东不禁眯起双眼,十分友好地道。

    “嘶,这…………!!!”

    顺着纪东的搀扶直起身来,江无崖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心下简直就是震撼不已。

    虽然纪东只是随手这般一扶,可他能够感觉到,纪东适才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却是要比之前跟他对战之时强了数倍,如果纪东之前动用这等力量的话,他恐怕连施展法相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这一刻他方才明白,原来纪东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的力量当回事儿,如果纪东愿意的话,他都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吁,真是想不到,青冥宗里面居然还隐藏着阁下这等恐怖的天才,在下今日当真是大开眼界了啊!”

    面色变了又变,江无崖不禁认认真真地打量了纪东一番,随后便是长叹一声,满是叹服地道。他一直觉得自己在青冥宗的年轻一辈里面已经很不错了,可今日见到纪东之后他才明白,这个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青冥宗那么多的弟子,也许比他强的大有人在,只不过人家就是不怎么显露罢了。

    “啧啧,江师兄哪里的话,我就是青冥宗当中一个极其普通的弟子而已,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天才。”听到江无崖的赞叹,纪东淡漠一笑,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只不过,他的这等云淡风轻的表现,看在别人眼里简直就是真正的高人风范。

    “阁下什么都不用说了,今日败在阁下手里,我江无崖心服口服,阁下有什么吩咐的话尽管说,只要我江无崖能够做到,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推辞。”

    到了这一刻,江无崖已经彻底的无话可说,而这会儿,他也是时候履行自己之前的诺言,听纪东提条件了。

    他之前说过,要是纪东能够解了他的毒的话,那么就算是十个、一百个条件,他都可以答应,眼下纪东的确把他的毒解的差不多了,他自然是心甘情愿地愿意听从纪东的吩咐。话说回来,就算纪东没有帮他解毒,他因为打赌打输了的原因,也是要答应纪东一个条件的。

    “江师兄言重了,说起来,此番能够结识江师兄,这也是小弟的荣幸,条件谈不上,小弟只希望能够跟江师兄交个朋友,你我兄弟二人,携手在青冥宗当中闯出一片天来,不知江师兄是否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嘴角一挑,纪东却也毫不掩饰,直接便是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虽然他并没有把话挑明,但他相信,对方应该能够领会到他的想法便是。

    在纪东看来,江无崖的实力和天赋绝对都可以算得上是顶尖的,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对方的本质也不坏,最主要的是,对方在青冥宗当中并不隶属于任何的党派,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准备的。

    如果他能够将此人收入麾下,让对方替自己做事的话,那么他的计划必然可以更好的实行,而他自己则是可以分出大把的时间去修炼了。

    所以,从一开始,他其实就在打对方的主意,直到此刻将对方制服,并且帮助对方解了毒,可以说都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原来阁下居然打得是这个主意…—………”

    等到听了纪东的讲述,江无崖的眉头不由得紧紧地皱了起来,沉吟半晌,他这才深吸一口气,面色颇为复杂地道。

    纪东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只是,他之前还真的没想到,原来纪东要提的条件,竟然会是让他帮助对方争霸青冥宗!

    所谓的在青冥宗闯出一片天,说白了无非就是在青冥宗当中创建属于纪东自己的党派罢了,也只有创建党派,并且不断的壮大党派,甚至是吞并其它的党派,才能算得上是在青冥宗闯出一片天。

    可事实上,这些事情,其实正是他最不想去做的。

    他在修炼有成之后,其实不止一次接到过各大党派的入党邀请,但最终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因为他并不想被党派束缚住,在他看来,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才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一旦加入党派,那么他就必须要以党派的利益为重,那个时候的他,恐怕就很难随心所欲了。

    说起来,跟他一样不属于任何党派的散户,还曾有人建议过他组建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小党派,然后暗中慢慢发展壮大,说不定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团体,从而在青冥宗当中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可就是这样的诱惑,他最终都照样抵御住了。

    眼下,纪东居然邀请他跟对方一起去创建一个党派,说心里话,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拒绝,可一想到这是他早就已经答应过纪东的条件,而且纪东还帮他解了毒,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看来江师兄似乎并不怎么愿意帮在下这个忙啊…………”

    纪东的目光一直注意着江无崖,当见到江无崖脸上的表情之后,他当然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心思,见此,他不由得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这个江无崖真的是他十分看重之人,如果能够让对方帮助他的话,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节省很多的力气,可若是对方志不在此的话,他也并不打算去逼迫对方。

    说起来,他倒是有办法让对方乖乖地为自己做事,可那样的话,恐怕就要施展一些并不光彩的手段,而那样的手段,他并不想在江无崖的身上施展。

    “也罢,我知道江师兄的想法了,既然江师兄志不在此,那在下也不强求,今日之事,江师兄就当是不曾发生过好了!!”

    说着,他陡然间一抬手,屈指弹出了几道劲气,却是直接把江无崖被封印的穴道解了开来,使得对方完全恢复了力量。

    “这紫金矿乃是江师兄辛苦夺来的,我倒也不好据为己有,也一并还给江师兄吧!”

    解开了对方的穴道,纪东又把对方的空间戒指直接抛给了对方,这样一来,他却是一丝一毫的便宜都没有占对方的。

    “这…………”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尽数恢复,江无崖顿时心神一颤,却是没想到纪东居然这么轻易就帮他解开了穴道,在他想来,如果他不答应纪东的条件的话,那么纪东一定会狠狠地惩罚他呢!

    可事实却是,纪东不但解了他的穴道,居然还把紫金矿还给了他,对于纪东这样的做法,他实在是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愣愣地抓着纪东抛回来的空间戒指,他一时之间却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江师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吧!”纪东这会儿也是不再多说什么,直接便是朝着江无崖拱了拱手,说着便是段过身去,就要跟对方告辞。

    “师弟且慢!!”

    然而,就在纪东刚刚段过身的一刹那,原本还愣在那里的江无崖蓦地神情一震,随后便是抬起手来,大声地呼道。

    “恩?不知江师兄还有什么其它指示?”听到江无崖开口,纪东的脚步微微一滞,说话间回过身来,对着江无崖轻声问道。

    “我江无崖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至少知道什么叫言而有信,也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既然我早就已经答应了师弟,那么当然没有反悔的道理,师弟不是想要争霸青冥宗么?承蒙师弟看得起,我江无崖愿意追随师弟,为师弟效犬马之劳!”

    目光猛地一凝,江无崖就像是做了一个这辈子最大的决定一般,声音洪亮地对着纪东承诺道,话音落下,他却是直接单膝跪倒在了纪东面前,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说起来,他原本的确并不想加入到任何的党派当中,只是,凡事无绝对,纪东的真诚,彻彻底底地打动了他,让他根本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来。

    无论是帮他解毒,还是把那么多的紫金矿还给他,这些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可纪东不但做了,而且还做的如此干脆,没有丝毫的迟疑,也没有丝毫的做作,这等真诚,简直让他发自内心地感到敬佩。

    说起来,之前的他不想加入其它党派,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那些党派的头头们并不值得他去效忠,可纪东不一样,无论是实力还是胸襟,纪东都让他见识到了一个真正的大人物应该有的境界,他相信,跟着纪东,绝对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何况他还早就已经答应过纪东,如果他就这般拒绝了纪东的邀请的话,他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一个人做出一个决定,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只不过,有些决定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结果,却是任何人都没办法预料的。

    对于江无崖来说,他在决定为纪东做事之时,其实并没有想太多,只是,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将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得到什么的话,他一定会十分庆幸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就是了。

    “江师兄赶快起来,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眼看着江无崖居然跪倒在了自己面前,纪东不由得神情一震,赶忙上前将对方扶了起来,同时满是责怪地道。

    坦白讲,他并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答应了他的邀请,而更加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做得如此的正式!

    这一跪可是非同小可,他心里十分清楚,像江无崖这种人,其实骨子里还是十分骄傲的,而既然对方可以压下傲气跪倒在他的面前,那么也就说明,对方是真心实意想要为他做事,否则定然不会对他行如此大礼。

    不得不说,这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个大大的好消息,这样看来的话,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却是完全值得了。

    “师弟解了我的毒,那就是救了我的命,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区区跪拜礼又何足挂齿?”顺着纪东的搀扶站起身来,江无崖的脸上不禁多了一丝的笑意,说起话来也是要比之前自然了好多。

    之前的他多少还有一些执念,但眼下执念消除,很多事情他都能看得更加清晰,何况这会儿的他也当真是把纪东当成是自己人来看待,有些话自然可以摆在明处来说。

    “江师兄言重了,你我乃是师兄弟,就算江师兄同意与小弟一起争霸青冥宗,你我二人之间也是平辈论交,这等礼数,今后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摆了摆手,纪东显然是真的不想见到对方跪拜自己,毕竟,对方无论是年龄还是资质,貌似都要比他高出不少。

    “哈哈哈,好,不跪就不跪,不过从今以后,我的一切行动就要全凭师弟吩咐了!”见到纪东略带责备的表情,江无崖不禁朗声一笑,随后真心实意地道。

    既然选择了为纪东做事,那么他的任何行动,当然都要由纪东来为他安排,这点儿觉悟,他自然还是有的。

    “哈哈哈,欢迎江师兄加入秦都党,成为了秦都党的第一个成员!!”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也是不由得长笑了一声,随后便是对着江无崖朗声道。

    秦都党,这是他给自己的党派所起的名字,他相信,用不了多久,秦都党的名字就会在整个青冥宗传递开来,而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是什么千云党还是天子党,都将成为秦都党的陪衬。

    当然了,也许有朝一日,千云党也好,天子党也罢,却是有可能会变成秦都党的一个堂口罢了,他相信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

    “这………第一个成员?这么说来,我们的党派现在才算是刚刚成立么?!”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江无崖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在了脸上,随后便是难以置信的对着纪东问道。

    他还以为纪东早就已经暗中创建了一个小党派,可这会儿听了纪东的话,貌似纪东压根儿还没开始创建党派,而他居然是纪东招募的第一个党派成员。

    “哈哈哈,不错,江师兄正是小弟招募的第一个成员,不过我相信,有了江师兄的加入,我们的秦都党,绝对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超级大党派的!”

    朗声一笑,纪东倒也不隐瞒,他心里清楚,江无崖既然已经决定了加入秦都党,那么不管是遇到什么问题,对方都绝对不会中途脱离就是。

    “这……………好吧,看来咱们想要争霸青冥宗,却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哪!”听了纪东之言,江无崖不禁抖了抖脸皮,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他是秦都党的第一个成员,不过这倒是正合他意,因为如今的秦都党就是一个空壳子,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做事方式,将这个空壳子慢慢填满。

    不得不说,这种从无到有的创造,对他来说才颇有挑战性。

    “的确是任重而道远,不瞒江师兄,小弟加入青冥宗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要如何招收更多的成员进入秦都党,并且把秦都党不断壮大,这些都要劳烦江师兄多多费心了。”

    点了点头,纪东这会儿面色稍正,对着江无崖拱手道。他本身刚刚加入青冥宗,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招收到成员,可若是江无崖出手的话,那情况绝对是完全不同的。

    江无崖在青冥宗修炼的年月怕也不短了,关系网势必已经颇为复杂,而眼下对方想要招收成员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既然已经答应了帮助师弟,那这些事情自然不需要师弟操心,说起来,我身边有不少的散户朋友,他们一直都希望我创建一个小党派出来,想来只要我对他们发起邀请,他们一定会加入进来的。”

    他结识的人可都不是普通人,如果这些人尽数加入秦都党的话,那么即便秦都党的人数不多,但综合实力都能达到很高的地步。

    “好,既然如此,那稍后就请江师兄去游说其他人,最好能够快些让咱们的秦都党以最快的速度壮大起来,把其它的党派全都压下去。”

    听到江无崖所说的话,纪东简直就是欣喜不已,他就知道,江无崖在青冥宗这么久,手里一定早就积累了不少的资源,这一次,他却是真的挖到宝了。

    “愚兄一定不辱使命!!”点了点头,江无崖的信心倒还挺足的,说起来,青冥宗当中的大党派就只有八个,但小党派小团体其实并不少,这一次,他完全可以先壮大秦都党,然后慢慢将其他那些小党派全都吞并。

    不管怎么说,他作为青冥宗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这点号召力应该还是有一些的。

    折服了江无崖,纪东终于迈出了他争霸青冥宗的第一步,而且他相信,以江无崖的实力和影响力来说,他的秦都党,一定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积蓄不俗的力量。

    接下来的时间,二人便是针对如何发展壮大秦都党交换了一些意见,当然了,主要还是江无崖发表一下他的个人见解,而纪东则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感受一下可行性,同时给予对方一些意见和补充。

    创建一个党派,纪东虽然没什么经验,但想法还是有一些的,而江无崖在青冥宗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就算是耳濡目染,却也能够积累不少的经验和见识了。

    “云师弟,创建一个小党派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把一个小党派发展壮大,成为一个可以真正比肩八大党派的存在,而想要把一个小党派发展壮大,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手里所掌控的资源,不知云师弟可否有属于自己的资源?”

    一番探讨之后,江无崖跟纪东之间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什么隔阂,而到了这会儿,江无崖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反正全都是为了秦都党好。

    既然已经决定了跟随纪东一起创建秦都党,那么他当然就要全身心地投入进去,要么不做,而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云师弟的称呼是纪东让他这么叫的,纪东并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但却把姓氏告诉了他,而对此,他倒也没有什么抵触,毕竟,他现在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纪东能够把姓氏告诉他,其实已经是对他莫大的信任了。

    “资源么?不知江师兄所谓的资源都是什么意思?还请师兄明示。”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的眉毛微微一挑,随后便是虚心求教道。

    在跟江无崖聊了一阵子之后,他对江无崖的信心无疑更足了,他甚至都在怀疑,这江无崖估计是做过创建党派的研究,否则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呵呵,资源么,其实也很简单,我一说师弟就会明白了。”见到纪东向自己请教,江无崖略作迟疑,便是继续道,“所谓的资源,可能是师弟手里所掌握的修炼资源,比如说大把大把的灵晶,大把大把的神丹妙药,还可能是师弟背后的靠山,比如说师弟的背后有青冥宗的某位大人物暗中支持,或者是师弟是某个超级大世家或者一流大宗门的嫡系子弟等等。”

    任何一个党派的创建,都不可能是凭借一张嘴随便忽悠几个人就能建成的,纪东若是想要把秦都党发展壮大,那么就必须要有他自己的优势,当然了,纪东的实力绝对算是一项优势,但仅仅如此的话,恐怕还有些不够。

    “原来师兄所说的资源是这个…………”

    等到听了江无崖的介绍,纪东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随后也是略作思忖起来。

    “不瞒江师兄,小弟的背后并没有什么大人物支持,我也不是出身大世家或者一流宗门,不过要说资源么,小弟也算有那么一点儿。”

    “哦?愿闻其详。”

    “是这样的,小弟跟丹阵宗当中的一个年轻俊杰乃是莫逆之交,可以通过她获得大量的各种丹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的资源?”

    家世背景什么的,他自然是不用去想了,虽说他背后有荀万山做支撑,可事实上,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荀万山对他的投资已经基本上告一段落,接下来的时间,对方恐怕很难帮得到自己什么,毕竟,以荀万山的那点儿力量来说,还真的难以在青冥宗搞风搞雨。

    “什么?师弟认得丹阵宗之人?还能从丹阵宗手里拿到大量的丹药?这………这可是真的?!”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江无崖却是猛地神情大振,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然是真的,我的那位朋友在丹阵宗的地位颇为不凡,说起来,她用来练手的丹药,基本上都是免费赠送我的,而一些珍贵的神丹灵药,她也会以极低的价钱半卖半送,另外,若是我需要什么丹药的话,只需要为她提供几株炼材,她就会帮我炼制了,说句不谦虚的话,江师兄就算把我当成是半个丹阵宗之人也不为过。”

    嘴角一挑,纪东直接把自己丹阵师的资源搬了出来,当然了,他之所以说自己有丹阵宗这项资源,一来是因为他在丹阵宗里面的确有朋友,二来则是他自己马上就要晋级天丹阵师,一旦他晋级天丹阵师的级别,那么很多的丹药,他都可以着手炼制,却也未必就会比丹阵宗差。

    “这…………这…………”

    听着纪东的讲述,江无崖的双眼越瞪越大,身体都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丹阵宗………师弟竟然跟丹阵宗走得这么近?这……这简直就是…………”

    狠狠地攥了攥拳头,江无崖简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世上,要说哪一个势力最为强大最为恐怖的话,那么绝对是非丹阵宗莫属的,丹阵宗所掌握的资源,可以说是任何一个大宗门都只能仰望的,就算是青冥宗,在人家丹阵宗眼里恐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纪东的身后竟然站着丹阵宗这个庞然大物,这样的话,别说是创建一个堪比八大党派的团体,就算是创建一个超越八大党派的团体,都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啊!

    试问,又有什么人会对神丹灵药不感兴趣?又有什么人会不喜欢强大的神兵利器?

    “哈哈哈哈,好,好啊,真是想不到,师弟居然还有这等资源,这样的话,秦都党一定可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壮大起来。”

    短暂的震撼过后,江无崖不由得放声长笑起来,笑声当中充满了畅快之意。

    他知道,自己这次绝对是选对了,纪东既然跟丹阵宗走得这么近,那么今后的他说不定也能沾到不小的光,这样看来,他却是必须要全身心地投入,务必要协助纪东把秦都党发展壮大,做到让纪东不能更满意为止!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  )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