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七十六章青冥宗3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

    地宫当中,纪东静静地盘坐在地面之上,一边恢复之前的消耗,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状态,而在他的对面,朱雀神魂依旧保持着人类女子的形态,就这般在那里等待着他。

    看得出来,这会儿的朱雀神魂明显变得更加虚弱了,以她现在这样的状态来看,恐怕真的难以维持太久的时间。

    “吁!!”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东突然轻轻地呼出一口浊气,随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朱雀前辈,我已经准备好了,朱雀前辈可是要再考虑一下?”

    双眼睁开,纪东第一时间看向对面的朱雀神魂,语气诚恳地道。

    “纪东公子无需多说,既然你已经调息完毕,那么咱们也是时候开始了。===『』===。”听到纪东之言,朱雀神魂摇头一笑,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改变主意。

    “哎,罢了罢了,也许这都是上天注定吧!”听到朱雀神魂的回应,纪东却也不再继续劝说,“朱雀前辈,我要怎么做,还请前辈指点。”

    “你什么都不用做,稍后,我就会用朱雀一族的秘法,把我自己化作神魂印记,直接融入到你的神魂当中,在那之后,你就可以领悟到朱雀法相,成为一个拥有神兽法相的超级强者了。”

    嘴角一挑,朱雀神魂的脸上一片坦然,好像已经彻底的对这个世界无可留恋一样。

    “前辈,这份恩情真的太大了,不知前辈可否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晚辈愿意帮前辈去完成,也算是晚辈对您的一点儿回报吧!”

    摇头一叹,纪东的脸上依旧充满了不忍,但他心里明白,其实这个时候,他真的别无选择。

    “心愿么?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我的孩子可以复原,而这个心愿,你已经帮我达成,真要算起来的话,其实是我欠你的。”

    挑了挑眉毛,朱雀神魂略作沉吟,接着道,“好了,纪东公子,你做好准备吧,接下来,我就把自己化为神魂印记,助你觉醒朱雀法相,在那之后,纪东公子就有了朱雀一族的能力,对了,这座宫殿也会归纪东公子所掌控,纪东公子有暇之时,可以来此闭关修炼,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朱雀神魂似乎已经为纪东考虑好了一切,竟是要把自己的所有都段赠给纪东。

    “哎!!”

    听到对方之言,纪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前辈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朱雀神魂蒙尘的!!”

    话落,他便是再次闭上了双眼,静静地等待起来。

    “宁心静气,放松精神,我要开始了!”见到纪东再次闭上了双眼,朱雀神魂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亮芒,随后,她的身躯便是开始缓缓地燃烧起来,很快就化作了一团熊熊的烈焰,却已经恢复了朱雀本体的形态。

    “嗤嗤嗤!!!”

    这个时候的她,显然是动用了未知的秘法,肉眼可见的,她的身躯便是开始急速地缩小,并且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整整过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熊熊的烈焰消失,而她的身躯也最终化作了一只婴儿手掌大小的透明雀鸟,这雀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能量波动,就连神魂的力量都已经感受不到分毫,说话之间,雀鸟的一双锐利的眼睛陡然闭合,然后直接朝着纪东的眉心冲了上去。

    “刷!!!”

    透明的雀鸟撞在纪东的眉心之上,瞬间便是直接钻了进去!

    “嗡!!!”

    随着雀鸟的印记没入纪东的眉心,纪东的身体马上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紧接着,他的身体当中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爆开了一样,说话之间,一个红色的朱雀幻影便是从他的身体当中浮现出来,在他的头顶上方盘旋!

    “嗤嗤嗤!!!!”

    与此同时,纪东的身体当中再次传来噼里啪啦的异响,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蓦地在他的身周逸散开来,而这样的气息,却是已经完全超过了法相境后期强者的极限,而且还在不断地节节攀升!

    “呼呼呼!!!!”

    整个地下宫殿刮起了一阵劲风,而在纪东的身下,大把大把的火之力从地面的晶石当中,甚至是地下的地火当中被抽取出来,源源不断的输入到纪东的身体,这个时候,纪东的身体仿佛化作了无底洞,就像是永远都填不满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纪东头顶上方的朱雀影像越来越清晰,而他的一身气息也已经攀升到了一个难以形容的地步,倒是原本晶莹剔透的晶石地面,这会儿由于被纪东吸干了所有的能量精华,竟是碎裂成了满地的粉末。

    “桀!!!!”

    某一刻,纪东头顶上方的朱雀影像蓦地一声长鸣,随后便是微微一闪,没入了纪东的身体,而随着法相入体,纪东的身体猛地一颤,气息却是一下子强大了几倍不止!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法相境后期的强者在跟前的话,恐怕一定会被纪东此时此刻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法相境后期的强者跟此刻的纪东相比,简直就像是蝼蚁站在猛兽面前一样,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嗡!!!”

    这样的气息并没有持续太久,某一刻,纪东的眉毛突然微微一挑,随后,在他身周的那等恐怖气息便是微微一荡,尽数被他收回了身体,说话间的工夫,他的身周已经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留下,整个地下宫殿也彻底的恢复了平静。

    “刷!!!!”

    风平浪静,纪东的双眼蓦地睁了开来,顿时,两道犹如烈焰般的光芒从他的眼中电射而出,就像是要穿透一切一样。

    “啧啧,法相境,我终于晋级法相境了啊!!!”

    轻吐一口气,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说着,他的身体便是缓缓地飘了起来,然后轻轻地站落在地上。

    “真是想不到,我居然能够觉醒朱雀法相,这感觉,当真是妙不可言!!”抬起双手,他不禁狠狠地攥了攥拳头,顿时,一股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力量流段全身,让他有种整个青冥宗都已经被他踩在了脚下的感觉。

    对于纪东来说,他做meng也没想过自己能够觉醒朱雀法相,要知道,作为先天五神兽之一,神兽朱雀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存在一样,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在五行之地遭遇这等存在。

    说心里话,直到现在,他都依旧有种如meng似幻的感觉。

    “不愧是先天五神兽之一,这朱雀法相当真是恐怖无比,眼下,我的经脉和全身丹田,几乎都壮大了数倍,而且身体也要比之前凝实了太多太多,这等恐怖的效果,恐怕是那些普通的法相根本没办法比拟的吧?”

    感受着自己此时此刻的变化,纪东简直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感觉。

    他心里清楚,如果是一般的法相的话,那是铁定不可能给他带来眼下这样的变化的,但朱雀法相就不同了。

    作为先天五神兽之一,朱雀法相对他身体的改造,简直就是无孔不入,而且,朱雀是五行之火的象征,而五行之火又有着最好的淬炼效果,说白了,这次觉醒朱雀法相,他几乎就相当于是重新打造了自己的身体一样。

    “火来!!!”

    心思一动,顿时,一团烈焰便是在他的手心当中浮现了出来,却是要比凝结火焰神纹快得多,而且火焰的温度也高的吓人。

    “好,很好,如今的我觉醒了朱雀法相,却是已然拥有了朱雀对火焰的操控能力,单单是这一手,就可以让我在对敌之时杀敌于无形。”

    神兽朱雀就是玩火的老祖宗,他眼下觉醒朱雀法相,自然继承了朱雀对火焰的操控能力,仅此一点,就足够让他兴奋几天的了。

    “以我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是在不动用朱雀法相的情况下,我的力量也完全超越了法相境后期之人,应该可以跟天位境初期的强者一较高下,而若是动用朱雀法相的话,说不定完全可以跟天位境中期的强者一战。”

    朱雀法相赋予他的能力可单单只有火焰,事实上,随着朱雀法相的觉醒,他的好多能力都得到了难以想象的提升,加上他本身超能力力的壮大,对付天位境初期之人根本不在话下。

    据他所知,天位境的境界同样是分为三个级别,分别是天位境初期、中期以及后期,而超能者更喜欢把这三个时期称之为小天位之境、中天位之境以及大天位之境。

    虽然同为天位境,但据他了解,这三个境界之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不过按照他的推测来看,小天位之境与中天位之境间的差距,差不多也就是他不动用朱雀法相和动用朱雀法相之间的差别,由此也可以看出朱雀法相的恐怖来。

    “天位境,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居然能够达到比肩天位境强者的境界,想来就算是院长大人,这会儿都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吧?”

    按照他的估计,真武圣院院长荀万山,应该就是天位境初期,也就是小天位之境的境界,而现在的他若是跟对方过几招的话,就算他不动用朱雀法相,应该也能够不落下风。

    “嘿嘿,这次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等回到青冥宗之后,我也无需继续戴着面具示人,我倒要看看,那位大人物是否还要跟我过不去。”

    实力大进,他这会儿简直就是信心大增,如果那位大人物还要继续跟他过不去的话,他倒是不介意教教对方做人。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不管对方派出什么级别的存在,他都自信可以应对,另外,就算对方派出实力远超他的强者,也绝对不可能伤得到他就是了。

    要知道,他这次可不单单是觉醒了朱雀法相那么简单。

    “啧啧,还是先不想这些了,貌似眼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啊!”

    扯了扯嘴角,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说话之间,他便是突然闭上了双眼,心神直接进入到了自己的神府当中。

    “很好,停滞了这么久,我的精神力总算是达到天阶丹阵师的级别了啊!”

    进入神府当中,一团凝实的精神力,第一时间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而跟之前相比,这会儿的精神力无论是从质上还是量上,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甚至有种感觉,这会儿,只要他简单一个念头,那么就算是铂金境的强者,都能被他直接抹杀。

    这便是天丹阵师的威能,在五级丹阵师之时,他的精神力只能算是小有所成,但眼下晋级天丹阵师,他已经在丹阵师的道路上登堂入室,现在,就算他放弃自己的超能力力修为,一心去修炼精神力,他都可以闯出一番名堂来。

    “朱雀前辈,你可以现身了。”

    盯着自己的精神力看了半晌,纪东突然嘴角微弯,满脸笑容地开口道,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不过,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在他神府的一处角落,一个模模糊糊的红色身影,便是缓缓地显现出来,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看来晚辈的神府,怕是让朱雀前辈有些失望了吧?”眼看着红色的影像出现,纪东没有丝毫的惊奇,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这………这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会是丹阵师?”

    傻愣愣的看着眼前巨大无比的神府,朱雀神魂的脸上尽是一片难以言喻的震撼之色,她知道,自己的算计,恐怕要彻底的落空了。

    原本在她想来,纪东就算是全系五行超能者,神魂之力也就是比普通的铂金境之人强那么一些罢了,可当她进入纪东的神府,并且想要开展自己的计划之时,她这才骇然发现,自己究竟犯了一个多么离谱的错误。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此之前,我以为神兽是不可能骗人的,可最后还不是一样猜错了?”

    看着朱雀神魂满脸骇然的表情,纪东此刻也是感慨颇多,说心里话,他真的不想看到眼前这样的情景,如果对方没有出现在他的神府当中的话,那将会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结局啊!

    朱雀神魂的面色变了又变,却是久久难以接受眼前的现实。

    她纵横古今无数载,什么样的奇异之事没见过?可像纪东这等诡异的存在,她别说是见过,就算是听都不曾听说过。

    她的计划已经很完美了,让纪东帮忙,然后自己再舍身报答,她相信,整个过程绝对没有丝毫的不妥,只待她将自己的一丝意识保留下来,然后慢慢地侵染纪东的神魂,届时她就能取代纪东的神魂,占据纪东这具世所罕见的五行之体,重新复活过来!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纪东居然还是一个丹阵师!凭借她的一缕残魂想要夺舍丹阵师,而且还是一个强大的天丹阵师,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你早就猜到我的心思了?”

    良久,朱雀神魂这才喟然一叹,满脸苦涩地对着纪东道。到了这会儿,她哪里还不明白,也许从一开始,纪东就已经猜透了她的心思,只不过就是没有点破而已,顺便给她来了个将计就计。

    “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应该牺牲自己来成全我,虽然你的借口也算完美,但我还是不相信有人会这么傻,除非是因为她别有目的。”

    听到朱雀神魂之言,纪东也是摇头一叹,轻声解释道。

    修炼至今,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小娃娃了,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他又不是没被人骗过,当然不可能再随意相信别人,何况这次的还不是人,而是一头兽类!

    另外,他在典籍上面见到过神兽夺舍重生的记载,当时只觉得是天方夜谭,可在听到朱雀神魂要帮助自己觉醒法相之时,他就有了一丝遐想。

    再者说,他之前说的很清楚,他只需要对方帮自己随便领悟个什么法相都可以,可对方却执意要奉献自己,这也绝对不是一件正常之事。

    当然了,那个时候,他也依旧只是怀疑罢了,并不能完全确定,直到他跟对方来到了这座地下宫殿,他这才基本上确定了对方的心思。

    “看来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人类依旧还是这般狡猾,不过,这次栽在你的手里,我也没什么不服气的,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听到纪东的回应,朱雀神魂再次摇了摇头,脸上尽是一片认命的表情。

    她确定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也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怎奈上天并不想给她活路,居然在最后关头把纪东变成了一个强大的丹阵师!如果纪东不是丹阵师的话,那么她一定可以获得成功。

    不过,栽在纪东这样一个逆天的存在手里,她真的一点儿都不冤枉,何况纪东还帮了她那么大的忙。

    “朱雀前辈,事情发展到现在这般局面,真的不是晚辈所希望见到的,不过我也是真的别无选择,因为我知道,就算我不答应你,前辈也一定不会让我活着离开五行之地吧?”

    他心里清楚,既然朱雀神魂在他面前现了身,那么就不可能会让他把这个秘密带出五行之地,毕竟,若是让那些超级强者知道五行之地存在着朱雀神魂的话,后者恐怕就真的永无宁日了。

    他当时倒是想过直接反抗,可他相信,那个时候若是选择逃遁的话,朱雀神魂必然会调动五行之地当中那些强横的凶兽去围剿他,届时,他恐怕就真的很难活命了。

    相比较来说,貌似还是听从对方的安排,让对方为他觉醒法相更加安全一些,因为他对自己的神魂有信心,别说只是一缕残魂,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朱雀神魂,恐怕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毕竟,他可是一个丹阵师!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眼下,他不但觉醒了朱雀法相,还成功的把朱雀神魂的残魂困在了自己的神府当中,这会儿,就算对方想要调动外面那些强大的凶兽,恐怕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你很聪明,也看得很透彻。”听到纪东一语道破重点,朱雀神魂再次摇头叹息一声,这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做到尽善尽美,至少有些地方还是会让人产生戒心的。

    “说起来,我当初以秘法重聚神魂,浴火重生,这么多年过来,我不惜耗费魂力帮助那些探险之人觉醒法相,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吸引来足够天才的人物,却是没想到,最终竟是引来了你,也许,这真的就是天意吧!”

    当初的大战,她知道自己怕是凶多吉少,所以提前留了个心眼儿,最终用秘法获得了神魂的重聚,在那之后,她就一直都在计划夺舍重生的事宜,可没想到最终还是失败了。

    “好了,小家伙,这一局你赢了,不过在我消散之前,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够答应。”

    事已至此,她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但有一件事,她真的有些放心不下。

    “前辈是想让我不要打扰你的孩子吧?”

    “不错,我知道我这次算计了你,你的心里一定会有些不爽,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放我的孩子一马,让它安安稳稳的在地火当中孵化,可以么?”

    纪东眼下觉醒了朱雀神魂,如果他愿意的话,几乎可以下到地火当中去把朱雀卵找出来,而如果纪东真的这么做了的话,她根本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

    “前辈放心,朱雀卵是我修补好的,我会让它安安稳稳的呆在地火里面,绝不会让人打扰它就是。”

    听到朱雀神魂之言,纪东郑重地点了点头,却是直接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并没打算去打扰朱雀卵的孵化,这次觉醒了朱雀法相,他已经十分满足了,至于他跟朱雀神魂之间的恩怨,好像也不应该算到朱雀卵的身上。

    “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听到纪东的承诺,朱雀神魂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小家伙,希望你能够把朱雀法相用于正途,咱们后会无期!”

    话落,她的身躯便是慢慢地消散开来,化作了漫天的星光,彻底的消失不见。

    “前辈…………”

    眼看着朱雀神魂催动秘法彻底消散,纪东不由得微微一怔,下意识地轻呼出声,可惜的是,不等他多说什么,朱雀神魂却是已经彻底地消失了。

    “这………我还有疑惑没弄清楚呢,干嘛走得那么快………”看着眼前空空荡荡的神府空间,纪东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满心的无可奈何。

    虽然对朱雀神魂的意图已经十分了解,但纪东这会儿的确还有一些情况没有弄清楚,比如外面的那些微小的生物,他就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相信朱雀神魂一定知道那些小东西是什么,说不定就是朱雀神魂弄出来的手段。

    可惜的是,眼下朱雀神魂已经彻底的消失了,他的这些疑惑,却是再也没有人能够为他解答。

    “罢了罢了,凡事没有尽善尽美的,留下一些遗憾也无可厚非,何况眼下的这等结果,真的已经很好了啊!”

    喟然一叹,纪东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对他来说,朱雀神魂主动消散,倒是免了他的为难,毕竟,如果朱雀神魂自己不主动消散的话,他恐怕只能是亲自动手了。

    不管怎么样,他绝对不能容许一头神兽的残魂寄宿在自己的神府当中,毕竟,天知道对方还有怎样的手段,会不会慢慢地蚕食他的精神力。

    “是时候离开这是非之地了啊,这座地下宫殿倒是不错,完全可以作为我今后的一处避难所,想来若是躲到这里,就算是再强的强者都很难发现吧?”

    目光在整座宫殿扫视了一圈,他也不去破坏这里的一切,因为从今以后,这里将会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想来也不会有其他人进的来。

    “差点儿忘了,貌似还有几个麻烦等着我处理呢!”

    扫视了一圈,他的视线最终定格在了地下宫殿的一处石壁上面,这处石壁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对于身据精神力的他来说,却是早就已经发现了此处的不妥。

    “刷!!!”

    心里想着,他的身形已经来到了石壁近前,随意的在石壁上的一块儿条石上面拍了一下,顿时,原本毫无异样的石壁,便是一下子翻段了过来,露出一个狭小的密室空间。

    而这会儿,就在这个狭小的密室空间当中,整整四个男子盘膝坐在地上,就像是入定了一样,即便密室的门被打开,他们都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哎,可怜的家伙们,看来应该是朱雀神魂之前迷惑过来的,也不知道他们在此停留了多久的岁月了!”

    看着眼前的四个男子,他能够感受到,这四人都是五行超能者,其中有两个是火系超能者,还有一个金系超能者以及一个土系超能者。

    说起来,他之前刚刚进入地下宫殿之时,就已经发现了被藏在密室里面的他们,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四个家伙,他才越发的肯定朱雀神魂没安好心。

    按照他的猜测,朱雀神魂应该是把他们抓进来修补朱雀卵的,不过貌似朱雀卵只能由五种五行之力一起才能修复,眼下虽然有四人,但却只有三种五行之力,却是还差了两种。

    想想也是,五行超能者本就极其稀少,而一般来说,五行超能者都是天赋不凡之辈,却是不太可能会跑到五行之地来冒险,朱雀神魂能够抓来四个五行超能者,其实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这朱雀神魂的手段倒也着实恐怖,居然能够把这四个家伙封印在这里,不让他们的力量和寿命流失掉,估计她是准备凑齐了五系五行超能者之后再一起解封,为她修复朱雀卵。”

    不难看出,眼前这四个男子绝对在这里停留很久很久的时间了,而如果按正常情况来说的话,以他们四个天劫境的修为,恐怕早就已经寿终正寝,却是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等年轻的状态。

    可惜的是,虽然他觉醒了朱雀法相,但也不可能知道朱雀神魂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封印的四人。

    “这倒是个麻烦事,以我现在的实力来说,根本看不出朱雀神魂是如何封印的他们,我想要把他们救出去,怕是还有些力有不逮啊!”

    研究了半晌,他也没看出来这四人是如何被封印的,如果他强行为四人解除封印的话,弄不好这四个家伙不但不会得救,反而有可能会死于非命,那样的话,他可就真的是好心做坏事了。

    “罢了,既然他们现在并不会流失力量和生命力,那就暂且让他们呆在这里吧,等我将来实力足够强大了,再想办法把他们救出去也不迟!”

    他是真的很想让这四人恢复自由,怎奈他现在能力有限,贸然出手的话,必然是得不偿失的结果。

    想到这里,他干脆把密室的门重新关好,让这四人继续在里面睡上一阵子。

    “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啊,眼下我已经觉醒了法相,而且还是五大先天神兽之一的朱雀法相,这一趟五行之地的行程,也算得上是功德圆满了。”

    他这次来五行之地的目的就是感悟法相的,虽然过程跟他想象当中有些不太一样,但结果还是好的,到了这会儿,他也没必要继续在五行之地混下去了。

    他心里清楚,虽然他已经深入到了五行之地的内部区域,但这里依旧只是五行之地的火之地而已,事实上,五行之地还有很大的区域,而那些区域当中还有着怎样的危险,他眼下并不想去感受。

    倒不是说他害怕冒险,而是完全没那个必要,毕竟,晋级了法相境的他,却是对五行之地已经没那么感兴趣了。

    心里有了决定,他却也不再迟疑,说着便是直接离开了地下宫殿,然后悄无声息地朝着五行之地之外掠去。

    精神力进入天丹阵师之境,当他再次出现在五行之地的茫茫雾气当中之时,他却是可以轻松的探查到十里之外的景象,如此一来,五行之地对于他来说,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危险可言,至少那些灵兽绝对不可能给他带来麻烦就是。

    事实上,在离开五行之地的过程当中,他还顺手击杀了十几头灵兽,又获得了十几颗灵兽内丹,为自己的五行之地一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离开了五行之地的茫茫雾海,他再一次站在了来时的灵峰之上,举目远眺之间,他只觉得这一次的行程,简直就像是做了一场meng一样,却是那么的不真实。

    “五行之地,咱们后会有期!!”

    最后看了一眼,他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之间,便是段身朝着远方掠去。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