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六十七章青冥宗2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轰轰轰!!!

    巨大的地裂凶熊就像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疯狂的对着纪东进行着狂轰乱炸,对于法相来说,它们有着跟主人一样的力量,又不用担心被敌人杀死,所以,只要它们的主人下达了作战指令,那么它们就会永远不知疲倦地战斗下去,直到新的指令到来为止。

    纪东终于领会到了意相境强者的恐怖之处,他的刀法攻击无疑十分的犀利,可惜的是,意相境级别的法相根本不是一般的攻击所能奏效的,他的一道道刀气斩出去之后,根本连一丝的痕迹都不会在法相的身上留下。

    而这中间,段天成则是借助着法相的掩护,不断在暗处给他制造麻烦,虽然他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在这一人一熊的攻击之下,他明显陷入了完全的被动当中。

    “意相境的境界就是不一样,这头地裂凶熊根本杀不死,如此恐怖的存在,却是要比丹阵师强者用驭兽神纹所控制的凶兽还要难缠,今日当真是大开眼界了啊!”

    一边抵御着段天成和地裂凶熊的轰击,纪东的心下不禁暗暗地思索着。在今日之前,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实体的法相,就算是实相境的法相都没见过,而眼下跟意相境级别的法相交手,那种新奇的感觉,当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对于他来说,第一次对战意相境强者,遇到的是地裂凶熊这等法相,其实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不管怎么说,地裂凶熊以力量见长,速度相对来说还是要迟缓一些,否则的话,他这会儿绝对很难这般轻松。

    说到力量,有着一百零九处丹田的他,绝对不惧任何对手,但若是遇到速度跟他相当的对手,那可就相当的麻烦了。

    “小子,你未免也太小瞧本堂主了吧?到了现在,你居然还不动用法相?!!”

    掌握了局面的主动,段天成这会儿却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虽然他和法相配合,已经彻底的压制了纪东,可纪东的速度快若闪电,洞察力也是恐怖之极,每一次他都以为自己能够重创对方,可最终都让对方躲开了。

    而最为要命的是,直到现在,纪东居然都还没有召唤自己的法相,如果纪东召唤出法相的话,他的优势恐怕瞬间就会荡然无存,甚至在他猝不及防之下,还会让他吃个大亏。

    “对付你,哪里需要召唤法相那么麻烦?”

    听到段天成躲在凶熊后面开口,纪东不禁淡漠一笑,一脸高深莫测地道。只是,虽然他嘴上这般说,可实际上,他的心里其实也是苦涩得很。不是他不想召唤法相,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法相,如果他晋级了法相境的话,恐怕早就一刀把对方结果了。

    “狂妄,有本事你就一直不召唤法相,看你怎么打赢我,杀!!”听到纪东的回应,段天成简直就是又急又怒,但又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在他想来,纪东绝对是想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唤出法相,给他致命一击,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时刻警惕,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轰轰轰!!!”

    “刷刷刷!!!”

    巨大的凶熊掌风呼啸,而段天成的刀气则是纵横捭阖,一人一兽的配合简直可以用妙到毫巅来形容,每一次轰击,都会让纪东疲于应对,甚至于纪东的衣衫都开始出现了破损的情况,但距离受伤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恩?貌似有观众加入了啊!”

    纪东就像是暴风雨当中的小船,任凭狂风骤浪不断冲击,他就是屹立不倒,而就在这时,他一直都释放在外的精神力却是突然察觉到,他所在的灵峰周围,几个男子不知从哪里陆续冒了出来,正远远地观看着这边的战斗。

    “居然被围观了,看来必须要拿出点儿真本事,快些结束战斗才行了啊!”

    眼看着陆陆续续有强者跑来围观,纪东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显然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情况,不过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他和段天成的战斗动静着实不小,虽然双方都有意克制,但对于距离较近的强者来说,应该还是能够感应到。

    话说回来,这次对段天成出手,他也没有害怕过暴露自己的力量,事实上,他要让秦都党顺利发展壮大,其实就应该让各大党派了解他的实力,也好对他们有所震慑。反正他一直带着面具,却也不会有人认得出他的真实身份来。

    “差不多了,意相境的强者虽然很强,但对于法相的依赖也着实太大了一些,看来也是时候结束战斗了啊!”

    打了这么久,他对于意相境强者的力量已经了解得差不多,总的说来,意相境超能者的力量,跟他其实相差不大,但可惜的是,对方遇到的是他,一个不单单有着堪比意相境强者的力量,却是还有着地阶精神力在身的神超能者,他早就推测过,如今的他,天位境以下应该就是无敌的!

    “呼!!”说话间的工夫,巨大的地裂凶熊再次杀来,巨大的手掌带起一阵凛冽的劲风,眨眼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上方。

    “就是现在,擒龙拳!!!”眼看着凶熊的熊掌拍来,纪东不闪不避,直接便是一拳轰了出去,只不过,他这一拳似乎有些迟疑,却是稍稍落后了凶熊半拍。

    “轰!!!”伴随着一声闷响,巨大的熊掌跟纪东的拳头猛烈地对轰在了一起,随后,纪东的身形便是猛地被拍飞开来,就像是没有掌握好时机和力道一样。

    “死!!!”就在这时,凶熊的身后,段天成的身形猛地窜了出来,对着纪东便是一刀刺来,脸上尽是狰狞之色。他一直都在等待着这样的机会,眼下纪东被他的法相拍飞,正是他扩大战果的最好时机!

    “轰!!!”

    然而,就在段天成的身形刚刚从凶熊的身后窜出,却是还没来得及刺中纪东之时,在他的一旁,他的凶熊法相就像是被丢了一只轰天雷到身体当中一样,蓦地爆炸开来。

    这一下大爆十分突然,而且威力极大,最主要的是,段天成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当他感受到自己的法相爆开之时,一股恐怖的能量冲击波,已经直接把他掀飞开来。

    “就是现在,流光斩!!!”眼看着段天成被冲击波掀飞,却是刚好朝着自己这边飞来,纪东的目光猛地一凝,眨眼之间,他原本还在倒飞的身体,竟是奇迹般地停了下来!

    “刷!!!”身形定住,纪东看都不看,随手便是一刀斩出!

    “噗!!”

    “啊!!!”

    这一刀快若流光,而对面的段天成又刚好相对而来,下一秒,刀光已经从段天成的肩头位置一闪而过,直接将段天成握刀的手臂斩了下来。

    “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

    凄厉的惨叫声在灵峰之上荡漾开来,这一刻,千云党云门堂堂主段天成就像是发疯了一样,却是完全没办法相信适才所发生的一切。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原本马上就要扩大战果了,可让他直到此刻都想不明白的是,他的法相,居然会突然间爆炸,这一下大爆,实在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根本就是一点儿的防备都没有。

    而更加让他想不通的是,原本,纪东被他的法相轰飞,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控制住身体的,可事实却是,纪东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瞬间就止住了身形,那等突然间的定身,简直就是超出了常理的范畴,更不用说还能发出攻击了!

    在那等情形之下,纪东斩来的刀芒,他根本没办法做出任何的抵御和闪避,毕竟,他可没有纪东的本事,不可能说停住就停住。

    “停手,我认……………”

    这个时候,段天成也没时间去想那么多,因为他心里清楚,他跟纪东的这一战,他已经彻底的败了,这个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认输求饶!

    “刷刷刷!!!”

    然而,就在段天成的求饶声还没有完全说出口之时,一道道刀芒便是接连斩来,瞬息之间,他的身体之上便是足足挨了几十刀,殷红的鲜血直接把他整个身体染红,就像是被他重创的江无崖一样。

    “不!!!”

    一声低吼,段天成知道,他这次恐怕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想都不想,他便是猛地身形一沉,就要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他相信,纪东绝对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有任何的手下留情的,这一点,却是从纪东毫不客气的几十刀就能看得出来,所以,这个时候,哪怕是拼着伤上加伤,他也必须要逃离此地。

    “噗噗噗噗!!!”

    也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秘法,说话之间,他的浑身蓦地血气大涨,随后,他的身体便是一下子缩小了一小截,瞬间朝着千云党的方向遁去,那等速度之快,却是要比之前快了一倍都不止。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眼看着段天成动用秘法逃遁,纪东的眼眸微微一缩,说着,他便是蓦地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颗神行丹吞了下去,然后身形一闪,直奔对方追了上去。

    他这次不但动用了擒龙拳的暗劲,更是连精神力都用了出来,这么大的付出,当然不能就只有这点儿收成,说起来,区区一条手臂,可是抵不了千云党对江无崖的伤害的…………

    “啊啊啊,该死,该死啊,秦都党,我一定要彻底的灭了你们,以泄我的心头之恨!!”

    一边飞速逃离,段天成的嘴里不禁一边恨恨地咒骂着。

    他这次是真的亏大了,损失了左膀右臂暂且不说,他居然连自己的手臂都被人斩了去,而眼下,他用出了血遁之法,虽然暂时换来了迅疾的速度,可血遁之法的后遗症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次逃遁所损耗的元气,恐怕至少也得一年的时间才能修炼回来。

    “死死死,秦都党的人,我迟早要把你们统统杀死!!!”

    他这会儿简直就是越想越气,越想越郁闷,而所有的愤怒和阴郁,只有秦都党之人的鲜血才能洗刷!

    “嗖嗖嗖!!!”

    然而,就在段天成心下愤恨之时,一声迅疾无比的破风声,却是陡然打断了他的思绪,让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

    “什么?!!!”不看不要紧,随着他这一回头,他整个人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一样,浑身的汗毛都是一下子炸了起来。

    入眼处,纪东的身形正在飞速追来,他能够看得出来,纪东的速度居然比他还要快,说话间的工夫,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在被快速拉近着。

    “啊啊啊,该死,他怎么会这么快就追来了?”眼看着纪东居然以比他更快的速度追了上来,段天成简直惊骇欲绝,想都不想,他便是把自己的所有力量都运段起来,完全就是不计后果地飞速逃离起来。

    “嗖嗖嗖!!!”他的身体几乎化作了一团血光,说话之间就掠过了好几座灵峰,而眼看着,他距离千云党的灵峰已经不远了。

    只要他逃回了千云党,那么就算纪东再怎么厉害,也休想在他的地盘动他,甚至于他可以发动整个千云党的人,直接把纪东留在千云党的地盘之上。

    “速度还真是快,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得掉么?”纪东在后面紧追不舍,眼看着,对方就要进入千云党的地盘,而他心里清楚,一旦让对方回到千云党的地盘,那么他恐怕真的没那么容易出手了。

    “给我慢下来!!!”

    这个时候,纪东却也不再迟疑,心思一动之间,他的精神力便是猛地杀出,直接在段天成逃跑的路线前面凝聚起来!

    “嗡!!!”精神力凝聚,刹那之间,整片空间就像是一下子变成了粘稠的液体一样,而原本马上就要进入千云党的段天成,就像是突然间陷入泥潭一般,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

    “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自己的速度陡然慢了下来,段天成刚刚露出来的笑容再次凝固在了脸上,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原本飞掠得好好的,可就在刚刚,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慢了下来,这等情形,就算让他想破脑袋,他也根本想不明白。

    “给我停下来吧!!!”

    眼看着段天成的速度慢了下来,纪东这个时候顿时眼神一亮,超能力力猛地一动,瞬间便是追至了对方的身后,然后毫不客气地轰出了一拳。

    “轰!!!”

    刚猛的一拳直接轰在了段天成的后背下方,正是对方的丹田位置,而随着这一拳击中目标,段天成的身躯就像是一颗天外神石降落一样,猛地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轰!!!”身形落地,段天成的身体直接砸入地下,而这个时候,他的浑身超能力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很快便是干瘪了下来。

    郁郁葱葱的山坳当中,千云党云门堂堂主段天成此刻四脚朝天,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躺在一片草丛里,浑身上下尽是淋漓的鲜血,面色一片呆滞,就像是痴傻了一样。

    “怎………怎么会这样………我的丹田,我的超能力力…………”

    身体微微颤抖着,段天成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能够感觉到,此时此刻,他的丹田已经一片空虚,浑身的经脉也已经尽数碎裂,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了!

    “刷!!!”

    就在这时,一道光芒微微一闪,随后,纪东的身形便是紧接着从天而降,刚好在段天成的身旁站定下来。

    “你………你竟敢废了我的丹田?!!”眼看着纪东降落在身旁,段天成的双眼蓦地瞪得滚圆,眼底那等仇恨的光芒,仿佛是要择人而噬!

    他做梦也没想到,纪东居然如此的狠厉,原本,他以为自己断了一臂,纪东就能放过他了,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纪东居然追他追到了千云党的大门口,并且就在千云党的大门口废了他!

    “我说过,敢对我秦都党之人出手,那么就要做好后果自负的心理准备。”淡漠地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段天成,纪东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之色。

    他心里清楚,青冥宗就是这样一处地方,一切都要看实力说话,今日输的是对方,如果输的是他,他的结果只可能比对方更惨。

    另外,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如果放过对方的话,那么今后的秦都党必将永无宁日,但现在好了,对方的修为已经被废掉,而且还断了一条手臂,从今以后,就算对方想要报复,却也根本不太可能。

    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废人,不论是在青冥宗还是在段天成的家族门派,段天成恐怕都将成为被遗弃的垃圾,更不会有人会因为这样的一个人而去招惹秦都党。

    说白了,他今日废掉对方,其实就是为了一劳永逸,而且还能让青冥宗的其他人知道,想要欺负秦都党,那就要做好被废掉的准备!

    “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

    听到纪东之言,段天成简直就是睚眦欲裂,状若疯狂地大声吼道,只可惜,不管他有多么的不甘,却也只能是接受这等残酷的现实。

    “哼,自作自受!”

    见到对方疯狂的呼喊,纪东却也懒得跟对方多说什么,一抬手,便是直接将对方抓在了手里,然后身形一动,便是再次掠上了半空,直奔千云党的地盘飞掠而去。

    他们此刻距离千云党的灵峰根本没多远,说话之间,二人便是已经到了千云党的灵峰上空。

    “千云党的人听着,你们的堂主打伤了我秦都党之人,我现在断他一臂,废了他的修为以示惩戒,千云党若是有哪个不服,尽管来秦都党与我一战!”

    来到千云党的上空,纪东蓦然间吐气开声,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在宣读段天成的罪行一样,话音落下,他直接便是把段天成丢到了一座灵峰上面,然后闪身间飞掠而去,那等潇洒的模样,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嗖嗖嗖!!!”

    几乎就在纪东离去的下一分钟,一声声破风声便是蓦地传来,随后,几个青年男子便是从其它灵峰汇聚而来,刚好来到了段天成的所在之地。

    “堂主大人,堂主大人!!”

    “怎么会这样?堂主大人废了,堂主大人被废了!”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啊,快,快去叫人………………”

    破风声此起彼伏,时间不长,整个千云党的灵峰便是乱成了一锅粥,要知道,段天成在千云党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此番他被人废了手臂和修为,这对于千云党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可以想象,少了段天成这个超级强者,千云党的实力要减弱多少,另外,云门堂的两个法相境中期的副堂主同样被废了,基本上,整个云门堂已经处于一种名存实亡的状态,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跟千云党有过节的党派,怕是都要暗中有所行动了…………

    “厉害,秦都党?青冥宗什么时候冒出了个秦都党来?还有,这秦都党的党主是什么人,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听没听说过不要紧,重要的是,此人的实力当真是恐怖,居然连法相都没有动用,就把段天成给废了,恐怖,实在是恐怖!”

    “这才叫霸气,千云党虽然排名并不靠前,但段天成的实力绝对毋庸置疑,能够如此轻松的将段天成废掉,这个秦都党的党主果真了不得。”

    “不行,要赶快让人查一查这秦都党的情况,尤其是他们的这个党主,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人。”

    “吁,青冥宗平静了这么久,看来这次是要有所变化了啊,如此强势之人,我看这秦都党绝对野心不小,说不定青冥宗的八大党派,很快就要变成九大党派了。”

    “查查查,一定要仔细的查,这样的狠角色,背后十有八九是有人支持,另外,能够为了党内的一个成员而不惜废掉千云党的堂主,这等豪气恐怕要让无数人趋之若鹜吧!”

    “………………”

    就在纪东潇洒离去,而整个千云党都陷入一片混乱之时,一座座灵峰之上,好多的青冥宗高手都不由得开始暗暗讨论起来。

    他们这些人一早就发现了纪东和段天成的大战,更是眼睁睁见证了纪东一拳废掉段天成的壮举,这一刻,他们对于秦都党,简直都是好奇不已。

    原本,他们有些人听说过秦都党,但多数人其实连听都没听过,但经过了这次的事件,他们不但知道了秦都党,也知道了秦都党党主是一个战斗力惊人的恐怖年轻人,这样一来,他们今后若是跟秦都党打交道的话,恐怕就要多加考虑才行了。

    废掉了段天成,纪东马不停蹄,直接便是返回到了浮生党的灵峰之上,而这个时候,彦无声等人正一边为江无崖疗伤,一边等待着他的归来。

    “党主大人,可是追上那个段天成了?”

    眼看着纪东从天而降,彦无声等人都是神情一震,说话间便是纷纷上前一步,满脸兴奋地询问道。

    看得出来,这会儿的彦无声等人都很兴奋,因为就在不久前,他们眼睁睁看到了纪东先是废掉了千云党两个法相境中期的副堂主,随后居然又废掉了段天成一条手臂,那等犹如战神下凡一般的气魄和姿态,简直让他们敬服不已。

    在此之前,他们虽然也知道纪东一定很强,可就算让他们想破脑袋,他们也根本想不到纪东会如此之强,在不动用法相的前提下,居然就能灭了千云党的一大堂主!

    不得不说,跟着这样一个超级强者混,这绝对是他们最最正确的选择。

    “他敢打伤江师兄,自然就要付出代价,我已经废了他的修为,从今以后,他只能是一个废人了!”

    听到彦无声等人的询问,纪东不禁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地道。

    坦白讲,对于废掉一个法相境后期的强者,他的心里其实也隐隐有那么一丝的激动,毕竟,他现在无非就是天劫境的境界罢了,以这等境界废掉一个法相境后期之人,说来怕也是史无前例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次之所以能够灭掉段天成,恐怕主要还得归功于他的精神力,如果不是精神力的几次关键出手,他想要将段天成废掉,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就是了。

    至于千云党的其他高手会不会前来寻仇,这个他倒是并不怎么担心,毕竟,段天成的例子就摆在那里,就算千云党想要找回场子,恐怕也得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才行,何况就算对方真的有人前来寻仇,他大不了就再跟对方打上一架就是了。

    “什么?党主大人废了段天成的修为?!!”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无论是彦无声,还是刚刚加入秦都党不久的易立和郭子豪,亦或是站在不远处的浮生党党主孙浮生,却是全都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说起来,在他们这些人眼里,段天成那等成名已久的强者,绝对是他们这些人惹不起的存在,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自身实力,他们跟段天成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而别说是他们,就算是那几个排名靠前的党派,恐怕都要给段天成几分薄面。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超级强者,居然被纪东废掉了修为,对此,他们一时半会儿实在是有些没办法相信。

    “好了,先不说这些,彦师兄,江师兄的情况如何了?可是有什么大的危险么?”

    摇了摇头,纪东并不想在过去之事上面过多探讨,这会儿,他倒是有些担心江无崖的情况,虽然有大还丹相助,但江无崖的情况绝对不容乐观。

    “啊,回党主大人的话,江兄伤得比较重,不过眼下服了大还丹,性命绝对无忧了,但他的脏腑都已经移位,经脉破损的也比较严重,恐怕需要一些时间来慢慢调理才行。”

    说到正事儿,彦无声赶忙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对着纪东介绍道,而一边说着,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愤恨之色。

    说起来,江无崖这次真的很危险,也幸亏有纪东的大还丹相助,否则的话,就算性命能够保住,但一身力量恐怕也会大为降低,到时候就算不跌落境界就算好的了。

    “哼,千云党,希望你们的人今后能够老实一些!”听到彦无声的介绍,纪东的眼底也是闪过一丝冰冷之色,他知道,自己这次废掉那三个家伙算是对了。

    在青冥宗当中就是这样,没有人会对你手下留情,这次是因为段天成三人想要用江无崖来引他们现身,如若不然,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三位师兄暂且退到一旁,我来看看江师兄的情况。”对着彦无声三人吩咐了一声,纪东直接来到了江无崖近前,手掌轻轻地放在了对方的肩头,精神力则是暗中在对方的身体当中游走了一番,把对方的情况彻底摸清楚。

    “还好,丹田的损伤并不大,应该不会影响到今后的修炼。”简单探查了一番,纪东不禁暗暗点了点头,随后,他的木系超能力力便是直接涌出,开始为江无崖修复起身体当中的创伤。

    虽然大还丹是疗伤圣药,但江无崖此刻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根本没办法运段超能力力消化这些丹药之力,眼下有他的木系超能力力辅助,不但可以把丹药之力消化开来,更是能够借助木系超能力的能力修补创伤,说来也算是相得益彰了。

    “彦……彦兄,你们的党主大人真的把那段天成给废了?!”

    就在纪东帮助江无崖调理伤势之时,一旁,浮生党党主孙浮生来到了彦无声近前,有些不敢确定地问道。

    他今天是真正的大开了眼界,只是,直到此刻,他也不敢相信段天成被废掉的事实,毕竟,那可是一个意相境的超级强者。

    “呵呵,既然党主大人这么说了,那么自然就是真的。”听到孙浮生之言,彦无声不由得低笑一声,心下却也十分理解对方此刻的想法,毕竟,就算是他,其实也一直没有真正的从这等震撼当中回过神来呢!

    “对了,孙兄,这次你能够带领浮生党的众位挺身而出,在下感激之至,今日的情分,整个秦都党都会铭记在心,如果孙兄愿意加入秦都党的话,那么无论到何时,孙兄的位置都要在我之上!”

    此番被千云党的人为难,浮生党的众人不畏强权,却是直接跟千云党的强者发生了冲突,仅此一点,就让他对孙浮生的为人敬佩不已,虽然对方没有帮到什么忙,但这份儿情,他绝对是记下了。

    “加入秦都党么?”

    听到彦无声之言,孙浮生不由得微微一滞,却是不由自主地思索了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