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六十章青冥宗2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

    对于周峥,在场的三人说不上有多了解,但他们同为没有党派在身的散户,平日里的走动要比其他人多一些,三人根本没想到,这周峥竟然不声不响地加入到了七星党当中!

    七星党可不是普通党派,青冥宗八大党派当中,七星党的综合实力排在第三位,乃是青冥宗举足轻重的大党派。

    不过,七星党的名声在青冥宗的八大党派当中绝对要排在靠后的位置,按照青冥宗弟子的说法,青冥宗八大党派当中,七星党简直就是最没有底线的党派,很多事情,他们都敢冲破道德的底线去尝试,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

    当然了,不可否认的是,七星党的实力绝对毋庸置疑,当初有很多小党派,就是因为对七星党很是不服,最终要么就被消灭,要么就被七星党吞并,结局都可谓是十分凄惨。

    这会儿,当江无崖三人得知周峥居然加入到了七星党之时,他们的心里着实充满了怪异的感觉。

    “呵呵,三位兄弟干嘛如此惊讶?我加入七星党,这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吧?”眼看着江无崖三人充满惊诧地盯着自己看,周峥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倒也能够想到这三人的心思。

    说起来,他何尝不知道七星党做事没有底线之事,不过,生活在青冥宗这样的复杂环境里,唯有生存才是第一位的,至于底线什么的,根本就是毫不重要。说白了,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七星党的理念正是他的内心写照。

    “周兄,你怎么可以加入七星党?青冥宗有八大党派,你就算想要加入,也大可加入其他党派,难道你不知道七星党的名声么?!”

    这个时候,程子岳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毫不客气地对着周峥质问道。

    作为青冥宗当中出了名的直性子,程子岳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事实上,他之所以断了一条手臂,也正是因为他的性格使然。

    “啧啧,七星党的名声怎么了?难道你们觉得,其它党派的名声就很好么?说起来,青冥宗的八大党派,哪一个党派不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暗地里不知道有多龌龊,我倒是觉得七星党敢作敢当,完全值得加入其中。”

    嘴角一挑,周峥倒也并不生气,而是十分理直气壮地道。

    “可是………”

    “程兄稍安勿躁,咱们还是听周兄把话说完吧!”听到周峥之言,程子岳显然是十分的不服气,就要继续指责对方。不过,还不待他后面的话说出口,一旁的江无崖便是抬起手来,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哎!!罢了罢了!!”听到江无崖开口,程子岳不由得长叹一声,却也知道此事并不是他应该妄加指责的,毕竟,人各有志,他又不是周峥,又怎么会知道对方是如何想的?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不久前,七星党党主找上我,真心实意地邀请我加入七星党,我觉得他还算真诚,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微微一笑,周峥知道,江无崖其实是想要听听他的想法,不过他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给别人听?

    “原来如此,啧啧,七星党是青冥宗当中的第三大党派,周兄能够加入到七星党,说来也是一件值得庆祝之事,来来来,江兄,程兄,咱们一起敬周兄一杯!”

    等到周峥话音落下,江无崖一旁的彦无声突然轻笑一声,随后便是对着江无崖和程子岳使了个眼色,同时举起了酒杯道。

    “的确是一件值得庆祝之事,周兄,恭喜了!”江无崖心领神会,赶忙笑着端起了酒杯道,而程子岳虽然心有不满,但也还是斟满了酒杯,略带情绪地一饮而尽。

    “桀桀桀,多谢三位兄弟!”见到三人对着自己发出祝贺,周峥不禁咧嘴一笑,同样是一口喝掉了杯中之酒,这才继续道,“江兄,恕小弟直言,我可是听说,江兄此番创建的秦都党,背后的党主好像是另有其人,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将酒杯放下,周峥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异芒,随后便是对着江无崖问道。

    “呵呵,不瞒周兄,秦都党的党主的确另有其人,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可以给周兄引荐一番。”听到周峥问起此事,江无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直接便是实话实说道。

    事实上,他在邀请他人加入秦都党之时就事先声名过,他只不过是秦都党的二把手,至于一把手,乃是青冥宗当中的一位隐藏天才,实力和背景都在他之上。

    “哎,原来真是如此,要是这样的话,江兄,小弟却是不得不说你两句了。”

    等到江无崖话音落下,对面的周峥不由得长叹一声,满是失望地道。

    “恩?呵呵,周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在下洗耳恭听!”

    见到周峥的表情,一旁的三人都是眉头一皱,不过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尤其是江无崖,更是微微一笑,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虽然小弟并不知道秦都党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支持,不过,江兄应该知道青冥宗的情况,你觉得秦都党真的能够发展起来么?要我说,反正江兄也已经想好了要加入党派,既然如此,小弟愿意做中间人,引荐江兄和彦兄以及程兄一起加入七星党,届时,我会让党主大人为各位新增一个堂口,享受七星党堂主的待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岂不是要比费心费力地创建一个新的党派强得多了?”

    周峥并没有任何的迟疑,说着便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尽数讲了出来,说白了就是要邀请在场的三人加入七星党,至于他是否能够在这里面获益,那就不是其他人所能知晓的了。

    “哈哈哈,闹了半天,周兄这次来赴宴,居然是为七星党来做说客了?”

    等到周峥话音落下,在场的三人都是足足愣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随后,一旁的程子岳便是长笑一声,十分夸张地大声道。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当听到周峥说完之时,大家哪里还不明白,很明显的,周峥这次过来,明显就是为七星党做说客的!

    说起来,他们几人作为青冥宗当中仅有的几个法相境散户,自然早就收到过各大党派的邀请,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七星党,只不过,他们对七星党向来不怎么感冒,所以根本连考虑都没有考虑过。

    对于周峥暗中加入七星党之事,他们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其实还是很不舒服的,却是没想到,对方此刻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呵呵,周兄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已经答应了别人一起创建秦都党,所以只能是说声抱歉了啊!”

    江无崖的面色变幻数次,最终却是轻笑一声,十分委婉的拒绝了对方。

    说起来,到了这一刻,他对于周峥也算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原本,他还以为大家都是一路人,可现在看来,他之前还真是太不了解对方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周峥当初也不止一次说过七星党的坏话,对七星党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深恶痛绝,而现在看来,对方当初所说的那些话,恐怕都是说给他们听的罢了。

    倒是不能因此就说对方是小人,但至少,对方的一些做法,实在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我也一样,我已经答应了江兄一起创建秦都党,至于七星党堂主的宝座,恐怕也只能是失之交臂了啊,可惜,真是可惜!”

    彦无声第二个站了出来,似乎是后悔这么早答应了江无崖一样,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显然就是故意为之,倒也不失为对周峥的一种讽刺。

    “嘿嘿,七星党的庙太大了,我这等废人,又哪里有资格加入七星党?我还是乖乖地跟随江兄和彦兄创建秦都党吧,至少,由我们自己一手创建的党派,应该不至于连最基本的底线都没有。”

    程子岳最后开口,却是说出了江无崖和彦无声以及他自己的心声。

    说起来,他们这些人之所以不愿意加入到党派当中,就是因为看不惯那些党派的很多作风,如果他们加入进去的话,恐怕就必须要融入其中,说白了就是随波逐流。但若是由他们自己一手创建一个新的党派的话,情况也许会有些不同。

    “三位这又是何苦呢?现成的强大党派不去加入,偏偏要选择自己创建什么秦都党,而且同样是屈居人下,这可不是一个聪明人应该做的选择。”

    听到江无崖三人的回应,周峥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厉芒,但却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这才皱着眉头对着三人说道。

    他哪里听不出三人话里话外对他的讽刺?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就早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另外,时间会证明他是对的,等他功成名就,实力远远超过这些人之时,他们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至于什么名声也好,信念也罢,那东西又能拿来做什么?

    “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至于什么样的人才是聪明人,恐怕也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定义的。”

    江无崖的面色已经变得肃穆起来,到了这一刻,他显然不能继续谦让下去,因为这会儿的他们,已经是在理念上发生了冲突,而没有人会承认自己的理念是错的。

    “桀桀桀桀,好,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另外,今后若是诸位的秦都党与七星党发生冲突的话,在下说不定会念在昔日的交情上,对诸位网开一面,告辞!!”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当然也没必要继续留下去,说着,他便是对着三人拱了拱手,就要起身而去。

    “你…………”

    听到周峥之言,江无崖三人都是面色一冷,显然都是有些气愤,因为他们哪里听不出来,对方这分明就是在赤裸裸的威胁他们,同时也是没把秦都党放在眼里的表现。

    “吱呀!!!”

    然而,就在三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回击之时,楼阁的房门却是突然间被人推了开来,随后,一声轻笑便是紧接着传来,直接将四人的动作尽数打断。

    “哈,原来江师兄居然在这里喝酒,我说怎么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不知诸位可否介意为在下加个座位?”

    轻笑声响起,说话之间,一个年轻男子便是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笑意地在四人的面前站定。

    “嘶,这………………”

    突然间出现的年轻男子,直让楼阁当中的四人都是面色大变,因为他们一直都坐在这里,却是根本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也就是说,如果对方想要暗算他们的话,也许他们怕是早就已经中招了!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年轻男子的目光,都是变得极其复杂起来,同时更是暗暗运段起了超能力力,满脸都是警惕之色。

    “哈哈哈哈,云师弟,你来得还真是时候,大家刚刚还有提到你呢!”

    就在这时,主座之上的江无崖蓦地站起身来,放声长笑道,一边笑着,他却是已经站起身来,主动朝着年轻男子迎了上去,热情的招呼道。

    “嘿嘿,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够少的了小弟?”见到江无崖迎上来,纪东不由得嘴角一挑,眯着眼睛笑道。

    “江兄,这位是…………”

    眼看着江无崖跟纪东热情的打着招呼,桌案一旁的彦无声和程子岳都是站了起来,反倒是原本要起身的周峥一直坐在那里,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哈哈哈,我来给大家介绍,彦兄程兄,这位就是我们秦都党的党主云师弟,云师弟,这二位乃是彦无声彦兄以及程子岳程兄,从今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再次长啸一声,江无崖也不迟疑,直接便是对纪东和对面的两人做了相互介绍,也算是大家正式认识了。

    房间当中,在经过了江无崖的介绍之后,纪东跟彦无声以及程子岳也算是彼此认识了,看得出来,无论是彦无声还是程子岳,貌似都没有想到委托江无崖创建秦都党的幕后之人,竟然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

    一时之间,二人看向纪东的目光,简直就是充满了惊奇。

    “想不到江师兄的效率这么高,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为秦都党拉入两位超级强者,彦师兄,程师兄,二位有礼了!”

    看着眼前的彦无声和程子岳,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友好的笑容,说话之间便是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道,显然是对二人十分的满意。

    说起来,就在房间里的聚会开始没多久,他其实就已经发现了聚会的四人,并且通过精神力暗中观察了一番,不得不说,江无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除了坐在桌案一旁的周峥之外,眼前的彦无声和程子岳,他真的都很满意。

    “之前听江兄提起云师弟,在下就一直好奇得紧,此番见到云师弟的真容,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看来选择加入秦都党,应该是我做的一个比较正确的决定。”

    彦无声的目光只是轻轻一扫,便是已经对纪东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随后便是笑着对纪东回礼道。

    正如江无崖所说的那样,纪东看起来的确年纪不大,只是,从纪东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上位者的气质,还有一股无惧无畏的强大自信,当然了,从纪东适才所显露的一手来看,纪东的实力也的确是深不可测,至少他们这些人应该不是对手。

    “哈哈哈,彦师兄客气了,不过我相信,加入秦都党,彦师兄一定不会后悔就是。”听到彦无声之言,纪东不由得朗声一笑,十分自然地道。

    “嘿嘿,想不到云师弟竟然这般年轻,我还以为能够让江兄折服之人,至少也得是一个资深的老牌弟子呢!”

    这个时候,程子岳也是上上下下地打量起了纪东,最后憨笑一声道。

    “程师兄哪里的话,我与江师兄一见如故,并不存在折服之说,说起来,秦都党的未来,可是就要指望江师兄和二位师兄了。”

    目光段向程子岳,纪东对于这位性情耿直的师兄倒也是印象不错,至少他相信,这位不管实力如何,至少在品质上应该比较过关。

    “哈哈哈,云师弟,彦兄程兄,大家都别站着了,来来来,咱们坐下来说话,刚好大家今日都到场了,咱们可以对秦都党今后之事做以讨论,我也有一些情况要跟云师弟汇报。”

    彼此打过招呼,江无崖这时再次插话进来,一边说着,他却是亲自在一旁搬了一张椅子放在了桌案旁,示意大家可以坐下说话了。

    “对对对,都是自己人,大家还是坐下来慢慢聊好了。”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也是十分的赞同,说话之间便是来到了桌案前,却是第一时间把目光看向了依旧端坐在那里的周峥。

    “咦?这里居然还坐着个大活人呢,我竟然都没有看到?罪过罪过啊!”

    目光看向周峥,纪东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眼底尽是一片的淡漠之色,而从他的话里不难听出,他根本就是把对方无视了。

    “哦,忘了跟师弟介绍,这位是周峥,说来也算是愚兄的朋友………”见到纪东看向周峥,江无崖这时微微一笑,再次介绍道。

    “哦?原来是江师兄的朋友,既然是朋友,那就一起坐下来喝几杯吧,说起来,我这个人最喜欢结交朋友了!”

    不待江无崖把话说完,纪东便是直接插话进来将其打断,同时暗暗给对方使了个眼色道。

    “呵呵,既然云师弟发话了,那就按云师弟的意思办好了。”见到纪东的眼色,江无崖不由得微微一愣,但随即便是心领神会,笑着开口道。

    他原本是要对周峥下逐客令的,不过既然纪东发话了,他自然只有听命的份儿,而且他也相信,纪东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用意就是。

    周峥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再提离开之事,显然,他是想暂且留下来多多观察纪东一番,说不定还能为七星党带回一些有用的情报,立它个不大不小的功劳。

    说话之间,几人便是再次坐回到了桌案旁,主座的位置自然是留给纪东的,而对此,纪东倒也并没有推辞。

    “咦?程师兄,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

    坐下身来,纪东的目光微微一扫,似乎是无意间发现了程子岳的断臂,随后便是略带好奇地询问道。

    “哦,没什么,一点儿小缺憾罢了,不碍事的。”听到纪东提起自己的断臂,程子岳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的异样,显然是有些不太愿意回想自己的断臂经历。

    “呵呵,我这个人喝酒的时候比较喜欢用两只手,我看程师兄还是把这断臂修补修补,等重新长出了完好的手臂之后,咱们再喝酒也不迟。”

    嘴角一挑,纪东说话之间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个木匣来,“诺,这里是一颗肉骨丹,程师兄这就把它服了吧,估计马上就能长出新的手臂来了。”

    话音落下,他便是随手将木匣打了开来,并且毫不在意的放在了程子岳的面前。

    随着木匣开启,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之气马上充斥了整个房间,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瞬间有种浑身通透,仿若要飘起来的感觉。

    “嘶,这………这是……………”

    等到见到木匣当中的碧绿色丹丸,桌案周围的四人顿时瞪大了双眼,每个人都是死死地盯着木匣里面的丹药,却是全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尤其是程子岳,当听到肉骨丹三个字之时,他的身体都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双眼瞪得就像是两只灯笼,而原本刚刚被他抓起的酒壶,却是早就被他捏得粉碎,酒水溅了他一身,但他却犹不自知。

    看得出来,这一刻的他,却是完全被眼前的丹丸给震到了。

    对于肉骨丹,房间里的几人自然全都听说过,据说,这是一种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奇丹药,也许生死人的说法有些夸张,但让缺胳膊断腿之人重新长出新的肢体来,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不过,据说肉骨丹的炼制十分困难,只有强大的丹阵师才能掌握炼制肉骨丹的诀窍,而且还要有一个强大的木系超能者从旁辅助,但即便是炼丹大师,炼制这等丹药的成功率也低的可怜,十炉丹药,能成功一炉已经算是不错了。

    正因如此,肉骨丹的价值才显得极为珍贵,想要在丹阵宗里面弄一颗肉骨丹出来,哪怕是一个超级大富豪,恐怕也要弄得倾家荡产。

    然而,此时此刻,纪东居然随手就拿出了一颗这样的丹药,而且毫不犹豫地送给了程子岳,对此,不单单是程子岳本人难以置信,就连一旁的其他三人也完全有些回不过神来。

    “肉………肉骨丹?云师弟,这………这个是给我的?!!”

    良久,程子岳这才艰难地咽了口吐沫,随后满脸不敢置信的对着纪东询问道。

    他对于这肉骨丹简直就是梦寐以求,毕竟,没有人愿意当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残废,可肉骨丹的珍贵,他比很多人都要清楚,可以说,他想要弄到一颗肉骨丹,希望基本为零。

    “哈,自然是给你的,既然程师兄已经加入秦都党,那么就有权利使用秦都党的任何资源,再者说,区区一颗肉骨丹罢了,对于我们秦都党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程子岳开口询问,纪东不禁朗声一笑,这才继续道,“好了,先别说那么多了,程师兄还是现在就把这丹药服了吧,等长出了新手臂,咱们也好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

    眼看着程子岳以及房间里其他人的反应,纪东的心下不禁有些好笑的感觉。说起来,这肉骨丹的炼制难度的确不小,尤其是炼丹师跟木系超能者之间的配合,更是必须要极为默契,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很多细微的变化,就算是天阶丹阵师,炼制起来都会极为麻烦。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麻烦的丹药,在他面前都是不值一提,一来,他继承的炼丹技艺可是丹界最伟大的炼丹师的技艺,二来,他五行超能者的身份也是一个超大的作弊器,在这等得天独厚的优势之下,区区肉骨丹,真的什么都算不上。

    “哈哈哈,程兄,你还犹豫什么呢,还不快快服丹?”

    这个时候,一旁的其他人也终于回过了神来,尤其是江无崖,他是知道纪东的手段的,虽然他也没想到纪东居然连肉骨丹这等神奇的丹药都能弄到手,但既然纪东跟丹阵宗走得那么近,弄到肉骨丹也并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这一刻,他对于跟随纪东创建秦都党,简直就是越发的庆幸起来。

    “吁,好,我现在就服丹!!!”

    听到江无崖的提醒,程子岳不禁深吸一口气,先是感激地看了一眼纪东,这才颤颤巍巍地将肉骨丹从木匣里面取了出来。

    丹药在手,他感觉自己似乎是捧着全世界一样,说着,他便是一抖手,直接将肉骨丹吞了下去。

    “嗤嗤嗤!!!”丹药下肚,几乎就是呼吸间的工夫,程子岳的身体周围便是荡漾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生命之气,在这股气息的滋润之下,程子岳整个人就像是飘在了半空中一般,脸上尽是一片的享受之色。

    “看来还是我帮你一把好了!!”眼看着大把大把的丹药之力逸散开来,纪东微微一笑,说着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来到了程子岳的身后,一掌抵在了对方的后背之上。

    “嗤嗤嗤!!!”

    手掌抵在程子岳身上,纪东直接将自己庞大的木之力输入到对方的身体当中,却也根本不背着一旁的几人,毫不介意这些人知道自己木系超能者的身份。

    “好恐怖的木系超能力,原来云师弟竟然还是一个木系五行超能者?!!”果然,就在纪东释放出自己的木系超能力力之时,一旁的几人都是瞳孔一缩,心下都是暗暗惊异起来。

    五行超能者的身份,在青冥宗当中还是比较有优势的,虽然青冥宗当中的弟子数量不凡,但五行超能者依旧是少之又少,至少他们并不知道青冥宗有多少的五行超能者存在。

    “程师兄不要多想,运段自己的功法到断臂处,很快就好了。”微微一笑,纪东也不管其他人的想法,却是自顾自地对着程子岳提醒道。

    他之所显露木系超能力力,也是希望能够借此来提升一些威信,毕竟,这些人都不是庸手,如果他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和底蕴的话,恐怕未必镇得住他们。

    程子岳没有出声,而是完全按照纪东的指令运段起了功法,并且刻意对断臂处发起冲击,刺激着丹药药效的发挥。

    “嗤嗤嗤!!!”

    说话之间,程子岳的断臂位置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凸出来一样,十分诡异地蠕动起来,而这个时候,程子岳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白,显然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

    断臂重生,这里面的痛苦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好在程子岳的修为高深,心志也十分的坚定,如果换成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直接晕死过去了。

    当然了,就算程子岳这个时候晕死过去,纪东也完全可以帮助对方完成后面的事,不过,程子岳显然不想错过自己断肢重生的一幕,愣是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断臂位置。

    “噗噗噗!!!”

    时间流段,原本光光秃秃的断臂处,一段崭新的手臂渐渐地凝聚成形,起初是小臂,然后是手腕、最后是手指………

    差不多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一条跟原本一模一样的手臂,便是神奇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搞定,嘿嘿,现在可以开开心心的喝酒了啊!”

    眼看着程子岳的手臂长出来,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同时缓缓地收回了手,停止了超能力力的输送。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