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七十八章青冥宗4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短暂的聚集过后,秦都党的一众高手们马上便是纷纷行动起来,去为纪东搜集炼材,只剩下江无崖一个人被纪东留下来单独说话。

    “党主大人把属下单独留下,可是有什么事要吩咐于我么?”

    坐在纪东对面,江无崖满脸肃穆地询问道。说起来,纪东把其他人都放走,却是单单留下他一个人,这本就是对他的信任和器重,对此,他的心下不由得充满了感激。

    “江师兄不必如此拘谨,眼下没有其他人在,江师兄还是称呼我一声师弟好了。”见到江无崖严肃的表情,纪东不禁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放松一些。

    对于江无崖,他现如今已经颇为信任,也完全是把对方当成是自己的心腹来对待,而他也相信,在经过了几次施恩之后,江无崖应该也是真心实意地感激他。

    “哈哈哈,我这条命都是党主大人的,党主大人让我怎么叫,我就怎么叫好了。”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后便是长笑一声,“党主大人,有什么吩咐你就说吧,我一定竭尽所能去完成。”

    “这………好吧!”闻言,纪东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也就任由对方去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这次把江师兄单独留下,主要就是想问问江师兄最近的修炼情况,不知江师兄可否遇到了什么修炼上的难题?”

    对于江无崖的修炼,他一直都比较关注,别人不知道,可他对于江无崖的情况却是颇为了解,江无崖的法相有些特殊,之前的他倒是并没有多想,但经过了此番在五行之地的经历之后,他的心里不禁隐隐有些担心。

    “我的修炼?”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不禁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帮他留下来,居然就是为了关心他的修炼。

    “多谢党主大人惦记,不过我最近的修炼并没有什么异样,党主大人放心好了。”

    自从晋级实相境以后,他的修炼的确要比之前好了太多,至少他的法相已经不会给他带来修炼上的麻烦。

    “如此就好。”闻言,纪东不禁在心底暗暗舒了口气,知道自己怕是有些想多了。

    “好了,既然江师兄的修炼没什么问题,那就跟江师兄随便聊几句好了,不知江师兄对王朝党了解多少?”

    “王朝党?党主大人对王朝党很感兴趣?”听到纪东提起王朝党,江无崖不禁挑了挑眉毛,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道。

    “再怎么说都是咱们的邻居,我觉得还是多了解一些为好,江师兄知道多少,就跟小弟随便说多少好了。”

    当初仓促之下加入王朝党真武堂,却是一直都还没来得及对王朝党做详细的了解,如今他的行动已经要逐步展开,却也是时候对王朝党多了解一些了。

    “属下之前倒是仔细研究过这个王朝党,既然党主大人想听,那我就跟党主大人简单说一说。”点了点头,江无崖虽然不知道纪东为何突然会问起王朝党,但他相信纪东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这个王朝党虽然排在青冥宗大党派的最末尾,但事实上,要论战斗力的话,王朝党绝对要在聚义党之上,这个党派一共分为大堂口,其中最强的堂口名为尊武堂,现任堂主乃是一个意相境的高手,也算是王朝党眼下的最强之人了………”

    江无崖也不迟疑,说着便是把王朝党的大堂口一五一十地给纪东介绍起来,也好让纪东做到心中有数。

    纪东听得很认真,毕竟,他所在的真武堂就是王朝党的一部分,他想要实施自己的计划的话,必须就要对整个王朝党有所了解,然后再考虑要如何做。

    “………排在王朝党第位的是真武堂,不过眼下这个排名恐怕有些不太精确,因为据说真武堂现任的堂主乃是一个修炼天才,好像叫做什么段天涯,此人很早之前就已经晋级法相境,在那之后就经常闭关,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道现在修炼到了什么境界。”

    时间不长,江无崖便是把他所掌握的有关王朝党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讲述了一遍,而听了他的讲述,纪东对于王朝党,总算是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了解。

    “原来王朝党的实力其实这么强,尊武堂、尚武堂、神武堂、天武堂、贤武堂、战武堂、灵武堂,还有真武堂,这大堂口看似十分弱小,但貌似都隐藏的比较深,这还真是要比聚义党强得多了。”

    作为一个同样从世俗王朝当中走出来的人,他最是清楚他们这一类人的性格,说白了,他们都比较能够隐忍,而隐忍这种东西,的确能够混淆他人的视听,让人很难看清楚真正的实力和底蕴。

    像聚义党那样的势力,有多大的能耐都直接摆在了明面上,这其实是最没有威胁的,可王朝党就截然不同了。

    “党主,王朝党的确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如果党主是想从王朝党身上寻找机会的话,我倒是觉得还不如一心去攻聚义党。”

    见到纪东的表情,江无崖相信,纪东绝对也是有心要对王朝党下手,而对此,他真的一点儿都不认同。

    “呵呵,江师兄不要误会,我就是随便问一问而已,并没有其它想法。”

    闻言,纪东不禁洒然一笑,“好了,不说这些了,我看彦师兄和孙师兄他们一时半会儿怕也赶不回来了,这里是一些火灵晶,江师兄见到他们之时代我段交给他们,另外把灵草清单也交给他们每人一份,也好早些凑齐我所需要的灵草。”

    该了解的都已经了解,接下来要怎么对待王朝党,他却是还要多加考虑,反正眼下他的目标是聚义党,等把聚义党拿下之后,再考虑王朝党之事也不迟。

    “好,属下会把东西完完整整地交给他们,另外,党主大人需要的灵草,属下会命人快些备齐的。”

    接过纪东递来的空间戒指,江无崖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正,语气肃穆地保证道。

    “有劳江师兄了,我还有事要去处理,迟些时候就会回来。”

    安排好了一切,纪东却也不再逗留,说话间便是离开了议事大厅,然后直奔青冥宗之外掠去。

    离开了青冥宗,纪东并没有走太远,而是随意找了一处俊秀的山林停了下来,等到夜幕降临之后,他便是直接朝着青冥宗折返了回去。

    不过,再次返回青冥宗的他,用的已经不再是秦都党党主的身份,而是摇身一变,重新做回了真武堂的普通一员。

    秦都党那边,他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眼下所有秦都党之人都在为他搜集炼材,估计至少也得三五天的时间才能集齐,在那之前,他也是时候做回自己,用他真正的身份去做一些事情………

    回到青冥宗,他也没有做任何的掩饰或躲藏,而是就这般大摇大摆地朝着自己在真武堂的小屋走去,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石屋当中。

    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他的小屋倒是没什么变化,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之后,他便是直接盘坐在了自己的矮榻之上,静静地调息起来。

    这段时间,他经历的事情着实不少,尤其是此番在五行之地的经历,就算到了现在,他都会有种如meng似幻的感觉,所以,他真的需要一些时间来收摄心神,对这段时间的经历进行一番总结。

    总结得与失,这是每一个超能者都应该保持的习惯,只有不断总结,一个人才能在今后的道路上越走越顺,如果没有这些总结,那么今后遇到危险之时,恐怕照样是要慌乱应对,说不定哪次就要吃大亏。

    回想这次在五行之地的经历,他就可以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只不过当时情况紧急,他并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罢了,但若是今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他绝对能够处理得更好更合理。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一段眼,我加入青冥宗,都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了啊!”

    月上中天,纪东已经把这阵子的得与失尽数理顺清楚,随后便是悠悠的睁开了双眼,不由自主地感慨起来。

    一年多以前,他刚刚加入青冥宗,那个时候的他还只是刚刚晋级入劫境没多久,实力也是弱小的可怜,而这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却是已经晋级了法相境,而且领悟到的还是先天五神兽之一的朱雀法相,这一切,真的就像是做meng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他当初没有选择加入青冥宗,而是继续留在大秦王朝的话,那么就算他再怎么努力,怕也充其量就是铂金段的境界罢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有两年不到的时间,明月应该就要前来青冥宗与我汇合了,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必须要把秦都党壮大起来,那样的话,等到明月到来之时,才能真正的无拘无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他之所以创建秦都党,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血明月的身上,他并不希望血明月来到青冥宗之后,还要像他之前那样处处谨小慎微,而只要他把秦都党发展成青冥宗的超级大党派,他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对血明月无礼。

    “吞并聚义党已经没什么可考虑的了,眼下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就是要如何对待王朝党,不管怎么说,真武堂都是王朝党的一员,我若是对王朝党出手的话,貌似对真武堂也是有些没办法交代,除非我先把真武堂并入秦都党,那样的话就能好办得多了。”

    对于真武堂,他的第一想法,其实就是把这个堂口从王朝党当中分离出来,归入秦都党当中,这样的话,一来可以提升秦都党的力量,二来也能让真武圣院今后的弟子们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他已经了解得很清楚,真武圣院的弟子虽然有真武堂的名头罩着,但要说整个青冥宗当中的弟子谁的身份地位最低,貌似真的就是真武堂弟子了,谁让他们是青冥宗大党派当中排名最靠后的党派,而且还是党派内部实力最弱的堂口呢?

    “要把真武堂从王朝党分离出来,这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毕竟,真武堂作为王朝党的一大堂口,其中的成员怕是都已经习惯了王朝党的生活,实在不成的话,我还是把目标放在真武圣院今后的弟子身上好了,倒也没必要非得把现在的真武堂拉进来。”

    他想要拉拢真武堂,主要就是希望真武圣院的弟子能够在青冥宗获得好的发展条件,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增加秦都党的力量,在他之前的真武圣院弟子,他可能已经影响不到了,但在他之后加入青冥宗的弟子,他一定要让那些人得到最好的修炼条件和发展空间,他相信,他所能给予他们的,一定要比现在的王朝党多得多。

    反正真武圣院的弟子都是要由荀万山带过来,大不了下次荀万山到来之时,他直接把人拉到秦都党那边去就是了。

    “算了,现在想那么多怕是为时尚早,看来,我这两日却是要想个注意,最好能够跟真武堂的高层接触一番,到时候再做打算也不迟。”

    眼下对于真武堂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凭空推测,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要跟真武堂的高层接触接触,看看真武堂的高层是什么想法,如果真武堂愿意加入秦都党的话,那么一切问题就全都迎刃而解了。

    “对了,我这都已经回来了大半夜的时间,怎么还不见大长老的那些人跑来找麻烦?难道那些家伙还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不成?好像不太可能吧?”

    他这次以真身出现,就是要看看大长老那边是否还会对自己有所行动,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他是希望大长老那边能够采取一些行动的,最好对方能够把所有的底牌全都亮出来,那样的话,也省得他今后麻烦不断。

    大长老的耳目遍布整个青冥宗,他还真的不相信对方会不知道他回来的事情,说不定,对方这会儿正在酝酿什么大的行动或者是阴谋,而对此,他却也不得不小心防备。

    “反正时间还早,我倒要看看这些家伙是不是真的能够沉得住气,如果出手的话,希望这次能够像样一些。”

    敌不动我不动,他现如今是艺高人大胆,不管敌人使出什么手段,他都自信可以应付,现在就要看对方如何出招了。

    这一夜,纪东过得很平静,预想当中前来找麻烦的人并没有出现,那种感觉,就像是大长老的那些属下并不知道他已经归来,或者是并不想继续对他出手了一样。

    天光放亮,纪东幽幽的睁开双眼,却是刚好见到清晨的阳光从窗子照射进来,恬静而又温馨。

    “真是难得,居然让我安安稳稳的过了一整夜,难道那位长老大人真的已经放弃对我的出手了么?好像没什么道理啊!”

    感受着清晨难得的美好时光,纪东不禁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就像是普通人一样,从矮榻之上跳了下来,然后打开轩窗,深深的吸了几口青冥宗当中的清新之气。

    清晨的青冥宗就像是人间仙境一般,浓浓的雾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这样的光芒配上雾霭沉沉的一座座灵峰,说这里是人间仙境,真的一点儿都不为过。

    “那位长老大人已经对我进行了两次的暗杀,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了,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绝对不可能半途而废。”

    在他完成了青冥宗的新人任务以后,他已经接连经历了两次被刺杀的情况,他知道那都是那位长老大人在背后指使的,而既然对方已经行动了两次,那么就绝对没道理就这么算了,十有九,对方是在为他准备什么大餐。

    “嗖嗖嗖!!!”

    “恩?有人靠近?!!”

    就在纪东思绪之间,一阵破风声陡然从远处传来,声音初始还小,但却很快就变得极为清晰起来,基本上还不待纪东释放自己的精神力,破风声便是已经出现在纪东的小屋不远处了。

    “纪东师弟可在?!”某一刻,破风声停止,随后却是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呼喊之声,听语气倒是相当的友好,而且颇为谦逊。

    “恩?来找我的?好像不是敌人呢!”听到外面的呼喊之声,纪东刚刚谨慎起来的精神不禁微微一松,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诧之色。

    他还以为那位长老大人终于按捺不住要对他出手了呢,现在看来,貌似是他有些想多了,至少他相信外面的男子绝对不会是跑来对付他的,因为他相信,那位长老大人应该不会傻到派一个入劫境之人来对付自己,毕竟,之前刺杀他的可都是实力不凡的强者,但最终却都是失败了。

    “啧啧,不知道什么人一大早就跑来找我,这等消息倒是蛮灵通的,就是不知道跟那位长老大人是不是有所联系。”

    精神力扫了一下门外之人,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入劫境的修为,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而这种级别的人,就算他站在那里让对方杀,对方怕也很难杀得死他就是了。

    “不管了,还是姑且看看再说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那些人究竟能够把我怎么样!”嘴角一挑,他这会儿干脆也不再去多想,说话之间,他便是直接打开了门,悠悠的走出了自己的石屋。

    “不知是哪位师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来到石屋之外,纪东的目光第一时间看向了对面的一个青年男子,同时一脸笑容的招呼道。

    在他眼里,这年轻男子倒也属实不凡,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天才,但在王朝党里面,倒也能够算是天赋卓绝一类的了。

    当然了,话说回来,时至今日,像这青年男子这等小角色,他恐怕随便吹口气就能灭掉千百的,所以实在难以提起太大的兴趣。

    “你就是纪东师弟吧,愚兄刘峰,特奉真武堂孟天铎副堂主之命,前来邀请纪东师弟到真武堂总部一叙。”

    见到纪东现身出来,青年男子顿时眼神一亮,似乎是特意仔细看了看,直到确定了纪东的身份之后,这才笑着表明了来意。闹了半天,他居然就是一个传话的。

    “副堂主找我去总部一叙?这…………”

    等到青年男子的话音落下,纪东不由得眉头一皱,显然是对此感到十分的惊讶。

    真武堂副堂主孟天铎,他依稀还记得此人,当初他跟其他人一起来到青冥宗之时,好像就是这个叫做孟天铎的副堂主接待的他们,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此人应该是天劫境巅峰的修为,也不知道如今是否已经成功突破了。

    “他找我做什么?另外,他又是如何知道我已经归来的消息的?难道这里面还会有什么阴谋不成?!”

    脸上不送声色,但这会儿的他,却是早已经在心里推测了种种可能,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位孟天铎孟师兄恐怕有些问题。

    早在他被第一个刺客刺杀之时,他就已经知道,真武堂并不是铁板一块,在真武堂里面是隐藏着怀有异心之人的,但说心里话,凭借着他的记忆来看,还真的不记得那个孟天铎有什么问题。

    但话说回来,对方在这个时候邀请他前去,这好像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敢问师兄,孟天铎副堂主找小弟所为何事?孟师兄可有跟师兄提及?”略作沉吟,纪东也不急着回应,而是笑着询问道。

    “纪东师弟还请见谅,孟天铎副堂主只吩咐在下把纪东师弟请过去,至于其他的,副堂主并没有吩咐,还望师弟明鉴。”

    听到纪东的询问,青年男子似乎早就有准备,不卑不亢地回道。他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儿,为孟天铎办事,他当然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如果说错了的话,结果恐怕会很严重。

    “原来如此,既然是孟天铎副堂主相邀,小弟自然是不敢不从,还请师兄稍等,我关好了门,就跟师兄一起去面见孟天铎副堂主。”

    心思电段,纪东却也不再多问,因为他心里清楚,眼前的青年男子恐怕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再怎么问,怕也是白费力气罢了。

    至于那位孟天铎副堂主是否真的会对他不利,他眼下倒也并不好判断,一切,却是还要见过那孟天铎之后才能揭晓。

    他倒是希望是自己太过神经过敏了,如若不然,那就真的太让人失望了啊!

    关好了门窗,纪东随后便是跟随着青年男子,直奔真武堂的总部而去,很快便是来到了真武堂的总部灵峰之上。

    再次降临真武堂总部,他的心情却是已经完全不同。想当初,他刚刚来到青冥宗之时,就是先到的真武堂总部,那会儿,周围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震撼,而只有入劫境修为的他,也处处都要谨小慎微,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然而,今时不同以往,如今的他已经是法相境的境界,同时又有天丹阵师的恐怖精神力傍身,就算是面对中天位,甚至是大天位之境的强者,他都自信能够自保,所以,别说是区区真武堂总部,哪怕就算是天子党的总部,他如今也绝对怡然不惧。

    “云师弟,孟天铎副堂主就在密室当中等着你,还请云师弟跟我来。”见到纪东四处打量着真武堂的总部灵峰,领路弟子不禁挑了挑眉毛,对着纪东招呼道。

    “哦?在密室见我?难道不应该是在议事厅,或者是会客厅么?”听到领路弟子之言,纪东的目光不禁从周围收了回来,似笑非笑地问道。

    按道理来说,像孟天铎这样的副堂主,如果有事找他的话,应该把他请到议事厅或者是会客厅才对,好像没必要去密室。

    “这个在下也不清楚,可能是孟副堂主要跟云师弟说些私人话题吧!”闻言,青年男子微微一笑,回答的倒也毫无问题。

    “这样啊,也好,还请师兄带路!”

    摇了摇头,纪东倒也没有听出有什么问题来,如果那个孟天铎真的是要跟他说些个人话题的话,那么在密室召见他,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云师弟请!”青年男子不再多言,对着纪东做了个请的手势,便是再次带起路来,很快,二人便是来到了真武堂宫殿深处的一间密室门口。

    “副堂主大人,纪东师弟来了!”

    来到密室门口,青年男子当先停下身形,对着密室里面轻声喊道。

    “刷!!!”几乎就在青年男子的话音刚刚落下,密室的门便是直接被打了开来,随后,一声长笑,紧接着从密室当中传递了出来。

    “哈哈哈,纪东师弟,你总算是现身了,想见你一面还真是难啊!!”

    笑声传来,真武堂副堂主孟天铎的身形直接从密室当中迎了出来,满脸笑容的在纪东面前站定,语气极为亲切地道。

    “小弟见过孟副堂主!”眼看着孟天铎亲自出迎,纪东不禁心思一动,脸色倒是毫无变化,说着便是上前一步,对着对方躬身一礼道。

    眼前的孟天铎,倒是跟他刚刚加入青冥宗之时没太大差别,虽然实力貌似又有那么一丝进步,但却依旧卡在天劫境的境界,显然还没能领悟到法相。

    不过这也正常,领悟法相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如果谁都能领悟到法相,那青冥宗当中也不会只有那么少的法相境弟子了。

    “哈哈哈,纪东师弟快快免礼,来来来,咱们里面说话。”见到纪东对自己见礼,孟天铎不禁长笑一声,亲自将纪东扶正身体,脸上尽是一片的亲切之色,这倒是跟当初没什么两样。

    说话之间,他却是拉着纪东的手臂,把纪东拉进了密室当中,并打发了传讯弟子离开。

    “纪东师弟,你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愚兄早就想要跟纪东师弟促膝长谈,可一直都没能找到纪东师弟的影子,要不是我让下面的师弟帮忙留意,我都还不知道纪东师弟你终于现身了,哈哈哈哈!”

    把纪东拉到密室当中,孟天铎亲自为纪东搬了张椅子,这才继续笑着开口道。

    “副堂主明鉴,小弟当初初来青冥宗之时,一路上见到了不少兴趣盎然之处,心里一直惦记着,所以就去游历了一番,昨日入夜才刚刚归来。”

    听到孟天铎之言,纪东的脸色依旧没什么变化,心下则是暗暗思考了一番,这才笑着回道。

    从这孟天铎的说话语气以及那种亲切劲儿来看,他好像真的有些想多了,至少从目前看来,这位孟师兄应该真的没有恶意。

    不过,他眼下倒是有些好奇,对方究竟为何要把他找来。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迟迟见不到纪东师弟,却是还在担心纪东师弟发生什么意外了呢!”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顿时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随即便是猛地神情一正,“纪东师弟,青冥宗这边可不同于咱们的真武圣院,我奉劝纪东师弟,今后没什么事,千万不要单独外出,免得到时候发生什么意外,都没有人能够帮忙。”

    说着,他的目光不禁闪了闪,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多谢孟师兄提醒,小弟记下了!”听到孟天铎的一番话,纪东不由得心下一凛,感激的拱了拱手道。

    孟天铎的一番话,显然是真心实意的为他着想,而事实上,如果他没有这等强横的武力在身的话,他最好的选择还真的就是呆在真武堂这边,最好哪里都不要去。

    “对了,还不知孟师兄召小弟前来所为何事?师兄若是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小弟便是,小弟绝对没有二话。”

    神色一正,纪东不禁把话题引入正轨,事实上,他是真的对这孟天铎的目的有些好奇。

    “哈哈哈,纪东师弟莫要紧张,愚兄今日叫你过来,无非就是跟师弟叙叙旧罢了,另外,纪东师弟还真是把愚兄瞒得好苦啊,师弟是院长大人的亲传弟子,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直都不告诉我,难道师弟是把愚兄当成外人来看么?”

    朗声一笑,孟天铎这才说到了点子上,闹了半天,原来他是打探到了纪东的院长亲传弟子的身份!

    “恩?”

    等到孟天铎的话音落下,纪东的眉毛不禁微微一挑,心下也是不禁闪过一丝了然。这一刻,他方才明白对方为何要把他叫来,闹了半天,原来是冲着他院长弟子的身份来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